最近拨打北京专案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很多同修都体悟到,目前美国大选正处于正邪大战关键时刻,而背后捣乱的是共产邪灵。针对邪恶聚集的中心集中讲真相对清除中共邪灵更凸显其重要性。我参加了近期电话组对北京讲真相,我的体会主要有以下几点:

高官似乎更相信天灭中共指日可待

以前北京官员接电话的那种盛气凌人和言语狂傲,这次基本没有碰到,尤其第一天拨打,参与同修最多,正念之场的作用下,劝退九人。过后我和同修开玩笑说很少在一天之内听到这么多“谢谢!”

我拨打的基本都是邪党中央机构的电话号码。开始并没有把劝退放在首位,因为有了固定的观念:这些人要在电话中同意退党太难了,向这些级别的高官讲真相就是進一步清除操控他们的共产邪灵,也是在配合解体干扰川普总统连任的红魔因素,是应该做的。结果电话接通,对方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

记得前几个接听的人,我叫出其名字并向他问好,对方都是态度温和的回应:“你好!”听的时间长短不等,要么默默挂断电话,要么低声“嗯,嗯”,要么快速吐出“谢谢!”后挂断。我惊讶于他们好像个个都成了明白人,只是不敢多听和表态同意三退。后来我调整一下自己,让语气更加决断和有底气,这样劝三退后说“好”的就有几个了。这些人大部份比普通民众对国内外形势了解的更多,更早。他们当中有的已经有很多思考,但戒备心强,心态紧张,单刀直入比较好。如果我们语气坚定,不容置疑,那些可救之人就会在我们的正念场中展现他们的真实想法,就会同意三退。

比较有意思的几个例子是,因为阴差阳错,反而促成对方三退。这佐证了他们普遍的心态,帮助我调整讲真相的思路。一次,我把一个人的名字看错了,本来他默默的接电话,我叫他名字说:“你好啊!”他诧异的“嗯”一声,我本能的觉的他不是这个人,快速看一下档案,果然错了,笑着向他道歉:“对不起,看错行,名字都叫错了,没礼貌啊!”接着说:“×××先生你好!”他顿了一下,急躁的说:“行了,行了,说事,啥事?”我笑起来,说:“除了祝您平安没别的。就希望您用善念守住您的福份,保住您的性命。”两句话后接着讲三退,记得我说了一句:“愿您守住咱中华民族敬天信神佛的底线,就用敬天这个名字帮您退党保平安,好吗?”他居然毫无迟疑的大声说:“好!”我说:“真的哪一天有难有灾,您别怕,也不用慌,就念这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试试看。”他像个听话的小学生一样,把这九个字重复了一遍,说:“好,好,谢谢您,谢谢您!”挂了电话。

这个人开始接电话时不出声,感到他有点抗拒,后来为什么发生变化了呢?一个原因应该是我当时心态平和,语气轻松的向他道歉,让他减少了一些戒备心,缓和了对话的氛围,他内心的选择也就自然的表达出来。

一次我对着电话那边说:“×××先生你好!”传来一个女士不友好的声音:“你哪里啊?干什么啊?”我说:“你不是×××部门的×××吗?”她说:“找错了,我不是这个人。”我说:“您是他的同事吧?”对方不说话。我声音提高一点,笑道:“这样啊,本来想把这个福份送给他,结果送到您这儿来了。”我开始简略的给她讲三退,听一阵,她突然像换了一个人,语气温和的和我对话,当我说到央视天气预报主持人宋英杰在微博上发信息说,其四岁儿子自称是在汶川大地震时在北川压死转世来到宋家的,孩子拥有“前世记忆”时,电话那边的她一下子变的很认同,一直用“是,是”回应我。后来我请她收下我的祝福,用笔名帮她退党。她爽快的说“好!”我劝她要让家里人也做三退,念九字真言,她也说好。

放下电话我再看档案中的名字,感觉那应该是个男士的名字,可能真的不是这位女士。但我当时的回应反而让她有了某种安全感吧,所以才能继续听我讲下去。看似偶然出错,其实也不是偶然的。也许就是以这种方式与这个生命结缘吧。过程中我也在不断去除自己的观念,修去人心。

还有一个男士,名字像个女的,我想当然称呼“××女士”,误会过后,在我善意的笑声中,给他讲了不到一分钟的真相,送他一个笔名三退,他只吐出一个“好”字匆匆挂断。

我体悟到,这些接电话的人中,相当一部份人是认同三退的,只是个人利益、顾虑心或怕电话被监听等等障碍了他们,不敢把心声发出来。如果我们的语言、信息打过去,能够消除他们的戒备,可能有些人就会表态。为什么好几个阴差阳错的电话,叫错名字、弄错性别的反而退的很爽快?就是在这一错中,我让对方感到我的乐观和善意,让大家的心理距离拉近了。

专案第二天我的拨打情况就不好了,是因为身边一些事情搅起了私心杂念,没有了第一天那个心系众生的纯净之场。自责中我告诫自己:去人心不要拖泥带水,不修好自己,直接影响救人啊!

或明或暗流露出对法轮功学员的尊敬和感激

一个正厅级官员,当电话接通,向他问好的时候,一片说话声中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你是哪里啊?”这个声音瞬间让我心生悲悯,我说:“王先生,您换个安静的地方好吗?我要对您说几句重要的话。”一会儿,那边寂静无声了。我又叫了他一声“王先生”,他应一声,我就开始说我想说的。说了些什么现在都不记得了。常常有这种体会:对众生讲真相,有时讲的自己都有点动容,过后却无法完整回忆起讲了些什么。真切的感受到是师父给予的智慧,那天就是这样。我讲了五分钟左右,讲了我们是中华儿女,讲了传统文化,北京天坛等等。他的回应就是“嗯”“好”,顺利的退了中共的组织。我说:“先生,不要小看您的觉醒,明天咱中华民族回归传统,走向光明,您就是这光明中的一缕阳光,您要为自己感到高兴,也要分享给您的至爱亲朋。”此时他仿佛生命复苏,用了比先前大得多的音量连连说:“好!好!谢谢!”后来我告诉他汶川地震的奇迹,关键的时候不要忘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他说:“一定记住!一定记住!”

还有一位宣传部的女士,我们聊了十几分钟。我都有点惊讶她身在这个圈子却少有的坦然平和。她已经知道很多真相,只是对大法的神奇有点怀疑。师父给我智慧,告诉她诺亚方舟的故事,史学界已经有人认为是真实的,和她探讨史前文明与道德的关系,讲到宋英杰的孩子与轮回。她由衷的说:“你们真的很努力啊!”话中透着对法轮功学员的赞许。最后我说:“今天的电话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因为您本身就是一个上天需要眷顾的好人。我就用方舟这个意义深远的名字帮你退党吧,愿您成为登上新世纪方舟的幸运的一员,好吗?”她开心的笑着说:“好,好,谢谢你啊!”我叮嘱她关键时刻不要忘了九字真言,她笑呵呵的说:“好的!好的!”

还有一些鼓舞人心的例子,有的人虽然没有表态同意三退,却连声“谢谢!”态度真诚。时间有限,不多列举。总的来讲,通过这么多年的讲真相,也看到了这个体制中的一些人在清醒。我个人有一种理解:这部份人虽然表面上享受着荣华,如果他良知尚存,有可能还不如普通民众过的踏实。物质优越,精神却在承受着另一种苦。这些生命当时也是抱着对大法正信的一念下到滚滚红尘中来的,相信在大染缸中他也能够被大法的威力清洗与救度。所以,就算是大海捞针,也值得用心捞一捞。

另外,针对这部份人取名,我也稍作准备,他们有一定文化,我尽量使用能体现传统道德理念,启悟良知的名字,个人理解,也是给他们树立正气、找回本性吧。记得一个官员我给他取名“树德”,他重复说:“好,好,树德、树德!”

对真相内容看法各异 但无人态度恶劣

后两天给北京民众打电话,深感邪恶已经没有能力操控一般民众了,基本态度都很平静,没有骂人或吼叫的。有些人态度很好,连说:“知道了,知道了”而后挂断。开始我还要追过去再打,后来有一个先生多次接听一点后向我喊话:“喂,你听我说一句好吗?”我赶紧请他说,他略带不安的说:“我已经知道了,你不用给我讲了。”语气温和又带着忐忑不安。觉的他们可能不敢在电话中说自己退过了,我就不再打了。

有些人也说知道了,但态度有点不耐烦,我就开玩笑的说:“朋友,你看看,不为回报、没有所求的善意,你不说谢谢也就罢了,还不耐烦啊?”有的人就会稍有歉意说“在哄孩子睡觉呢”等等。即使没退,我也会以半开玩笑的方式启迪他的善念。

以上是对本次专案拨打的一点体会,与同修切磋,如有不在法上的,还请同修慈悲指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