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尊在哈尔滨冰球场传法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每当回忆起师尊在哈尔滨冰球场传法的那段日子,就感动的热泪盈眶。师尊讲法时那洪亮的法音,那慈悲祥和的笑容,至今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

可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从九四年八月五日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六年了,但是这些珍贵、美好、永恒的回忆,时常象放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一幕幕的回放着。太殊胜了,师恩难忘啊!

有同修曾对我说:你今生有幸聆听师尊亲自讲法,太荣幸了,天大的缘份啊!你不能独享,应该把它写出来,发往明慧网。我总认为能做好三件事就行了,也就没想那么多。现在看来,我还是悟性差,写忆师恩的文章,不是证实自己什么,而是证实师尊的慈悲与伟大,同时也是在鼓励同修。下面我就把这段难忘的日子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九九四年七月,我到哈尔滨师大艺术学院面授书法课一个月。到了八月四号这天,我面授学习接近尾声了。一天,我在校区看到很多人从外地赶来,我很好奇,就上前搭话:你们这么多人从哪来的?有什么大型会议,还是参加什么活动吗?几个操着不同口音的人很友善的告诉我,他们都是从哪来的,是来参加法轮功讲座的。有的是千里迢迢从外地赶来的呢。我心里想:这么多外地来的,还这么多人参加的讲座,一定很好,我一定要参加听课。

虽然当时我对法轮功全然不知,听到法轮功这个名字的时候,也就以为是气功,以为气功就象打拳自然发出的动作呢。九十年代,经常在电视里看到气功打拳,很是羡慕,因为我从小练过武术,对气功很感兴趣。于是,我又赶紧问了一个人:那你们在哪里上课,还能买到票吗?她说:“票不一定有了,我们都是提前订票的,你去冰球馆问一下吧。”

也不知是什么力量,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准备去冰球馆买票。可去那儿的路怎么走也不知道,能否买到票也不知道。但心中就有个念头:一定要参加这个学习班。在一路的询问下,我终于找到了冰球馆了。虽然下车后走了很长一段小路,那条小路坑坑洼洼的,也不觉的累,精神十足,还有那么一种潜在的兴奋感。

一進门,看到十来个人已经在等待买票了。这时一位工作人员出来说:“你们排好队,九点售票,票可很有限了,不一定都能买到。”十分幸运的我买到票了,当时我非常高兴,也非常激动。好象长这么大也没因为啥事这么开心过,心里隐隐的有一种好事降临的按捺不住的喜悦。

授课时间是八月五号到八月十四号,共九天,每天晚上六点半上课,大客车在哈师大出发定点接送,非常的方便。

第一天,我带着好奇和兴奋的心情到了冰球场,看到山南海北的来了好多的人,進入会场,每个人都在找自己的座位,有些嘈杂,但不乱,有秩序。我的座位在前几排正前方,就是师父讲课正对的位置,朝前离师父很近。

接近六点半的时候,看到一位穿着白色短袖衬衫,身材高大,带着满脸笑容的男子走上了讲台。我眼前一亮,心想:这应该就是李老师,看上去这么年轻,就象二、三十岁的样子,这时全场长时间热烈鼓掌,欢迎师父的到来。

这时师父的声音响彻了整个会场,特别清晰、特别洪亮。顿时嘈杂的会场寂静无声,只听到师父的声音在会场立体声音问候大家好,然后自我介绍。我即刻被震住了,心想:好厉害啊!这四、五千的人听课,没有说话的,也没有吸烟的,心里佩服极了,真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师父讲课洋洋洒洒,不用稿,用最浅白的语言却讲出了很高深的道理。师父讲课的内容包罗万象,涉及了天文、地理、物理、化学、生物……但又是人间的任何珍藏典籍都找不到的,讲到了我们来当人的真正目地,讲到了宇宙的最高特性是什么,讲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好人和坏人……

我被师父讲课内容深深吸引了,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在发生着改变,还有种沉睡了很久正在被唤醒的感觉,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清醒着、被洗涤着、继而在兴奋着、在欢呼雀跃着,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太美妙了!

全场不时的发出热烈的掌声。我知道,所有在场的人都被师父的讲法深深吸引着,震撼着。也就是第一天的听课后,我就在心里暗下决心:这个功我一定要学。

第二天,早上醒来,还没睁开眼睛,感觉眼前红彤彤的,耀眼,睁不开眼睛。我当时还以为别人也都能看到呢。问了同宿舍的人,都说没看到。后来听了师父讲的关于天目的内容时,才知道那可能是天目看到的。

师父讲的每一句话都千真万确,真实不虚。感到自己从小到大被不断灌输到头脑中的无神论、進化论的东西,在瓦解、崩塌,而一个之前未曾涉猎的、全新的、让人渴望的、给人带来希望和光明的思想在建立,这种感受足以让人感动、振奋。那时的我整个人身心焕然一新,整天乐呵呵的,抑制不住的开心。

第三天,师父给大家净化身体,我身边有一位阿姨,天目看到师父打出来的法轮象雪花一样布满整个会场,落在学员身上。我听了很激动,也很好奇,更增加了修炼的信心。

师父叫大家站起来,让每个学员都想一下子自己或亲人的病,师父耐心亲切的说一、二、三、先跺左脚下去,病就排出去了。我和大家都按师父的口令跺了一下左脚,顿觉身体非常轻,非常舒服。旁边的阿姨看到了很大的一个火球从地上下去,分别落到每个人的身上,真是太神奇了!

第四天晚上,我因有急事,回家一趟,耽误了一课。当时的我悟性极低,耽误了这一课,至今我还觉的很遗憾。

次日上午,我记得是个周日,加了一堂课,由于我来晚了,知道来回走动会影响大家,就没有回到座位,看到在一楼主席台有个位置,就悄悄的坐了下来听课。

当时八月份哈尔滨的天气很热,许多人都一边听课一边扇着扇子。师父说:拿扇子的不妨放一放,可我手里拿着很大一把扇子,还在来回扇,现在想想还觉的脸红。

师父每天讲课很长时间,连口水都不喝一口的,那么辛苦劳累,却总是乐呵呵的慈悲的对待每一个人。师父的言传身教,让他的弟子们在后来的修炼中受益无穷。

到了教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师父下来在会场走一圈,到我们这时,看到我动作不标准,就叫身边教功的弟子给我纠正,师父不落下一个人。

就在我上课期间,婆婆因为腿疼,也跟我女儿一起来哈尔滨看病。她们没买票,進不到会场,有几次就在外面等我上课结束,再带着婆婆上医院看病。结果大夫说没什么毛病,就回去了。婆婆也觉的很奇怪,怎么到了哈尔滨,腿就不疼了,就好了呢。后来知道是她在会场外面等我的时候,师父就给她净化了身体。在门外的也受益呀,对师父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弟子和家人真是感同身受啊,师父真是慈悲众生,普度众生啊!

九天班很快就要过去了,珍贵的时光总是感觉过的太快。在这九天里,我的身心得到了净化,层次提高的很快,身体特别轻,有要腾空的感觉。

结束那天,大家都有秩序的站在外面,送师父上车,和第一天上课前嘈杂的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家都安静的站在过道两侧等候。我从小习武好动,直奔前面,越过不锈钢栏杆,提前出来到外面,在门外,师父经过的路边,等师父来,为了能近距离的见到师父。

一会儿,高大伟岸的师父慈悲庄严的立掌向我们走过来。我前面几个同修高兴的跟师父握手,到我这里,我却没勇气与师父握手,感到师父在我身边走过,能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师父,已感到无比荣幸!

师父坐到车里,这时,黑色轿车被前面的几辆大客车挡了路了,我也很着急,就上前去指挥大客车司机,使这条路很快畅通。师父的车开走了,越走越远,直到看不到了,可大家还在原地朝着师父离去的方向站着,久久不愿离开。

参加师父讲法班那年,我三十岁,那时年轻气盛,我爱好很多,什么太极、武术、算卦、书法等等,总想着在常人中当个强者,还要奋斗一番,那种名利心好胜心极强,可修炼就是要去掉这些心,修炼要专一,要修口,要无私为他……真、善、忍三个字说起来容易,要做到了没那么容易。

得法后的我也一度茫然,心里想,我还年轻,一下子要放下这些谈何容易。在后来的修炼路上,迷茫时,师父一直用各种方式点悟弟子;失落时,用鼓励的话打入弟子的头脑中;风雨中摔倒时,一双温暖的大手扶起弟子;做错事时,借别人的口敲醒弟子。其实每一个弟子的心思,师父都知道,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师父都事无巨细的安排了每个人的修炼之路。何止是每一个人,师父的心里装着全宇宙的众生啊!师父要救度大穹无量众生啊!这是怎样的佛恩浩荡啊!

二十六年过去了,回忆起师父亲临讲法的那段日子,还很幸福难忘,那份无比幸运的感觉还在。师父说:“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2]。弟子牢记在心,会把这段珍贵的记忆留在心里最圣洁的位置,不断激励自己。不管今后的路还有多远,弟子会一直走下去,努力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跟师父回家!

叩拜师尊!感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