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二零一八年正月初十,我突然接到妹妹的电话,她泣不成声的说,父亲住院了,是肠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很可能不久于人世。一时之间这真的让人无法接受!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不能被情带动,我得按大法的要求去做,证实大法,清除根植在他们思想中的邪党谎言,使他们能够得到大法的救度。

我在电话里安慰着妹妹,告诉她我很快回去。

决定自己陪护父亲

第二天,我就赶到医院。哥哥、妹妹都在医院里安抚着父亲。刚進门,哥哥就把我拉到走廊里说:“爸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医院里也不给做手术了,怕爸年龄大有危险。为了不让爸知道,在医院住些日子就回家,医生估计爸也就一两个月的时间了,咱们轮流陪护吧!”我答应了。

轮到我陪护的时候,爸跟我说:“你哥给我请了个护工陪护,一天两百块钱。”老人心里很生气。父亲一辈子精打细算过日子,特心疼钱,同时也希望能有家人的陪伴吧。我理解父亲的心情,同时也理解哥哥的做法。哥哥是村长,自己还有生意需要打理,肯定忙不过来。还有就是,这爷俩因为性格不合,长期以来隔阂很大,相互怨恨,哥哥可能也不愿意陪着父亲,所以才请护工。

我心里想着师尊的教导,任何事情都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我安慰父亲说:“爸,我来陪护您吧,您愿不愿意?”爸说愿意,可就是担心我会丢掉工作生活会面临困境。我告诉他不会的,而且他的病很快就会好的,很快就会出院的。父亲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为了哥哥、妹妹的工作和生活不受影响,我决定独自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担。当我找到哥哥告诉他我的决定时,哥哥很是惊讶,他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嘴巴张的大大的,半天合不上。哥哥的表现我理解,因修大法前我是一个很自私很冷漠的人,利益心很重,不能吃亏,家里家外得理不饶人。当年嫂子和母亲发生矛盾时,我因为偏袒母亲而和哥嫂产生了隔阂,从此很少往来。现在的我,让他感到意外。

主意已定,我辞掉工作,专心陪护父亲。

我在医院悉心照顾父亲半个月,没事就陪父亲说话。我把在大法中学到的、理解到的法理说给父亲听,受中共谎言毒害很深的父亲逐渐的对大法有了正面认识,说我变的善良了,能理解人了,性格也温顺了,心的容量也大了,说大法师父真伟大,能把人改变的这么好,他对我的改变感到欣慰。

我每天把病房收拾的干干净净。同一病房里还住着两位阿姨,她们有什么困难,能帮得上的事我也尽力帮助她们。她们非常羡慕父亲,说我父亲真有福,有这么个孝顺的好闺女。父亲告诉她们,我是因为修了法轮大法才变的这么好的。我也给两位阿姨讲了大法的真相,她俩都做了“三退”,每天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得出来她们每天也都很高兴。

父亲回家后

半个月后,父亲出院回家了,开始保守治疗。乡亲们纷纷来看望父亲,送来了好多礼品。妹妹和妹夫来看父亲,见我忙里忙外,哥嫂却不照面,替我愤愤不平。妹妹说:“姐,你还是回去上班挣钱吧,让哥嫂来照顾爸,本来就应该他们照顾。”妹妹是个很善良的人,她说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在我们当地,儿子给父母养老送终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我是大法弟子,得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妹妹的这番话是让我修去利益心和妒嫉心的。我要尽到自己的责任,同时证实大法。我对妹妹说:“我不能按你说的做,我得按大法师父说的做。爸由我自己来照顾就行,你和哥都很忙,有时间你们就回家看望一下,让爸欣慰就行了。”妹夫听了竖起大拇指说:“你们修大法的就是厉害,真能为别人着想。”我说:“大法弟子就得按法的要求做。你们不修炼,但平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会得福报的。”妹妹和妹夫都说好,意思是会按我说的做。

他俩每次来看父亲,我都让他们把亲友送的礼品带走。

四个月后,父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但是精神很好,看起来不很遭罪,只是越来越瘦。从医院一回到家,我就下载明慧广播中的神传文化节目给父亲听,还给他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父亲很愿意听。

这期间,嫂子一直没来看望父亲,看得出父亲很失望。我背地里给哥哥打电话,希望他能带嫂子回家看看父亲。

哥嫂终于回来了。没想到嫂子一進门就开始数落病床上的父亲,越说情绪越激动,甚至开始咒骂父亲。哥哥也没想到嫂子会这样,一时间手足无措,惊恐的望着我,因为他了解之前的我,那时的我天不怕地不怕,会直接把嫂子打出家门的。

此情此景,身为女儿,眼见父亲遭此辱骂,我该怎么办?我得冷静,我得稳下心来,于是告诉自己:我是修“真善忍”的,我得忍,我得善,这是嫂子和父亲之间生生世世的业债所致,我得用大法的法理善解这段恶缘。我快步走到嫂子跟前,拉着嫂子坐下,说:“嫂子你先消消气,以前都是我不好,是我不懂事,伤害了你,你别生气了,我以后会做好的。”嫂子仍很激动,甩开我的手,不依不饶。“人争一口气,那是常人的话。为这口气活着,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1]想着师父的法,我继续劝着嫂子:“嫂子,你说,咱还能为争一口气活着吗?”这话一出口,没想到嫂子马上安静下来了,喃喃的说:“是呀,人不能为争一口气活着……”就这样,一场来势汹汹的家庭风暴就这样化解了。

哥哥很是感动。

他们走后,我又劝慰父亲,说:“爸,您别生嫂子的气,您听过师父的讲法,这都是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现在都还了,还了债又消了业,这是好事啊!”父亲叹了口气,勉强笑了笑说:“我知道,我不怪她,其实,你嫂子也不容易,她也有病啊!你哥给我看病的时候,也给她看过病,都不容易啊!”多么善良,多么通情达理的老人!

事后,嫂子也知道自己做的过份,隔三差五的就带着父亲爱吃的东西回家看望父亲,父亲很是高兴。

前前后后这些事,对哥哥的触动很大。身为村长,他是一家人中受邪党毒害最深的人。我的改变让哥嫂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一家人都明白了大法好,做了“三退”。哥哥也主动要真相资料看,我告诉哥哥,不要听信中共谎言,在村里要保护好大法弟子。

哥哥真的做到了,顶住上面的压力,主动保护本村大法弟子,自那以后他们村没有一位大法弟子遭迫害。

五个月后,父亲安详的离开了人世。

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更重要的是让父亲明白了大法真相,知道了大法好。对一个来在世上的生命来说,等待的不就是得到大法的救度嘛!父亲是闻道后走的,他老人家也不枉来世走这一遭。

哥、嫂、妹妹、妹夫也由此明白了大法真相,从新认识了我这个大法弟子。他们说,谁都没想到陪父亲走完最后一程的会是我,恐怕连父亲自己也没想到。

感恩师尊用“真、善、忍”的高德大法重塑了我,是师父赐予父亲最后一段美好时光。

值得一提的是:当我送走父亲刚回到自己的家后,单位的老板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去继续工作。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弟子叩谢师尊!

人世浑浑,苦海无边,但愿天下人都能早日明白大法真相,得到师尊的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