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我换了一个新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一九七四年我参加了工作,那时,我还不到二十岁,我的工作是野外勘探,经常是风里来雨里去,风吹日晒,风餐露宿。吃饭不定点、不定时、不定冷热是常事。长年的野外生活,导致我的消化系统出了问题,特别是胃,常常吃了东西就胀的难受。每年到了秋季,天气一变冷,胃就隐隐作痛。中西药吃了无数,可病情仍然逐渐加重。

一九八五年单位体检,医院给我做了个消化系统造影,最后诊断为十二指肠球部溃疡。每到天冷,胃疼还是加重;严重时,只好暂停工作回老家休养。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休假在家。当时法轮大法正在洪传,学炼法轮功的人很多,我们老家这里就有很多炼功点。老伴早我一年修炼。因在家休养,我就去离我家不远的一个炼功点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学法,炼功。开始时,我在炼功点听师父讲法,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我当时难受的坐不住,只好赶紧骑车往家赶,还没等到家,在路上就呕吐不止。

一九九八年的冬季,我休假在家,连续五十多天,师父给我清理胃部的病灶。一开始吐水,吐了几天;接着吐象老牛鼻涕一样的粘稠物,吐了几天;接着吐黑水,又吐了几天。几天后,我感到一个一个象小肉球似的、软软的东西从我的嘴里突然喷吐而出,七零八落的射落在屋里的地面上。老伴看到我吐的一块块的状如橘子瓣样的东西,就问我:“你吃橘子了吗?”我说:“没有啊!”老伴用铁钩扒开我吐的东西,看到里面就象一团团似木头纤维又似烂布的东西。从此,我的胃病好了,什么都能吃了,只是感觉胃还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上午八点左右,我正在野外工作,突然胃部一阵剧痛袭来,我迅速坐卧在地里的玉米秆堆上歇息。我虽然咬牙坚持着,可是疼痛越来越重。同事看我情况严重,急忙联系车辆。当时在我们野外作业,条件非常艰苦,只有机械拖拉机,他们把我扶上拖拉机去医院治疗。一路上,只要拖拉机一颠簸,我就巨疼一阵。

等到上午十点左右,到了石家庄和平医院,拍片结果是胃穿孔。我问医生:“怎么治疗?”医生:“必须做手术。”我又问:“不做手术会怎样?”医生:“等死。”因为手术必须得家人签字,同事们就赶紧给我在老家的老伴打电话,让她来处理。可是如果等老伴来到我住的医院,即使再快也得天黑。于是,同事们把我又转移到河北医大二院。二院大夫看了和平医院给我拍的片子,给我输上液。一会儿疼痛缓解了许多。这里的医生说:“可以保守治疗。”于是我就在二院住了下来。

晚上八、九点左右,老伴赶到医院,一進门就说:“你这是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确实,我因为忙于工作,学法炼功有些懈怠。修炼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可我只能背《论语》的第一段,我很惭愧。

也是师父的安排,第二天老伴早起去倒垃圾,在医院的走廊里碰到了一位当地的同修。同修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就给我送来了师父的讲法。此后几天,又陆续给送过来《九评》等真相资料。我在医院里抓紧学法,看真相资料。

第七天,我和老伴要求出院回家。在老伴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我就饿的发慌了,用温水泡了一包方便面,狼吞虎咽的吃進肚子里。

回家后,我胃口大开,吃什么食物都没事了,而且还饭量大增。老伴看着我吃饭的样子对我说:“一开始师父给你把胃病治好了,可是你没注意保养。这次师父看你胃实在不行了,给你换了个新胃。”

确实,这次回来后,我的胃就象年轻时一样了,吃什么都特别香甜。试想:要不是师父给我换了新胃,胃穿孔这么危险的病症,只住了几天医院,输输液,怎么能恢复的这么好呢?

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