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被骚扰中的一点想法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我是一名上海的大法弟子。大概是从今年七月开始,我们的户籍警监开始打电话给我,让我去配合抽血。七月份,打了一次电话,九月份又打了一次电话,都被我正念拒绝配合。

在十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半左右,他们又打电话给我,让我去配合抽血,又被我在电话里拒绝。因为我在之前两次电话中跟他说了,这样做是不对的,是违法的,如果硬是要这样做的话,我肯定会去投诉举报的,然后这次他在电话里就直接跟我说如果我不配合的话就第二天开传唤证,会采取强制措施,也告诉我可以去投诉他。

挂完电话之后,我的心就开始动了,各种念头都有,是不是可以离家避免邪恶的迫害,如果他要来强硬的措施,我应该怎么样怎么样跟他讲真相,怎么样不配合他。脑子里也反映出了同修最近跟我交流的话,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师父在讲法时曾经讲过:“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的怎样一目了然。”[1]“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然后,我就把心定下来,觉的应该认真学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跟迫害,正常的晚上跟妻子同修一起学法炼功。晚上正常的发正念清理邪恶。

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正常的炼功,学法,不过心还是不是很安定的、在动。然后到了晚上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又过了一天,晚上我在炼功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件事情,因为当时我也没有告诉我的妻子同修,我是担心会让她的心里产生波动(现在认识到也是人的观念,想法),想着事情已经过去了,可以交流一下。

然后,在脑子里就回想起对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发生的一些念头,这时候才感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知道从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除了多次去北京上访讲清真相之外,其它时候太多的事情都是习惯性的用人的观念、思维去解决修炼中遇到的困难,太多的时候想的是怎么样做去用人的方法保护好自己,包括前不久都有一种想法一直出现在我脑中,就是想办法出去后,找个宽松的环境修炼,而不是在法上找自己的问题。大法弟子怎么可能会遇到问题,用人的那套圆滑的方式去逃避,去保护自己呢?

所以从这件事情,我认识到在正法中修炼只有完全的信师、信法,才能真正的破除邪恶的迫害,因为你真的正念非常足的时候,邪恶找不到借口来迫害你。

这是我个人对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这件事情的一点体悟。有做的不够的地方,也希望同修能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