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宁市610、公安、警察、保安人员遭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返本归真。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检法、各级官员都有人在参与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无论是什么人,参与了迫害,如不悔改,早晚都会受天谴。

在已曝光的超过万例的中共各级官员、警察、普通市民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件中,有病死的、被雷劈死的、车祸死的、暴毙的、自杀的、半身不遂的,还有被判刑、撤职的,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

下面是发生在湖北省咸宁市数个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610人员等遭恶报的实例。

湖北省咸宁市赤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指导员徐建军遭恶报猝死

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上午,湖北省咸宁市赤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指导员徐建军,突然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猝死,时年51岁。

徐建军,男,赤壁市人,一九六五年七月生,一九八三年参警,在公安局连续工作了三十三年,曾任赤壁市纯川派出所警察,参与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张如军、廖保清等等。

徐建军到赤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任指导员后,曾多次参与诬陷法轮功学员,给法院提供伪证,数位法轮功学员因此被非法判刑,徐建军成为伪法院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因徐建军诬陷,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郑玉玲(非法判刑四年)、廖保清(非法判刑三年半,缓刑四年) 、黄君良(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石凯(非法判刑三年)、来永才(非法判刑三年)。

徐建军迫害法轮功的所作所为,上天都有记载,时间一到,他就遭到现世报应。他的死亡,是他做恶,迫害法轮功的恶果,也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牺牲品,他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

湖北省咸宁市劳教所副队长马四海遭恶报 自缢死亡

马四海,男,咸宁市劳教所副队长,曾任赤壁市国保大队副队长。马四海是当时赤壁市参与迫害的最邪恶者之一,参与绑架很多法轮功学员,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举例如下:

二零零九年八月六日晚,法轮功学员郑玉玲在赤壁市公安局宿舍楼粘贴营救法轮功学员的不干胶时,被绑架。八月二十五日,国保大队长马四海伙同赤壁看守所、610人员等密谋将其非法劳教两年,并及时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

郑玉玲曾经被非法关押到湖北省板桥洗脑班,不过月余的时间,却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传出死亡消息。其高墙内的具体细节,目前还不清楚,但是,从中共湖北省“610”办公室亲自出面为一个在劳教所死去的法轮功修炼者的丧事进行了全程(包括整容、化妆、火化等)包办这个事实,充分说明:专司迫害法轮功的610及国保大队包办法轮功修炼者的丧事,其中必有隐情,是做贼心虚的表现。

可以说,郑玉玲的死,是中共从郑玉玲的单位领导、赤壁市610及国保和司法、派出所、武汉女子监狱、湖北省板桥洗脑班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等集团犯罪迫害的结果。中共整个系统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郑玉玲的死亡,马四海难脱干系。

二零零四年正月,在外流离失所两年半的法轮功学员廖保清回到自己家中。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廖保清到所在单位开始上班。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这天,马四海等人逼迫正在工作岗位上的廖保清立刻关闭机器,拿一套换洗衣服,随他们走,说要送他去省洗脑班。廖保清不从,马四海说:“洗脑班现在的环境很好,不住黑屋,不吊铐了。”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晚上十一点左右,赤壁市国保大队龙新水、马四海胁迫赵李桥派出所所长,将法轮功学员黄廉清从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到拘留所。黄廉清的家属责问,为何抓人?公安局长扬言:“有本事到法院去告!”

二零一七年,因劳教所所长金世勇被查时,马四海做贼心虚,自认为灾祸要降临到自己头上,感到非常的惶恐和不安,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日夜难安,惶惶不可终日。终于有一天,他一人跑到潜山顶上,自己吊死在一棵树上,时年五十岁。

湖北省咸宁市温泉第四地质大队保卫科科长肖会平遭恶报累及家人

肖会平,男,湖北省咸宁市温泉第四地质大队保卫科科长。中共邪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肖会平积极配合,到北京绑架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邹注娇和李和清。保卫科的开销,从李和清的工资里强行扣除八百元,从邹注娇丈夫的工资里强行克扣两千八百元。

法轮功学员家的自行车放在一楼,他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自行车骑走了。后来,法轮功学员发现他骑的自行车是她家的,就问怎么回事?他说,修理费花了三百元,要这位法轮功学员出这钱。

不久,肖会平的阴囊睾丸肿很大,连裤子都不能穿,不得不住院治疗,既痛苦又花钱。他的父亲不久也死了。

湖北省咸宁市温泉第四地质大队保卫科刘英遭恶报并累及家人

刘英,男,湖北省咸宁市温泉第四地质大队保卫科成员。中共邪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刘英积极配合,和保卫科科长肖会平到北京绑架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邹注娇和李和清。保卫科的开销,从李和清的工资里强行扣除八百元,从邹注娇丈夫的工资里强行克扣两千八百元。

后来,刘英在野外出车祸,手骨折,差点丢命,不得不住院治疗,既痛苦又花钱。他的父亲在山上被石头砸坏了,住院治疗。

湖北省咸宁市科学技术协会常务副主席但汉久遭恶报死亡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二日,湖北省咸宁市科学技术协会常务副主席但汉久突然死亡,年58岁。

但汉久,男,一九六二年十月生,湖北省咸宁市科学技术协会常务副主席,湖北科技学院生物医学工程学院党委书记。

据查,咸宁市科学技术协会在科技界诬蔑法轮功,诽谤大法师父,并且经常与市反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协会配合,与610配合,抹黑法轮功,迫害法轮功。

但汉久的突然离世,是他参与迫害法轮功应得的报应。

湖北省咸宁市嘉鱼县610副主任王芙蓉遭恶报

王芙蓉,女,嘉鱼县610副主任。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王芙蓉同市、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一起,在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洗脑班)非法提审法轮功学员何桂红。

当时何桂红已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仍然不放过她,长时间逼迫她交待自己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嘉鱼新语》的时间、材料来源、编印程序和使用工具、地点。

王芙蓉随即与国保大队警察一起直赴牌洲湾,途中突感身体不适,右腿神经像针刺一样剧痛,浑身直冒冷汗,心慌气短,遭到恶报。

但是她并没有及时悔悟,仍然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