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同身受”颠覆“魔力宣传”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28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1989年,在莫斯科电视塔附近的“经济成就展览馆”,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破烂展览会。这个展馆本来是苏联政府自我炫耀和吹嘘的地方,常年摆放着他们在科技、航天等领域的重要成果。但到了末期,这样的吹嘘和炫耀越来越让人厌烦,真相于是出现了。

这是空前绝后的展览会,所有的展品都来自附近的商店,包括烂莴苣、破鞋、破锅、生锈的茶具、袖子不一样长的上衣、丑得吓人的珠宝,以及一瓶泡着死老鼠的矿泉水。一位运输工人说:“这些还不算糟,我见过更差的,有些商店连这些烂货都没有。”

当时,苏联民众的悲惨生活已经为世界所知。1917年之前,俄罗斯的人均消费水平排全球第七,而在苏共执政67年之后,已经降到了全球第七十七位。

苏联解体之后,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这个政权如此强大,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在它行将失败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维护它?这场破烂展览会已经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一个政权只能制造这样的破烂,为什么要维护它?如果一个政权可以罔顾民生到如此程度,它的失败又有什么可惋惜的?难道它不该失败吗?

连戈尔巴乔夫都不知道的军费开支

苏联的军工利益集团不断给高层输送一个信息,世界大战随时会爆发,我们的武器远远不够,所以苏联一直大搞军备竞赛。

戈尔巴乔夫担任多年政治局委员,都不知道实际的军费预算,以为只有公布的每年200多亿卢布。直到他当了苏共总书记,才知道实际是每年800多亿。戈尔巴乔夫问以前怎么不知道,回答这个数字只有三个人知道:总书记、负责国防和负责军工的人,其他人收到的数据都是打折扣的。戈尔巴乔夫感叹,如此庞大的军费开支,相当于国家财政支出的1/3,怎么挺得住?

苏共解体之后,戈尔巴乔夫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演讲时说:“当我同意担当苏共中央书记一职时,我认识到我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生活下去了。完全由中央控制的国家所有制,无处不在的独裁的官僚主义体系,政治上的意识形态控制,社会思想和科学中的垄断,吸走我们最好的资源,包括最好的智力资源的军事化工业,难以承受的军事开支危害着我们社会的进步,我们也曾为此骄傲。后果是,我们的社会在经济和精神两个方面正在衰败下去……”

“这个国家看起来是一副相对健康、稳定、有秩序的图象。在宣传魔力错误引导之下的社会很难知道正在发生什么,它所面临的最近的将来是什么。最微弱的抗议的表示也被镇压下去,绝大多数人将抗议者视为异类、诽谤者和反革命,这就是1985年春天的形势。还有着巨大的诱惑力让人们维持现状,只做一些表面的改变。这就意味着继续欺骗我们自己和人民。”

'戈尔巴乔夫(右)与叶利钦(左)'
戈尔巴乔夫(右)与叶利钦(左)

身为总书记的戈尔巴乔夫对社会的衰败看得很清楚,“魔力宣传”欺骗一时,却不能当饭吃,民不聊生,很多人选择逃离苏联。1990年7月苏共28大召开,叶利钦发表公开演讲,宣布退出苏共。他在一次演讲中指出:“我们的国家很不幸。有人决定要在我们身上进行这种马克思主义试验……最终,我们证明这一观念并无生存的希望。它只是把我们推离世界文明国家已经走上的道路。今天,40%的人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是一种无时不在的屈辱,它无时不在地提醒我们:在这个国家你就是一个奴隶。”

戈尔巴乔夫的助理切尔尼亚耶夫曾对戈尔巴乔夫说:“他们(指苏共高官们)吐着脏话来发誓。”“离开他们吧。你是总统;你看清楚这个党是怎么一回事了,事实上,你是人质,是替死鬼。”戈尔巴乔夫有些迟疑,他对切尔尼亚耶夫说:“你难道认为我不懂吗?我明白。但是我不能让这只脏狗挣脱绳索,否则,整架机器都将反对我。”

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即2011年8月,戈尔巴乔夫接受英国《卫报》专访。当记者问到他最遗憾的事情时,他毫不犹豫地说:“应该早点离开共产党。”因为 “它(共产党)使改革停滞,尽管它启动了改革。他们都认为改革只是化妆的需要而已。他们觉得表面粉刷一下就够了,事实上里头仍是同样的陈腐秽物。”

而如今的中共,与当时的苏共何其相似,“魔力宣传”大行其道,实际上,一切问题都在往后拖,连表面的改革都已经不改了,连中共体制内的人都不抱希望。

徐志摩为何能看清苏共?

民国时期的诗人徐志摩,与后来被称为“十大元帅”之一的陈毅,在1926年有过一段笔墨交锋。起因是陈毅将仰慕与赞颂列宁的文章寄往《晨报·副刊》,当时的编辑正是徐志摩。徐志摩发表了这篇文章,但同时在“谈革命”的回应文章中说,列宁“是一个造警句编口号的圣手”,并称陈毅是“盲从一种根据不完全靠得住的学理,在幻想中假设一个革命的背景”。陈毅再度撰文,批评徐志摩否认苏联革命成功,但陈毅的批评无法改变列宁摧毁文化的事实。

徐志摩作为一位诗人,何以对共产主义有如此敏锐的观察?

一年前,徐志摩刚游历了欧洲,第一站就是苏俄。临行之前他在国内曾听说,苏联将文豪托尔斯泰的书毁版,改印列宁的书,这对徐志摩震动很大。他到莫斯科后拜访了托尔斯泰的女儿,得到的答复是:托尔斯泰的书买不到了,屠格涅夫的书、妥斯陀耶夫斯基的书也快灭绝了。

徐志摩在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里,看到的远不止是文化被摧毁,莫斯科的大学教授们像狗一样的生存,满目的萧条与贫困,街道两旁大批店铺倒闭。

'“魔力宣传”掩盖不住真相,再美丽的谎言也会被揭穿'
“魔力宣传”掩盖不住真相,再美丽的谎言也会被揭穿

徐志摩到莫斯科那天是星期六,数日前适逢一位苏共大人物死亡。“因为他出殡,整个莫斯科就得关门当孝子,满街上迎丧。家家挂半旗,跳舞场不跳舞,戏馆不演戏,什么都没有了。”丧事结束后,徐志摩以为能看戏了,不料当晚戏票被苏共的某俱乐部全包了,普通人不得进入。这让徐志摩领教到苏共的威权。原本远离政治的徐志摩,在书稿中禁不住表达了对苏共与极权主义的愤懑:“什么习惯都得打破,什么标准都可以翻身,什么思想都可以颠倒,什么束缚都可以摆脱,什么衣服都可以反穿……”

他回国后撰写《欧游漫录》,对苏共的描述入木三分:“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当“五毛”遭遇现实

或许,徐志摩也并非多么有远见,只是作为诗人,他更相信自己的亲身感受,没有被天花乱坠的虚幻所欺骗。记得一位农村老大娘在上世纪50年代被拉上台发言,她说以前能吃饱,现在吃不饱,共产主义不靠谱。这么简单的道理不需要多高深的学问就能明白。

花千芳曾经是个出名的“五毛”,自称“自干五”,一向自觉主动为中共站台,热衷于“传递正能量、弘扬中国梦”,宣扬“爱国不需要理由”。一日,却在微博吐槽说:“真是啥事都能碰上,抚顺经济这是衰到啥程度了啊?二十二年前缴纳的农村养老保险证书,标明六十岁退休每月发200。刚我妈说证被政府收回去了,说是项目没有了,当是存款给利息。开啥玩笑啊这是。”这些话完全颠覆了他自干五的形象。要是以往,他肯定会批判这些“负能量”,批判他们不为国分忧,而当共产党的机器碾压到他自己身上时,他也开始喊痛了。

'中共洗脑术'
中共洗脑术

王小胖也是像花千芳一样的高调爱国者,经常喊打击日货,打击美帝。但前不久他所在的外资公司真的撤走了,美帝真的“夹着尾巴逃跑了”,王小胖失业了,再也不吭声了。

狂热的爱国主义者为何一触及现实,就变得不堪一击呢?因为狂热本身就是中共邪灵煽动起来的,这些人是受了中共“伟光正”的欺骗,而活生生的现实却不会说谎。疫情期间,被滞留海外的“小粉红”们回国无门时才明白:“真实的世界里,没有战狼来救我”。

6月24日,一位名为詹姆斯·刘的中国留学生表示,他是真正的小粉红,过去经常在网络上喊捍卫国家、谴责香港的民主抗议、纠正说“中共病毒”的人。但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一直以来捍卫的国家并不想让他回去。他说:“第一次感到与自己国家的基本政治原则发生了冲突:国家利益高于个人需求。”

“我的心情越来越复杂”,他在微博上写道,“我爱的国家不想让我回来。”这群“小粉红”中的一些人开始重新思考他们与国家的关系——在中国语境下,国家、政府和共产党都是一体的。他觉得自己像“被人狠狠揍了一顿”,“你能想象一直坚定的信念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其实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爱国不是爱党,中共是摧毁中华传统文化的共产邪灵'
爱国不是爱党,中共是摧毁中华传统文化的共产邪灵

前不久,美国拟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赴美与驱逐出境的消息传出后,在海内外中国人中产生巨大反响,“退党”一词成为谷歌热搜,引发了新一轮的退党浪潮。一位原中国大陆央企的“网络宣传员”穆先生,即俗称的“五毛”,闻讯后立即联系“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办理实名退党。他说,自己退党是真心想退,不是为了利益,“我人在加拿大,并不会受到此事的影响,我是真心想退,退了才对得起自己。”

25岁“小粉红”的觉醒过程

今年6月,一位25岁的年轻人在明慧网上发文,讲述自己是如何从一位中共的“铁杆粉丝”、“小粉红”转变为修炼者的。下面是他的心里话:

我们这一代人,从开始记事起,就没离开过中共的仇恨洗脑灌输,是喝着中共的“狼奶”长大的。我不仅是个“小粉红”,还是一只“战狼”。“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武解台湾”、“中美必有一战”等等常常挂在嘴边。

高二时,一位很有思想的历史老师启发我要独立思考,我阅读了很多史料,惊讶地发现:原来很多原本觉得顺理成章的事情,其实并不符合事实。大胆的怀疑促使我不断地思考与清醒。从那以后,中共在我心中的光辉形象开始动摇,我也开始抵触政治灌输了。

大二时,我在一个学生会组织里担任部长,由于工作很繁忙,大学的人际关系又复杂,所以精神压力很大,有段时间常常失眠。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全然无睡意。突然我想起来,在我手机里有妈妈(妈妈是法轮功学员)给我存的李洪志师父的《大连讲法》录音。小时候我也跟妈妈学过一段时间大法,但是一直没真正走進大法中,心里只知道法轮大法好,是无辜被冤枉的,但是对于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不知道,也不愿想。那晚我躺在床上想:反正醒着也是醒着,不如听一听师父讲法吧。

神奇的是,这样听着听着,我竟然睡着了。因为师父讲的很多是一些如何做好人的道理,听着感觉很光明正面、心里很踏实,让人有安全感。听法时,平日的烦恼都抛诸脑后了,失眠症也不翼而飞。就这样我每天晚上都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在法中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人为什么要做好人、如何做好人、生命的来源与意义、宇宙时空的奥秘、世间祸福的因缘等等,许许多多人生中的疑问,李洪志师父都在讲法中给出了答案。我觉的我再也离不开大法了,我决定开始修炼,我要返本归真!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成为了大法弟子。

随着修炼,我必须面对一个困惑了我许久的问题:法轮大法这么好,中共为什么要镇压?得益于翻墙软件,我在网上查到了大量国内看不到的资料。当我在法轮大法网站阅读了更多的大法书籍,在明慧网看到许多大法弟子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故事,我更加坚信:法轮大法是正的,大法弟子是做好人被冤枉被迫害的。

我还发现很多原本我很疑惑的事情,原来都是中共捏造出来的,如:一千四百个死亡案例、剖腹找法轮、傅怡彬杀人案、“天安门自焚”等等,都是中共编导上演且破绽百出的闹剧,都能找到大量的证据证实其造假。

这些真相促使我反思: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党?它在历史上犯下的罪行,难道只有迫害法轮功这一件吗?于是我又深入了解共产主义的历史,它对人类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而许多中国人竟对此浑然不知、不觉。我震惊了!过去的十几年里,我究竟学了什么?当中共在犯罪时,我到底做了什么?回想起曾经为中共摇旗呐喊的我,我感到无比羞愧,我觉的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耻辱。

震惊之下,我彻底看清了中共邪党。二零一六年夏天,我在大纪元网站发出郑重声明:退出我曾加入过的一切中共相关组织,废除我发过的要为中共贡献生命的毒誓。我还删除了我以前在网上发表的为中共站台的言论,也把中学时代的政治书全部丢進垃圾桶。四、五年前还是铁杆“小粉红”的我,彻底觉醒了!我要抛弃中共,我希望站在神的身边,我要做回中华儿女,我不做马列子孙!

'已有3.65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已有3.65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这位年轻人的经历,值得更多人反思和借鉴。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