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年轻人的希望与绝望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从嗷嗷待哺,到走入社会,90后的年轻人即将成为这个社会的主角,该担当的要担当,该选择的要选择。

然而,摆在90后面前的路并不平坦。据《法制日报》报道,国家卫生部的一项数据显示,自杀在中国人死亡原因中居第5位,15岁至35岁年龄段的青壮年中,自杀位列死因首位。

在大陆的媒体、网络,不断有质疑的声音:中学生、大学生自杀事件频现报端,引舆论质疑,年轻人到底为什么这样绝望?是学生心理太脆弱,还是教育有问题?

90后为何绝望

看看校园的规定就知道了,当今的中国大学校园里有“七不讲”,即“不讲普世价值、不讲新闻自由、不讲公民社会、不讲公民权利、不讲党的历史错误、不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讲司法独立”。今天大多数教授都不敢讨论这些敏感话题,因为一讨论可能会被告密,可能会失去工作。

也就是说,说真话、讲公平、明是非,这些一概不成,那还能讲什么呢?抛弃精神,追求物质这个可以;免谈道德,利益至上,肯定对路……看看媒体、网络上都充斥着些什么——财富享受、娱乐至死、我行我素。

看起来是教育缺少了什么东西,其实是中共系统的安排:80年代的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90年代的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21世纪之后,一切以经济为中心,在这些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的口号之下,教育还能剩下什么呢?

多少年下来,就成了笑贫不笑娼、一切向钱看的这么一个结果。当缺乏理性的年轻人被抛入社会的漩涡时,中共只是作壁上观,放任邪僻横行,好象与它无关。

据《楚天都市报》报导,湖北恩施一农民突然收到一条彩信,内容令人绝望,是其女儿的裸照和一家网贷平台催还26万元的通知。

在一家网贷平台借的5,000元,之后,由于无力偿债,只好向其它网贷平台借钱还债,短短半年时间就滚成多达26万元。父母帮她还了近16万元后,再也无力偿还剩余欠款。

因为这样的事情,导致跳楼事件已有多起,事情已泛滥到这个地步,官方一直未有说法。不禁令人置疑,政府为什么允许这些骗子公司存在?

律师左胜高表示,校园贷没有准入门槛,校园贷平台对“裸贷”的默许和纵容都是这类恶性现象屡禁不止的原因。手握枪杆子、刀把子的中共政府,难道对此不知情吗?所有在线的交易,都有大数据资料可查,一个警察要查任何一个公民的个人资料、所在位置,不出十分钟就可以看到一切,为什么让无数年轻人跳入火坑的事实,却从未制止?

“不要怨他人 不要记恨别人”

对于丑恶的行径,不去制止,然而对于善良的追求,却挥舞大棒。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从长春传出,短短数年间,真、善、忍就走入亿万民众的心灵深处,身心受益,道德回升。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头目江泽民仅因妒嫉法轮功人数众多,以一己之私发动了对上亿善良好人的残酷迫害。

尤其近期以来,由于中共的恶行不断在国际社会曝光,引发中共对于末日即将来临的恐慌,发动了对于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上至八旬老人,下至年轻学生,都施以疯狂的迫害、威胁。

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北京西三旗派出所警察闯入年轻法轮功学员刘紫璇(二十七岁)、叶琳琳(二十九岁)的住处,绑架、抄家,抄走很多法轮大法书籍、打印机、多个笔记本电脑,还有四、五十本真相册子,将她们绑架到海淀看守所。

叶琳琳和刘紫璇拒绝写“转化书”,警察让她们看别人写的“转化书”,让她们看别人已把责任推到她们身上了,但是这些没有动摇两位姑娘的正信。检察院的人给她们看监控视频,说看到她们在某个小区进出单元,由此判断她们在散发材料,并把据说从“现场”捡回来的材料凑上。刘紫璇说:“我没有罪!”

九月十二日下午,刘紫璇的爷爷、奶奶惦记孙女的安危,从河北沧州远道而来, 对西三旗派出所警察洒泪说:“孙女是个好孩子,名牌大学毕业,没有了妈妈,按真善忍做好人,提升自己的道德,大法是被迫害的,希望能明辨是非,送好人去监狱是有罪的。”

被非法批捕后,刘紫璇转告奶奶和爸爸:“不要怨他人,不要记恨别人把责任推到我身上,要善待。”刘紫璇这种在自身处于危难时,还记得善待他人、不记恨他人过错的高尚行为,是在大法修炼中证悟所得,体现了真修大法弟子的纯净,证实了法轮大法的伟大!与当今社会尔虞我诈、互相倾轧的众生相形成鲜明对比。

另外,刘紫璇还带话给家人:听到叶琳琳和检察官说话声音很大,让律师转告小叶(叶琳琳)要慈悲!紫璇带出的话,让长辈家人心酸落泪!紫璇是个成熟的好孩子。

今年二十岁的南京邮电大学女学生宛春晓,黑龙江哈尔滨人,二零一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做好人。二零一八年九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京邮电大学电子与光学工程学院、微电子学院。二零一九年五月,由于在宿舍里炼功,被学校保卫处高压威胁、恐吓。

宛春晓坚持对他们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五月十三日,宛春晓被迫违心地写了所谓“保证书”。南京邮电大学对宛春晓做出“留校察看”一年的处分。

六月初,在自责的痛苦之中,宛春晓决定否定之前写的所谓“保证书”,再次开始在宿舍炼功。保卫处再次找她“谈话”,宛春晓坚持炼功没有错(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何况是修心向善),声明所谓的“保证书”作废。

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学校再次找宛春晓谈话,劝她自己退学,否则学校开除。宛春晓坚持信仰法轮功没有错,拒绝退学。七月四日,宛春晓被南京邮电大学非法开除。

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翟子慧,二十九岁,目前是一名舞蹈教师。在修炼法轮功的过程中,明白了“真、善、忍”的道理,处处以做一个好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在一次发放真相U盘时,被受中共宣传毒害的人诬告,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在朝阳区定福庄住处被绑架、非法抄家。警察抢走了多本法轮大法书籍、真相材料、打印机、iPad、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

后来,家属请律师去探望,律师表示:翟子慧给她的感觉样貌很善良,见到她很好的感觉。但普通在押人员只戴一手镣,可整个看守所只有她一人戴着手铐和脚镣。

刘紫璇、叶琳琳、宛春晓、翟子慧,都是90后年轻人,在污浊不堪的世道中,她们只是寻得一块净土,纯净自己的心灵。在明白了邪魔乱世的真相后,她们又去传送福音,救度众生。然而,却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下,遭到中共公检法的迫害。

虽然她们一时失去了自由,但她们却是最幸福的90后,因为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因为她们的精神世界无比充实,因为她们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至二零一九年已整整二十年过去了,法轮大法的真相已传至世界,世人对于中共的邪魔面目日益清醒,国际社会对于共产主义的清算势如潮涌,中共及江泽民集团还在不遗余力地拖拽着迷中世人,试图让更多的人陪葬。

奉劝那些手握公权力的警察、法官、检察官,古人有句话,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哪怕是微小的一个善念,那都是你得救的机缘,而对于迫害好人麻木不仁,是非不分,在邪恶解体时,谁也难逃法网。救人就是救己,善念方是归途!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