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金被扣发九年 八旬教授向省教厅申请信息公开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23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西南医科大学副教授,年岁已八旬的唐旭珍女士,大约从二零一零年十月被非法判刑起,就被医学院断绝了退休金的发放,至今已经九年。她多次到学校讨要退休金无果,还被野蛮撵出校门,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现在办公楼都不准她上去了。学校相关人员曾表态,“只要写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就发给你。”

日前,唐旭珍就学校的违法行为,向四川省教育厅递交了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对医学院扣押退休人员养老金的职能、法律依据、规范性文件、法律程序,及决策人、经办人的姓名职务进行信息公开。申请书已经送达到省教厅签收。

唐旭珍老人在患鼻咽癌的危急之时,于一九九六年四月初开始修炼法轮功,癌症的症状消失了,其它疾病也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了。她却因为坚持修炼,被非法关押十多次,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三年半。关于唐旭珍老人遭受的迫害事实,请见明慧网文章《西南医科大学副教授讨要退休金 再次被驱赶》《西南医科大学扣押老教授退休金九年》等。

下面是唐旭珍信息公开申请书的附件部份:
附件(一)

一、本人情况简介

修大法绝症痊愈

我是西南医科大学(原泸州医学院)病理解剖教研室细胞学副教授。我一直体弱多病,患霉菌性胃炎、肝炎、胆囊炎、肾盂肾炎等,十多种疾病缠身,虽身处大医院,医疗条件好,但药物治疗疗效甚微。96年,我鼻血日渐增多,进食呛得难受,吞咽困难。经本院专家检测、和四川医学院专家确诊,我患了鼻咽癌。大家都明白,癌症是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目前还难以攻克的大难题。我的专业告诉我,我的生命面临绝境。正在生命危急之时,96年4月初,我有缘得法修炼了法轮功。炼功后第三天,从大便便出600毫升陈旧性血液,鼻内血(丝)没有了,癌症的症状消失了。经科学检测,我的癌症痊愈。不久,其它疾病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遁形。

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我的道德水平提高了,处处为他人着想,为了远处的病人能早些得到检验结果,我常常加班干活,不为名,不计报。原本心胸狭窄的我变得宽宏大量了,变得更加善良、更加真诚了。我的工作卓有成效,我的检验结果精准,退休了单位还聘请我上班,单位的专家、权威、普通医务人员、病人都很信任我。

我是一个无神论的实证科学者,我被大法的超常与神奇震撼了。我认识到,除了我们现在能认识到的实证科学外,宇宙间还有更高的科学,值得我们去探索、实践。通过众多修炼人的亲身经历,我们都证实到,法轮大法是能使生命升华的伟大佛法。中华传统数千年来所敬重的神佛,确实是存在的。神佛于人是慈悲的,只要我们保持善良,保持对神佛的正信,危难中就会得到神佛的护佑。

讲真相被多次关押、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大法功效神奇,“真善忍”的巨大威力吸引了广大民众,在短短的七年内,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就多达上亿。江泽民出于嫉妒,利用他手中的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江泽民操控国家宣传机器竭尽造谣之能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邪劲十足,大有“三个月踏平法轮功”之势。他下达“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性的迫害政策,致使千百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亲人、朋友都深受其害。我遭迫害,我的孩子被株连调离偏远地方工作。更为痛心的是,大量的公检法司人员、部队、武警官兵、政府公务员、教育界等各界人士被胁迫、被绑架,不幸卷入到了这场迫害之中,跟着江泽民犯下迫害的大罪。

我是中国公民,《宪法》赋予公民有向国家各级机关反映真实情况,提出批评建议的权利,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我依法进京上访,向国家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为的是及早停止这场劳民伤财、有损国家民族利益的迫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为的是清除世人头脑中谎言的毒素,让世人、包括参与迫害的各类人员都能清醒,分清是非善恶,在将来的大劫难中能得到大法的救度,拥有美好的未来。我的善心善行无可厚非,却招来一次次迫害:多次非法关押,三次洗脑班非法拘禁,一次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我一个七十岁的老人了还被投进冤狱“服刑”!这些年强加的各种迫害,使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单位剥夺我养老金已长达九年

据悉,二零零一年国家四个部委发的58号文件规定,不能扣发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可西南医科大学(原名泸州医学院)执行江泽民“经济截断”的迫害政策,将我的养老金大约从二零一零年十月,我被冤判入狱起就截断,至今已经整整九年了。九年里,我没有一分钱退休金,没有一分钱生活费(中途给了一次退休金上调部份补给退休人员的5200元,教师节200元)。起先每月给我一张领取工资的凭条,实领金额处注明为“暂扣”,即一分钱都没有给我,给的仅仅是一张空洞的凭条。后来实行银行卡、医疗卡,退休人员人人有,唯独我没有。医学院回答说,钱给你存起来的。只要写个保证不修炼法轮功,钱就发给你。

我多次到医学院找领导、找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给他们讲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将我判刑是冤案,并送去法律文书、相关资料让他们了解真相。他们每次都搪塞、推诿、躲避,后来甚至叫来保安野蛮的把我撵出校门。二零一六年学校叫来北城派出所警察,几个男子把我这个老太太又推,又拉,从楼上拖到楼下,气势汹汹的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被折腾到晚上。二零一九年去学校,连办公楼都不准我上去了,刚到办公大楼前就被撵走。

西南医科大学扣发我的养老金是违法的,参与经济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我希望要回属于我应得的养老金,希望校方改正错误,以免将来被追责,承担难以想象的后果。

我曾向市政府反映情况,市政府告知,泸州市与医学院是平级单位,泸州市管不了。我只好向省里申请信息公开。

信息公开申请人唐旭珍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
1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