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市沧县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被骚扰、威胁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沧州市沧县众多法轮功学员近期被骚扰、威胁,不法人员胁迫家属逼迫法轮功学员按手印、签字。沧县杜生镇法轮功学员李福航的九十七岁老母亲不堪骚扰,撒手人寰。

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在任何社会、任何地方,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是应该受到表彰的。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

一、李福航被政法委骚扰 九十七岁老母亲撒手人寰

2020年9月25日,沧州市沧县杜生镇法轮功学员李福航的外甥王双洪带领杜生镇政法委王恩博来到法轮功学员李福航家,并带来一盒月饼和一箱奶,李福航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不怎么听,就走了。9月27日,李福航把送来的东西送到其外甥王双洪家。

9月29日,李福航的侄子受杜生镇派出所和政法委的蛊惑指使,拿着他们事先打印好的所谓三书转交给李福航的儿子,让他的儿子逼迫李福航签字,李福航拒绝。等他们走了,李福航就把送来的三书烧掉了。

这伙人不死心,又把所有的亲人都召集来。其中包括:兄弟、儿子、儿媳妇、侄子、外甥、妹妹等11口人轮番强迫李福航让其签字,被李福航拒绝。他们把李福航的电动车的钥匙拔走,不让李福航出门。 9月30号,李福航的亲戚又过来逼迫李福航签字。李福航告诉他们已经把东西给烧了。他的侄子又开车拿来了所谓三书,还是逼迫签字,李福航拒签。

10月1号下午5点左右,李福航的侄子过来说:“一会儿政法委的过来”,并说些劝其签字的话,李福航想出去,他侄子不让走,抱起李福航往屋子里一扔,李福航不想见到他们,自己还是逃了出来。李福航走着来到村附近的一个小河旁边,李福航就在那躺了一会儿。这时已经傍晚6点左右了,天渐渐的黑了,李福航想起在家中躺着的97岁的老娘,想着回家得给老娘做饭。在回来的路上,就听到他的儿子高声喊着:“回来了。”李福航一听,就又往回走。李福航的侄子追了上来,硬抱着往回走,这时已经过来好多人,李福航抵制不了这么多人。为了不想回去见到派出所、政法委的人。他就坐在地上,怕他们抬走,就又躺了下来。

在挣扎的过程中,他们把李福航的衣服,衣袖都给撕扯了,把手腕,肋骨都给伤了,好多天都一直在痛。他们把李福航抬起来走了一段路程,最后李福航自己走着回到家中,看着在床上躺着的老母亲,这么多天来,他们不顾及在床上躺着的已经生病的老母亲,闹翻天的逼迫着签字,给卧病在床的老母亲造成巨大精神压力。李福航怕自己的老母亲承受不了这么大的精神打击,违心的签了字。事后几天,他的老母亲去世。

李福航的亲人配合乡政府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政法委和派出所曾扬言,如果李福航不签保证书,给他家亲戚开的工厂会停电停工。中共邪党株连九族的迫害,给李福航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二、非法强拽、逼迫按手印,大官厅杨秀云、谢恩苓被骚扰

9月26日左右,沧州市沧县大官厅乡乡政府派出所所长及大队人员马汉景共5人来到法轮功学员谢恩苓的儿子家骚扰。因谢恩苓不在这边,谢恩苓的儿子就去了谢恩苓的住处。谢恩苓的儿子对母亲说:他们刚从法轮功学员庞秀娥家出来,你上那儿问问是怎么回事。谢恩苓去了之后,正好法轮功学员杨秀云也在那儿。杨秀云是担心这伙人去她儿子家骚扰,主动到谢恩苓儿子家找他们。

谢恩苓跟他们讲真相,说自己炼功受益,二十五年来没吃过一个药丸。上门骚扰的人不让说,在这过程中大队人员马汉景拽过杨秀云的手按了手印。他们让谢恩苓按手印,谢恩苓拒绝,结果他的儿子拉着他母亲的手按了手印。

三、骚扰生病的家人给法轮功学员制造家庭矛盾

9月28日中午,沧州市沧县大官厅乡陈圩村大队书记陈景春来到法轮功学员陈景武的儿媳家。对他儿媳说:“让你公公签个字,以后就给除名了。如果不写就会牵扯到孩子的学业,还说了一些威胁的话。”

自从陈景春走了之后,陈景武的儿媳就一直没有好脸色。到了晚上陈景武下班回家后,他的儿媳说让他把字签上,陈景武不签。他儿媳就和他们急了,嚷嚷着要和他们断绝关系。

29日上午,陈景武的老伴儿去找大队书记陈景春。问他:“你找她(儿媳)干什么?她又不炼功。儿媳刚从医院回来,要是气坏了怎么办?”陈景春说:“活该!”随后陈景武也到了陈景春家。陈景春说:“你不就签个字嘛。”陈景武说:“修的是真、善、忍,你还让签这个?”

之后陈景武的儿子又给陈景春打过去电话,问陈景春:“你知道你侄媳妇刚从医院回来吧?”陈景春说:“不知道。刚刚你爸爸妈妈走了,你这又打电话,从这开始我不管你家的事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陈景春和陈景武是一家人,如果不是迫于乡政府及政法委的压力也不会逼迫同姓亲人放弃信仰。

四、反复找家人替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制造家庭矛盾

10月11日,沧州市沧县大官厅乡古月庵村大队会计杨兴中,找到王淑琴的儿子,让他替王淑琴写不炼功的所谓三书,并说如果不写就把你妈妈抓起来,他的儿子就写了。写完之后杨兴中又来到法轮功学员马凤荣的大儿子工作的地方,逼迫她的儿子代替马凤荣写不炼功的所谓三书,并威胁说如果不写,就会怎么怎么样。在他们的逼迫下,马凤荣的儿子怕母亲会被绑架,违心的写了。写完之后,她的儿子总觉得不对劲,就把这事告诉了自己的母亲。当天晚上,马凤荣来到杨兴中家,把之前儿子写的东西要了回来。第二天早上,王淑琴也把其儿子写的东西要了回来。

10月12日,古月庵村大队书记杨国顺(电话 13582739037)拿着法轮功学员刘培兰的儿媳替写的所谓三书,板着脸来到马凤荣家,一进门就开始嚷:“你俩不写就把你俩抓起来。把你们抓到大西北,新疆都制服了,还治不了你们,抓起你们来。”马凤荣讲真相,他不听,嚷嚷着就走了。结果杨国顺又给马凤荣的二儿子打电话说:“如果不写就会影响到孩子上学,派出所抓起来。”在他们的逼迫下,他的二儿子晚上十点从北京赶回来,回来后跟母亲就嚷嚷。她的二儿子又给他的舅打电话,给整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对于好人的骚扰威胁,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巨大伤害。李福航老母亲的去世,沧县政法委、乡政府、派出所等所有参与骚扰李福航的人均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近期沧州市盐山县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孟村县也有法轮功学员被村干部索要电话号码,询问在沧州市的住址,说是镇政府让要的,详情待查。

据明慧网报道:2020年9月10日,法轮功学员王水永被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政府陈副书记、吕副乡长、姓武的工作人员、及鲁屯村书记吴警民骚扰恐吓后,身心受到巨大伤害,每天寝食难安,突发心脏病于2020年10月2日夜间去世。

强制签字,强行改变信仰都是非法行为。那些曾经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人,从省、市到基层,他们也都承受着来自高层的压力,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为了你们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请善待法轮功学员,停止骚扰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