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发养老金之后的反思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23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近年,大陆出现了邪恶对大法弟子大面积的经济迫害,主要是对退了休的学员停发养老金,还有对大法弟子的诬判都连带着罚款等等。我所在的城市,至今邪党已经扣发了三十多名同修的养老金,本人也在其中。我是从事业单位退休的,虽然在冤狱期间还没有退休,没有得到工资,出狱后才办理的退休,现在也被停发了养老金。

迫害发生了,作为修炼人,在否定迫害的同时,需要向内找,看看出现这种经济迫害发生的原因以及应对措施。本文谈谈自己通过学法、反思所整理出来的思路,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一下,不足之处,请指正。

一、对利益的执著遭致养老金被停发

1、得法初期和冤狱期间看淡了利益

我修炼大法已经二十三年了,在得法的初期就把这个利益心看淡了。因为在没修炼时,我就在钱财方面比较大方,经常帮助困难的亲戚和朋友。得法后,我觉的更应该看淡利益,所以,我不给学生办班挣钱了。那时,时不时的总有同事给我送学生,让我给补课,当我向他们说明我没有办补习班时,他们都很惊讶,因为学校的老师都在办班,尤其象我教的主科,没有不办班挣钱的。学校一位老师对我说:“你一个月损失一万元钱。”

在家庭中,我也看淡了利益。二零零零年,丈夫有外遇,与我离婚了,孩子判给了我,家中十五万存款他全部都拿走了,一分钱也没剩。那时的十五万也是个不小的数目,我没有动心。二零零五年,我父亲去世,继母将她与我父亲住的楼房卖了,用她孙子的名字又给自己买了楼房,我没有过问,心里很平静,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照样孝敬继母。对此,弟弟(同父异母)很感激,说:“炼法轮功的,不争利益。”

修炼后,我出过两次车祸,多处骨折,但我都没有向对方索赔,为此一个司机还送给我一面锦旗。我车祸后迅速康复,向世人展现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九年,我被邪党绑架,被非法判刑,当判决书下来的时候,全监舍的犯人都为我悲哀,她们有的都哭了,说我工作这么好,这一下被判刑了,肯定得被开除了,那么多的工资没了。可我当时一点都没有感到悲哀,也没有沮丧,当时我就想:没有工作,就去打工,要饭吃我一修到底,修大法的心不动摇。当天的晚饭,我吃的很香,晚上也睡了一宿好觉。

被劫持入狱后,我从来没有为此事担心、难过。入狱半年后,我弟弟来接见我,告诉我说学校还在给我上养老保险呢,还保留公职呢。我顺口说出:“那就应该是我的。”正是由于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执著心,也没有认可邪恶的经济迫害,正念很足;还因为大法弟子在单位都是出色的人才,人品也非常好,世人才认可;而且在单位我从来不跟常人争利益,包括晋升职称,都是让着同事,所以,在人的层面上,大法弟子没有仇家。俗话说:“民不举 官不究”,所以,学校领导为我保留公职,同事们都认可,没有异议,上面也没人过问。有好些同事还惦记我,生怕我将来没有养老金。

这样我结束冤狱后,不久就到了退休年龄,学校按教师待遇,给我正常的办理了退休。

从明慧网上的报道,得知被邪党诬判入狱的,绝大多数同修,特别是事业单位的同修都被邪党开除公职了,我之所以能保留公职,并能正常办理退休,那是当时自己放下了的利益之心,也不认可邪恶的经济迫害,修炼状态在那儿,所以师父给我做了主。

由于我正常办理了退休,所以我家的亲戚们,我的同事、同学都为我高兴,也为我救度这些亲朋好友创造了条件。

2、近几年滋长了对利益的执著

但是,近年来,我却在不知不觉中滋长和放大了利益之心,且浑然不觉。

我的父母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知识分子,因邪党的政治迫害而被开除邪党党籍和公职,之后两人从事业的高峰落到了低谷,加上经济困难,导致他们感情破裂,离了婚。那时我才两岁,我被判给了我父亲。之后他们分别再婚,这样我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有同母异父的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我婚后由于丈夫有了外遇,也离异了,独生女儿判给了我。二零零九年我结束冤狱后,从亲属那里得知,前夫与同母异父的妹妹和弟弟暗地里联系,他们在一起干工程,挣了许多钱,可是他们都瞒着我。由于自己被冤狱迫害前没有实修,出狱后也没有扎扎实实学法,对此产生了妒嫉心,夹带出了利益心,认为他们合伙挣钱,不但一分也不给我,而且他们三人对我都很吝啬。特别是想到这些年我对他们的付出,对弟弟妹妹经济方面的关照,每当想到这些就愤愤不平。

后来,我母亲患老年痴呆,没有人照顾,同母异父的妹妹和弟弟让我照顾,可是母亲的近三千元的养老金他们却把着,每月给我两千元的生活费。特别是我知道母亲与继父有四十万元的存款,还有楼房,而半年前继父过世后,弟弟妹妹两人把这些存款都分了,房子也卖了,却没有给我一分钱。按理说,这四十万的存款有我母亲一半,应该是二十万,而这二十万应该有我三分之一。由于利益心重,我没有把这当作是修炼提高的好机会,没有意识到这是去自己利益心的机会,对此耿耿于怀,跟亲朋好友时常谈起此事,而这些人都不修炼,他们的“路遇不平”的建议,又加重了我的利益心,使我的利益心越发膨胀,最后导致与弟弟妹妹吵架了,他们说要给我妈找保姆,不用我照顾了。

吵架后,我意识到了这是自己的利益心所致,为了不影响救度众生(弟弟妹妹都已三退),所以,我诚恳的向弟弟妹妹道歉。而弟弟妹妹也因为找保姆花钱多,还得租房子,而让我照顾花钱少,还能住我的房子,就又让我照顾我母亲了,但养老金还是他们把着,还是每月给我生活费。

至此,我的利益心并没有完全放下,只是觉的不应该与常人计较,怕影响他们得度,就继续照顾我母亲,过程中由于还有怨恨心,所以有时对母亲也不够慈悲。

由于自己长时间利益心不去,几年了都是这个状态,修炼状态时好时坏,就在今年六月份我被停发了养老金。

3、被经济迫害后的个人反思

养老金被停发后,我痛定思痛,知道自己修炼的太差了,与那些二十多年来,一直走在证实法的路上、却没有被干扰、被迫害的同修相比,自己走的跟头把式的,修的那么不实,那么不稳,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弟子太不争气了。虽然以前看淡了利益,自以为放下了利益之心,其实这个心并没有根除,不自觉中就会放大。

养老金被停发后,有同修帮助我向内找,她说了一些认识,但我觉的不是我的根本问题。一些天后,通过学法向内找,我才认识到我还有对利益的很强的执著,才招来邪恶的迫害。

前几天,背《转法轮》,背到第七讲妒嫉心,师父说:“谁有好事表露出来,别人马上就妒嫉的不行,在哪个单位或者单位以外得了奖,或者有点好处回来不敢吱声,别人知道了心里就不平衡。”[1]师父讲:“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

我感到我对前夫与弟弟妹妹合伙挣钱,产生出的妒嫉心,就是看到他们有好事就受不了,就心里不平衡了。还有,我对师父这句“其实它不是你的。”[1]又有了新的认识,以前对这句法理解的不深,现在我明白了,母亲的存款没给我,养老金也不都给我,是因为那不是我的,我命中没有。

往下挖,还有其它方面的执著心。虽然自己在给大法项目花钱上不吝啬,但总有攒钱的心,总算计到什么时候能攒多少钱了;对孩子的亲情,给了孩子很多钱;给常人亲戚很多钱;平时花钱有时大手大脚,有时又谨小慎微。在这些执著心的带动下,浪费了很多大法资源。特别是对孩子,可以说这些年三十万的养老金,绝大部份都给孩子做生意用了。我现在认识到这就是拿师父的慈悲不当回事,自己虽然被邪党判刑了,但公职被保留下来了,这是师父的无量慈悲,自己却不知道珍惜。

再往下挖,自己还有欢喜心,因为是事业单位退休的,养老金比较高,常人的同学、亲朋好友时常羡慕,自己不自觉的就生出了欢喜心,觉的自己行;还是自己行啊,很有面子,被判刑也没被开除公职,别的同修被诬判都被开除了,可我每月这么多的养老金,花不了,很受用;有时,同修一时困难,还能上我这儿借一些,能够帮助同修解决暂时的困难,也很高兴。这样想的时候往往立刻也能想到是师父给的,但并没有立即清除这种欢喜心。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1]当然,自己还有其它的执著,急躁、怕心、对姑姑的亲情、对家人和对同修的怨恨心,等等。

另外,自己还有严重的思想业,因为小时候过的都是苦日子,所以从小就幻想将来自己能拥有更多的钱财,甚至因此而想入非非。

我们当地同修对我帮助很大,一次在与几位同修交流时,我的埋怨心又上来了,事后一名同修主动留下来,与我進行了长时间的交流,帮助我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帮助我如何分辨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思维,帮助我分清所有不正的思想念头都不是我,自己的主意识要强。感谢师父在我身边安排了同修及时提醒了我,在修炼的路上带我前行。

找到这些执著后,我静心学法,努力实修,每当一个不正的念头出来后,我很快就能意识到了,抓住它,不要它,分清它不是我,不顺着它往下想,因为这都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它要害我。当我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去修的时候,发现我现在学法和发正念不象以前那样容易犯困了。几天前,正在炼功抱轮,天目中看见一个大大的“喜”字,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最近,我在每天背《转法轮》的同时,加大了对师父各地讲法的学习。重温师父各地讲法,特别看到师父关于钱财方面的讲法,感觉自身的空间场又干净了许多,对钱财的心能够放得下了。师父说:“对于物质利益,对钱追求的心那么强是修炼吗?我告诉大家,这个钱是对修炼人的最大障碍。”[2]师父指出:“还有的修佛人,对钱财欲望很大,他表面上不说,但心念一动,修炼层次高的人或佛就知道。”[3]师父说:“混世难悟之人,为钱而生,为势而毙,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苦苦相斗,造业一生。”[4]师父明示:“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5]

二、出现大面积经济迫害的根源及应对

下面谈一下对整体状况的反思及应对思路,这只是我个人在现有修炼层次的认识,供同修参考。

1、放下执著

近年来,邪党加重了对大法弟子的经济迫害,陆续的停发被非法判刑同修的养老金,诬判中还连带着罚款。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种经济迫害越演越烈呢?是不是与我们整体大法弟子修炼不到位,普遍的利益之心都没去掉有关呢?旧势力利用人间的邪恶因素对我们大面积的经济迫害,就是针对我们很多修炼人的执著心来的。它看我们这么多修炼人都没有放下利益之心,认为我们不合格,要考验我们。

据了解,我们地区有两名被非法判过刑的同修,没有被停发养老金,而这两名同修都是方方面面修的很好的同修,也没有对利益的执著。

这是不是到了我们应该放下最后的执著,特别是对利益的执著的时候了?我们修炼中是有旧势力的干扰,但师父说过:“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6]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带着使命而来到人间的,对于财的舍弃,过去小道修炼都得放下,那我们在大法中修炼,是不是更应该尽早放下,全身心的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我们这些被邪党判过刑的同修,大部份是因为有根本执著才被邪恶钻了空子,那么,冤狱之后,我们深刻反思自己了吗?根本执著放下了吗?吸取教训了吗?从法上提高上来了吗?这都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2、心怀慈悲 正念解体邪恶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7]。发正念是大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之一,针对这种严重的经济迫害,我们在向内找的同时,要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党人事部和各地社保局参与迫害人员背后的邪恶因素。

师父说:“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然而却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的迫害,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们发正念,清除它们对正法有意的破坏,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8]

发正念的时候,要心怀慈悲,不能对参与迫害的人产生怨恨,这样发出的正念才纯净,才有威力。其实,这些众生是最可怜的,将面临被淘汰的危险。

3、放下怕心,讲真相救人

迫害发生了,这也是给我们讲真相救人的机会,因为平时我们还没有机会接触这些众生,这下有机会了,我们要放下怕心,主动的向相关人员讲清真相。

但是有许多同修都没有这样想,也没有这样做,在怕心的带动下,不敢面对,任凭邪恶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连不断的扣发退休金:扣发近几年被非法判刑的同修的退休金;扣发近十年被非法判刑的同修的退休金;最后,连十八年前被非法判刑的同修的退休金也被扣发了,真是愈演愈烈。而同修这边是一个个都不吭声,都消极承受,邪恶高兴啊,这些人的钱太好拿了!这些人太好欺负了!拿吧,多多的拿!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地区至今已有三十多名同修被停发了养老金,实际情况可能比这严重。

这种经济迫害不亚于对大法弟子的绑架关押,它不但剥夺了老年大法弟子的基本生存权,耽误了大法弟子完成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同时它毁了所有参与迫害的社保人员和公检法司相关人员,使这些众生对大法犯罪;因为直接牵扯到生存问题,对同修不修炼的家人来讲更难理解我们的信仰,可能使他们对大法产生怨恨,最后被正法淘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们也绝对不能承认。

师父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9]“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9]

面对巨大的经济迫害,很多修炼人陷入悲观情绪,感到无可奈何,很迷茫,甚至对师父、对大法产生了怀疑。而真正能够正念正行,去相关部门讲真相的、运用法律维权的在我们地区是凤毛麟角。有同修去社保局询问,也不讲真相,不提大法,理由是要是说大法,对方会不让说话。结果再去社保局,门卫都不让進了;也有的同修帮助同修反迫害,用实名写了举报信,但也不提法轮功,结果不了了之。有同修说因为是实名举报,上边一查身份证是法轮功,就不管了。那么为什么就不堂堂正正的说出大法弟子的身份呢?说是法轮功,害怕人家不理你,不让你说话;那你不提法轮功,人家不也是不理你,不让你说话吗?其实这些众生就是在等着我们救度啊。

师父说:“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的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10]、“是,反迫害的事情,本身就是在讲真相,就是在救度众生。”[11]

被停发养老金后,我也一度迷茫,也不愿意去找,不愿意去面对。但我通过学法,很快调整了状态,能够面对了。有同修配合我,我们开始了向相关人员讲真相的历程。

一开始,由于自己的状态不是很纯净,所以第一次见到社保局的科长后,她恐吓我,让我把这几年领的三十万工资退回,不退回就起诉我。我没有动气,每次回来后,同修都与我切磋,看看我哪里需要提高心性了。我发现我的慈悲心不够。当我的慈悲心出来后,真是抱着为对方好的心态,再见到这个科长,她态度完全变了,跟我慢慢解释,我也是抓紧机会跟她讲法轮功真相。以后陆续又去见副局长、处长,在任何场合,我都是讲法轮功真相,讲“天安门自焚”真相,一个副局长还接下了我的真相信。社保局的一把局长见不到,我就给他写真相信,给他打电话。

由于我是事业单位退休的,社保局为了给停发养老金找借口,就把全市事业单位退休、被判刑的人员所在的局领导请来,胁迫他们将这些人员开除公职,这样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停发养老金了。我得知消息后,当天就去教育局找一把手——局长和人事处长,门卫不让進,我和同修就发正念,门卫就把局长和人事处长的办公电话给了我。但电话联系不上他们,我就给他们写信,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在学校的为人和工作情况,讲大法真相,唤醒他们的善念良知。我还去找我原来所在学校的校长,跟他说明情况,他很有正义感,说他去教育局向相关领导讲讲我的工作情况,说这样一个任劳任怨的优秀教师(我曾被评为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不应该被开除。直到现在,四个月过去了,教育局没有给我任何处分。

4、运用法律反迫害

邪党对大法弟子的三大迫害政策,包括“经济上截断”,站在救度众生的角度上,圆容师父所要的,我们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所安排的一切的。师父说:“目前这场邪恶的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与弟子的,针对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对大法与自己负责最伟大的表现吗?”[12]师父还说:“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13]所以,我们心里不能认可这种迫害,不能无可奈何,这方面的法理一定要清晰。同时我们要运用法律维权,运用法律反迫害,因为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今天走正的路,是给后人留下的参照。

但我们走法律程序,不能抱着争斗心,不能抱着跟人干的心态,我们是在救度众生,阻止众生对大法犯罪也是在救度他们。我们不执著结果,就是为了救人,就是为了让相关人员明白真相。

天地行公义论坛上,同修为大家提供了相应的法律条款、各个步骤的流程、行政起诉状样本、辩护词等,特别是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发表的《西昌市人社局撤销责令追赔书 廖安才社保案撤诉》,为我们整理了思路,简单明了,具有可操作性。

还有,请律师的问题,请外地律师,费用两万,太贵,对于我们这些遭受经济迫害的同修不适用。我咨询了一个本地律师,明白大法真相,他虽然不能给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但多次去会见大法弟子,起到了我们与被关押的同修交流的作用。我与他探讨了这种经济迫害的案例,他很有兴趣做,而且辩护费用三千元,这是我们能够承受的。因为我知道当地司法部门不让本地律师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但这种经济迫害案例,就是针对养老金,不涉及信仰,所以我们应该挖掘本地律师的资料,先给他们讲清真相,明白真相后,象这样的经济案子,他们会愿意接的。其实,按照公义论坛上同修提供的资料,我们完全可以自己辩护,但我觉的在法庭上还是有律师更好些,更正式些,因为社保方面也请律师。当然这是个人认识。

我把相应的资料给了这个律师,他说研究研究,特别是他看到辽宁同修起诉社保胜诉的案例,很有信心。近日,明慧网报道的西昌人社局撤销追赔书的案子,说明在邪党部门工作的法官,也有正义之士。我们要给这些部门的众生正面对待大法的机会。而且通过这两个案例,也足以证明社保扣发养老金是完全违法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1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1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1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