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太精進修大法 救人不怠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我今年八十五岁了,是九四年得法的老学员。我这一生,饱经沧桑,伤痕累累,是师父将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把我从苦海中解脱出来。不仅给我治好了一身的病,净化了身体,更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与面貌。我的一切都是大法与师父给予的,我也将倾尽所有回报师父、救度众生。下面我就把我近期的修炼体会简单汇报一下。

我救度众生的方式主要就是发真相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我所在的城市邻近北京,这些年来,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程度也是很残酷的。但这些对我并没有任何影响,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是要完成我救度众生的使命。

我的家庭修炼环境很好,我和老伴与四个儿女,都参加过师父在国内办的法轮功学习班。除了大儿子因在酒店工作,没有参加过集体学法和炼功,开始就没有打好修炼的基础而没有坚持修炼外,其余的都坚持修炼下来了,但大儿子从不反对我们修炼。前几年,老伴因没有闯过病业关,离世了,现在我与孩子们在一起生活。

我参加过一九九九年北京国务院“四二五”大上访,二零零一年,在天安门广场打过证实法的横幅,二零零五年,实名诉江。走过了二十几年的风雨魔难,走到了今天。孩子们也都成立了家庭资料点,所以我无论发放多少资料,他们都能源源不断的供给我。

我家住在六楼,没有电梯,我每周出去五次,时间不固定,白天出去的多,晚上出去的少,地点是满城市转,超市,医院、集市、马路边、汽车站台,都是我讲真相的好地方。我每次都是带六、七十份真相册子,每份都夹有周报或其它真相传单,真相册子用透明塑料袋封好,遇到有缘人就讲,并递上一份真相册子。有的人听明白真相后,都愉快的三退了。也有好几个人听我讲明真相后,要跟我学法轮功。也有好几个做小买卖的人,听明白真相后,天天念大法好,使自己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很快的就在本市买了楼房。更有一个卖水果的摊贩,明白真相后,并接下了我给的真相护身符,在一次大的车祸中,保住了性命。这样的明真相得福报的例子,在我二十多年的讲真相中数不胜数。当然也有很多人不接,不听真相的。不听不接,我也不动心。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年轻人,我送给他真相资料,他不仅不接,反而还大声呵斥我,并目扬言要报警,因为我们身边十几米处就是110警察亭。邪党的政权已岌岌可危,为了维稳,我们城市里几乎每个大小十字路口都有110警亭。我劝善他不听,他真的就向110警亭走去,我没有动心,但也忘了发正念,制止他犯罪,这也是我最大的漏。他進去了,一会儿又出来了,站在警亭门口盯着我,我心想,警察来了,我就跟警察讲真相。所以,我依旧不慌不忙的从警亭门前走过去了,警察也一直没有出来。

还有一次,我在一个公交站台上遇见一个老头,我与他主动搭讪,想跟他讲真相。刚搭上话,公交车就来了,我们上了同一辆车。他问我多大岁数了,我告诉他,我已八十多岁了,他说什么也不信,非说我骗他,说我六十多岁还差不多。我告诉他:我说的是真话,从不撒谎。他问我吃什么营养品把身体保养的这么好,我就告诉他:我原先也是一身的病,正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才变的身体这么好。他一听我是炼法轮功的,立刻勃然大怒,骂我:吃着共产(邪)党的,喝着共产(邪)党的,还反对共产(邪)党!我没有动心,依旧平和的说:我既没吃共产(邪)党的,我也没喝共产(邪)党的,我是靠自己的劳动收入养活着自己,而共产(邪)党既不种田又不做工,是我们老百姓在养着它。他气急败坏,又无话反驳,悻悻的走到别处去了。车厢里的乘客,纷纷指着我议论:你看这老太太,炼法轮功的,这么年轻,八十多岁了,就像六十多岁的。

前些日子,我也在不停的过病业关。先是耳鸣,在家还好些,可是一出门,耳朵里噪音大的几乎让我脑袋要爆炸一般,根本就听不见别人说话。我知道有我的执着在里面:爱听好听的话,不愿听逆耳的话。这是旧势力在钻我执着的空子,阻碍我讲真相救人,我不承认它。

我不能面对面讲,我就发资料。我每天出门带上资料去发,在超市、医院、商店门口的车筐里,马路边的汽车把手上,都是我发资料的好地方。今天上东边,明天去西边,我坐公交车满城市转。虽然,我所在的城市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电子眼、监控器,但在我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这个概念。我只记住师父说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3]

有一段时间,我腿疼的很厉害,没走几步,就疼的受不了,一条腿象根直棍一样,我知道这还是旧势力的干扰,不让我救人。我依然不承认,照样出去。腿疼了,我就坐马路牙上待一会儿,或手扶着汽车,悠会儿腿,再接着走,就这样,我连着坚持了三天,腿不疼了。

我每次出去讲真相,临走时,都会在师尊法像前合十,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多救人。我每次出门,为了减少麻烦,都不敢多喝稀的,也从不带水,无论夏天有多热,因为市区的公共卫生间很少。我每次出去,少则两个小时,多则三、四个小时,有时还带些不干胶在大街上贴,因为有师父的保护,我每次都做的很顺利,从没遇到过魔难。

我已经八十多岁了,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长来的,是用来救度众生的,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所以我现在努力的修去执著,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法、炼功、讲真相,常人中的其它事尽量不管,但还是有很多执著心没去,比如爱面子的心,怨恨心、对儿女亲情的执著、党文化的东西等等,但我相信,在师父和大法的指导下,我一定会修去这些执著,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