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泯灭人性又一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近日报导,法轮功学员陈淑英、周亚芳,目前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非人迫害。陈淑英的手脚被铐在床杆上,不给铺床垫,不给被盖,甚至大小便都不给解铐;周亚芳在寒冷的冬天就只能穿一件单衣、单裤,脚穿一双板鞋,没穿袜子,每天都被“包夹犯人”折磨的痛苦不堪。陈淑英、周亚芳的遭遇,说明了历经漫漫二十年,中共的迫害政策仍继续执行。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省女子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迫害手段极其残忍,如:开水浇身、打毒针、电击、灌辣椒水、辣椒皮塞阴道、吊铐、扒光浇凉水、超强奴役等等。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曝光的至少有三十六人。据不完全的统计显示,全中国至少有四千三百多名能核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残酷迫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峻程度,远不止于此。吉林省公主岭新生监狱长期使用电刑加“约束带”,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手段极其残忍,毫无人性可言。狱警先用电棍电刑,再上“约束带”:一寸宽的带子,将两腿双盘绑上,再将两只手反背身后,向头的方向拉至极限,将绑两手的带子从肩头拉过来把四肢和上身捆绑成一体,头扣在两腿前面朝地,一动不动,呼吸极其困难,昼夜不松绑。舒兰市法轮功学员徐洪玉即遭受这样的折磨,有些学员更受酷刑长达八、九个月。

公主岭监狱至少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梁振兴、马占芳、蔡福臣、王恩慧、张辉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伤、致残。马占芳被劫持到公主岭市新生监狱仅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被迫害致死。蔡福臣在公主岭监狱受尽残酷迫害,狱警经常将他“关小号”,多根电棍电击他的头部、生殖器等敏感部位。

中国各地酷刑泛滥,虐死不负刑责,早非新闻。黑龙江法轮功学员缪小露被关进哈尔滨女子监狱,历经狱警以酷刑折磨:毒打、电棍、“关小号”、二十四小时戴“地环背铐”、上“大挂”、“背剑”与冻刑。缪小露的腿被吊得不能站、不能蹲,一只手从肩上反背过来,另一只手从下面再反背过去铐在梯子上,手臂被铐子卡入肉里,鲜血直流,她一下就虚脱昏过去了,小便失禁。缪小露含冤离世时,年仅四十三岁。

这些毫无人性的肉体折磨,惨烈程度让人不胜骇异,对于身处自由世界的多数人而言,上述场景匪夷所思。其实,中共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实施、广泛分布且长期持续的罪恶。一桩桩血泪交织的酷刑事件中,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中共的劳教所与监狱是臭名昭著的“法外之地”,有着法律管辖不到的特权与黑暗。这些灭绝人性的罪恶,不法警察的背后,都有中共撑腰与指使的身影,人们更看到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让惩奸除凶的执法人员,摇身变成嗜血的魔鬼。

在过去七千多个日子里,无数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即使遭受各种酷刑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仍秉持大善大忍的精神,以和平、理性、宽容的方式抵制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唤醒世人的良知善念。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指明了,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的最终目的就是想破坏人的道德从而毁灭人类。法轮功学员凭着对宇宙真理的正信,锲而不舍的讲清真相,以挽救被中共“邪灵”箝制的世人。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人们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迄今在退党网站公开表明“三退”(即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人数已逾三亿四千九百万,中共土崩瓦解已是大势所趋。

迫害虽未停歇,黎明已在眼前。那些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与警察,应速幡然悔悟、赶紧悬崖勒马,方是救赎自保之道。衷心祝愿更多的世人秉持良知,维护正义与善良,让这场迫害早日结束,使红魔与酷刑绝迹人间。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