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中幸遇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二日】我们一家三代五口人,平常之家,生活过的很平静。可是二零一六年八月份,由于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打破了这平静的日子,使全家都陷入了痛苦之中。

那天早上,因天热,我做完早饭就去洗脸。无意中一下子碰到了前胸,觉得里面有个硬块,当时也没有多想。吃完早饭后去买菜,遇到了一个邻居,跟她讲了我胸部有个硬块的事,她劝我赶快去医院检查。当天我就去了。检查结果竟然是乳腺癌!

第二天我就办理了住院手续。我在医院住了二十几天,切掉了右边乳房。手术后引流袋一直没能拿掉,每天能看到从管子里有黄色液体流到袋子里。一直到出院这袋子也没有拿掉。

那时我的心理压力很大,因为我这一病会给家人造成很大的负担。一家人的生活节奏完全被打乱了,为我担心,孩子们吃不好、睡不好,工作也受影响。老伴一天到晚低着头,不想说话,仿佛一下苍老了许多。一家人不但要承受精神压力,还有经济压力。因为医生说,象我这样要化疗八次,靶向治疗和内分泌治疗,时间要长达半年多。

第一次化疗后我的身体就虚弱了很多,干呕、吃不下饭,头发一把一把的往下掉。晚上睡觉,左肩上放置了输液用的针管,右边的腋下挂着引流袋,睡觉不能翻身,因不管碰到哪一边都不行,只能平躺着,夜里睡不着觉。祸不单行,此时还出现了牙痛。找牙医看,被告知:化疗期间不能拔牙。真是痛苦万分!

第一次化疗终于熬了过去。出院后,每隔两天还要到医院检查。走路都发飘,仿佛没了根。我跟老伴说:“我不想化疗了,我受不了,你们每天给我吃什么我都吃不下。”他就说:“你坚持坚持吧,听医生的。”早上他在我的床边痛哭流泪,劝我坚持化疗。那时,我不让儿子一家来我这儿,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痛苦的模样。儿子背地里不知哭了多少回。

第二次化疗时,我的情况更糟糕,满嘴的溃疡,不能吃饭。儿子看到我痛苦的模样,对我说:“妈,您要坚持吃点。”我告诉他们:“我实在是吃不下。”我全身浮肿,晚上睡觉洗脚都是老伴帮我洗。每天晚上我睡在床上,心里想着:这么难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钱花了,恐怕人也没了。给家人增加了负担,还不如死了呢。

一想到死,我又丢不下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伴。他从未骂过、打过我一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俩都能一起扛过来;我也丢不下每天一下班,進门就找妈妈的儿子、儿媳;更丢不下上初中的孙子,自己一走了之,可家人承受的痛苦太大了。可是这化疗实在无法忍受,所以我还是告诉老伴和儿子不想再化疗,不想再遭这罪了。儿子、老伴都不同意。儿子说:“妈,钱您不用担心,我们就是把房子卖了也要给您治病,我不能没有妈。”

老伴、儿子的眼泪使我左右为难,我该怎么办啊?

就在这极度的绝望中,我的一个朋友知道了。他对我说:“你现在这样,不如和我一起学法轮功吧。”他就讲了法轮功的神奇,法轮大法的美好,以及他自己怎样由身患重病走投无路炼功后迅速恢复健康的过程。

第二天,他就带来了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同修,还给我带来一本《转法轮》、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教功录像带。当我刚一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时,我的刀口处就象被针刺了一样的感觉。晚上睡觉前,我手捧着《转法轮》这本书,很快就被书中的内容吸引,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病,越看越舒服。于是我就坚定了一念:不去医院化疗了!

我对老伴说:“我活一天,就要快快乐乐的过一天,你让我自己当家做主。不管怎样我都不怨你们,我决定了。”老伴和儿子看到我虚弱的身体,知道我再也承受不住了,就同意了我的想法。我去医院把身上的引流袋和针管都拔掉了。我要把命交给大法。就这样我得法了。

随着每天的学法、炼功,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睡觉时牙痛的睡不着,我就跟老伴说:“我们读法吧。”捧起《转法轮》读着读着,牙不疼了,仅仅几天,就彻底好了。这就是大法的神奇。

我每天和老伴一起学法、炼功。师父不断的给我调理身体、净化身体,不久我就从被病魔折磨的不想活下去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健康康的人。

现在,我的家中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在这平静中又多了一份祥和的气氛。我每天又能给孩子们做可口的饭菜,送孙子上学;又能听到儿子每天下班回来,开门就叫“妈”的亲切声,老伴和孩子不再为我的身体担惊受怕。他们知道,是大法救了我的命给了我新生,没有大法的救度,就没有我,就没有这个完整的家,也就没有他们今天舒适的生活。是啊,我得法了,他们受益良多。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救了我,也救了我们全家。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我要听师父的话,多学法,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跟着师父走好修炼的路。我也希望能听到、看到我经历的朋友们,为你们的家人,为你们自己的未来都能与大法结缘,使每个家庭、每个人都拥有平安、幸福。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