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珍惜身边的每一个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看了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报道的《孔红云被保定看守所迫害致死》这篇文章后,我在流泪。

报道中写道:“据知情人讲,孔红云三月八日被看守所送往医院,医生建议住院治疗,但是看守所没让她住院。三月十日晚上,看守所再次把处于昏迷状态的孔红云送往医院,医生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这时看守所还不通知家属,医生说是看守所副所长签的字给孔红云做了气管切开手术,一直靠着呼吸机呼吸。再后来医生说:人都不行了,你们还不通知家属?这时警察才通知家属。家属问相关责任人,孔红云怎么突然成了这样。对方说是两次摔倒造成的。这时派出所就要家属在保外就医单子上签字,家属不签,说:“人進去的时候好好的,啥病没有,人不行了你让我接回家,我不签,除非给一定的赔偿。”这样,孔红云一直在保定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躺着,开始外面有很多便衣特务,后来少了些。六月十二日上午八点多,孔红云家人接到电话赶到医院后,孔红云早已停止了呼吸。”

我也曾有类似的经历,我想谈谈我个人的情况。

我因为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曾先后两次遭受到中共邪党的非法判刑。家人因承受不住,与我办理了离婚;狱中我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喊大法好,多次被关進小号,遭受体罚,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第二次是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多期间,我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多次出现休克、摔跤、头晕、血压低、极度贫血。但是我告诫自己:我没有病,我虽然有没有修去的执着,有漏或做错了事,但是我是师父的弟子,也是大法弟子的一员,我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不能承认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会通过学法修心归正;我要坚强的活下去,坚定的走大法弟子的修炼路。

在被关押一年多后,我被从看守所投入监狱。在监狱医院检查身体时,我被确诊为极度血压低、贫血,他们当天就把我送到当地一家大医院,医生确诊为重度贫血,重度低蛋白症等,怀疑有癌症,并下了病危通知书。当时监狱给家人联系,要给我办理保外就医。

家人来后,看到我虚弱无力的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脸色蜡黄,输着氧,打着吊针。监狱叫我的家人签字保外就医,家人不敢签,不签。我被抓走时身体健康,现在成这样了,接回家里也没有钱治疗。当时监狱的队长当着我的面威胁家人说:“人已病危,你们不签字保外就医,死亡就地火化,监狱不担责任。”

我心中一种绝望,但仍平静的对家人说:“你们不要我,你们走吧。”其实我很想跟家人一起回到自己的故乡,在那里,我可以学法炼功,和同修们一起切磋,共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家人来了没有十分钟就离开了,我很失望,无望的看着他们走了,两颗泪珠忍不住滚了出来。

但是,在极度痛苦、煎熬、绝望中,我每天鼓励自己要坚强,每天都在坚持背师父的《洪吟》、《洪吟二》、《洪吟三》,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正念正行,我也盼着家人再次来接我。

在医院,我想炼功,看守我的狱警怕我炼功和走脱,把我两只胳膊用手铐铐在病床两侧的栏杆上,我起不了床,炼不了功,侧不成身,全身疼痛,那个煎熬是常人无法承受得了的,极度痛苦。又过了几天,家人来接我了,是我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弟弟来了,他看到我这个样子,掉泪了,对我说:“谁不要你我要你。” 弟弟在保外就医的单子上签了字。我心中很感动,监狱的几个狱警也被感动了。当天,医院用救护车把我送回到了我的故乡,送到了家人联系好的一家医院。

在医院,医生对照顾我的人说她这病治不好。我不承认自己有病,我加紧了背法学法、炼功,住院的第二天我就坚持开始打坐炼功了。几天后我就能自理了,十八天后我出院了。我很快与当地同修联系上了,在同修们的正念鼓励帮助下,我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又走入到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行列中。

看了《孔红云被保定看守所迫害致死》的报道后,我内心很沉痛。抛开邪恶的迫害这方面不说,从家人不签保外就医后,魔难中的孔红云在孤独无助的痛苦煎熬中挣扎拖延了三个月后,凄惨离世。作为家人、同修怎能不痛心呢?(可能因为同修多次被邪恶绑架迫害,造成家人误解,还有家人怕接回治疗将会人财两空。)

我想谈的是家人的不接、失去学法炼功环境的同修,在难中、在煎熬中、在痛苦中、在昏迷中,同修如果正念不足,就会被邪恶钻了空子,很可能就会失去生命。那时有几天我身上很难受,心里想生不如死,还不如死了。第二天早上炼功时,就有一个声音说:“写个遗书吧。”我猛然惊醒,旧势力时刻都在钻我们有漏的空子。我们一定要走正我们修炼的路,时刻用大法标准要求自己,严肃对待修炼,不能再被邪恶钻我们有漏的空子。

师父讲:“特别是在这个时候讲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讲真相救众生,更多的人来参与各个项目破除邪恶的迫害,那么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我不希望丢掉任何一个人,也不想失去、再过早的叫他们走。大法弟子的圆满是没有问题的了,但是你早走,也给大法弟子要做的事造成损失,也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目前正需要人手,不要造成损失。”[1]

我在想,假如我们当地同修如能放下顾虑心,抱定要从旧势力手中抢回同修的正念,能及时给家人讲清真相,鼓励家人早日接回难中的同修。同修的昏迷症状也可能是假相。同修回来后,我们当地同修整体配合,正念加持她,通过学法炼功,帮助她向内找,找到有漏的地方,及时归正,同修身体一定会很快恢复健康的,因为大法修炼是超常的。就不会使同修在痛苦和煎熬中、绝望和期盼中失去人身,就不会使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失去一员救度的力量,因为有多少众生等着我们兑现誓约去救他们。

现在我每天面对面给众生讲真相劝三退时,他们也有不听的,我一点都不怨他,我为他惋惜,我为他伤感,我为自己是不是没有做好而救不了他而痛心。每当我讲真相劝退的人数少时我都在想,是不是我没有做好,我慈悲不够救不了他。有时出门时我想,我今天能救一个我都没有白出去一趟。

师父讲:“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同修,珍惜我们身边的每一个同修,关心他,爱护他,帮助他,提醒他正念正行。

以上是我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