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认识对“自我”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大法弟子都在讲修去对“自我”的执著,项目协调中也谈论“放下自我形成整体做好配合”。“自我”体现在修炼的方方面面,修炼到最后“自我”仿佛就成了最难以逾越的障碍,在此以我所在境界的认识探讨下这个“自我”,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自我”的组成

这里讲的“自我”,是由后天形成的观念、执著和业力共同构成的那个“我”,是后天的自我(或称“假我”,不是法中讲的“真正的自我”[1])。换个角度说,“自我”(“假我”)就是情这种物质构成的生命体。

多数时候人就是为这个“自我”而活着,被“自我”带动着。对照师父的法,“自我”是“为私、为气、自谓不公”[2]的,“自我”就是修炼者身上的魔性,这是要修掉的。修炼开始,往往它会非常强大,如果不是修炼、如果不是师父帮我们消下去大部份,一个常人是难以真正彻底战胜“自我”的。

“自我”的滋长

自我是在“情”中滋生、培育长大的,它要么缠缠绵绵挥之不去,要么不可碰触,它具有强烈的自我保护、不容别人侵犯的意识和特点。“自我”是自私的,它不符合“真善忍”,是最难克服的东西。“自我”是不能宽容别人,然后不“善”,最后也不“真”了。必须要顺着它,不然就会爆发出来。

修炼中,稍不留意它会继续得到加强、膨胀,它会表现出强烈的自我保护、不可碰触,否则它就要被灭了。

当“自我”有了不安全感,怕被人伤害,怕失去名利情,也会让它附着的人产生相应的怕心。

师父说:“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3]

我悟到这个怕心就是出自于“自我”,不是我们真正的主元神或修好的一面。因此不纵容怕心,这个“自我”就会被消去很多,我认为这是修炼者要下力气去掉的最大、也最不容易修去的一颗人心。

在常人社会中越有作为、家庭中越有主见的人,越容易强化自我。在家庭中谁说了算,谁就最容易增强自我之心。因为越有成就感、越是事事都顺了自己的意愿,转化过来的业力就越多、情这种物质就越得到加强。而情的本质是为私为我的。

“自我”的意愿不容否定、违逆,因为一旦发生这样的事就会消去它,它的生命就会被触动,它自然就抵抗以保护自己,有时其反抗是很激烈和惊心动魄的,激烈程度甚至于宁可牺牲肉体生命。“自我”被触动时,对人的表面来说,此人只是表现得不悦,而对“自我”这种物质而言,它面临的就是生死存亡。每一颗人心的每一次被满足,“自我”都会得到强化,日积月累直到它强大到不可一世,或师尊觉的学员该去它的时候,就让它的表现突出出来。

“自我”有时候会很狡猾,它可以用一个执著掩盖另一个执著。当大的执着被发现时就用小执着来做挡箭牌、替死鬼,即所谓的“断尾求生”,用小的业力牺牲换取大的执著(自我)的保全。

“自我”在修炼中的表现

“自我”还会表现出方方面面的执著心,通过这些心的表现来不停的壮大它自己,比如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争斗心,等等,几乎每一颗心都会不停的给它加持能量,直至它壮大到一定程度。当主元神的正气不足以平衡它时,它就暴露出来以求摆脱控制、更快速壮大和膨胀自己,这时候修炼者就会制造矛盾或遇到魔难。如果在此魔难中修炼者认识到它、克服了它,就能把它消下去。

“自我”中包含的业力,包括思想业、病业等等,业力就象毒药,迟早会翻出来毒害人,也是师尊有意让它表现,但是它一旦翻出来就要消它,修炼人是彻底清除它,所以它宁愿你去医院治病、把大部份病业往后推,而不愿彻底灭它。所以它会反映出各种心让你去医院或采取其它常人的方法治疗,而不是用修炼人的方式对待它、消掉它,如此反复的磨你,消耗我们对法的正信。

“自我”最惧怕死亡,而真正的元神是不惧怕死亡的,只有业力构成的你(那个“自我”、“假我”)才惧怕。这个“自我”,最容易在虚伪的、空洞的认同中得到加强。就是表面上做的很好,但只是做给人看,不是真正的内心达到那个境界。只是图得别人的赞许,图名图利,反过来在别人的吹捧中“自我”也得到很大的满足,更加强了这个“自我”。

同时在有形的组织形式中,越有作为的人越容易滋生“自我”。这个很多协调人在明慧网上也多次交流过,在此不再多言。

在修炼中,“自我”还喜欢形成一个个的小团体,“自我”在小团体中有安全感。各小圈子之间互相诋毁、互相看不上,你好他不好的,通过小团体维护着自己的某些隐藏很深的人心。固守着小团体内的人心,造成大法弟子之间、不同圈子之间的间隔。

临近最后,“自我”中还包括了安逸心,下意识中规避苦难,然而宇宙的法理对人这一层的要求是吃苦还业,这才是正法理,“自我”却要背离它。安逸心不太容易察觉,它已经形成自然,是修炼中的慢性毒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侵蚀消磨我们的意志、不停的累积业力从而加强它。

“自我”使我们表面也变的不够善,大法修炼是很快的,修好的部份马上就隔开,使得表面表现不出来很善。但是“自我”越弱的时候,我们表现就越善,反之,“自我”越强我们表面上就越不善。

目前在海外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同修之间交流很少,学法后也很少交流。有的担心暴露自己的隐私,有的不能被人说、不能被碰触。造成长期只学法不交流,学完法就走人,或交流不痛不痒浮于表面和形式,起不到互相提高促進的作用。久而久之越来越没人交流,也就难以形成一个整体。

很多都是这个“自我”在强烈的自我保护之心的作用下而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当然,也不排除同修来自五湖四海,互相不知根知底以及旧势力指使特务有意搅和破坏等因素。

总之,一旦形成同修之间的间隔,集体学法炼功就少有人参加了,整体的修炼环境也越来越不能朝好的方向改变。所以我们应当放下过度的自我保护之心和怕心,正念正行的开创修炼的整体环境。

“自我”在不能得到满足时,它会沮丧,会消沉,比如对正法时间执著而消沉,眼睛盯住负责人看不顺也消沉,自己的意见不被认同也消沉,讲真相比别人效果差也消沉等等,各种人心得不到满足时就感到失去信心、失去动力,这就是“自我”太强烈又得不到满足的表现。

“自我”被触动时表现形式是冲动不理智的,所以才造成修炼和证实法过程中走了很多弯路、付出了很多不必要的代价。师尊要求我们对法的认识要从感性认识升华到理性认识,最终再到理智的做事。我个人理解,“理智做事”就是要用最小的代价把事情做到最好(既要把事做成,又要做得最好,而且付出的代价还得最小)。“自我”很强时,修炼者的正念不足、不理智,使旧势力轻而易举就能钻了空子,使证实法的事受到很多损失。

修炼到最后,越是小事越不能放过。一思一念的执著都要抓住、修掉,更何况这些“小事”所反映的可能是大的人心呢。

需要提出的是,目前有的同修把所有的人心都说成是党文化的表现,其实国外同修也有类似的执著心、但不都是党文化造成的。

“自我”的去除

放下自我,一方面从自身的名利情入手,剖析自己还有哪些埋藏很深的心,另一方面碰到矛盾时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

在越熟越亲的人面前,“自我”就越强烈。因此对很亲的人都要“相敬如宾”,象朋友一样对待。很多时候我们能轻易的宽容朋友,但对待亲人时表现出强烈的不可侵犯的自我、苛刻的要求别人。工作中对待下属也应如此,既对下级严格要求,又象朋友一样宽容他们的过错。

放下“自我”,就是要把自己放到低处、低到不能再低的最低处。只有最低处才是最坚实的,就象脚踏坚实的大地一样,只有最低处才是最安全的,但我们不是为了求得安全感才把自己放到低处。

最低处是最谦卑却不是最卑微,而是最坚定最刚毅最能包容万物的生命。最低处看到别人的都是闪光点,在高处看到别人的都是阴暗面。在层层天体中本来就是神上面有神,每个生命都乐于其所在的境界,生命虽然境界不同,却各自都有他所存在的幸福感和满足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