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中放下自我 讲真相中配合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

一、放下自我,配合整体

二零一五年,外地的亲属B同修突然被绑架,当天上午,接到B同修的妻子同修C的电话,我们都感到震惊。我就跟妻子商量,我俩谁去配合营救同修,妻子让我去。

那时候,我们的生意特别忙,生意上虽然离不开我,但是我知道同修那里更需要我,我就叮嘱妻子生意上的一些事情,也提醒她要放下亲情。

时间紧迫,我就急忙去买车票,当天半夜就赶到了同修那里,看到同修C的状态很不好,就提醒她要调整心态。我跟同修交流我的看法,我说:要通过这件事情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讲真相的同时,向内找修自己。把基点摆正,要以讲真相为主。

第二天,我们就陪着同修C去绑架B同修的那个公安分局去了解情况,那时还不知道B被关到哪里。到了那里,公安局办公楼里進不去,我们就给门卫讲真相,给去那里办事的人员讲真相,让门卫给主管的人员打电话,他们也不接见。

经过了解,得知B被非法关到了看守所,我们就带一些衣服等生活物品,赶到看守所,跟那里的人员讲真相,看守所将我们拿去的衣服拿给了B。

我们基本上天天去公安分局讲真相,有一次,C看见有个参与绑架同修B的警察,她就很激动的追问那个警察,你把我的丈夫绑架到哪去了?责怪他干坏事,还告诫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警察说,正抓你呢,你还敢来啊!我们上前给他讲真相,他不听,急忙就走了。

回去后,我们就交流讲真相过程中的不足。刚开始我总提醒C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基点要摆正,不要被情带动,不要用人的办法总想让B快点回来,对办案人员要善,不能带着气恨、争斗、指责、怨恨的人心去讲。

有时候,交流时很好,C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可是一到实际中,又忘了,又带着人心去做了。

师父说:“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1]其实,同修就象一面镜子,在她身上暴露出的一些人心,我也都有。在跟C配合的过程中,通过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对同修指责埋怨的心,暴露出了怕心、争斗心、妒嫉心等,也悟到每个人的境界不一样,心性不一样,遇到的事情不一样,做的事情也不可能一样,我总想去要求别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那怎么可能?也悟到看到同修的不足,看到她没有做好的地方,我应该去配合好,我心态摆正了,同修的状态也越来越好。

二、整体配合 讲真相

有一天,我们又去公安分局讲真相,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公安分局的局长终于肯接见我们了,要求只会见B的亲属,我们几个家属同修就跟着進去了,配合的同修在外面发正念。

警察把我们领到一个大房间里,里面都是监控摄像头,有个大屏幕没有开,那个局长说我们这是全市联网的,你们说的话,全市的政府部门、公安系统各单位都能看到、听到。他还安排个警察做记录,还有陪同的警察。他的意思是让我们说话要注意,他们都录下来了。我不为所动,心想,这些天见你一次不容易,我就是来给你讲真相来了。

他问我,你也炼啊?意思是你看上去挺有文化的,你怎么也炼呢?我说:某局长,您好!我也炼了快二十年了,炼法轮功的有好多高级知识份子呀,很多专家、教授、博士、硕士、科学家,各个领域的人才都有炼的。他说:你们觉的法轮功好,就在家炼呗,为什么还要到处贴小报,到处去宣传。我说:我们只是想让人们知道真相,例如“天安门自焚”的真相,电视画面中,那个小女孩喉管切开了,手术第三天,记者去采访,她能说话,还唱了一首歌曲,你觉的可能吗?王进东身上着火了,头发和两腿间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警方事先不知情,却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携带大量消防设备出现在画面中,难道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吗?我九九年七·二零去天安门广场时,也没有看见这样的事情呀?电视画面中拍摄的角度有远景、移动拍摄的近景,还有多个自焚者在不同位置的特写,并且录下了声音,显然摄影师做好了准备,才能做到这么专业的拍摄。而且,我们修炼人是不会去“自杀”的,因为“自杀”是有罪的。这些事情我们不去解释,有多少人会知道真相啊!人们如果知道真相了,就不会敌视我们这群修炼的人了,就不会去诽谤大法了,诽谤大法和迫害大法徒是有罪的。过去古罗马帝国那么强大就是因为迫害基督徒而走向毁灭的,我们讲真相是为了别人好,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就不想让人们在这方面犯罪。

那个局长又说:你们是被别人利用了,是在参与政治,是在跟共产党对着干。我说:某局长,我是这样看的,我们是修炼的人,是要放下名、利、情的,根本对政权不感兴趣,你看打压十几年了,有一起暴力事件发生吗?有许多警察打骂、虐待大法弟子,有遭到报复的吗?我们不会仇恨警察,只会为他们不明白真相而惋惜。我们虽然不会去打击报复,但是“人不治天治”,这是最可怕的,我们都在自觉的做好人,都知道啥事该干啥事不该干,坏人利用不了我们,您放心。

我又从人的道德,从中国几千年延续下来的预言、算卦、风水,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附体等方面讲了很多,我又讲了自身的一件事情来破除他头脑中的无神论、党文化毒素,他一直在静静的听。我问那个局长,屋里的电脑能否上网,他说可以上网,我就让他旁边的警察在百度上搜一下“藏字石”三个字,我就跟他说这个石头的来历,讲石头的真实性,又说到古时的“亡秦碑”的故事,我跟他说:为什么说“天灭中共”,很多预言家都预言到了今天这个事情,这个“藏字石”也很说明问题。他说“藏字石”最后那个字是个符号,我笑了笑,没有跟他说什么,我想这可能是他不敢说出那个字的说辞吧!

我们每天去哪里讲真相都提前在站内信箱中通知当地同修帮助发正念,公安分局的空间场已经被同修们正念清理干净了,所以那天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讲真相讲了很长时间,進去的同修都从各自的角度讲了真相,我们在里面配合着讲,同修们在外面配合着发正念,效果非常好。

当然在讲的过程中,也在暴露自己的执著心,当有同修抢我的话时,她的一句两句没头没尾的话就把我的思路打断了,也起不到啥作用,我心里就有点生气,生出妒嫉心,埋怨同修,我在根据对方的喜好和疑问在讲,你不配合发正念却抢我话,我也没觉的有说的不符合法的地方啊!

我的念头一出来,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当我觉的同修讲的警察不愿意听了或讲的太高了不在法上的时候,我不是也不愿意听了才抢过她的话了吗?是不是我讲的也不在法上了,她才抢我的话哪,我这样一想心里就平衡了。知道我们应该互相配合,互相配合着讲真相,同修讲,那我就配合发正念!

师父说:“我们的学员,包括我们的工作人员,哪怕是为了大法的工作,你们都相互妒忌,你能为此而成佛吗?我要松散管理就是因为你放不下那常人,从而在工作中心里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个小小的人的,工作谁做都是洪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谁也包揽不了大法,去掉那颗不平衡的心理吧!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2]

三、营救同修中修自己

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去掉最明显的就是怕心。记得刚到C同修那里,有一天我们去同修家交流,正赶上同修做了很多揭露关于B同修被绑架的比A4纸还要大的不干胶,还有很多“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条幅。我们交流了一会,发了一会正念,就拿着这些真相分头去贴、挂。我沿着公路走,边走边往路灯杆上贴不干胶,有的正对着马路,有的对着人行道,往道边的大树上挂条幅,隔一段距离贴一张,挂一个条幅。

刚开始有怕心,大马路上车来车往的,时不时的还有行人路过,就想等没人、没车时再贴再挂,可是怕心越重,人和车越多,我就发正念清除让我怕的因素,清除干扰。就这样背着法,发着正念,贴着不干胶,挂着条幅,也不知走了多远,也不怕了、也不累。

在一个路口往一个大粗铁柱子上贴不干胶,贴完后不自觉的一抬头,头顶一个大圆形的监控器,离我头顶也就一米多的距离,里面还亮着红灯,上面横梁上还有一排小监控器,我心生一念,邪恶看不见我,没有把它当回事,不慌不忙的继续往前走,心一点也没波动。真象师父说的那样:“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3]。

我边走边贴,直到最后都做完,往回走与同修去汇合。过了几天,路过那里,看见有的不干胶还在那好好的贴着,有的条幅还在树上高高的挂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