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香港大法日庆祝活动 师父加持下突破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听闻四月底时,有约七十位台湾同修被香港政府遣返,心中着实愤怒又着急,一方面觉的中共真是太坏了,另一方面也立刻意识到香港人力吃紧,因此就毫不犹豫的报名参加香港513庆祝大法日的活动。

报名之后,说实在话,在要去之前的一个星期,还是怕心、压力都不小,有时头脑里还不由自主的想起如果在海关被遣返,我要怎么讲真相、怎么应对,然后又立刻正念否定这些负面念头,虽然负面的观念与执著常常一个个冒出来,但我决心不屈服,它来一个,就正念灭掉一个,把坏事变成好事,把干扰变为成就大法弟子修炼的过程。

同时,我也想到看过明慧网同修交流,旧势力就是要让大法弟子害怕、焦虑,如果我们很开朗又高兴,它就没戏唱了。我也体会到,我们千万年的等待就为了今天这一刻,我正在兑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誓言!大法弟子是全宇宙都羡慕的生命,应该高兴啊,这时心中又充满喜悦,就这样,一直到了去香港的那一天。

当天一大早来到机场,一路背法、发正念,直到到达香港海关,在飞机上,还突破了一直卡住的背法進度。到了香港海关,心中一直背着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同时,也看到了上一次被遣返的两位同修,又正念十足地来到香港,正在入关队伍前方排队。我心中十分感动,也为他们发正念,希望他们能顺利通关。最后,终于快轮到我入关了,就在这个时刻,我感到自己另外空间的神体非常巨大,包容住整个香港海关,心中的压力顿时完全消失,非常轻松地到了海关查验人员面前,也马上顺利通关了。

第一天发报纸时,我决定不拘形式,心中对每个通过的人说“你为此言等千年”[2],然后微笑递出《明慧周报》,也与真相报纸沟通,请他们都成为高级生命,让每一位拿到报纸的人得救。接报纸的人不少,但也不是非常多,不过我认为,把大法弟子的善念带给每个人,让众生看到大法弟子的风貌,也是讲真相的一方面,众生即使不拿报纸,大多数也都报以一个微笑,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第二天我们开始了密集的庆祝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和庆祝师父华诞活动。早上集体炼功、天国乐团演奏、大法弟子祝师父生日快乐、合唱,这本来是全宇宙都瞩目的欢快喜庆的一天,然而在香港,却有中共邪恶组织的大面积干扰。共产邪党买通了数百名不明真相的人,在我们活动的周围污蔑师尊与大法,谩骂大法弟子,那股邪劲显得挺大。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看到邪灵干扰严重,还有这么多不明真相的众生仇视宇宙大法,这些人即将面临淘汰的命运,心中还是很沉重。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齐聚庆祝师父生日的时候,香港警方竟然出动录影,慢慢在前方录制大法弟子的影像,我们看到这个情况,为师尊祝寿完毕之后,就在警察要录影的时候遮住脸,不让他们录成。来自民主的台湾,我们早已习惯警察是人民的保姆,现在亲身体验到香港警方已经不由自主地变成中共专制的工具,心里还是很惊讶。

下午大法弟子大游行,看着两旁很多中共邪恶组织的人在叫嚣,我们发出正念,叫这些人喉咙痛、没声音、喇叭坏掉,也少造一些业力。游行到达一个路段时,有一群人的喇叭就坏了,发出的声音断断续续,听不清内容是什么。

马路旁有许多众生齐聚,看着我们的游行队伍。我都把善念留给他们,有时条件允许,也给他们一个微笑,建议我们同修可以适时与道旁众生互动,甚至可以挥挥手,让他们看到大法弟子的亲切风采。

当天游行过程中,艳阳高照,神奇的是,我虽然穿了长袖长裤,同时又套了另一套不通风材质的长袖长裤炼功服,但完全不觉的热。但是因为体力不太好,又拿着一面有些重量的旗帜,游行到中后段的时候,觉的很累,有点难以坚持,这时,一面大幅公车广告映入眼帘:“撑你!超越自己”。我顿时知道师父在鼓励弟子,就又生出力量坚持走下去。有时,风忽然变的很大,我们拿着旗帜的同修在迎风时很难前進,我也与风神沟通,请他们帮助大法弟子,风每次都顺势减弱。感谢师父赐予的神通。

这次香港行,师父给予的太多太多,最关键的还有自己一直以来突破不了的心性关,也在师父点悟之下,终于有了大的突破。这个心性关落于文字就只是简单的“执著自我”,执著自己悟到的理,执著自己认为的是非善恶,并用此观念来评判他人,从而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看不惯别人,因此对他人也缺少宽容,没有耐性,有时甚至非常生气,魔性大发,这都根源于执著自我。这个执著在另外空间真的就像一座大山压着我,让我非常难受,但去到香港回家之后,这个物质开始解体,许多不好的观念与业力往下落。

感谢师父,弟子只是做了本该做的事,还常常没有做好,但您却给予了弟子生命的一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话有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