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法点的矛盾中向内找、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一天,我到学法小组去学法,進屋一看,发现仅一个同修,觉的很奇怪,就问主人家同修甲:他们都还没来呀?甲说:学法小组撤了!我惊讶的问:咋个要撤?他说:你喊撤的嘛!我当时头都大了,马上急着说:我哪个时候喊撤的?!他说:你不是说来学法的同修越来越多,不安全嘛!我说:我又没喊你把学法小组撤了?!我就是觉的作为一个资料点,又是学法小组,人不要越来越多,一定要注意安全!他说:留一个不留一个的我不好办,就乘势撤了。

我回忆起两星期前,我在小组学法交流时说:上个星期某同修把常人手机带到学法小组来学法,学法后把手机打开让同修传看小同修的炼功照片,我们都赞不绝口的传看着。在回家的路上,我才发觉不对劲:怎么可以把常人手机带到学法小组来学法?而且大家还兴趣盎然的传看着,没有提出半点异议,师父都讲了手机开不开机都是窃听器,这样做太不安全了!同时,我又谈到(大意):去年因考虑到资料点的安全,已经把原坚持多年的学法小组整体转移出去了(后因突发安全原因又化整为零,溶入到另几个学法小组中去了,只留下个别暂无去处的同修B和甲学法,后来,甲又热心的邀我和他俩一起学法,没想到现在学法小组的同修越来越多,流动性又大,早知如此,我们当初又何必转移出去呢?那时的学法小组还稳定得多。这些都是为了资料点的安全哟!)

那天我因有事提前退场了。没想到等我走了之后,我的一席话让甲马上下决心当即宣布立即撤销该学法小组。

现在听到此消息后,我头都大了,心有点隐隐作痛,感到我又造了业了,特别对不起B同修,想到她没有集体学法的地方,内心感到很愧疚。其次,我隐隐约约的感到与甲之间又加深了某种间隔。我急忙问:B怎么办?他说:她和乙同修一起学法,两个人也可一起学法。我说:我必须去找B,给她说声对不起!他说:你不要这里去那里去的。听了他的话我感到很震惊,说:我哪个时候这里去那里去的?得知他也要到B家学法,心想他可能怕我又会影响他们吧。我又问:我有事要找你怎么办?他说:你可通过乙传。听了这话真有点前后门都堵死了的感觉。

造成这种局面,实在让我感到意外,师父讲了:“有问题向内找”[1]。我感到在这个问题上我肯定在心性上又出了问题。稳下心来向内找:我仔细回忆当时讲话的情景,忽然感到那说话的态度、那语气怎么那么强势,带着显示、带着抱怨,不修口,不体谅别人的感受,一味的指责同修不注意安全,一味的指责甲不严把安全关,以致伤了同修的心。唉!我们修的是真、善、忍,这善到哪儿去了?当然也就更没做到忍了!这种局面是自己造成的呀!真是对不起同修。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各种惨烈的迫害层出不穷,其中因不注意安全也是造成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重要原因,身边的惨痛教训仍历历在目,尤其看到有的同修被邪恶迫害强迫转化后再从新爬起来的那种艰难过程和常被有的同修忽视的不安全行为,在修炼中我一再强调要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修炼中注意安全这本来是好事,这也是师父一再要求我们的。可是为什么在强调安全时,那语气会那么强势,带着争斗、带着显示、带着抱怨,既不注意修口,又不体谅别人的感受,更不注意交流方式,一味的指责同修,从而让同修产生反感呢?

想想自己这几十年浸泡在党文化中,因党文化的毒害和长期的工作经历,养成了自己说了算的性格,自我意识强,得理不饶人,遇到矛盾时,常常第一念是保护自己,是为私的,因此伴随左右的往往是妒嫉、争斗、抱怨、指责、显示、口不择言、易发火等等人心。当然,以自我为重也就谈不上体谅别人了,难怪自己在修炼过程中,总叹惜自己未修出慈悲心。

另外在这个问题上,表面看是为了资料点的安全着想,为同修的安全担心,是为他人在着想,实则在思想深处还是有怕资料点出了问题而牵扯到自己的因素,动机还是不纯,还是为私的,难怪同修会产生反感。

我们知道,大法修炼就是要修去自我,修出慈悲,修成一个为他的生命,然而这个“自我”却一直干扰着我的修炼。慈悲的师父不断的利用各种形式暴露我的各种人心执着,尽管时常不悟错过了师父的苦心安排,但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慢慢的从向外看找别人到逐渐学会向内找自己,这个“自我”也象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的在剥,渐渐的也在转变这种为私为我的观念。但还是感觉修得很苦,常常羡慕那些执著心少的同修修炼起来相对容易。也就是说我自觉是属于那种执着心比较多的人,所以修炼起来比较困难,这让师父更加为弟子操心。但我相信:不管修炼有多难,“有师在,有法在”[2],在师父的精心保护下、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我也会从不会修到会修,最终修成一个为他的生命。现在这些心又冒出来了,我一定抓住它,灭掉它,不让它溜掉。

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我和甲在B家不期而遇,在学法中我坦诚的谈了自己的感悟,甲同修也坦诚的找出了自己还存在的面子心、自我保护之心、急躁心、不能忍等人心,他的态度也随之缓和下来了,而且对学法点又做了适当调整。我们又在祥和、友善的气氛中進行交流,心性也在法中不断的提高。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们一定会珍惜这万古不遇的圣缘,在师尊的精心看护下、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不断的向内找,向内修,共同精進实修,以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