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去除怨恨心 走过病业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正法接近尾声了,天天在看《转法轮》,学了师父讲的法:“举个例子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1]我在浅层次中对向内找有了一个更深刻的认识。之前,只感觉向内找的很肤浅,没有深入主动挖根。

一、突如其来的魔难

说来惭愧,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我没能正念对待,完全是人的思想,心怀仇恨、怨恨、争斗、报复、妒嫉等等各种坏的思想侵蚀着我。头脑中装的法少,正念就不强。二零一四年身体上遭受魔难,加上精神上的焦虑、恐惧。因为吐血吐的太多,接近昏迷,“理所当然”的被送進了医院。

下午女儿放学去医院看我,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妈妈,赶紧听师父讲法吧!”那时候她还小,我一震:之前,女儿曾多次督促我学法,我都以“忙”为借口搪塞过去。她也曾多次问过我:“妈妈,你还学不学法啊?”我说:“学啊。”这不是师父在借女儿的嘴,赶紧让我学法,用正念来抵制这场魔难吗?我懊悔、难过,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心啊。那晚师父就给我灌顶了。就这样,一住半个月,回家后,我能吃能喝,除了身体没力气,啥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

这时,弟弟跟我说了我的“严重病情”是医学上的所谓“肝硬化,脾肿大引起的大出血”,过几天要再去青岛医院复查,我虽然算是走回了大法修炼,可是碰到问题却没在法上,更不知道用正念对待这件事情,就答应了他们的“好意”。很顺利的住進了那个听说提前预约都不好進的医院,还错认为是师父的安排,现在想想,真是汗颜,无地自容。

越住院越吃不進饭了,身体越没力气,我就纳闷,这是怎么了?在家好好的?这时我慢慢的从法上找,一下子意识到,师父怎么会安排弟子到这种地方呢?大法弟子没有病,这不是上了旧势力的当了吗?环顾四周,顿感毛骨悚然,邪恶在狰狞的狂笑着,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好象随时要取我的命!

几天后,一切程序下来,医生要求做手术,我说我不想做,没用。医生就吓唬家人,碍于亲情,家人的“关心”,怕惹他们生气、不高兴。就答应了做个简单的所谓“套扎出血点”,我想这样好尽快出院。

这时,邪恶有机可乘了。手术前一晚,它们就迫不及待的对我下黑手,表象是:女儿打电话,说这次考试不理想,不好。这一下触动了我那颗爱面子、怕人笑话、怕被瞧不起的求名的心、要强的心,想让女儿出人头地。我数落了女儿一通。不懂得向内找、排斥这些不好的人心,以为“忍”就是修炼。我忍,压制内心的愤愤不平,委屈,各种坏念头往出冒。越忍,火越大。突然全身无力,倒在床上,瞬间,身体直挺挺的动不了,但意识清楚。

姐姐边哭边握着我的手,在我耳边不停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有气无力的安慰她:“姐,我没事。我有师父呢,师父会救我的。”姐姐流着眼泪点点头。事后,姐说当时我全身冰凉,连肚子都凉了。

二、师父时刻保护我

我虽然还不会向内修,可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点悟着我:“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2]。我就不停的念,并加了一念:我是师父的弟子,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起,地狱中已经没有我的名了,师父救我!不一会儿,一阵阵无法形容的彻骨的寒流,从身体里往头顶出。师父又救了我!我看不到,但我感觉到了,肚子右侧好象有人搬动了一下,又踏踏实实的放下了,很舒服,我意识到是师父帮我拿掉了那个“病灶”。

不知过了多久,我长舒一口气,所有的症状全部消失了。跟没发生任何事一样,姐姐愣愣的看着我,见证了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谢谢大法师父!”她激动的说。第二天手术很顺利,终于盼着出院了。

回家后,我参加了学法小组,我想赶紧学法。可是矛盾来了,只看别人的不好,自己好的象朵花,气恨、委屈、不平衡、妒嫉、报复、赌气等等,还不让人说,总是自己对,错了也不承认,坚持自我,保护自我。我就只想着我要“忍”,可越忍火越大,越压制魔性越膨胀,最后终于火山爆发般魔性大作,还不如个常人了。

一关过不去,下一关又上来,难越积越大,最后关过不去就掉下去了。没几天,肚子出现了“肿胀腹水”的假相,并一天天加重,腿也开始肿。师父讲:“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1]没有法的正念对待,我恐惧、害怕,最后学法小组去不了了,师父还是帮我清理了内脏,大口大口的吐血水,血块子,便的都是脓一样的东西。

可是肉体这个假相,瞅瞅心里就恐惧,不稳,怕遭罪,假相就越来越严重,意志也在减弱,全身肿的直到腋窝下,腿站不起来,离不了床,只能两脚着地,两手支床,半仰着坐在床沿边,吃喝拉撒全由母亲照顾,一动就憋的喘不上气,想躺下都躺不下,不能睡觉,因为一躺就憋得上不来气,不知道这样熬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这样的身体状况,又不能睡觉,那时候想睡觉的渴望胜过了一切!一天二十四小时,能迷糊十几分钟都是奢侈,喘不上气折磨得我听师父讲法也入不了心,可我就是听,离开了法,我会支撑不住的,就这样一分一秒的盼,想“师父一定会救我的!”这是支撑我的唯一信念,此时的我已经瘦得皮包骨头,脸色灰暗,眼内眍。

这期间,还要承受家人多次逼我去医院的压力,真是无法形容当时的那一段经历。软的不行来硬的,他们交替施压,女儿也骂我。我坦然没动心,我说:“我知道你们不忍心看我这样,可是我不能去医院,去了就出不来了,我师父一定会救我的。”那时候我生死已经交给师父了,我坚信师父一定会救我的!

三、法理打开了我的心结 解体了怨恨之心

师父看我实在难以突破自我了,就巧妙的安排之前的一个同事同修来帮我向内修,因为只有在法上师父才能帮我们。记得同修第一次来我家跟我交流:“现在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是个人修炼的时候了,所以遇到任何矛盾都要无条件的向内找,修自己,把住自己的一思一念,随时发正念排斥,解体那些不符合大法的思想、想法、人心。”同修问了我一些关于我跟前夫的事,我不以为然,甚至排斥。我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放下了,不愿再去想那些事了。再说,那都是多年以前的事了,与修大法有关系吗?”

在这儿简单的说一下我个人的情况:因为我太强势,太要强,总想自己说了算,他得听我的,想压倒他,瞧不起他,恨他不跟我一心过日子,妒嫉他听他娘的,天天跟他吵、以致都打得不可开交,双方都不示弱,最后我终于选择了离婚,我只身带着女儿身无分文,他扬言不给孩子抚养费,看我怎么生活。现在生活上刚要稳定点,却发生了这次突如其来的变故。心中愤愤不平,期间坎坷的经历,可想而知。

我的身心承受到了极限,天天一肚子怨气,身体能好吗?说话语气不善,同修没有嫌弃我,耐心的,语气柔和的说:“你真放下了吗?”我语气中带着恨,说:“嗯,都放下了。”她说:“你要真放下了,你想都想不起来,你恨他的物质就应该不存在了。你对她爸爸的所有不好的思想、想法都得在法上用正念排斥它、解体它。”就这样,同修用师父的法,慢慢打开了我的心结。

在同修耐心的、无私的帮助下,我一颗颗肮脏的私心、坏的思想和想法暴露出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中我学会了向内找。慢慢随着开始向内找的时候,每找出一颗不好的人心,发正念解体它的时候,反应都特别厉害,肚子疼,特别心口窝那儿,象有东西压着,喘不上气来,母亲又心疼又害怕,不停的抹眼泪,同修安慰并坚定的说:“不要怕,有师父在身边呢,赶紧求师父救你。”

不一会儿,慢慢的一切症状消失,肚子感觉很轻松很舒服!整个过程大约持续半个小时,我一点都没害怕,反而高兴,因为师父讲:“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

记得有一次在学法小组,学完法交流,同修又帮我继续向内找,找到一颗颗生气、恨他不听我说,不改,软硬不吃,我行我素的,不符合为私的“我”的观念的私心,一提起来,顿时感觉心口窝象有块石头,又厚又硬,结结实实的压着,好长时间我才喘过气来,疼的在床上打滚,大概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渐渐的就好了,师父又帮我拿掉了那个坚硬的坏东西。

就这样,不断的在同修帮我向内找,发现并及时给我指出还有什么不好的人心,我就及时找它的表现形式在哪儿,找着了就发正念解体它、排斥它。找对了,师父就帮我拿掉。师父讲:“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1]我的身体就是这样在向内修,向内找下一天天的好起来,心性也在一点点真正的提高。平时注意抓住自己的思想,把住一思一念,对照法,不在法上的就不要它,解体它,当然有时候也不小心让它溜走,这时我的身体就会有反应,我就知道修的有漏了,就赶紧向内捋顺自己的思想,直到找到它。

我不再怨恨前夫了,转变观念,主动发信息向他道歉,说自己太强势了,太要强,让他受了那么多年的气。他说:“都过去了,你也跟我吃了那么多年的苦,我会记得的。”虽然没多说什么,感觉他也变了,以前抚养费不愿给,现在孩子的一切费用他全负责,有时也给我点零花钱。虽然我只做了这么一点点,只是有这个愿望,师父却给予了我这么多,证实了大法。家人由原来的排斥反对大法,现在都认可大法,尤其姐姐跟父亲,有时家里来了人,我讲真相,他们也帮我讲,还让人也三退。女儿更是在大法中受益,之前感冒发烧,必须得打点滴,这几年连个药片都没吃过。碰到什么事,也知道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现在再说说去掉对弟妹的恨。十多年了,弟妹从没正眼看过我,更别说叫我姐啦,有时还挑拨我弟弟不让他管我的事,发短信骂我,什么不顺心的事都怨我,等诸多原因。我向内找,深挖自己是哪颗私心在恨她。我妒嫉她,妒嫉弟弟对她好,恨她瞧不起我,恨她没有同情心,恨她狠心,我表面上虽然没跟她闹,但是内心憋着,生闷气、不甘心等。

一天下午,跟同修一提起我弟妹来,我肚子就开始疼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真是疼的坐立不安。我就意念中发了一念,脑海中象过电影一样,一幕幕清晰的在脑中呈现,我就赶紧抓住它们,一个个解体,灭掉,不要。大约疼了十多分钟,肚子一下就轻松了,感觉一块东西一下没了,师父又帮我拿掉了恨弟妹的那些个坏的物质。

第二天去她家,我去看小侄子,一進门她就喊:“姐姐来了。”跟我不满周岁的小侄子说:“你二姑来了。”而且表情愉悦,母亲惊讶的偷偷跟我说:“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她这么高兴的喊你。”我感慨的说:“娘啊,是师父帮我化解了我跟她的怨缘。”我再次感恩于师父,我只有这个愿望,师父就给予了我这么厚重的恩赐,师父谢谢您!就这样我渐渐学会了向内找。

我理解我们每个真修弟子,思想一定要时刻在法中,平时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发现不符合法的思想与行为,立即发正念解体它,行为上要改正,象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同时向内找,所有只要在大脑中、思想中存留的一切人的后天观念,思想和想法,无论大小事,只要有就要找出来,彻底解体它,也就是从记事起!师父讲:“修炼就是修去人的不好的思想与行为。”[3]

我庆幸,此生幸遇这万古机缘的宇宙大法,幸遇慈悲伟大的师父,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何等的荣耀!我虽走了那么多年的弯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同修们!珍惜吧!万古机缘难得!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