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坏事变好事 77岁老太太正念闯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七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但是并不精進,一直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知道大法好,放不下。儿子、儿媳都学大法,他们学法时,我就跟着学,他们忙着上班去了,我就我行我素,看到人家玩扑克,我就跟着玩,没事就看电视,摆弄扑克。

惊醒

二零一七年春,我村亲戚拉回一车松树枝,他家放不下了,问我要不,我那时根本就没有真修,利益心、爱占小便宜的心作祟,心想现成的我就要了,自己就用小推车把松树枝推回来了,从那开始,我就小便尿血,开始没太在意,后来越来越严重,最严重的时候就开始尿血块,一直有八个多月。

我有三个儿子、两个姑娘,都知道大法好,有在法中很精進的,也有和我一样带修不修的,对于我身体这种状况也是众说不一,大女儿一开始不修炼,知道大法好,最后还是坚持不住,大女儿和我决定去医院说做个检查再说吧,当天做完检查,说是四天以后出结果。

回来后,我想想自己这么多年的修炼状态,玩扑克、打麻将,即使不玩,有时间也没有多学法,也是和村里老太太们闲唠嗑,师父给延续来的时间被我浪费的太多了。

还有我对钱财的执着,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是苦日子过来的,觉的钱是我的一种精神支柱,到老了动不了时,谁能伺候我,我可以给他两个钱,人往往都这样。关键时候,才知道时间的可贵,生命的可贵,钱财更是啥用没有,有钱也治不了病。

从做完检查回来,我这几天就大量学法,我跟师父说:我一天要学三讲法,第一天师父就加持我学了三讲,再加上晚上在学法小组学一讲,一共四讲法。儿子、儿媳怕我心不稳,就和我在法中交流,两条路摆在面前,一个是信师信法,好好修炼,跟师父回家;一个是去医院动手术治疗;从儿女的言谈和眼神中,我知道我的状况不好,但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我通过这四天大量学法,想想自己这二十来年的修炼状态,要是不得大法,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四十几岁就已经没命了。这时,我突然有了正念,我说不管是好结果坏结果我都不听,也不信,我不会再去医院了,医院治不了我的病,我下定决心就是要好好修炼跟师父回家,我要弥补被我浪费的时间。我把买的那些药收拾收拾都扔掉了,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每天必须学四讲法。

突破干扰

从我定下这个目标开始,每天我就是大量学法,困魔干扰我,让我犯困,刚念几段就不知道念的是什么了,我就求师父,师父啊,弟子就是要学法,其他什么都不要,我站起来学,去门厅学,去院子里学,有时我就在身边放一盆凉水,犯困就洗脸,不管怎么干扰,上午必须一讲法,下午两讲法。

困魔抑制住了,其它干扰又来了,让我的眼睛总是象有东西遮挡似的看不清法,那我也看,那段时间,我把两个眼角擦的红肿,我就是坚定一念:不放下这本书,我要学法,多学法,任何邪恶因素不配浪费我的时间。

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就不断的鼓励、加持着我,那段时间,真的是什么都不想,师父闭塞了我好多东西,一些闲言碎语我也不想听,也听不到,我哪有时间想那些东西呀,我只一门心思学法,晚上睡觉前,我也要听一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儿子和我交流说那是清除头脑中共产邪党的东西,这么多年邪党的灌输,我头脑中党文化的东西也很多。一次,睡觉前我又想听,想换个收音机,可是就是小卡弄不出来,已经很晚了,孩子们都睡了,我也不忍心再打扰他们。

这段时间儿女们都尽心尽力从各方面帮助我向内找,加大力度发正念,有时间和我一起学法,整点发完正念,再和我发半个小时,清理我自身空间场。这时我就从心里求师父帮帮我,结果小卡自己就弹出来了,我心里那个激动啊!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就要弟子那颗精進的心。

还有一次,我的小收音机怎么也放不出声音来,小儿子怎么弄也弄不好,我很着急,就求师父,弟子想学法炼功,快让它好了吧,放在师父法像前,我就去吃饭,吃完饭拿过来一开,真的好了,我有时真的不好意思再求师父了,师父为了弟子真的操尽了心,我一定要精進起来让师父少操心。

三、四个月的时间,我真的坚持下来了,有时我竟然睁着眼就睡着了,开始魔干扰我,睡觉时每次梦到死人,我就尿血,不梦到,就很正常不尿血,我就发正念清除它们,发正念时魔又来干扰我,甚至化成亲人的模样,这时就尿血,这些天,我通过大量学法,一下明白了很多法理,师父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

我认清了这是魔的一种干扰形式,它怕我发正念清除它,就演化成亲人模样,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它,这回我可认清你了,你又来干扰我,这回我让你有来无回。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经过四个月的时间,我的身体经历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不尿血了,腰也变直了。原来我是个罗锅,儿子曾经抱着我,要抻直我的罗锅,身子直了,脚就抬起来了,根本不可能抻直,可是现在却变直了,甚至脸色都变好看了。亲朋好友,左邻右居都说我变年轻了,知道的人无不称赞大法,又一次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全家配合,共同提高

因为儿女多,其中难免意见不一,但是这个过程中最终大家都能认清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有的心不稳,总想去医院治疗,有的觉的这种情况去医院很危险,因为太多的例子,只有正念闯关才是最好的办法,可关键时刻,又怕留下埋怨,担责任,好在师父的加持,让我有了正念,儿女们见我有了正念,都全力配合,发正念,不断大量学法,集体炼功,三点五十分起来,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很多干扰都一一化解了。

女儿和儿媳的一次通话因没听清造成了误解,女儿很生气,心里过不去,想和我说,那段时间,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听,我哪有时间听那些,想那些没用的事情,我就是想学法炼功,其实是慈悲的师父在加持呵护着我,不让我受到任何干扰,当我逐渐精進起来后,该过的关还得过,后来大儿媳来我这,一不小心就把我的病情说出来了,而且还好个哭。

她走后,我的心就起来了,怨恨心、疑心、不平衡、争斗心,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很冲动,跟老儿子好个嚷嚷,她这就是想来气我。这时二儿子回来了,就及时的在法上和我耐心交流,不要看事情的表面,要认清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只有师父想救你,邪恶的干扰就是想毁人,不能上它的当,因为有人心才会被干扰,一定要向内找,没有无缘无故的事。

师父讲:“我为什么能够看到人类今天发展的一切情况?什么事情我都能给他说清楚,因为我不在其中。你看问题的时候,你不再陷在它那里边去看,你不要在这个具体问题里边去就事论事,你跳出来观察观察这个问题,看它符不符合真、善、忍。如果是一个修炼好的人,或者一个神、菩萨来做这件事情,会怎样做?你这么想,正念一出马上你就知道。”[2]

法理我明白,遇到的事情就是让我放下这些隐藏的人心,放下人心才能跟师父回家。我找到了自己原来的很多人心,争斗心、疑心、利益心、不让人说的心、爱占点小便宜心、妒嫉心。这些心我都不要,彻底解体这些人心,也和儿子、儿媳妇敞开心扉交流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把心里的一些不正的念头曝光出来,不断的排斥它,归正自己的思想念头,严格要求自己,多发正念清除干扰。

结语

师父的加持,我的正念对待,同修的整体配合帮助,使坏事变好事,表面是我突破四个月的病业关,实际是我从人中真正的走了出来,用宇宙大法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儿女们和所有认识我的同修,通过我的这次病业关,都从中很受益,更加精進,原来我们的学法小组学法比较散漫,学法时什么坐姿都有,走来走去的,现在也都盘腿很认真,一切都在法中渐渐归正了。

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苦心救度,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回报师恩,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希望和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修遇到干扰时一定要信师信法,多学法,遇事向内找,放下人心,共同精進,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