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中 归正一思一念 走过劫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二零一八年八月二日晚上,我们一行六人分三组,骑摩托车去邻县发放大法真相资料,主要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三组同修分别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特别是我们这组受干扰最大,但是我和同修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闯过了一次生死关。

邻县地处山区,居住分散,交通不便,那里同修比较少,为了救度那里的众生,我们打破地域的间隔,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十九年来,我们县的大法弟子一直坚持向邻县大量发放真相资料和讲清真相,救度那里的有缘人。但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不断有同修在那里遭到严重迫害,从开始的被非法劳教到后来的非法判重刑,大法资源受到严重损失,我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解救那里的众生,只有坚持不懈,才能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清除那一方众生头脑里的坏思想,世人明白真相后不再对大法犯罪,才能得到救度。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出来以后,我们大量的向邻县发放。有一次因为天气原因,我们由原定的八月一日改为八月二日晚上去发资料,也没来的及通知同修发正念配合,同去的一位男同修的摩托车太老旧,又带着人和大量的真相资料,不断出故障,车的噪音很大,车灯有时不亮。前几天,连雨天气,道路被冲坏,由于不了解情况,去的地点赶上修路,有的道路被挖断,车不能通行,只好临时改变路线。

我和同修发完资料往回赶时,同修说后边有摩托车,我心稍微动了一下(因为有好几位同修在这个地区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和迫害过),不小心连人带车摔了一跤,扶起车,继续往前走。当时我没有正念否定,因为车速很快,走不多远,又重重的摔了一跤,当时我被摔的昏迷过去。

同修赶忙爬起来,把压在我身上的摩托车扶起来,同修头脑清醒,正念很强 ,她要扶我起来时,只听到我呼噜呼噜的声音。她不停的喊着我的名字,并求师父救我;这时有骑摩托车的过路人,看我们摔成那样,就说我们帮你打120送医院吧,同修说不用啊,我们没事的;还有刚下班回家的两个路人说,要帮忙吗?同修都一一谢绝,就凭着她信师信法的正念把我叫醒。

当时她发出坚定的一念:我们是来救度众生的,绝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我们的一切由我师父说了算,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同修会没事的。就这样,大约半小时后,我醒过来,但意识不清,当时同修要我给家里或者一起来的同修打电话,也好来接我们。那时,我连家人和同修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脑袋一片空白,但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

同修不会骑摩托车,她带着满身伤痛,艰难的推着摩托车往家走,我在后边推,我也不知道自己摔成什么样。那时我觉的好累、好困倦,我很想坐下来歇一会儿,自己一步都不想走了。我和同修说:“真想坐下来躺会儿。”同修对我说:“咱们慢慢走,天亮前咱们必须走到家,你不能坐下来、更不能让你躺下来休息。因为只要你一坐下,就又睡过去了。”就这样,我俩大约走有十来里路。后来同修开车找到我们,把摩托车抬上车,才发现车前胎没气了,我们竟能推出十来里路,这全靠师父的一路保护 。

同修把我俩送回家,已是凌晨三点半,丈夫因为担心还没睡,一看我满身是血,头都变了形,从头到脚都是伤,穿的衣服都已破烂,把他吓坏了。冷静下来后,他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第二天早上,儿媳妇说我鼻梁骨塌陷,看到耳朵流血,半边脸擦的没了模样,左膝盖摔得一条长口子,并且里面搓進了一些小沙粒,双脚都摔伤,右手摔的青紫,肿的象包子。当时儿媳见我这样吓哭了。但我照常起来盘腿炼功,儿媳不让我炼,用手机把我的照片发给在外地的儿子。儿子一看,放声大哭,以为我不行了,赶快和他姐姐一起回家,劝我上医院,说就帮我清理伤口,也不用药。我没有动心,就信师信法,因为我的师父无所不能。我还怕什么?

儿媳妇说喂我饭,我说不用,自己吃。可话好说,吃起来可真费劲,咀嚼肌不听使唤,当时腮帮子里肉搓破了,嘴张不开,嗓子里象有东西难以下咽,我就一点一点往嘴里送,慢慢的,逐渐就能吃了,鼻子不通气,我就用嘴代替呼吸,上厕所坚持自己去,不让人扶,可是腿弯不下去,有时都尿在裤子里。吃饭也上餐桌,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我要证实法。

头脑里不断想起师父的法:“现在科学认为时间是有场存在的,不在时间场的范围之内就不受时间的制约。另外空间它的时空概念和我们这边都不一样,它怎么能制约另外空间的物质呢?根本就不起作用了。大家想一想,这个时候你不就不在五行之中了?你还是个常人的身体吗?根本就不是了。”[1]师父还讲过:“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

同修听说这事后,陆续来我家学法炼功,后来同修提起这些事,他们头一天见到我是右半边脸搓的没有了模样,不断的往下淌着血汤,鼻子摔得不能呼吸,嘴也歪了,左腿膝盖摔得血肉模糊往外淌血;第二天,同修见我整个脸都肿的青紫,眼睛肿的只剩一条缝,嘴也张不开了;第三天再见到我时,面目全部消肿,脸部也逐渐好转,眼睛也睁开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为弟子承受, 我虽然身体坐不太直,头脑有时还不太清醒,很想躺下睡会儿,但是我觉的躺着太不敬师父了,就坚持坐着。手肿的象馒头,我也尽量双手捧着书学法,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一思一念在法上,排斥负面思维。

第七天,儿女们看到我伤口上有脓,就用双氧水冲洗,我虽然知道不对,但没有拒绝,第八天早晨,我三点五十起来炼功,腿弯不下,随后伤口爆裂疼痛,膝关节不打弯,脑袋混沌,炼动功时感觉从膝盖处往下流脓血到脚上,我也不管它;炼静功时,盘不上腿了,那能做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

后来经同修提醒,我知道错了,不应该用双氧水,此时我想起了师父在法中讲过的一位同修在监狱里被打的粉碎性骨折,没有对接、就给打上石膏的故事。我很后悔,跟师父承认错误,以后就信师信法,伟大的师父无所不能,不到二十天,我就能干家务活了。凭借着师父的加持和整体配合的力量闯过这次魔难。

结语

虽然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在同修们的热心帮助下,闯过了这一关,但是教训是深刻的,回想出事前的一天,协调人跟我说去发资料的事,我说等几天把草除完再去吧。他说,做这事儿跟除草没关系,我就勉强答应他了。我把救人摆在了第二位,把自己家的活放在了第一位。临走时,同修说她装二十元钱,可别跟某同修似的半路车胎放炮了谁也没带一点钱,我说可不是嘛!当时也没有否定这不在法上的负面思维,结果真出事了。

通过这二十多天的大量学法,使我提高很大,明白了很多法理,一思一念用法衡量,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众生。也证实了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经历这次魔难使我深切感受到师父时刻都在弟子身边,没有师父的慈悲保护,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完全恢复呢,我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