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体会到的发正念威力

请同修也重视发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二日】发正念是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在助师正法、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甚至个人修炼中都起着巨大的作用。以下是我重视发正念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一、发正念的威力

二零零六年的冬天,我所在的资料点被抄,我和资料点的另一位男同修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在师父的点悟下,我抵制邪恶的所谓的审讯。我背《论语》,心静下来后,就高密度发正念。几个小时过后,突然发现自己高大无比,派出所低到自己的脚下。这时,恶警呵斥我,我只轻轻的一句话,他就非常听话;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当时,我还觉的很奇怪,后来才明白,由于高密度发正念,神通到了最表面,直接在用佛法神通指挥他们。后来,在派出所十几名警察的众目睽睽之下,当天就走出了派出所。其实,我在被绑架初期,脑子里一片混沌,如果不是高密度发正念,很难达到后来那么强的正念,更不可能轻易就闯出派出所。

当然,平时打下的坚实的学法和修炼基础也是关键。在资料点时,除了做资料,我所有时间都用来背《转法轮》,第一遍就是那时背完的。背法过程中,经常看到师父在虚空坐着不断的给我讲法,也曾在梦里跟了师父三个讲法班。特别是当时,我跟男同修在一个房子里住着,色欲被旧势力扩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几乎都是在师父的法像面前跪着,才勉强走过来的。走过旧势力安排的色欲关,除了背法和修心外,发正念在关键时刻也起了巨大的作用。

当时大多时候梦里色欲关能过去,但是有一次却没过去。我意识到问题严重,因为我与男同修当时是单身的男女朋友关系,而且每天都是面对面的考验,稍有放松就可能由于一念之差毁了。在这里要说的是,男女这样同居一室是不对的,太危险,很容易被钻空子。

在资料点期间,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男同修的常人哥哥发生了车祸,肠子被撞断,住進了医院,跟我们借钱,我们也不能不借,但是也意识到是邪恶想拖垮资料点。交流后,决定一定要让坏事变成好事,使他家人都在这次事故中得救。那天我跟同修到医院去看他哥哥,我们没急着跟他家人讲真相,而是整个上午两人都在集中精力高密度发正念;半天过去了,突然发现周围空间场特别通透。我俩分头给他哥嫂讲真相,他哥嫂马上就听進去了,全家都开始默念“法轮大法好”,只几分钟,他哥哥粘连在一起的肠子就通了。自此,他整个家族都明白了真相;他哥嫂当时还请了《转法轮》,要修炼。之前他跟家人一直没能讲清真相。我想如果那天去医院不发正念,就直接讲真相,可能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我非常精進,每天从早到晚只要有时间就在背法,经常背着法,就感到自己在一层层突破着。讲真相方面,除了与同修配合在公司讲真相,把公司整个环境正了过来,还在两年时间里把真相资料挨家挨户发了三遍。尤其那段时间每个整点我都会发正念,有一次发正念,我看到自己的正念之场带着强烈的白光把整个地区笼罩住了。当时我看到明慧网上报导有很多地区同修因为恶党借口保奥运而被绑架,我知道我们地区的同修,邪恶一个也动不了。结果奥运期间真的没有发生任何绑架的事情,不仅如此,管辖我所在地区的派出所的一个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还被调走了,我认识到,他在正念之场中呆不住。

还有一件事,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有一次,我到一个广场上讲真相,到达之后,我发现广场上的人太多了,我就开始发正念清场,大约发了半个小时,我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准备对他单独讲真相。没想到,我刚开口给他讲了没几句,广场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把我围了个水泄不通。我讲他们都听,有的还问我问题,有的接资料。我意识到这是发正念的威力。过了一会儿,我发现人越围越多,我突然来了人心,“这么多人围着我,个头还都比我高,外面什么情况我都看不到了,如果有一个人举报,我跑都跑不出去。”这一念刚出来,我知道不对,但是又压不住。这时马上有一个人开始跟我作对,其他人也不再听我讲了,还把手中的真相资料全都还给我。那一次,让我见证了正念的威力,也认识到修炼人心态纯正的重要性。

发正念的效果非常强大,以上只是我个人的部份经历,其他同修也有很多神奇的例子,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二、否定旧势力,加强发正念,全面审视自己的思想,彻底摆脱旧势力的纠缠

从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七年,我经历了整个修炼过程中旧势力强加的密集的魔难。我感觉自己被旧势力卷入了一个黑色的巨大漩涡中,无法自拔,并随时会被吞噬。当我用仅余的一点正念不断的挣脱,在难中不断的求师父救我,最终师父将我从魔难中救起后,我意识到自己修炼上出了严重的问题。后来在背法中,不断的查找自己,每天发正念三个小时,清理了大量的旧势力机制及其它邪恶因素,最终一步步的从魔难中走了出来。走过魔难后,我发现只重视学法、向内找和讲真相是不够的,坚定的否定旧势力,重视运用师父赐予的佛法神通——发正念清理邪恶是非常重要的。正是因为我平时不重视发正念,从而邪恶因素在我的空间场聚集的越来越多,最终抓住自己在修炼过程中产生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心和隐藏的色欲心等顽固执著,進行毁灭性的迫害。这次经历让我彻底清醒了过来,使个人修炼也有了很大的突破。

三、重视发正念使我找回了修炼如初的状态

当我不断的发正念,旧势力及其机制解体后,我突然发现自己会修炼了。一个思想念头反映过去后,我立刻能看到这些思想及背后隐藏的执著和人心,并能及时排除它,心性提高的飞快,我找到了修炼如初的状态,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在此之前,我是重视学法和讲真相的,但发正念只保证四个整点。我意识到,当发正念把干扰自己思想的邪恶因素彻底解体后,我才能主意识清醒的看到自己的不足,才会修自己。发正念与修心的这种直接的关联,是我修了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才发现的。

师父讲:“就让你无奈呀、消极呀,让你变的懒懒散散,这东西就叫你打不起精神。我告诉大家,很多微细的那些不好的生命,它们就象尘土一样覆盖住你,盖住人的思想,可是那啥都不是,你们发正念就能消灭掉这些烂东西。很多人发正念在敷衍。你要不清理干净你身体中的这些东西,你的修炼就会受到影响。可是那些东西一念就灭没了。你就是正念不足,正念就出不来,就不起作用。”[1]

当我读到师父这段讲法时,我才意识到,师父在这里早就明示我们不重视发正念会影响我们的修炼,可是,我以前学法不是一句句理解师父讲法的意思,所以就一直没注意到这段讲法。

师父还说:“现在干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都是虫子之类的,细菌乱七八糟,都是这些东西。发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灭成片成片的就灭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这个东西,而且宇宙的层次很多,你灭完了,不一会,时间不长,它又渗透过来,它又来,你再灭。就是不断的这样发正念,要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够明显见效。不要觉的发完正念了,感觉好一阵,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诉你,它们就是用这个办法在耗你,耗你的坚定信念,大家要注意这些事。”[2]

四、否定旧势力,发正念解体判刑迫害

当我闯过这段连环魔难后,修炼状态渐渐趋于稳定,经常跟同修配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一段时间后,突然感觉到邪恶要绑架我,并且要判刑七年。这种念头不断的在脑海里出现,我知道这不是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预谋对我進行迫害。我坚持背法,不断的否定,并长时间发正念解体背后的邪恶,持续了一、两个星期。其间旧势力在我思想中反映了各种各样的念头,比如“上次没做好,这次给你机会做好。”我心中对它们说:“是的,上次没做好,这次我一定做好。但是我师父说了,做好就是连旧势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认。”就这样,在我不断的否定旧势力,并长时间发正念,过程中,师父让我回忆起我曾经动过的不正的念:我上次被迫害时,不想出卖同修,曾同意旧势力判我七年。还有早期的一些不正的念头。后来边坚持背法,边否定旧势力,并坚持长时间发正念,看到旧势力从身体里往外散,甚至睡觉的时候都感觉到大量的旧势力从体内清理了出去。在它们被清理时,我天目看到它们不断的向我的脑海里打判刑的念头,这是它们被销毁时垂死挣扎的表现,从那以后,要将我判刑七年的念头再也没有在我脑子里出现过,我知道旧势力及其安排的七年牢狱之灾被解体了。三件事又平稳的進行着。

在不断的发正念中,我从给自己发正念,到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正念笼罩了我这个地区,再后来师父让我看到旧势力在当地的邪恶机制,我就开始清理地区的邪恶及其机制,再后来正念又自动的发向了全省的黑窝。

经过这件事,我开始清醒的认识到,旧势力以各种方式(比如看常人电视网络、平时用人心思考问题等)進入了我们的空间场,聚集到我们主元神周围。为什么那些被绑架的思维能够从我们思想中发出来?并非是旧势力从外面打到我们思想中的,而是它们真的進入了我们的体内。当这种情况出现时,就需要我们在否定旧势力的同时,加强发正念,彻底解体旧势力等一切邪恶机制。如果我们麻木,认识不到,不否定旧势力,也不发正念,当旧势力聚集到一定成度的时候,就会抓住我们的漏洞(比如色欲心等)進行迫害。当出现呆在家里也害怕,或者思想中出现类似“要绑架你”的念头时,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很可能是自己空间场已经聚集了大量的旧势力邪恶因素,这时候一定要多学法,并长时间发正念,解体它们。如果我们平时能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很多迫害和损失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另外,我发现我从根本上认清了旧势力及其机制, 我知道了怎么否定旧势力,我能从自己的一思一念中分析出哪些是旧势力思维,哪些是执著心,哪些是正念,哪些是信师信法不足,从而能够一一加以处理。而不是象从前一样,眉毛胡子一把抓,要承认就全承认了,要排斥全排斥,最终没起啥作用,心性没得到提高,迫害也没有解体。

五、发正念解体迫害,认清主角

在做三件事过程中,不断的向内找,心性提高的很快。但是新年刚过,又出现要被迫害的景象。有一次甚至邪恶已经在不断的对我進行追踪围堵了,都被我坚定的否定并走脱了。这次,邪恶的念头充满了我整个大脑,自己的意识仿佛都不见了,思想里一片混乱。我就控制着自己,既不躲,也不向同修求救,就自己在家学法,否定旧势力,长时间发正念,就是要解体它。其间我对一位同修说最近思想中很乱,她冒出一句:“乱中有序。”我心中一震,知道是师父的点化。后来通过不断的坚定的学法,长时间发正念,心中坚定的想:“我就不承认你旧势力的任何安排,出现这种乱七八糟的思想一定是为了让我清除体内不正确因素的,一定是师父让我悟明什么,师父让我提高的。旧势力不配参与,只有被销毁的份。”就这样闯过几次后,要被迫害景象消失了,感觉到自己体内一直堵的东西消去了很大一块,同时老是怕自己被迫害的思维消失了,感觉自己能在自己的范围内做主了,明白了师父说的“主角”的内涵。这时我才明白,真的乱中有序啊!这种状态的出现真的是师父在把我体内“怕迫害”的思维推了出来让我销毁的,庆幸自 己心正,顺利闯了过来,并提高了心性。

当我明白我们是主角时,很多法理都清晰了。我认识到,发正念要站在主角的角度上发,邪恶就是要解体。而不是旧势力在打我们,我们用发正念来“搪”的状态,那我们永远处于被打的状态。在任何环境和状态下,是我们怎么处理其中的邪恶,怎么解救众生,怎么在其中提高心性。否定旧势力是不允许它们参与和捣乱,并解体它们,不要把否定旧势力当成最重要的,当成目地,它们什么都不是。

我悟到,如果我们是主角,站在我们当地的情况来看,我们应该如何一步步的归正整体中不正的状态?怎么站在众生目前的情况下救度他们?在救度他们的时候,遇到的邪恶因素,如何发正念解体?在同修处于魔难中时,和众生同时需要救度时,我们怎么平衡好时间和精力?以至于,在家学多长时间法,发多长时间正念,再出去讲真相,这些都是根据我们自己“主角”的状态和周围的环境而定的。既不能稀里糊涂的做,也不能照明慧网上同修的榜样做,而是在法的指导下,依据个人的情况,边修炼自己,边做。走自己的路,过程中在自己的环境中,我们是主角,一切都是我们说了算。

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修炼中出现的很多事都是好事。当这种表现出来仿佛要被迫害的假相出现时,表面上确实很可怕。但是,如果我们能定下心来,真正在法上升华,有一定要超越它的坚定信念,就是要正念解体它,我们就不仅能破除魔难,而且还在超越魔难的同时,使自己的修炼一下子飞跃到一个新的境界,我就是这样一下子从被迫害的角色飞跃到了主角的位置。

否定旧势力不要战战兢兢的站在怕自己被迫害的角度上去否定。否定迫害一定要站在主角的位置上否定,就是不承认它,就是要解体它。同时一定要从心底里相信自己的否定就是起作用的,因为“我们是主角”和“否定旧势力”是符合法的,法的威力就一定会展现出来。坚定的否定旧势力和排除怕心不动摇,就能很快的从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中彻底走出来。写到这里,师父的诗句打入我的大脑中:“意如金刚志 一统大法理”[3]。我更加明白了,作为修炼人,在任何环境下,这种坚定不移的意志是非常重要的。

六、如何发正念,发多长时间正念

发正念也有很多干扰,跟学法时思想业的干扰是一样的。你想,邪恶它能乖乖的等着你消灭它吗?它会让你思想中认为发正念可有可无,所以很多同修对发正念就表现出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它会让你四个整点发正念时,摆个姿势就行了,并自我安慰说四个整点我照着师父的要求做了,其实是在敷衍。它会让你在发正念时睡觉或胡思乱想,这跟学法时犯困和胡思乱想没啥区别,学法时思想业不想被消去,发正念时邪恶同样不想被销毁,睡觉或胡思乱想就是它们干扰我们发正念的手段。发正念也不能象炼静功一样,什么都不想,同样起不到清理邪恶的作用。

当被提醒要重视发正念时,不重视发正念的同修会说“要向内找,不要总是发正念”,其实真正精進的同修是既重视向内找,也重视发正念,绝对不会用“向内找”作为“不重视发正念”的理由,因为三件事都同样重要。有的同修平时不太精進,或者麻木,或者自我感觉良好,很可能是空间场的邪恶因素太多造成的。发正念是正邪大战,当发正念被干扰,没起作用时,其实都是我们在正邪大战中吃了败仗,被邪恶占了上风。打个比方,如果把邪恶比作恶狼,我们平时就象在狼群中救人,如果我们不把狼群消灭掉,怎么能顺利把人救出来?它们不仅迫害常人,让他不能得救,弄不好,我们没把人救了,还被狼吃了呢。只有发正念清理掉那些邪恶,才能在自己不受迫害的情况下,顺利的救人呀。

如果四个整点发正念时会胡思乱想或睡觉,那就需要另找时间多发正念了,因为你发正念可能没起多大的作用,或者是自己空间场邪恶太多,造成你乱想或者睡觉。我刚开始连续发一个小时正念时,前四十五分钟都在胡思乱想,到后十五分钟才念力集中的守住“灭”字,一个小时结束后,空间场清理了很多。我开始想,是不是前四十五分钟是没必要的?只要发十五分钟就行了?随着发正念次数的增加,我明白前四十五分钟乱想是因为邪恶太多,等最后清理干净了,自然后十五分钟就能集中念力发了。后来发正念,又出现另外一种现象,我不再乱想了,但是思想中却会出现一个景象,然后我不自觉的就進入那个景象中一段时间,当突然清醒时,才意识到这个景象不是我想出来的,是邪恶给我演化出来的,目地就是为了干扰我发正念。后来又出现,发正念时会突然打一个盹,瞬间又清醒了,再发,然后又来一个盹,又醒了,再发,我认识到这是邪恶清理了一批又来一批造成的。有时觉的应该发正念,坐在那里却怎么也不想发,反正就感觉到处都不对劲,发两分钟不到就想把手放下来,这时一定要坚持发下去,等把它们清理干净后,回过头就明白刚才让你不想发正念的是邪恶。

刚开始长时间发正念还有这么一种现象,我帮别人发正念时,却总也无法把正念发到别人那里去,发的正念总在自己周围转,开始我以为是我的私心造成的,后来我认识到不是这样的,是因为自己空间场邪恶太多,正念就自动的先清理自己周围的邪恶,所以说当自己平时不重视发正念,自己空间场聚集了大量的邪恶因素,这时说帮别人发正念都是空谈。后来,我也没有具体指定任何目标的不断长时间发正念,开始正念就在自己的周围打转,当过了一段时间后,突然正念自动去清理整个地区的邪恶,再过了一段时间,正念又发到了整个省的黑窝处。就是我守住“灭”也没想具体的目标,突然思想中就出现了一个锁定的目标——“黑窝”。这让我认识到,为什么黑窝能长期存在?为什么我们平时发正念都忘记帮黑窝的同修发?不是因为我们忘记了,很可能我们自己这儿都没有清理干净,所以自然想不到解体黑窝。后来我在长期清理黑窝中的邪恶的时候,又发现一个现象,黑窝能够存在,根子在我们这里,再针对黑窝发正念时,出现正念一边解体黑窝中的邪恶,一边解体自己体内使黑窝得以存在的根子。

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我看到我们当地绝大多数同修不会发正念,不重视发正念,而且因为不重视发正念出现的问题也很多,有几个同修,学法讲真相做的都很好,可是一发正念就睡觉,怎么提醒都不行,结果相继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假相,有的甚至失去了肉身。我想这种现象不是个别现象,其它地区应该也有。另外,我身边有位同修,对发正念的重要性一时糊涂一时明白,经常被绑架,而且对发正念要领也掌握不好。不会发正念的同修多学师父关于怎么发正念的讲法,同时与重视发正念的同修多交流,一定要学会发正念才行。

个人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一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