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同修 不要这样劝人》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六日】读了同修文章《同修 不要这样劝人》后,让我感到,修炼人如果法理不清晰的话,很容易被那些模棱两可的话所左右,表面看似乎有道理,其实对修炼一点提高也没有,我自己就遇到过这样一件事。

那是多年前,我犯了男女错误,当时很苦恼,心里沉重的象压了一座山,从来不流泪的我,竟哭的有些绝望。我打不起精神,又不敢跟周围同修说,怕人瞧不起、笑话,我很清楚这件事对修炼人意味着什么。在痛苦之际,我出差时正好路过一个老同修那个地方,这位同修大姐是开着修的,我把心里这点肮脏事跟她说了,让她帮我悟一下,当时我感到走出这个泥潭很难。同修大姐听了我说的这事后,劝我说:“不要有压力,修炼人遇到事没有偶然的,事情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急问:“那你咋看这事?”她跟我讲了某一世的因缘关系,我说:“这不犯了男女错误了吗?法上都讲了呀?”她说:“这法太大了,不是你理解的那点,有些事是表面看不透的,什么事得顺其自然,顺其自然才能了缘……”

听了大姐的这番话,我心里一下子释然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可是,后来随着我不断学法,总觉的不是这么回事,师父也点化我:极危险!我很快跟那个女孩断绝来往。当我在法上提高上来时,吓了一大跳,感到大姐那个解释是旧势力给我设的一个可怕陷阱:不管大姐看到的是真是假,都是旧势力有意安排出来的。如果我顺着大姐的话去“顺其自然”的话,那会顺到哪去?顺着常人的洪流往下滑,结果会啥样?更重要是,大姐的那番话对我什么提高都没有,没有任何心性上的触动。修炼人只有触动才有提高,我不仅没被触动,倒找到了犯男女错误的根据,心里没压力,好象我了缘做对了,这么大的原则事就这么轻松的过去了。接下来那应该是什么呢?就是被旧势力抓到把柄要害死我。

劝人的同修一定要在法上劝,对那些似是而非的劝人话一定要警惕,要理智用法衡量,旧势力对每个大法弟子安排都很细腻,那是步步陷阱,步步淘汰,稍不注意会毁于一旦。

我还看到一件事:本地有几个同修在同修圈子里到处借钱,欠了30万、50万、100万……借多了就没能力还了。有一次,有个同修被邪恶非法判刑了,另一个同修借了他一千元钱,按理说同修被迫害了,借钱同修应该马上把钱还给人家才对,可借钱同修跟没事似的。有个同修知道这事,看被判刑的同修家里很困难,就替同修去要钱,借钱的同修说:“那不能给,他前世欠我的钱,这账算平了。”后来才知道,那几个欠钱数额很大的同修跟一个开天目的同修经常来往,要不怎么知道前世欠她(他)的钱呢?这种常人都做不来的事情,修炼人怎么能说出口呢?

还有一次,一个经常借钱的同修跟一个开天目的同修说:“是不是我们这些没钱的人,就应该花有钱人的钱?师父是不是就这么安排的?”当时开天目同修笑着说:“有这方面原因,谁借谁的,哪有偶然事?”这种不在法上的话负面影响很大,使得借钱同修根本不想有没有能力还钱,光借不还。要钱时还理直气壮:“没钱,有钱时再说。”这要是常人就被告上法庭了。这种行为被旧势力抓到把柄迫害的很严重,有的债台高筑,讨债人应接不暇;有的工资卡都押了出去,只留点基本生活费;有的出去打工挣的钱还不够还利息;有的离世了,亲戚朋友见人走了,欠的钱又还不上,对大法印象很不好,其中有一个家族的人骂大法。

师父说:“大法弟子之间欠债,要还钱。都是大法弟子,你的就是我的了,哪有这说法啊?(众笑)那能行吗?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来讲,你就是你,他就是他。他在修炼中代替不了你,你也代替不了他。包括父母、兄弟、夫妻、子女,谁也代替不了谁。”[1]

个人浅悟,不在法的地方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