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街走巷救人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同修A每次都骑着电动车载着我串街走巷去救人。讲真相中遇到好多让人感动又感慨的事。世人的快速觉醒,也激励着我俩要修好自己,多救人,快救人。这里举几个实例。

(一)“我每天都在这儿等着你们呢!”

这天我俩一人背了一包真相台历和资料一路走一路发,也给有缘人讲真相发明慧真相台历。那天经过一个平房区巷子口 ,看到三个人正坐在一起聊天。于是我们决定去给他们讲真相。同修在旁边给我发正念,我上前去与他们打招呼:“大叔、大娘,你们看书吗?”

我话音刚落,坐在台阶上的老大爷马上说:“啊呀,我每天都在这儿等着你们呢,我早就没得看了,你都有啥?快给我!”我掏出两本真相期刊,老人看了看说这都看过,他要厚的。我拿出《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边接过去边问:“还有什么?”我又拿出两本真相期刊,他接过去说:“这个没看过。”老人手里拿着这几本书对我说:“这点我两小时就看完了,我家里已有好多了,我来回翻着看。”

我问他们几个“三退”了没有?大爷说:“我都退了两三年了。我儿子是党员,我和他说他不信,就是不退。”我说:“是呀,现在年轻人被无神论毒害的太深,从小受党文化灌输,也不愿意听老人的话了。”老人说:“唉!没办法,他不看我看。”

旁边的大娘说:“他早就没得看了,每天出来就在这儿等你们来呢。”我问大娘和大叔是一家人吗?大娘说:“是一家,我不认字,他一边看一边读给我听。我们就爱看你们的这些书,别的不看。”

旁边站着的一位大叔插话说:“多给他一些你们的书,他和你们一样,他炼的可好了!”我知道这大叔的意思指那位大爷对法轮功真相明白的多。这位大叔问:“有新台历吗?给我一本。我不认字,我只想要台历。”我说:“抱歉,台历刚刚发完。下次我们来这条街就先来这儿,要是你们正好在这儿,就把台历给你们。”他们仨都说好,嘱咐我们:一定要记得给我们送台历来啊!

(二)清洁工说:“退吧,退吧,退了保平安!”

有一天我和同修走到一条马路口,看到一男一女两位清洁工在那说话。我上前问那位男士:“大叔,看书吗?明真相得福报还能保平安。”他说:“看,保平安当然看。”我掏出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给他。

他问还有啥?我又掏出一本真相期刊给他,并说:“你们最辛苦了,起早贪黑的,干着最累的工作却拿最少的报酬。”他感慨的说:“是呀,我们工资一个月才一千五,干不好还要扣工资。”

我问:“大叔,您是党员吗?”他说是,党、团、队都入过。我说:“同样是党员,你看那些当官的,贪污腐败,个个都腰缠万贯,那些贪官把钱挪到海外,把自己的家属移民到国外享福去了。共产党的光你沾不上,它不好咱可不能跟它遭殃,您说是不?”他说:“对,它不好,不能跟着它。”我问他姓什么,他说姓秦,那给你起个化名,秦保顺,保你顺利平安。

他乐了,我们这儿有这么个人就叫这名。我说:那咱们有缘啊!他高兴的说:“是啊。”接着他手指着旁边坐在清洁车上低头看手机的一位年轻女士对我说:“也给她一本吧,她有文化。”

我拿出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问女士:“看书吗?”她却说:“不看,不认字。”这时这位大叔从我手里把书接过去递给了她,说:“看吧,保平安。”女子接了过去。我又掏出一本真相期刊给她,她接了。大叔说:“也给她退了。”对她说:“退吧,退吧,退了保平安!”我帮她起了化名,那位女子点点头同意了。

我给了大叔一个平安葫芦,他高兴的说谢谢,然后又和我要了一个给这位女士,对女士说“给你一个挂在车上,保平安。”女士接过葫芦左看右看。我对他俩说:“要记住你们的化名啊!”他乐的连说:“谢谢!”我说:“我们只是来给你们送信送东西的,把这些信息告诉你们,让你们保平安。你们谢大法师父吧!”他连说:“谢谢大法师父!谢谢大法师父!”

(三)“这书挺有意思,我爱看!”

这天我俩顺一条城墙边的马路一路走一路给遇到的有缘人真相资料,并劝他们“三退”。老远看到城墙土坡上有两位老人在那坐着晒太阳。同修示意我上去给他们讲真相。于是我一边往上走一边问:“大叔,你们要台历吗?我们是送新年台历的。”其中一位说:“要!”另一位没听清我说什么,就问:“有台历吗?”先前那位大叔说:“人家就是来给送台历的。”这位大叔高兴了,说:“好!快给我一本。”我走到他俩面前掏出两本递过去,俩人拿在手里一边看一边说:“啊呀,这台历真漂亮,真好看!”我问:“看书吗?”“看,给我一本我没看过的。”

我掏出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接过来看看说:“嗯,这本没看过。还有啥?”这时我正把一本《罪恶与审判》期刊递给另一位大叔,说:“你俩换着看吧。”先前那一位指着手中的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说:“这书挺有意思,我爱看!”

我问:“你们二位‘三退’没有?他俩说都退了。你看我俩身体多好!自从我俩‘三退’以后,身体可好啦!”俩人笑的合不拢嘴。

这时我说:我给您俩讲个真事吧。十年前的一天,我遇到我老家的一个亲戚,他在部队当兵时入过党。我给了他一本《九评共产党》让他看,和他说了“三退”的重要。他当时没有退,说先看看书再说。过了几个月,他给我打电话问我:他是不是需要去他们县里退党?我告诉他不用,我帮他退就行。你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他说:“那你就帮我用真名退吧。我儿子入过团、队,也给他退了。”这年年底他买了一些好吃的来我家看我。他告诉我,他年轻时得了一种怪病,整个脑袋象是糊了一层什么东西似的,整天晕晕乎乎的脑袋疼,到处看,吃了好多药就是不好,几十年了一直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可自从看了我给他的那本书,并让我给他退了党、团、队后,几十年的那个顽疾一下就好了,糊在脑袋上的那层东西没有了,头也不疼了,脑子特别清醒。

我对眼前的两位大叔说:这可是发生在我的亲戚身上的真事!他俩表示深信不疑。

我给他俩两个食品袋装台历和书,一位大叔说装上也好,别让那些多管闲事的看到找麻烦,另一位说:“我不怕,信仰自由,我想看啥看啥,谁也管不着。”

自始至终两位大叔嘴里不停的说:“谢谢!谢谢你们啊!”我说:“你们不要谢我,谢大法师父吧。”他俩忙说:“谢谢大法师父!谢谢大法师父!”我和他俩告别。

我走下去一段路了,回头一瞅,他俩一边看着我往下走,一边还在不停的说:“谢谢!谢谢!”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