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他的一念 脑血栓假相消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的。我和女儿生活在一起,女儿小时候就和我一起学法修炼,等女儿成家后,我们也一直生活在一起。

女婿说:出奇迹了!

外孙女出生后,就由我带着,到两、三岁以后,有时也跟着我一起学法,但在过病业关时,我还是有点放不下。直到有一天,外孙女又过病业关,她自己说:我不打针吃药了,象小姐姐一样,再也不吃药了。小姐姐是同修家的孩子,从小到大从没用过药,没打过针。

小外孙女的一句话,真的点醒了我,这不是师父借孩子的嘴让我把心放下吗?孙女一发烧都四十来度,我的心总是跟着上下起伏,因为女婿不修炼,我也一直有些顾虑。有的同修跟我们交流时也说,咱们是主角,常人是配角,如果我们走正了,常人一定会配合的。真是孩子消业,大人过关。

还有一次孙女高烧,小脸烧得通红,手都烫人,连着烧了两天,女婿说,不打针,吃点小药吧。我和女儿说没事,女婿不理解的说,那就等着你们出奇迹吧。到第三天半夜,孩子烧的眼睛象蒙上了一层什么似的,我又有点动心,女儿说没事,我想是呀,有师在,有法在,坚定自己的正念,把心一横,转过身睡着了。

到早晨五点多钟,孙女招呼她爸爸:我好了,不烧了。女婿说:出奇迹了!出奇迹了!这一次女婿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为他的一念 脑血栓假相消失

二零一六年九月一天下午在小组学法,轮到我读法时,突然舌头发硬,嘴也不好使了,同修一看不对劲,赶快帮着发正念,说灭它。又学了一会,感觉还可以,我们都各自回家了。

一上楼,感觉不舒服,没等進门,就吐了。这时女儿回来了,一看这种情况,但她心没动,非常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女儿把小组同修都找来了,没给邪恶因素一点喘息的机会,大家来了就帮我发正念,学法炼功。

邪恶干扰也很厉害,我有时眼睛模糊,有时字还不认识了,同修对我也不客气,尤其炼功,手脚不协调,很是吃力,她们对我要求很严,一边炼功,一边看着我,少一个动作都不行。就这样,和小组同修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度过了最难的三天。

几个同修商量咱们不能总在这,得出去救人哪,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说我也去,就和她们几个一起出去了,刚出去大家都扶着我走路,上公交车,她们都先让我坐,同修的这颗心真让我感动,她们中有三个八十来岁的人。

下午回来,有一个八十岁的老同修还要上楼陪我,我不忍心,因我家住六楼,我说,姨,不用陪我了,我一定能闯过这一关。就这一念,瞬间,感觉大脑清醒,也不迷糊了,这是师父加持,“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大法太神奇了。就这坚定的一念,让我站起来了,又溶入到救人的行列中。

真的,我无法用语言感恩师父,是师父帮我恢复了正常,各种难受的症状一扫而光,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每当我看到常人脑血栓病人走路一瘸一拐,我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是因我得大法了,才逃过这一劫。

坦荡无执 师尊护

在二零零七年八月一天,我和同修阿姨在公园里讲真相,有四个学生都是十多岁的样子,我们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他们听得很认真,并做了三退,孩子们非常高兴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他们其中的一个男孩过来说:阿姨,我没听够,再给我讲讲吧,其实他们是把我们报警了,故意拖时间,但我俩不知道,还以为真想听真相呢。

没过多长时间,就听到警车鸣笛声叫得很恐怖,人们都目瞪口呆了,不知要发生什么事,我俩也没害怕,手挽着手就从警车旁边很坦然的向前方走去。

当我们走出一段距离,回头看看,那个小男孩正和警察比比划划说着什么,我们这才恍然大悟,那警车是针对我俩来的。这时我俩赶快发正念,求师父保护,边找自己,我问同修姨是不是咱们起欢喜心了?姨说,我都不知道今天讲退几人,起什么欢喜心了?一查退十七人,再说救人的是师父,咱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要是没有师父保护,我俩很难躲过这一劫。谢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可见大法神奇和威力,一次又一次的经历,把我们家的常人女婿改变了,他非常支持我们修炼。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