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师尊看护下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我是个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三岁。不过从三岁起我就和妈妈一起学大法了。

妈妈说我三岁前经常发烧,加上奶奶有病,每周都要去医院做透析,所以那时我们家生活不宽裕。我三姨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当她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后就让我妈妈修炼大法,三姨说:修大法你身体好,孩子也好,就不得病了,没钱也不怕,有师父保护着!妈妈就开始修大法了。

每次我发烧,妈妈就让我听大法弟子制作的语音节目。我听着听着睡着了,醒后就退烧了。妈妈每天读《转法轮》这本书,我就在一旁静静的听,我天生骨质软,所以从小能双盘打坐。每次我都陪妈妈一起发正念,再大一点可以和妈妈一起学法了。

学法时师父会给我调整身体。大冬天我会感觉很热,穿着背心吃雪糕也不冷。邻居们看见都替我担心,说我这样会感冒。我不但一点也不冷,还感觉热,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妈妈告诉我说:修大法身体是有能量的,没有病毒身体才是热的。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点也不冷是学大法学的。

我五岁那年师父就给我开了天目,我能看到许多奇妙的东西。晚上妈妈在炼功时我能看见妈妈身体周围全是彩色的小点点,仔细一看是很小的法轮。我问妈妈:“你能看见你身体周围的法轮吗?”妈妈看看周围说:“有吗?我怎么看不到呢?”然后说,是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我又惊又喜连忙说:“谢谢师父!”

在师父的看护下我健康快乐的成长!

橡皮泥让我提高心性

不知不觉我上小学一年级了。我最喜欢美术课和音乐课。一次在美术课上老师让我们下一次上课时都要带橡皮泥。我很高兴。可下次美术课我把这件事忘了。一个同学问我拿橡皮泥了吗?我说忘了。中午妈妈给我送饭时,我告诉妈妈今天有美术课要用橡皮泥,我昨天忘说了。妈妈就急忙去附近超市买了一盒给我送来。我在教室吃完饭,把空饭盒给妈妈送去,回到教室发现新买的一盒橡皮泥没了,老师去食堂吃饭了,也没看见谁拿走的。

我要老师调监控看看是谁拿走了我的橡皮泥,老师答应了,却没再回教室来。因此美术课上我没有橡皮泥用。同桌同学就给我一小块。另一个同学一看就管我要,我就又分给他一半。结果老师就认定我是把我的橡皮泥分给那个同学了,却说自己的橡皮泥被偷了!

因为班主任查看监控的时间,看到的正好是我拿着同桌给的橡皮泥分给另一个同学的那个镜头,班主任就认为是我在骗她。第二天老师把我叫到门边,还有几个很淘气的同学一个一个的问。老师不相信我的话,还给我罚站一节课。我很生气,但又不知道怎么给她解释。回家和妈妈说了经过,妈妈告诉我要忍,不和老师计较!在常人这个环境下发生这种事是正常的事情。

第二天,我妈妈买了两盒橡皮泥,一盒给我,一盒给了班主任,妈妈找到我的班主任说:这盒橡皮泥给你放在讲桌上吧,下次再上美术课,如果哪个孩子忘记带橡皮泥,就用这个分给他们用,教育他们即使忘记带学习用具了,也不要偷别人的东西,这种行为不好!老师也不好意思的收下了!

我和妈妈要不是学了大法,不会这样解决问题的,这件事情按照大法的标准妥当处理了。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一张纸单去掉了我的恐惧心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正念也强了。有一次在体育课上,让我们练倒立,练倒立的时候老师安排两个同学各站一边,做安全防护。轮到我的时候,两个同学没扶住我,结果我的身体反方向倒在地上,把我的腰扭了。当时感觉筋象断了一样,疼痛难忍,心里立刻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疼痛消失了!可是体育老师当时很担心出什么事情,就让我赶紧回家去医院检查。我回教室收拾好书包由一个同学帮我拿书包扶着我走到了校门口,我進了保安室等妈妈来。

在保安室等待时,我发现保安桌上有一张A4纸,仔细一看是邪恶诬蔑大法,有人要来学校演讲的通行证,还盖了印章。我当时就想把它给撕毁了,可是保安在身边,师父看我有这个想法,就帮了我——保安起身去厕所了。我立刻把A4纸撕成两半,串在钉子上,看保安没回来就拿起一些请假条再盖上做掩饰,木板上钉个钉子就是专门串请假条用的。

这时妈妈来了。保安光顾着把我送走,没注意纸单的事。我拽着妈妈连忙走了。

第二天我去上学,中午保安让昨天请过假的同学都到保安室,保安就把他看见纸单消失之后请假的学生给排除了,他估计在几点还看见过那张纸单还在,让从那时到纸单消失这段时间段请假的人留下。

因为门岗的监控器墙上挂不住,就放在了地上,我没有注意到,结果录到了我的鞋,在留下的这些人中我那天穿了一双NIKE鞋,而且移动幅度还大,他们就认为我是那个撕单的人。不过因为上课时间到了,所以他们也没继续追究。

回家和妈妈说了这个事,妈妈说:如果他们再追究此事你就如实回答,不然事情会扩大。我说:好的。

第二天他们果然又来找我,保安室里多了两个警察,又把昨天的事问了一遍,我就承认是我做的。后来,学校保安背着我调查我同学,问他们我平时都干什么?下课都玩什么?说话的内容等等,又派出了便衣跟踪我。

我感觉到有人跟踪了,心想:你们跟踪我,我就遛你们。我经常绕弯子避开他们,发现他们还在跟踪,我就绕大圈避开他们。回家和妈妈说这事,妈妈让我发正念清理,我和妈妈同时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有时间我就背师父的经文:“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1]。以后我就正常出去玩,大大方方的走路去上学。发现再也没人跟踪我了,我在心里默默的谢谢师父的加持!谢谢师父保护小弟子又过了一关!

身边的喜事

我妈妈会做小点心,在过元旦联欢会的时候妈妈做一些送给我们班的同学分享,所以我班的同学都知道我妈妈做的小甜点好吃、干净。平日里有同学会给我钱买我家的甜品点心,第二天我就给他们带去。我就拿赚的钱买文具或早餐,有时候我找零钱就用真相币,然后借助真相币讲真相。

这期间我总是看到甲同学每天买饼干的时候拿的钱也是真相币。有一天我问他,他的一张钱上的一个字是什么?甲同学借此机会给我讲真相,我说:“讲的不错啊,同修!”他惊讶的说:“你也是?”我说:“是呀!”我俩都特高兴。

于是他告诉我说,班里的乙同学也是同修。我吃惊不小,没想到我们班还有同修,还不止一个!都一起上学六年了咋才知道呢?我简直太惊喜了!每当周末我经常会去乙同学家学习。

后来我们班级又转来一个女生,她也是同修,认识她的经过和甲同学一样,我们真是有缘!

丙同学虽然不是同修,却是我最好的朋友。当我学会讲真相的时候就劝他退队。他患沙眼,风一吹他就掉眼泪,眼睫毛经常湿湿的,我看了十分难受。有一次我把他带到我家,我妈妈用第三方的形式给了他一个卡片,告诉他: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眼睛就会好的,还不用花一分钱!

他说:“好的,阿姨!”我这位同学很听话,没事就念“法轮大法好”。第二个星期天他又来我家。那天刮大风,他来我家后,我看到他的眼睫毛干干的,眼泪也没掉一滴,他说:“你们告诉我的方法真好使!这几天眼睛都很舒服!”

这证实了大法的神奇,朋友明白大法真相得福报了!

我和爸爸双赢 爸爸走進大法修炼

在班级里我受同学的影响迷上一个手机游戏,我经常偷偷玩,或者和同学玩,学习成绩自然下降了,听老师讲课也不入心了,就想着游戏中的场景,总想着什么时候能再玩游戏这类的事,学法当然学不進去,上学和同学说游戏的事,下课也说游戏的事,甚至上卫生间都说。在我们班里数我玩游戏玩的最厉害,我还沾沾自喜,甚至还骗妈妈说去乙同学家,实际我都是到人家里打游戏去了。

在游戏里杀杀斗斗的,不就是增长争斗心吗?这些游戏玩的把大脑里面装的大法都挤出去了。天天不是在想什么时候学法,而是想着什么时候玩游戏。妈妈提醒过我好多次,警告我不要被它操控,但我还是改不了。

直到今年正月,爸爸妈妈在饭后聊天,爸爸问我还玩不玩游戏了?我说:玩。我爸说:“难道就不能不玩吗?”我说:“不能。”爸爸问:“为什么不能?”我说:“玩上瘾了,不玩手就痒痒,我戒不了。”爸爸说:“我很佩服你敢说出这话。”大概我的话把爸爸吓到了。

停顿了一会,爸爸又说:“我现在做一个决定:你把游戏戒了,以后不再玩了,爸爸就把烟戒了!如果你再看见我在你面前吸烟,你就在我面前打游戏!”妈妈说:“这是好事啊,儿子,你还不同意吗?”我看了妈妈一眼后笑了,就答应了。我知道玩游戏本来就是不好的事情。通过这事能让爸爸把烟戒了,那简直太好啦!

此后,我戒了游戏,爸爸戒了烟,妈妈夸我做了一件好事!这回我的学习成绩一下就又上来了。爸爸把烟戒了,不再咳嗽了。

以前每次爸爸身体不舒服,我们就劝他说,学大法吧,身体健康。他都拒绝了。爸爸虽然看到我们三个学大法以后不再有病,也不用吃药了,特别妈妈改变很大,知道大法好,但由于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他很害怕,一直不敢走進来。

一天爸爸出去和朋友一起吃饭。其中有一人说自己是信佛的,已经七十多岁了,看起来却比我的爸爸还年轻,身体很硬朗,很健康,脸上皱纹很少,他说他的师父一百多岁了,还讲了一些在山里修行的事情。这一下触动了爸爸。爸爸回家就和妈妈说了那个人的事,妈妈说:“这回你相信修炼是真的了吧?”爸爸说,他也想和妈妈学大法,又问妈妈盘腿打坐的事。

这下我和妈妈别提有多高兴了!爸爸说:“我眼睛花了,不能看书,有没有师父的讲法录音,可以听师父讲法?”妈妈说:“听的、看的都有,只要你学,我什么都给你准备!”

二零一九年五月,爸爸也走入了大法修炼。爸爸、姐姐、还有我,都跟着妈妈一起学大法了,我们全家都修大法了!都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我家的生活很幸福很美满!

再次感谢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