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家庭关 因缘一再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世间万事皆有因缘,家庭也是如此。人在轮回转生中都带着宿世的业债,前缘、宿怨把人聚合在一起,成为一家,报恩的、要债的都毫不含糊的按着前世的夙愿,在回报或索取,那些因果业报毫厘不爽的在缠绕着人,没有什么人可以避开。能有几人面对失去,心怀坦然?又有几人,面对纠葛,笑脸相待?

我讲述的是自己经历的家庭故事,平凡而又琐碎,希望读者在我阐述的家庭故事中,能有所裨益。

一、走入婚姻,发现问题

十九年前我认识了现在的丈夫,记得他曾经这样介绍自己的家:“我家里是我妈主事,我妈很有能力,我爸不管事,挺随和,我有一个妹妹,很快要结婚了,我弟弟在外地,不一定回来,家庭关系很简单。”有一次,他指着远处的房子,对我说:“我家就在那个位置,三间砖房,九十多平方,屋里没有什么家具,家里不是很有钱。”我对他说:“有房,能过日子就可以啊。”说完后,我发现他的眼睛有些湿润,单纯的我,没有意识到他被我感动了。

因为彼此心意相合,婚嫁便提上了日程。当我和他走入了婚姻的殿堂后,由此也开启了和他的家人之间的缘份,我逐渐发现一些事情变的不简单,而且直接冲击了我的观念。

我在一个传统的家庭中长大,父亲主外,母亲主内,从小我就被告知:要节俭,要努力改变自己的境遇,要洁身自好,等等。可是在结婚后,我接触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家庭。

婆婆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家里的所有事情都由她出面,公公不管事,渐渐的我发现了,公公真的管不了事情,因为他不想对这个家负任何责任,没有能力,什么事情都弄不明白。冬天烟囱堵了,婆婆上房顶收拾烟囱,因为公公害怕上高。婆婆去买土豆,回来后生气的说:“你爸太让人生气了,抢着撑尼龙袋子,让我扛袋子往里倒土豆,卖货的人都笑话他。”用婆婆的话说,公公只关注自己怎么舒服,是个自私的人,撑不起这个家。

公公有一些习惯,不是太好。比如洗碗用洗洁精,他从来不冲干净。新换上的衣服,出去一趟就能弄脏,脚经常很脏。公公吃饭非常急,有时就噎着,有一次,公公喝啤酒喝的急,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张嘴把酒和饭都喷出来,他把头转向我,我被喷个正着。家人都很生气,指责公公,我没有吱声,心里也没有抱怨。

公公还经常在看到我去卫生间后,想起自己要去卫生间,有一天丈夫在家,我刚進卫生间,公公不到一分钟就去推卫生间的门,被丈夫制止了。婆婆对儿子说:“你爸不知是啥毛病,看见别人上卫生间,自己就想去。”

有一天中午,我在卫生间洗衣服,婆婆屋里有客人在说话,我看见公公抱着枕头走过,不一会,我進入屋里拿东西,意外的看见公公躺在我的床上,闭着眼睛,脚底板黑黑的,在我新换上的床单上躺着,蹭着脚板,我的心在那一瞬间,五味杂陈。我继续洗衣服,我告诉自己:“放下人心,你未来圆满时,不可能带着那个床单走,快放下人心。”隐约间,我知道了,我上班时,我的屋子就成为公公的场所,我想:“这个屋子就是客店,我只是小住几日,不要执着。”当我努力放下人心时,心突然平静下来,我听到了婆婆怒斥公公的声音。

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丈夫醒来,难得有空闲,和我在说话,女儿也醒了,加入進来。过了一会儿,我刚要换掉睡衣,就在这时,公公突然推开门,在门口用舌头打着响,象逗小孩一样,逗着女儿,丈夫很是生气,让公公关上了门。女儿说:“我都七岁了,爷爷还象逗小孩一样,真烦人。”我告诉丈夫:“爸经常这样,你不在家,我都注意着。”丈夫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对丈夫抱怨过他的家人,心情有不好的时候,我就想:“我得到法轮大法了,我多幸运啊,发生的一切和我真正得到的相比,不成正比。”

二、小叔子走上了正路

我结婚半年后,小叔子回来了,我发现他和丈夫不是一类人。小叔子说话不着边际,一会说给我买女士摩托,一会儿又说买个车,小姑子说:“别听他瞎扯,上下牙一对,车就能出来呀?”小叔子身边还离不开女人,从他的一言一行中,我知道了,他想娶一个有钱的女人,是一个想跟着大老板混的小弟,渴望财富从天而降,而那些大老板,都沾黑,抢生意时需要打手,做事没有底线。

和丈夫的家人在一起,目睹他们的言行,让我觉的心气不顺。当时正在怀孕期间,我有些苦闷,有时蒙着被,悄悄的流泪,丈夫发现了,就询问原因,找到我郁闷的原因,就安慰我说:“他很快就走了。”我在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因为我接受了丈夫,就要连带着接受他的生活环境,真的很艰难啊。

几年后,我家贷款买了楼房,小叔子领着一个女孩回来了,两人在一起,有时甜腻,有时就打在一起,打的惊心动魄,我看了都害怕。两人分手后,小叔子又和一个女人交往,出去同居了,不久回来了。他觉的自己对每一个女人都很真心,人生怎么这么失败,他万念俱灰,想去四川,说有网友在那里。

丈夫劝弟弟,说:“你找个正经的工作,别去四川,现在有骗人,摘器官的。”他弟弟说:“就我这糟烂的身体,换我的器官都倒楣,我又没钱,有啥可骗的?”婆婆对小儿子非常担心,由于牵挂小儿子,总担心他没命,婆婆得了心脏病。我担忧的看着家里的状况,如果小叔子有事,把命弄没了,婆婆的身体就更糟了,把婆婆当成生命支柱的公公就找不到方向了,我想:小叔子最好有个正经的营生。

这一年是二零零八年,在北方,春天下起了大雪,蚯蚓都出来了。不久,一群小孩子一边跑,一边喊:“二零零八,火山爆发,你在家里,变成烤鸭。”我听了,心想:这就是所说的小人语、灵验的童谣,恐怕要发生地震吧。半个月后,四川发生了地震,小叔子去四川的想法落空了。

小叔子想开店,一家人都支持,我把我的钱都拿出来了,有两万多元,两个存折上面剩余的钱加在一起,不到一元,我把两万多元钱递到小叔子手中,对他说:“好好开店。”小叔子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丈夫也借钱,小姑子也出钱,服装店开起来了,有了正式营生的小叔子变化了。

很快,旁边一个服装店里打工的女孩喜欢上了小叔子,小叔子在犹豫,觉的女孩不漂亮,婆婆说:“我看这个女孩挺好。”丈夫说:“我看她是正经人家的女孩,漂亮有什么用,过日子又不是过一张脸。”小姑子说:“你以前的女朋友是漂亮,有什么用?都不是正经过日子的人。得找个踏实过日子的人。”小叔子看了看家人,下定决心的说:“我听你们的,就她了。”

三、让出房子

小叔子和女孩处的很好,俩人决定结婚,在外面租房子住。半年后,我家在讨论小叔子贷款买房的事情。小姑子女婿说:“我觉的这个房应该大哥买,大嫂有工资,可以贷款买房。”

他的话在我家引起了反响,婆婆觉的小儿子可以有现成的房住,没压力了,脸上露出笑容。小姑子女婿悄悄的对我说:“嫂子,孩子大了,应该有自己的屋,和老人在一起住不方便。”丈夫一天晚上对我说:“我想了一下,这个房咱们买,孩子大了……”我说:“可以呀!”我一下就答应了,丈夫摸了摸我的脑袋,满意的叹了一口气。我觉的他好象准备了许多的话,想要说服我,不料都白准备了。

丈夫很快看好了一个六十多平方米的房子,房子离我俩的单位、孩子的学校,都很近。六月份买房,装修后,我们在十月末搬了進去,我搬家的同时,小叔子也搬家。前一个房子的贷款没还完,新房也是贷款,负担真的很重。婆婆对还贷款避而不提,所有的人在这件事情上都不吱声,丈夫说:“他们也难,咱们还吧。”我说:“好吧。”

小叔子对我很尊重、很感激,他说:“我妈给了我第一次生命,嫂子给了我新生。”他曾经的朋友,有吸毒致死的、有被枪毙的,有判无期的,有一个资产上亿的官商,被中纪委调查,抓進了监狱。小叔子觉的自己活的好好的,很幸运。

四、心态平和,不争

在家庭中,无论大事、小事,都是修炼的机会,在我怀孕时,婆婆和小姑子做演出的服装,很忙。我挺着大肚子,抱着小姑子家的四个月大的孩子,让他睡觉,他睡着了,我刚坐到沙发上,他就醒,我就得站起来,抱着他,把自己累出一身汗,小姑子笑着说:“大嫂真辛苦。”婆婆说:“你大嫂是功臣,到时给你大嫂做件衣服。”事后婆婆都忘了。做演出的服装,挺赚钱,婆婆从不说挣多少钱,我也从来不问。

我生下女儿后,眼看要休完产假,婆婆在餐桌上对我说:“你要上班了,我给你做几件衣服。”婆婆拿出一些布,开始做衣服,做完了,就自己试穿,然后放起来。一天晚上,丈夫高兴的对我说:“我看妈给你做衣服了。”我怕被婆婆听到,赶紧说:“快别说了,妈是给自己做的。”丈夫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丈夫对我说:“我今天有时间,陪你去买衣服。”我的身材恢复的很好,丈夫买衣服的眼光也很好,当我穿着漂亮的衣服出现在邻居的面前,她们纷纷露出羡慕的目光,婆婆从厨房的后窗看到了我,乐呵呵的说:“我儿媳妇真漂亮。”但是,我知道,婆婆心中对我有妒嫉,妒嫉丈夫对我好。我進了屋里,换下衣服,低调的吃饭,婆婆在抱怨公公,从来不会给她买衣服。我什么都没说。因为我洞察到了人性的缺点,心里象有个明镜似的,心态很平和。

对于吃、穿,我都不挑,给婆婆买衣服,婆婆挑贵的买,我负责掏钱,婆婆满意就好。我给自己买衣服,价位一般就行。我的同事对我婆婆不满意。她们在抱怨:“瞅你婆婆穿的,象年轻人,真能美。你看你,怎么这么朴素。”我说:“在我爸妈的传统观念中,吃穿要可着老人来,我这样做,心理很平衡。”

我离开婆婆,住進新楼后,同事说:“这下你婆婆该知道你的好了。”我有些迷茫,不知她们为什么这么说。很快婆婆对我说:“小浣(小叔子媳妇)可不能和你比,我做件衣服,她就说,我妈还没有呢。”小姑子对我说:“我做件衣服,小浣就说,我也想有一件这样的衣服。”她俩得出的结论是:小浣自私,不能和大嫂比。我听了什么话都没说。

五、了知前缘

和婆婆在一起生活了九年,在这九年的最后三年,随着我在大法修炼中心性的提高,我逐渐的看到了过去世发生的一些事情,知道了自己和家人在历史上的缘份。

在过去世中,有一世我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住在秀楼上,婆婆是个老妈子,照顾我。一天黄昏,一个小偷溜進了后院,藏在秀楼下,被老妈子发现了,就拿长竹竿往下捅,我也帮忙,我俩一起用力,竹竿捅在小偷的身上、头上,那个小偷疼的龇牙咧嘴,第二天,那个小偷身体就行动不便,走路一瘸一拐的,后来就以乞讨为生。小偷以偷为营生,但是罪不致残,何况还没偷去东西。如此看来,我和婆婆在那一世都欠了小偷的,所以在这一世中,公公就是来要债的。

我在打坐中还看到一个景象,在有一世,一个盗贼拦路抢劫,我比他厉害,把他打伤了,把他劫来的五百金据为己有,很快赌出去了。这一世中,小叔子就是曾经的盗贼。

我还知道了小叔子和他媳妇之间的缘份,小叔子过去带人劫大户,杀了大户家的孕妇,当时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有五个丫鬟在照顾着,那个孕妇就是现在的小浣。在小浣怀孕期间,小叔子对媳妇非常好,恨不得跳起来照顾媳妇。

我和丈夫的缘份也很深厚,在过去世中,我俩不止一次当过夫妻,做过朋友,心有灵犀,惺惺相惜。

这些轮回中的经历,让我心中颇有感慨:世间万事皆有因缘,人生离不开了愿、还债,冥冥之中,命运之神在安排着人的一切,有果必有因。

按照真、善、忍的要求走过家庭魔难的我,心态很平和,是因为大法开拓了我的胸襟,坚定了我做好人的信念,得失不放在心上。遇到别人有大错、小错,我先找自己的错,即使没有错,我想: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是我曾经的业债吧。

人生,其实真的不容易。有缘才能成为一家,但是缘份真的有善、恶之分,有谁能在其乐融融中不知不觉的了愿、还债,那真的是一种豁达的胸襟、开朗的人生态度,只有真正的修炼人才能做到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