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回首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与大法相遇是在一九九六年,那时我上初三却遭受附体的困扰,在学校的每一天都是在痛苦中度过的。

全家人为我操碎了心,到处找人帮我看,却无法解决。下半学期的时候,妈妈原单位的同事曲姨来看妈妈,带来了一本《转法轮》。告诉妈妈这是一本能指导修炼的书,让妈妈认真看一看。晚上,妈妈突然对我说:这本书怎么有这么多五颜六色的东西在转呢(后来才知道是法轮)?

之后,开始有很多人在我家学法炼功。一天晚上,爸爸、哥哥出于好奇把我推到了大家炼功的屋里,我也不好意思出去,便和大家一起炼了起来,在炼第五套功法时,热、重、电、麻等等感觉一起涌了上来,浑身被能量包围着,心想这功怎么这么好呀!坐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有一种物质在不停的乱窜。我知道这是附体,但心里却什么也没想,不一会儿,那种感觉就没了。身体又重新被强烈的能量包围着。困扰了我一年多的、给我带来无数痛苦的附体就这样在炼功的第一天彻底没了。现在回想起来依然热泪盈眶,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

可惜,那时我不懂什么叫修炼,也没发愿修,只是心中充满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这样我与大法擦肩而过。

一九九七年,刚上高一的我出了车祸。左大腿骨折,并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又折了两次,共三次的骨折,我生了修炼的心,发愿再也不要在人中轮回转生,再也不要当人了,人间的路是走不通的,只有修炼返回去,才是我要走的路。这一次我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从心里发誓:尽我的一生好好修炼,这才是我唯一要走的路。这一年是一九九八年,我十七岁。

走在修炼的路上,每一天都是幸福的,虽然过程磕磕绊绊,也有徘徊不前的时候,但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一路走到了今天,感人的事,神奇的事太多了,仅写几件修炼路上的故事与同修分享。

二零零一年,我上高三。那时我家住平房,一共三间房。其中两间是原有的,第三间是后接盖的,单独的门,是一个独立的房子。为了学习安静,晚上我便住在那个独立的房间里。一天晚上,半夜起夜回来,挂好门,便上床躺了下来,忽然听见有开门声,我坐了起来,一看進来一个陌生的男人,穿着花衬衣。我说:“你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你呀,这么晚了。你進来干什么呀?”那个男人一步蹿了过来,把我摁倒,捂住我的嘴,我一下明白了:遇到坏人了。只听他说:“你不要喊,喊也没人会听见。”他的手放到了我肚子上。当时的我,没有一点害怕,我指指他捂住我嘴的手,他便把手拿开,但依然说“没人听得见。”我坐了起来,很平静的对他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很珍惜我自己,我不能给你。”他听完一愣,掏出一根烟,在地上烦躁的来回走着。我看着他,突然想:这时不走还等什么呢?!便下床开门往父母的房间跑,咚咚的敲门。这时他追了上来冲着我的鼻子就是一拳,然后就跑向院墙,“嗖”的一下翻过去。晚上我和妈妈一起给师父磕头,感谢师父。妈妈说屋里都是法轮在转呢!若不是修炼了大法,我的人生会怎样,真的不敢想象啊,再次感恩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由于腿骨折了,我休了两年学,身体也很瘦,高考时我才七十八斤。晚上放学到家就累得什么也不想干了。晚上九点多就上床睡觉了,因此整个高三我都不算用功,思想业力也很严重,学法也少了。一天晚上梦到自己的床上到处都是绿色的、可怕的虫子,我就一边用手扒拉,一边喊哥哥帮我。这时,家里的录音机忽然传来师父的声音,师父说了一首诗,可惜由于时间太长了,已经记不清了,然后声音渐渐远去,我很惭愧的低着头,头脑里思想业还在往上返,我难过极了,心想,我的根基怎么这么差,跟师父的缘份太小了。这时渐渐远去的师父的声音又响起“佛都把你度到这个地步了,还不悟吗?往里记,往里记……”轰轰的声音在我耳边不断的回荡着。我醒了过来,看了看表,凌晨两点,我想了想坐了起来,开始学法,早上读法。我知道作为修炼人不光法要学好,功课也要做好,方方面面都要做好,才能真正的维护法。爸爸、妈妈白天要工作,中午放学回来,我需要自己做饭,从那天起,每天中午回家洗洗头(由于天热,我骑自行车会出汗),吃完饭,我便看半个小时的法,再上学,直到高考,从未间断。

高考三天后,估完分,妈妈看见天上飘来一束漂亮的花,带着一条长长的彩带。妈妈笑着说你考上了。

由于我在小县城,那时一个班考不上几个本科的,而我又不是那种特别聪明的学生。最后的成绩比我平时模拟要高出四十分左右。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修了大法,没有大法,初中时被附体、高一时骨折、高三时险遭坏人欺负,这样的人生注定是悲剧的,无解的。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的人生渐渐从黑暗中走出,越来越光明,越来越美好。

大学离我家很近,只要不到两个小时便到了,我每个星期回家一次,跟同修们学法,发资料。毕业后在一所学校当老师期间与也是老师的一位同修白天有时间一起学法。由于学校是在省城并且封闭式管理,我们就每周回家带大量资料,在省城附近的各个农村去发,有时也去各个监狱外边发正念,虽然也遇到过危险,但都在师父的看护下平安度过了。

一天梦里我听到威严而嘹亮的声音不断说着“世界法轮大法电台,世界法轮大法电台……”我循着声音找去,看见海边一艘巨大的红色法船停靠在岸。于是我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哇!太漂亮了。师尊,我一定要跟您回家!”梦中的我快乐的象个孩子。

一天妈妈跟我说:“姑娘,我打坐中看到你全身金光闪闪的,可漂亮可漂亮了,但是往下一看,腿没盘上,是散盘的。”我顿时惭愧极了,由于之前腿折了三次,大腿骨是弯的,坐不住,我便动功炼的较多,而静功是真的打怵,炼的少。无论读大学还是工作后,我都是住寝室,八个人一屋,我也没有开创好炼功的环境,直到结婚后我才逐渐的每天督促自己炼功,渐渐的能在早上炼功。

我知道与师尊对弟子的要求比,我还差的好多,还有许多没修好的地方,我会在大法的修炼中不断的提高、归正自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