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心中永驻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我今年七十四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二十多年来,时时在师父的看护中,写出当初修炼经历的点滴,让同修与世人一起感受师父的慈悲伟大,大法的超常及作为大法弟子的幸运,师恩在心中永驻。

那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十二日,暑假的第一天,同修向我推荐了法轮功,当晚我就听了师父的讲法。第二天一气看了一遍《转法轮》,但身为高中教师的我,一直懵懵懂懂的,不知书中说的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觉得很奇特。

第三天(七月十四日)在午间的睡梦中,耳边听到:“你正与你丈夫生气呢吧?”眼睛忽睁,室内也没人啊?可因丈夫滋事,几天来压抑在心头的郁闷及怨气顿时全消了。我把这事告诉了同修。同修说:“师父管你了,给你化解了心中的积怨及怒气”。我觉得太神奇了,我还没懂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呢,师父就管我了。大法的奇妙超常,师父大慈大悲,使我义无反顾的投入到大法的修炼中。

作为上班族的我,每天起早晨炼,下班后晚上参加集体学法,虽然紧张忙碌,但乐此不疲。

学法后,很快脑梗塞、心脏病全好了。无病一身轻,走路飘飘的,家人目睹了大法奇特的祛病健身效果,都支持我修炼,先生及儿女都看了大法书。

开始修炼一个半月后,暑假结束了,开学后上班就得知高中部砍掉了,马上要裁员了,在矿办中学,裁员就是失业,人人岌岌可危。我回家告诉先生:“学校要裁人了,你得有思想准备呀”!他说:“你干的这么好,裁了你,还能留下谁呢?”

第二天刚到学校,校长就找我谈话,我立即欣然答应了,校长惊讶的说:“我可是认真的呀!”我说:“我也是认真的,校长您这工作也不好做,让谁下谁也不愿意下,我下,我配合你的工作。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叫俺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您就放心吧,我没问题。”校长说:“那就,周五交接吧!”(那天是周三)。我痛快的答应了。

回到我的办公室刚坐下,校长就叫我们三位女教师到校长室来,我们坐下后校长说:“人事变动很大,说说分工。来年,你(指我)教初三,小田(化名)教初二、小月(化名)教初一”。我说:“唉!刚才你不是这么说的呀?”校长坚定的说:“就这么定了!”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我经历了下岗失业,又委以新任的重大变动。真象师父讲的:“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可能我在这件事情上符合了法、守住了心性、放下了名利,师父给弟子的鼓励吧!后来校长对人说:“这法轮功可真了不得,就某某某(指我),让她下岗二话没说。叫男老师下岗,哪个都谈不通。学校裁员的事矿里也没让硬来,就这样停了。”

鉴于学校裁员试点的失败,矿里于一九九七年十月下文件,规定年满五十岁的干部全部下岗。我与另外四名男老师在一九九八年七月学年工作结束后下岗,已没任何商量。即将下岗的男老师都在无奈的谋划后路,我一直忙于指导初三学生的总复习,我很珍惜这最后的工作机会,下岗对我没有冲击,因我已懂得了“随其自然”[1]的法理。

六月二十三日中考。六月二十日我将最后一批毕业生送出了校门,还没感受到失去学生后的失落,就收到了北京某学校的“招聘培训通知书”。要求七月九日报到,十日正式开始培训。

在北京某学校,经过了两周的军事、教学培训后,对教学基本知识、技能以及教学经验和才艺及身体素质等进行了考评和检测。在“招聘工作总结大会上”,我获得了学校颁发的“聘任书”,从那一刻起,我这个没有见过大世面的基层教师,也正式成为首都北京城里的一名中学教师了。在我们当地矿区里这也是一份了不起的荣耀。我知道这份工作和荣耀来自于师父的慈悲与呵护,是对弟子在修炼路上的激励和鞭策。

在学校任教期间,我坚持晨炼五套功法、午休时间学一讲《转法轮》,周日利用大块的休息时间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有时听法错过了开饭时间,错过了就不吃,不吃也不饿。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呵护下,我和我的学生都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法光里。

(一)适应新的环境

学校是私办的封闭式的贵族学校,学生要二十四小时监护,教职人员满负荷工作,教学质量和管理要求极高极严。新的环境、新的节奏、新的管理方式、新的教学体制,使我一时难以适从,進退两难。就在我的思维進入低谷的时候,师父的法打進了我的脑中:“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我思想稳住了。

(二)学校肯定了我的教学方案

在学校第一次教务工作会议上,点评肯定了我的教学方案为优秀教案。我担任的高一(九)班在同年段十二个班级的评比中获得了“优胜班”的奖旗。

(三)顽劣学生的变化

学生康浩(化名)是全校出了名的跟同学干仗、顶撞老师不好教化的顽劣学生。有一次在食堂就餐时,他大声喧哗,他的班主任告诉他:“不要大声说话,好好吃饭”,他破口大骂班主任,给班主任难堪、让老师下不来台。在高二文理分班时,他分到我班。我首先对康浩的情况進行了分析,做到了心中有数,有针对性的、用交朋友的方式找他谈了几次话,不是批评、指责他的缺点,而是肯定他的优点、激发他人性善的一面,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在日常的教学中,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和善心去感化、关心和爱护他,他感受到了我的真诚和师爱,他的变化非常大,不但爱学习了,也知道关心和尊重老师了。一次开家长会,他的母亲非常感慨的说:“我这个儿子呀,从小认死理,他认为不对的就不服、就顶嘴,说他多少次他也改不了。从上小学起他就没说过几个老师的好话,这学期变了,说他遇到好老师了,说老师脾气好、教学有水平,他服了!我就在心里想,能使我儿子学好、能转变观念,这老师真了不起,我得当面谢谢老师!”

从那以后,康浩的母亲与我建立了联系,为了感谢我,曾几次送我礼品都被我婉言谢绝了,其实,不仅对康浩这样,对别的学生也是这样。这都是师父教导的结果,大法不仅改变着弟子,也在改变着社会,使社会道德回升,人心向善。

(四)身体充满能量

开学初期,超负荷的工作量使我应接不暇,身心疲惫,一到晚上就浑身瘫软、无力,连伸懒腰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一觉醒来正好到晨炼时间,炼完五套功法后,心清气爽,浑身是劲,身体充满了能量,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一直在呵护着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