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希望 把握人生(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五日】(明慧记者雪莉德国采访报道)十一年前,家住德国南部的邬苏拉(Ursula)看上去很正常,吃饭睡觉,操持家务,可实际上,她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很糟糕,以至于“生活”的正常感受应该是什么,她并不知道。饱受煎熬的她,在四十四岁的那年忽然重新焕发了生命的光彩。

邬苏拉的家庭再美满不过了,一个体贴持重的丈夫,三个健康懂事的孩子。可是邬苏拉常对朋友说的一句话是:“不是这样的,你们不懂,我其实一无所有。”

'图:邬苏拉修炼法轮大法,生命找到了希望'
图:邬苏拉修炼法轮大法,生命找到了希望

生不如死

从十四岁起她常常觉得累,昏昏沉沉打不起精神,只想睡觉,状况时好时坏。每隔几星期就瞌睡不断,注意力和记忆力随之下降。睡眠很差,每夜做着无边无际的梦。医生对于这种状况也感到困惑。鉴于健康状况,大学毕业后她只能做些短期的半职工作。大学毕业后她结了婚,很快有了第一个孩子。照顾这个小生命成为她每天挣扎起床的理由。

“出于责任心,我强迫自己起来做饭洗衣,丈夫见我身体虚弱,下班回来就替我分担很多家务,我心里很自责。看孩子长大我没有半分喜悦,每一个细微的事情都让我不堪重负。三年后我们有了第二个孩子,又过了三年有了第三个。没有三个孩子的出生,我可能会没有白天黑夜的睡,照料家人的饮食起居迫使我有身体活动,然而每一个生活当中的问题都因为让我耗尽心力而成为一个更大的问题。我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生命的愉悦我没有过,我每天挣扎起床,做必要的事,然后入睡。我没有‘生活’过,我在呼吸吃饭喝水,但是我不是在活。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常绝望的哭泣,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有个尽头。”

放弃努力

二十一岁那年,是她最后一次去看医生,走出医疗所时,心里感受到的除了失望还是失望,她意识到医生其实根本束手无策。她对吃药有抗拒,她需要“保持清醒”,她“不能让别人让药物来完全控制我的意识”。她决心自己想法儿自救。此后的三十年,邬苏拉尝试不同的方式恢复健康。她学习各种心理课程和灵修方法,先生不离不弃,一直陪在身侧,但是他们经历的是不断的尝试、放弃、再尝试。最后的那一次努力是瑞士的某心理课程,花了一万六千欧元,而那几乎是家里的所有积蓄。

“那次之后我彻底放弃了。三十年在尝试和放弃的重复中度过,我彻底绝望了。我几次想到过自己结束生命。”

邬苏拉的弟弟长期生活在南美。他每两年回德国一次度假。两人平时鲜有来往。二零零七年他回德国的时候,破天荒地请邬苏拉吃饭。

“在那家日本餐厅里,我向弟弟倾诉自己的不幸,一顿饭的时间,他都在听我讲生活的悲哀。我们并排坐着,他默默的听着,我的话如决了堤一般,倾泻所有的痛苦和绝望。忽然他站起身来,去了车里。一会儿拿来一本书,递给我说,‘你的状况如此糟糕,那就看一看这本书吧。’我低头一看,叹了口气,不想要,我不相信一本书能帮我什么。弟弟说:‘我读过这本书后,终于明白为什么耶稣说,打脸的一侧,给他另一侧。我以前从未明白过。’我转过头看着他。我们是在基督教的环境中长大的,我非常好奇耶稣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弟弟不说下去了。我那时经济状况非常不好,就随口问他:‘那法轮功学员中有富人吗?’他说,‘有,当然有。’弟弟本身一直经济条件非常不错,我相信他。‘好吧,’我想,‘我先读一下这本《转法轮》再说吧。’”

人生忽然有了目的

从翻开第一页开始,邬苏拉就停不下来的读,如饥似渴不愿停歇。《转法轮》中的每句话象沙漠中的雨滴打入她的心,全身心每个细胞用力把每个字刻入心里。几个小时过去了,邬苏拉坐在深红色高背椅中,边上一盏低低的灯散发淡淡黄晕,无比静谧中,她却感到自己被拉着往前飞奔。她的心底升起两个字:“希望”,它显得如此真实,暖暖的,强烈而温和的存在着。

“我马上知道这是我一直都在找的,法轮大法可以让人圆满。我总是感觉缺了什么,在寻求一条路一种方法。读了许多宗教中的书,神的事迹,如何经历无数苦难后升华到另一境界去,这些故事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神往。早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就希望自己能到达那种境界,身体的转化,我从未怀疑过神的存在。但是我总觉得还是有疑问。以前读到的宗教教义让我觉得到了某一点就停住了,再往前是什么不知道了。我感觉缺了什么,可说不清缺的具体是什么。《转法轮》读完后,我的心在说:是的,就是这样,果真可以再往前,去我一直向往的地方。”三个月后,她决定身体力行,向那个“所向往的地方”努力,这才是她活着的目的。她开始炼功。

起床的动力变为“看书”,丈夫孩子出门后进门前,都看到她捧着书看。她感到身上有了气力,脸上有了笑容,睡眠变得踏实,能够胜任的家务也多起来。在儿子女儿的喜怒哀乐,琐碎的油盐酱醋和丈夫的关切呵护中,她学习到什么是“生活”。

走入真实人生

“四十四岁那一年,我的人生真正开始。我每天感受自己的存在,生活的本身包含些什么,体会各种感受。我体会到我自己的存在,这真是太美好了。我有了选择,可以决定,比如以前别人约我两星期后一起出去喝咖啡,我没法答应,我不知道自己的健康状况到时候允许不允许,有没有气力。想和朋友一起做游戏或者玩什么,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我那时只能拒绝。现在我能自己掌握,按照意愿安排,我是真的存在,和其他人一样,这和我之前不得不接受的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

邬苏拉开始去幼儿园和图书馆参与社会工作。她的头痛和失眠完全消失,她做的手工艺品在圣诞市场上深受欢迎。家里开始充满笑声。女儿说,“妈妈,你看上去神采奕奕,你看上去完全不一样,是不是用了新化妆品?”

转眼间三个孩子都已长大成人,也陆续有了自己的孩子,生命得以延续。“我在带大自己的孩子中没有尝到做母亲的喜悦。但是在孙子孙女那里,哪怕只是抱抱他们,亲吻他们,我感到做一个母亲是多么幸福的事。要不是法轮大法,我不会有机会体会这些,也不会活得这样真实。生命真是太美好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