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医学宣告必死的我21年来好好的活着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七十多岁,很不幸,三十七岁就被医生宣判了死刑;我又是幸运的,在走投无路绝望等死中得闻法轮大法,从此以真善忍为标准修心做人,不仅绝处逢生,二十一年来身心健康,而且活得明白,活得开心,与人亲善。

三十六岁那年,我在一次劳动中伤了腿关节,因为年轻一直不很在意,就当成关节炎贴膏药,针灸,按摩,吃消炎止痛药,没想到问题越来越严重,到第二年的一天在一个无证行医的人家里按摩时,出了大事。在我痛得忍受不住嚎叫半天之后,才被一朋友撞见,急送医院救治,医生检查后说我得的是股骨巨细胞瘤,即人们谈之色变的癌症,而且已到中晚期,由于乱投医,关节囊已碎如破乒乓。

股骨病变处已如烂透的桃子,医生拒绝收我入院,说这种病全世界都没得医好的先例,住院也没用,他们也从没收治过这种病人。当时台湾有一学者叫栾茀的,跟我得的一样的病,《人民日报》登载他被送到北京协和医院由知名专家教授救治,结果也没救过来。所以无论怎么祈求,医生就是不收我。

我痛苦绝望,被送回家后整整嚎叫了一天一夜,凄厉的哭喊声闹得全院子的人都无法睡觉,那种剧痛,那种惨状,人人见了都只摇头,不忍责怪我。

到第二天,通过单位同事、朋友奔走,才有一个人的医生朋友答应收我入院,但仍说是医不了。他们商量一阵说,干脆把病腿从大腿根部锯掉。我惶恐而无奈的问锯了腿能活多久,医生说:“好嘛,你可以活一个星期,不好那可能手术台上你就下不来了。”

我说:“一个星期?那不是伤口都没好就死了吗,那又何必锯呢?我还不如保留个全尸。”医生说:“不锯你就只能出院。”同事朋友问医生有别的办法没有?医生想一阵说:“还有个办法就是锯掉坏了的骨头,另做个不锈钢或塑料的人工关节换上。”但他立即否决了这一方案,说:“做人工关节要天津、上海才能做,至少要等一个多月,到时你死了我卖给谁呢?那么贵的东西,而且每个人的尺寸也不一样啊!”

又绝望了。朋友们再跟医生沟通,问还有别的办法没有?医生想了好半天才说:“倒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锯掉坏了的骨头,另取自身一根小骨头来补,但我们这儿从没做过这种手术,只是骨科主任在上海進修时看别人做过,自己也不敢收治这种病人,因为反正都医不好。”

又托了多少人情,并由单位领导出面签字后果自负,骨科主任才决定全科室主治医师并实习医生一起上场,大家试验性的为我做这手术,并先告知:“你这个病是医不了的,我们只能尽力而为,不能保证成功。”我无话可说,只能听天由命了。

手术台上就死了一次,又被抢救过来,手术后,从脚底到胸部打石膏固定,叫我在床上躺两年。没料回家不到一周,植入骨髓的角钢条就断在骨髓里了,引起骨髓感染,痛得死去活来。因为医院从没打算做这种手术,没那材料设备,是临时用两截短角钢焊接的,没曾想会断。这样一来,我就又到鬼门关了,至今想起都后怕。

那时别人看我就是一个死人,而我已不能用任何语言或表情动作向人表示我还没死,内心恐惧人们会就这样把我送去太平间或火葬场了,当时查白血球一万多,问医生什么问题,医生不语,只说有问题。

我竟然没死成,真的是老天爷保佑,拆开石膏时,腿上的肉皮已成稀糊状,臭不可闻。又经过许许多多无法言说的痛苦之后,我才从新学会了坐,学会了站,学会了拄双拐走路,再厚实的衣服腋下都被磨成了破网状。

此后的十几年过的什么日子啊,吃药成了家常便饭,每月工资入不敷出。穷得上月拉下月,常靠借贷度日,药吃得伤了肠胃,伤了心脏,伤了眼睛,甚至指甲也吃没了。常年感冒,呼吸道堵得令人窒息,心跳超速,说话都累得断气;吃东西禁忌很多,稍不注意,不是拉稀就是便秘,多次打石膏落下严重风湿,腿痛酸软抽筋是常事,阴雨天更痛得哭,眼睛也莫名的痛得要命,书报电视都不能看。因植入腿骨内的角钢条断裂,有时走着走着里面的螺丝钉和钢丝等一卡起,脚就沾不得地了……全身这里不痛那里痛,时时担心着是否癌症复发啊,这样的苦日子不知何时是一个尽头?

就在这种艰难困苦中,还要为求名求利去争斗去拼搏,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弟弟妹妹需要我扶持,为了他们我还得努力奋斗,支撑着去上班,哪怕只剩一口气,我都放不下自己“顶梁柱”的责任心,可是,当我为评职称去找医生开证明时,医生又给我当头一棒,说:“你还开什么证明啊,评什么职称啊,我们根本没想到你还能活到现在!后来我们又收了几个和你一样病的,身体素质还比你好,手术后钢条也没断,可他们全都死了,你这种病是医不好的啊!”

我备受打击,痛苦和绝望又包围了我。更不堪的是,平日照料我的丈夫突然又脑出血瘫痪了,真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啊!这日子没法过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一并袭来,我的承受力已到极限,任何药物都已失去效应,我不得不给家人交待后事了,我哭,孩子哭,一家人围着我哭,于是,众多的人来与我诀别,同情、关心、叹惋、劝慰,可又有什么用呢?人在疾病和天灾人祸面前实在是渺小而可怜,无奈又无助的啊,哪怕你的亲人也救不了你!

可是,老天爷又一次保佑了我,当我走進法轮大法,溶于法中,懂得了真善忍的法理,明白了人为什么病为什么有苦有难后,奇迹立现:心跳正常了,拐杖扔掉了,眼镜摘掉了,所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了。

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一年来,没再吃过一粒药,没再花过一分钱医药费,连伤风感冒都不会得,这可是真实的神话啊!

亲眼见证我绝处逢生的人无不感叹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我的同学、朋友中因我得法而受益者,也相继走出疾病,他们的家人都激动的说:“老师啊,做梦都没想到我这辈子还会有这么好的日子过。”

更大的改变是我的内在。人说:“江山易移,本性难改。”可没想到在大法中,我整个人生观世界观都变了。我彻底抛弃了无神论和斗争哲学,不再追名逐利,不再有意无意的伤害别人,更不以革命的名义去伤害人。我以前急躁易怒,说话尖刻,性格脾气都不讨人喜欢,总是自以为是,总找别人不是,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报复心、疑心……种种不好的人心都有,整天忿忿不平,牢骚满腹,怨天尤人;总觉的自己付出太多,得到太少。得法之后,一切全变了!而这种变化是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的变过来的。

而今,我活得轻松自在,乐观开朗,再不为个人利益去争去斗,更不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渐渐的能做到“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1]了。当我明白失与得的关系,真正放下对名利的执著时,才发现自己原来什么也不缺;当我放下对情的执著,内心充满了祥和慈悲,才发现处处都是亲人和朋友。

大法改变了我的身心我的命运,使我拥有了真正的幸福人生。我也从法中明白了:为什么我一次次身处绝境,却还能挣脱死神的魔掌,获得重生。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牵着我的手,带我走出重重苦难,引领我来到高层次的大道上,不然,被现代医学宣告必死无疑的我,怎么能有今天?

每当看到想到身处疾病和灾祸中的苦难的同胞们,特别是跟我一样得了绝症被医生宣告不治的亲人们,我都想大声对他们呼喊:救世的大法就在眼前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无边的佛法才是你得救的唯一希望啊!不要再听信那些抹黑法轮功的欺世谎言,切莫因自己的犹豫彷徨,而错失这万古不遇的仅有机缘啊!洗净滚滚红尘的污染,返出你先天的纯真与良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