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认识负面思维的危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师父说,“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静心省思,我发现自己还有隐藏很深的负面思维,分析其外在表现和深层根源,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习惯用恶意揣测别人

每当看到同事在工作和为人处事中耍小聪明、做小动作时,就会习惯性恶意揣测其心术不正、自作聪明,从而产生厌恶情绪,不想与之相处,瞧不起他,言语上也不自觉的与之犯呛,搞得工作生活环境都不是很融洽。

为什么看到与自己想法不合的人就会产生对立情绪呢?为什么不能善意的理解别人、包容别人呢?为什么不能心平气和的与意见相左的人坦诚的交换思想呢?为什么总是唉声叹气的抱怨回避或情绪激动的大声争辩呢?这完全不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应有的状态。

挖根省思,发现这都是后天形成的变异观念造成的,很大程度上也是共产邪灵长期灌输的党文化造成的,加之业力和旧势力的掺和,导致魔性大发,佛性被淹没的不起作用了。

师父告诉我们:“人的最早生命是来源于宇宙中的。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2]

也就是说我们的先天本性或者说佛性本来就是善良的,是同化了宇宙特性的,是因为后天的原因才慢慢变的自私不好了。对不符合自己后天观念的东西,不能容忍,有强制征服就范的心理,这是不善不忍。深思细想,这是旧宇宙生命妄自尊大、我行我素的自私狂妄心态。所谓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听不進反调的声音,什么都想统一思想、步调一致,什么时候都想要别人一味的顺从自己的想法。所以眼睛总是向外看,总是用法来衡量别人,总觉的别人如何如何不好,总抱怨别人不争气,总想改变别人,表面上似乎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恰恰被忽视的是自己一尺量天下的自以为是。

宇宙是丰富多彩的,不同层次境界有不同的生存标准和乐趣,也有不同的是非善恶正邪对错标准和相生相克业力轮报成住坏灭的运行法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别人是不能也无需强加干涉改变的。师父说:“我们这个宇宙中还有一个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别人不愿干涉。”[2]“没有人强迫你、逼着你修的,修不修是你个人的问题,也就是说,你要走哪条路,你想要什么,你想得什么,谁也不会干涉你,只能劝善。”[2]“我们宇宙中有个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别人一般情况不能干涉”[2]。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自己对看不顺眼的人愤愤不平呢?为什么嫌弃抱怨呢?为什么非要改变别人呢?这不正是自以为是的自私心理么?这不是逆着宇宙的理而行么?

大法是圆容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们只是在同化法,圆容法,只是平和善意的讲真相、劝善,而不应有任何强求、执着。

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世人不都在迷中吗?都是被后天形成的变异败坏观念控制着,也被自身的业力和旧势力黑手、烂鬼、乱神及共产邪灵操控着,在无知中整天喝着共产邪灵灌的党文化毒药,无知中在浑浑噩噩的随恶助流,在无知中随着共产红魔快速的向地狱深渊堕落。而他们当初敢冒着天胆下世想得大法救度的初心是万分可贵的。仅凭这一点,我们就应该珍惜他们,排除万难设法唤醒救度他们,怎么能看着他们在苦海恶浪中挣扎沉沦而心生怨恨呢?对于他们在无知中,在后天的观念、业力和旧势力操控下随恶助流的种种表现,又怎么能不宽容理解呢?对于救度他们而招来的魔难又怎能逃避呢?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坦然面对魔难和正念清除干扰。当然,无怨无恨的苦心劝善讲真相,与带着隐藏很深的执着灌输别人真相,强制想要改变别人的心态劝善讲真相,有时表面上是看不出什么区别的,而在心性上却有天壤之别。

二、对意外事件常持悲观态度

每当遇到意外事件时,第一反应想到的多数是不好的发展趋势和结局,总是不自觉的往坏处想。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心头上经常笼罩着消极悲观被动无奈的阴影?

我们知道,得了法的生命,佛性已经觉醒,生命微观上在向神体转化,应该是充满希望和生机的,这在得法初期是非常明显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的懈怠不精進了,神性的一面被后天的因素和无数的空间间隔着,表面上仍然像风筝随风飘荡。在人世间,牵动风筝的是那根细长细长的线,对于人而言,牵动人归去来兮命运走向的是缘。每个生命都有不同的根基来源,层层下走过程中,积攒了各种各样的缘份,在返本归真的路上,也造就了不同的路,根基好的人,积攒了大量善缘,回归的路上就比较宽阔平坦,反之则充满荆棘坎坷,甚至悬崖断壁,这样就很可能回不去了。当出现负面想法的时候,其实就是自己空间场内回归路上那些冤魂、债主等负面败坏的东西在吓阻干扰你,有的是在向你讨债,有的是所谓考验你,其实是妒火中烧,目地都是要拦住你返本归真的去路,都是要吃了你这个“唐僧肉”好解心中的怨气。一旦自己正念不足,生出怕心来,或不能识破“白骨精”的诡计,就会被邪魔钻空子遭受迫害,从而更加理智不清正念不足。

其实应该消极悲观乃至绝望的是常人。一个走在通天大路上的修炼者怎么会迷茫呢?就像西天取经的唐僧师徒,无论面对通天河还是火焰山,过不去的是人,是人心,是人的观念。而作为修炼者,是具足神通的,又有师父和护法神保护,路早就铺垫好了,只是你能不能相信,能不能悟道,敢不敢赴汤蹈火勇往直前的问题。

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拯救苍穹于坏灭的是伟大的师尊,我们还有什么悲观消极胆怯的呢?一切负面的消极情绪都不是我们先天的纯真本性,都是后天的因素和旧宇宙生命的干扰。

三、易生厌恶情绪

我们农场里饲养了一些小鸡,总有些鸡隔三差五的会钻出农场围栏,在外边草丛树林中迷路回不来,每次都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把它抓到。因此在抓鸡的过程中我就常常很生气,对那些刁钻而又笨头笨脑的鸡很厌恶,甚至想放弃抓回而任其自生自灭。

另外,每年春夏秋季节,会有很多鹿跑到农场里危害果蔬苗木花草,给生产造成很大损失,也给自己的业绩造成很负面的影响。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花了很大力气建了很多围栏,但是总防控不住它们,心里不由得生出惊惧和怨恨,甚至动了杀机。对有的同事满嘴污言秽语,思想行为低下,很是厌恶瞧不起。还有的同事一有空就直着眼睛看邪党的电视节目,总是不加思考的接受邪党灌输的观念邪说,总是为邪党种种倒行逆施的政策罪行辩护……凡此种种,看不顺眼、心生厌恶的人、事、物很多。我也知道这种怨恨状态是不对的,但长期以来总是放不下,仔细想想,为什么总被这些事情搅得心烦意乱呢?

对别人看不顺眼,潜意识里是想要别人按照自己的标准行事,不符合自己认识标准的就觉的不行,就厌烦,就想把它改变,甚至不惜把它毁掉。这是旧宇宙生命自私自我自以为是本性的体现,它不能接受多元化,更不能面对不同意见的冲击挑战,其实是戒备心、自卑心和妒嫉心等等私心恶念的混合表现。共产邪灵在人世间的附体中共恶党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狂妄、恐惧、自卑、暴虐心理表现的淋漓尽致。

这个世界上好坏善恶都是存在的,各有各的归宿去处,何必嫉恶如仇呢?何必厌烦不安呢?垃圾就应该堆放到垃圾场里,垃圾场里就是会有很多垃圾,你对垃圾和垃圾场有什么值得讨厌的呢?一个觉者会看着低层宇宙生命愚昧无知、沉沦造业而心生恶念挥手毁了这一切吗?当然不会,但是末法末劫时的宇宙旧势力生命确实是这样,它们都是自以为是,对下层低等生命看不顺眼的,不符合其认识标准的,就想毁掉,完全不顾他人的感受处境。师父说:“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4]

再说了,你掉到了粪坑里,还想干净,那怎么能行呢?粪坑本来就是脏的,要想干净,你就得修炼好自己,跳出粪坑。那修炼不就是要消业去执着吗?消业就是还债,就是痛苦,怕苦想逃避哪能行呢?去执着不就是荡尽世间的妄念情感吗?不管面对什么情况都能心不在焉、金刚不动,为真理、为正念尚存的生命舍尽一切而在所不惜。怎么能为迷中的众生一时糊涂犯罪而愤恨厌弃呢?

另外,修炼哪有偶然的事情啊?工作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事,不都是为了铺就自己消业去执圆满的路吗?如果没有这方面的业力执着,就绝不会有相应的状况出现,因为法不允许。也就是说我们遇到的任何麻烦、不高兴的事,都是由我们的业力和执着造成的,首先都应该向内找一找,看看自己在哪方面思想念头不对,言行举止不符合法,然后把他归正了。至于旧势力借机钻空子干扰迫害的因素,正念否定清除那是自然而然的事。

后来我静下心想了想,觉的自己很无知无趣,怎么能与小鸡小鹿一般见识呢?怎么能不怀宽容之心而愤恨它们呢?于是安下心来查找小鸡能够出去的原因,发现有几个地方围栏松动了,空隙比较大,鸡可以钻出去。便想办法把围栏修补好了,结果效果很好。又调整心态与老板同事商量,想办法对防鹿围栏重新修整修建,结果大家都很配合。是啊,亡羊了,应该静下心来想办法补牢加强防范,而不是愤愤不平的抱怨羊的愚蠢和狼的狡猾。

对于世人更是这样,他们表面上自负强悍,实际上内心很苦闷脆弱,被后天变异观念、党文化和业力蒙蔽包埋着,隐隐的感觉不对劲,却不知道出路在哪里。我们有心想唤醒他们,却在表面上不能理解宽容他们的粗陋表现,以至激发他们的魔性,导致一再错失机缘,其实这一点上错在我们啊!

一点粗浅认识,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