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不敢触及的禁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近日,八十五岁老妇李淑贤因生活不能自理要求保外就医被拒一事,在社会上引起关注。

被关注的原因有三:一是老人是因种植树木被砍而遭举报,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刑两年半,法院将其到京十五次上访定性为“非法上访”。二是《刑法》七十二条规定,七十五周岁以上的应当缓刑,八十多岁的李淑贤被判实刑,法院并未给出解释。三是李淑贤入狱后患了压缩性腰椎骨折,在监狱两年骨折两次,躺在床上不能动,大小便都得在床上,生活无法自理,家人申请保外就医被拒,河北省女子监狱将瘫痪在床描述成需“卧床静养”,称不具备保外就医条件。

这三点,哪一点都是违法的,被曝光后引起民愤。有评论连问:“信访问题怎么处理成这样?法院又是怎么判决的?坐牢的八十五岁老人是否需要人文关怀?那些恶意构陷八十五岁老奶奶坐牢的人,你们真的就心安理得吗?”

中国法律之荒谬,对人之冷血由此可见一斑。殊不知,这样的经历在被迫害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中很常见,只是媒体不敢也不能触及这些黑幕,所以难以为外界所知。

今年六月,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郑德财在狱中就是坐着轮椅出来会见家人的。他被庄河市法院冤判一年半,关押在南关岭新入监监狱。家人向监狱强烈要求才得以会见,才知道郑德财出现高血压,心跳过速,咳血等症状。

被关押在山西晋中监狱的八旬法轮功学员李喜虎,被狱警铐着手铐,狱警指使刑事罪犯殴打李喜虎,十五监区监区长杨春生便是直接责任人。

令人震惊的是,七十九岁的辽宁省凌源市建平县法轮功学员刘殿元,被判十一年半重刑,目前在冤狱中遭受着迫害,这不是往死里整人吗?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连高龄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河南新乡市法轮功学员赵美珍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早七点左右,在新乡“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新乡牧野区检察院的直接操控下,在家中被绑架,送到新乡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赵美珍年逾八旬,血压高到二百多,看守所拒收,但检察院仍然不放人,并叫嚣:“看守所不收!直接送五监狱!四年的刑期从现在开始,直到二零二零年结束。”老人被关押后身体不适,在监狱医院里血压高到二百多,处于危险之中,家人去探望遭拒绝,监狱的狱警说她一直不配合治疗。监区的负责人李杰说:“来到这里的人,不到期是不会让她出去的。”

二零一八年六月九日下午,辽宁省本溪市今年已八十三岁的丛福兰老太太和七十六岁赵桂荣,只因发放几张真相光盘,被本溪市彩屯派出所绑架,所长赵宁亲自指挥,对两位老人非法抄家。当天下半夜一点多,两位老太太被劫持到本溪市看守所。因俩人年龄太大,看守所担心身体出问题,要求派出所出两万元钱才能收。牵涉到派出所的利益,派出所无奈办了所谓的“取保候审”,将两人放回家,但暗中编造材料,上报到本溪市检察院,意图批捕两位老人。

安徽阜阳市法轮功学员王学斌已八十一岁高龄,并且病重已一个多月,卧床不起。约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左右,突然被遭非法批捕。阜阳市新上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张家忠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下,亲自下令非法批捕法轮功学员王学斌,只是因为他认为王学斌在阜阳市法轮功学员中威望很高。

辽宁省葫芦岛兴城市张东华是个残疾人。二零一五年五月,依法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元凶江泽民的诉状,七月十五日兴城市公安局来了三车警察,在没有出示身份证、搜查证的情况下,非法抄家、绑架了他们母女,并抢走法轮大法书籍。她的母亲在葫芦岛市第二人民医院检查身体时,由于体力不支重重跌倒在地,导致腿部、胯部多处瘀青,浑身发抖。对于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妇,看到这些警察们却全然不顾。在看守所拒收的情况下,有的警察竟谎报老人的年龄,已快八十岁,警察谎报六十五岁,简直是不择手段。

海军大校周彝也是因控告元凶江泽民而被迫害。江苏省南京八旬老人周彝是海军航空工程学院退休副教授,大校军衔,师级离休干部。二零一五年六月初,周彝的诉江状在明慧网登出后(《海军大校周彝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就一直处于公安的监控、跟踪之中,并遭强制采血。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七日下午,周彝在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里学习法轮功著作时,被鼓楼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华侨路派出所警察共二、三十人闯入绑架,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遭非法庭审。

早年被判重刑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如今在狱中已经年过八旬。其中,空军第一代飞行员、国家二等功臣于长新,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被判十七年重刑,入狱时已经七十多岁。于长新原是空军指挥学院教授,正师职,副军级,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曾主编空军指挥学院教科书。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于长新即失去自由,后被北京军事法院秘密冤判。于教授对判决不服,曾提出上诉。当时军队高层对于长新被判重刑反响强烈,一些高级将领为他鸣不平。

于长新教授的妻子姜昌凤,二零零一年被非法重判十年,当时已近古稀,是北京女子监狱关押的年龄最大的法轮功学员。在女监被迫害一度满脸长满脓包,眼睛肿胀睁不开,严重便秘,腰部严重弯曲成九十度,手不停地抖动,生活自理困难。出狱后又被非法送进劳教所,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这位八旬老人,被人目睹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单独关在一个牢房,身体已经很虚弱。

熊辉丰,退休前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中国宇航学会的理事,是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专家。二零一四年八月,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时年七十六岁的熊辉丰老人再次被抄家、绑架,后被判重刑七年半。

熊辉丰的老伴刘元杰女士,是八三五八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多次获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为中共的飞航导弹领域做出重要贡献。由于多年来反复的被迫害,加上警察不断地恐吓威胁,特别是二零一四年对年近八旬的熊辉丰先生的再次绑架,对刘元杰女士的身心造成严重打击。她从此日渐消瘦,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凄然离世。

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例子也不胜枚举。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早晨,天津街派出所六、七个警察对八旬老人法轮功学员张锡明大打出手,使老人身体多处受伤。警察敲诈张锡明的老伴不成后,自己翻箱倒柜,抢走一万多元。天津街派出所王广祥是迫害大连法轮功学员顾群致死的直接责任人之一,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王广祥被确诊为比较罕见的小分子肺癌,不能手术只能化疗。

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洪传至今二十六年,当初六十多岁开始修炼的人,如今已是八十岁上下,这些老年法轮功学员为数不少。他们很多人被警察上门骚扰过,被劳教或判刑,甚至全家被迫害,这些年身心经受了极大摧残。他们所经受的迫害比李淑贤老人更甚,只因为法轮功是媒体报道的禁区,这些黑箱才难以揭开,但是人在做,天在看,这些恶行必将逃脱不了上天的惩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