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然严重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据明慧网近日报道,二零一八年七月又有51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72人被非法庭审,中共法庭对18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罚金151000元。二零一八年一至七月份,至少526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遭中共绑架的法轮功学员2805人次,骚扰1990人次。据明慧网信息统计,河北省是遭受骚扰最严重的省份。仅七月份,543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其中保定232人、石家庄99人、张家口41人、秦皇岛41人、廊坊35人、唐山32人、沧州17人、承德12人、涿州9人、邯郸9人、邢台9人、衡水5人、魏县1人、河北1人。仅保定市骚扰232人,保定涞水县骚扰123人。

以保定市为例,近期保定街面随处可见所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商业闹市一条街,全副武装的特警来回巡视随处可见,给平静熙攘游人游动的街面尽添不和谐因素。保定市所有派出所片警全部出动,以执行上级命令为由,大面积骚扰当地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砸门入户,手举小型录像机对着前来开门的法轮功学员录音、录像;有的要求入室照相、还要求给全家照相。

有的法轮功学员与家人不给开门,这些警察就不断砸门,三番连续登门非要面见法轮功学员,并威胁再不给开门就抄家。还有以开除法轮功学员孩子工作为由要挟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派出所欺骗,以办证为由诱骗到派出所强迫被录像。

据警察说上门照相骚扰是为了采集法轮功学员信息,利用人像识别技术,公安部要搞数据库,为进一步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做准备。

下面列举几个近期发生的几个迫害案例:

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吕庆、李艳荣、李刚、徐桂荣、张桂萍、胡风秋、刘凤娟、李明云、秦增云、潘福德、东维荣、姜顺爱,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二十二日先后在家里被绑架、抄家抢劫,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南沟看守所已有两年多。

家属聘请的做无罪辩护的律师目前遭到打压,有余文生、程海、文东海、吴莉、李明、张科科等,已不能继续来抚顺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熊冬梅和蔺其磊律师的律师证仍然被当地司法局扣押,没有给到本人手里。

官忠基遭诬判七年

七月十三日,山东省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官忠基接到被非法判七年的判决书。此后,官忠基就受到来自看守所相关人员的“不要上诉”的压力。

七月二十三日,官忠基在上诉状上签字,提起上诉。当天,律师将上诉状递交到平度市法院。法官雷鸿春告诉律师大概两、三周的时间,会接到青岛中院的通知。

非法判决后,相关人员就多次安排官忠基的儿子去看守所会见官忠基,目的是让他儿子劝官忠基认罪,不要上诉。相关人员欺骗他儿子说:“为什么重判你父亲七年?就因为你聘请了北京的律师做无罪辩护。”

今年六十六岁的官忠基,是一位家住平度市东阁办事处后巷子村的普通村民,因为二零一四年六月给当地百姓讲述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的真相,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再被绑架,七月三日遭平度市法院非法庭审。

杜贺先遭诬判七年

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女士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在外邻里和睦,看淡名利,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杜贺先被雄县公安国保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构陷。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身体已被迫害得非常虚弱的杜贺先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推进法庭所谓“庭审”,“庭审”刚刚开始不久,杜贺先突然口吐鲜血,他们把杜贺先推出法庭几分钟后,又把她推进法庭继续开庭……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雄县法院在保定看守所内宣布对杜贺先非法判刑七年的非法判决。

祝亚遭诬判八年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法院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祝亚,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祝亚也作了无罪自辩。祝亚说:自己是一个残疾人,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能力。修炼前残疾左腿要靠左手撑着才能往前迈,修炼后通过学法炼功,萎缩的腿长粗了,明显地好了。拉血尿、血块坏死的肾也好了。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

法官无视当事人和律师的陈述和辩护,在一个月后的七月十七日还是秘密诬判祝亚八年,罚款两万元。祝亚的女儿陈雪婷听到妈妈被诬判八年后,悲痛欲绝,泣不成声。父亲早已病逝,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又被诬判八年。

牟永霞被迫害致五脏衰竭

黑龙江省大庆市七十岁的退休女教师牟永霞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去探亲,在车站被国保警察绑架。警察并捏造罪名将她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法院,对这突如其来的遭遇,导致牟永霞的身体出现心脏病突发、高血压、头晕、抽搐、胸闷、背痛出不来气,多次被背去医务室吸氧气,睡板床后曾受过骨伤的她,翻身都困难。当时看守所说办保外,办案单位不同意。

家人几次奔波到相关部门询问,不是没人接见,就是被推诿。家人到检察院去询问情况,被告知说案子返到办案单位了。字幕上显示牟永霞是“头”。家人认为构陷得太离谱:说七十岁的“二级残疾”老太太是“头”儿,她管谁呀?谁听她的?不是胡诌八扯吗?

到第八天(七月九日)时,牟永霞老人已生命垂危,在这人命攸关的生死时刻,让区法院法官李晨勇被指使欲勒索家人两万元钱做担保放人,并说得向上面(政法委)交差。

家人气急地到法院交涉放人,并说:我妈快被整死了,还要钱,我也没钱。办案人说:你妈快不行了。家人气愤地说:是人命重要啊?还是钱重要啊?我妈是好好的被抓进去的,现在把老太太整成这样,就是你们给我一千万也没法治好啊!人我还不接了,死了我就告你们。

看守所也给家人多次打电话催促接人。孩子无望地说:我没钱,我妈也没犯罪。晚上,牟永霞的状况,时刻令人担忧,看守所又给家人打电话说:晚上还不知道咋过呢。而且多个狱警和犯人,在二十四小时内不停地用冰水给老人浇头降温,冷敷毛巾,看了一夜并敦促法院放人。

在家人的正义抵制下,第九天(七月十日)下午,法院以所谓的“监视居住”放人,还没等家人到看守所接人时,看守所用轮椅把五脏衰竭、奄奄一息的牟永霞推出监区,推出看守所大门,并喊着放法轮功牟永霞,就这样老人被释放。

十九年来,有多少惨无人道、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迫害案例?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迫害致残致死?有多少家庭被迫害得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身陷狱中每天遭受着中共的摧残迫害?有多少他们的家人每天以泪洗面期盼着和亲人团圆?这一切能结束吗?能,只有解体灭亡了中共才能实现。因为中共就是一个邪灵,祸乱人间、毁灭人类是它存在的目的。只要它存在一天,迫害就不会结束,世界也不会安宁。愿全人类都来关注迫害,关注法轮功学员及所有中国大陆遭受中共迫害的民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