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修心性 讲真相也快乐 【明慧网】

时时修心性 讲真相也快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我今年六十七岁,得法前我是一个不幸的人,我家住农村,五岁时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常年在外工作,又给我找了个继母,我十二岁时发现身体有病,患有残疾。到省城看病,好心的表姐收留了我,从此我给表姐带孩子,就不上学了。长大结婚,婆家就我丈夫一个儿子,三个妹妹,丈夫也是身有残疾的,婚后我生了两个女儿,又没婆家人帮忙,我带着两个女儿上班,成天生气,得了一身病(支气管哮喘、头痛、妇科病),单位照顾我到收发室上班。后来领导把工厂卖了,我也就不上班了,药费也报不了,身体不行了,说话接不上气,体重只有七十多斤。

幸运的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得大法了。我每天学《转法轮》,每天早晨到公园里炼功,中午做一大家子十几口人的饭,照顾公婆,下午和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从不耽搁。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我变的无病一身轻,整天乐呵呵的干活,全家人都感到了惊奇和高兴,这人怎么变的这么快呀!家庭矛盾也化解了。

法轮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欢乐。一九九九年七月在江魔头的操控下,铺天盖地的造谣,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了。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不写,我婆婆举双手说:谁不赞成法轮功,我都赞成。

一、向内找,师父就帮我

一天上午我到一家超市门口发光盘,给了一个女士,她说是同修,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光盘发了,以前给她光盘的同修搬家了。这个同修家离这个超市很远,我说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她说:在家学法学不進去,心情也不好,出来转转。当时我想一定是师尊安排的,我说我给你做五十盘吧,明天上午十点你来这里拿可以吗?她说一定来。

当时的环境还很邪恶。刚分手,我的怕心就返出来了:她是不是真同修呀?明天她带便衣来怎么办呢?又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呢!回来后我找了小区的一名老年同修,我和他商量,明天我在远处看着,让老年同修给送过去,马上离开,因为他们不认识,说好九点五十在小区门口等。可第二天我等到十点钟同修也没来,我又不敢到他家找,因为他儿媳妇不让他和其他同修联系。我骑车在小区里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他,就开始埋怨同修,你害怕不去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呢?这个念头一出来,马上就警觉了。师父叫我们遇事向内找,修自己。这是你自己有怕心呀!而我却把危险推给了同修,多么自私肮脏的一颗心啊。再说同修也可能给忘了呢。这样一想,感觉师父就在身边,立刻我正念足了,怕心也没有了,马上骑车过去了。昨天碰到的那位同修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我感到师父讲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内涵太深了。其实师父什么都给安排好了,只是利用这些去掉弟子的人心与执著。

有时等公交车,车启动前我已经跑到车的后门了,司机也不给开前门,开车就走。我刚想生气,马上就想这是让我修去急躁心、抱怨心,不到一分钟就又开来一辆同方向的车。我上车后因前方堵车,我坐的车还超过了前面的那辆车。向内找后,这神奇的事情太多了!

二、讲真相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有一天出去讲真相我碰到一位六十多岁的男士,他在马路边一只脚跨在车子上,我走过去和他搭话,“先生,您看过真相资料吗?”他说:我是政府刚退休的干部,党员,每月开八千多元,我能看你的东西吗?你参与搞政治。并说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国内上班也是事业单位,日子过的很好。

我说:我今天告诉你,一、我没让你参与什么;二、我没要你一分钱,也没让你帮我们做什么,我只是告诉你: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江泽民腐败治国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上天要惩罚中共,不管你信与不信,天要变谁都挡不住。你知道我们法轮功是冤枉的,我们师父是清白的。把你入党时举胳膊发誓把一生献给它的毒誓废掉,给自己留条后路,这怎么是搞政治呢?再说你儿子在美国有别墅、有汽车,那是他自己的付出换来的,用得着感谢民主党、共和党、川普总统吗?他说不用。“那我们是搞政治吗?”他说不是。我说你看资料吗?他说要;我说那你把党退了吧,他说行。

我也觉的奇怪,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说什么他都行。我感觉过程中师父就在我身边给我智慧。一切都是师父在做,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而师父却把这威德都给了弟子们。

现在讲真相已经是我生活中的一部份,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过程中虽然什么人都能遇到,但是基本上也能做到不动心了。在师父用巨大付出延续来的时间里,弟子会一如既往,更加精進,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