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大法真好 【明慧网】

学大法真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修炼前,我曾捕杀过很多野兔和鸟类等动物。我的身体也不好:鼻窦炎、肩周炎、腰腿痛、胃病;烟酒瘾也很大,怎么戒也戒不了。

我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一九九八年正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当天晚上看师父讲法录像,并学了第一套功法。回家后抽烟,一抽烟就不是滋味,连续两天;第二天中午喝酒也是这样,一喝就恶心,从此烟酒一块戒掉了。真神奇了,没想到这么难戒的烟酒,刚开始学大法两天就这么轻松的戒掉了。

师父说:“炼功人不能杀生”[1]。从此,我也再不去捕杀野兔和鸟类等动物了,因为它们也是生命啊。随着不断的学法,我能够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他人,与人为善,师父还给我净化了身体,身上的疾病全都好了。我真切地体会到,学大法真好!

三个月后的一天下午四点多钟,我感到全身发冷,骨头痛的要命,有散架子的感觉,当时头脑里就出现师父一句话:“不管怎么难受,千万要坚持来听课,只要你走進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

当时我没有大法书,我只能白天跟其他同修一起出去洪法,晚上听同修读《转法轮》,四个月后请到了这本书,全身心投入学法。,洪法过程中,在师父洪恩慈悲点悟中,清洗自己的心灵,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二十年中从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年轻而有活力。

我有师父管

九九年七二零后,進入正法修炼过程,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到了二零零三年以后,许多同修被迫害,有许多同修离开大法,在那段社会压力、家庭压力都很大,让人感觉度日如年的岁月里,我只有一念:即便我一个人也要坚持到底。在七、八年的独自修炼过程当中,为了战胜困魔,我学完一讲法就开始炼功两小时,发完十二点正念就开始出去发真相资料,这样几次下来再也不困了,从二零零四年每天早晨三点五十开始炼功至今天,几乎没有间断过(特殊情况例外)。

这里插一段小故事,因我从来都不会盘腿,连散盘都不行,有一次我在心里问师父:我是不是还不够做一个真修弟子,师父不管我?就这样子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真的双盘上了,还盘了五、六分钟,当时高兴的哭了。师父管我了。

二零零五年到二零一五年十年中,我遇到过五次生死大魔难,二零零五年我骑电动车上坡时跌進一个小坑,我从电动车上翻过去,摔在地上,大约有半个小时昏迷状态。潜意识好象身体分成三段,头、身体、腿。当时就想:大法弟子怎么能这样呢?就发正念,发现鼻子流血了,当时就想:大法弟子的血是珍贵的,就这么一想,血真的不流了。我开始起来,可是起不来,我想大法弟子一定能起来,不知怎么起来了,起来一摸脸上有血,就去找有水的地方洗脸,一洗脸,左手抬不起来,就用右手洗了脸,一只手扶车,骑着电动车也不知是怎么回到的家,因老伴在儿子家看孙子,我没有跟她说我受伤的事情,只是告诉她没有什么事,你回来一趟。那天正好是周一,第二天中午儿媳妇把我老伴送回来,儿媳一看我的脸肿成那样,非要拉我去医院,我说到医院七天还不一定好,我保证不用七天就好了,不相信你们周末回来看看,说来还真神奇,就在周末早上洗脸时,脸上的伤全退掉。儿媳回来一看对大法升起敬仰之心。直到现在儿媳一直相信“法轮大法好”,还支持我们学大法。

二零零五年,我和大儿媳谈到大法学员被迫害时,大儿媳突然讲了一句:“你能百分之百信师信法,谁也不敢迫害你。”从那时起,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不管多忙从不间断,用法对照自己一言一行。

二零零八年秋天的一个傍晚,我感到身体状态不太好,就躺下休息,到十二点钟时,妻子做了一碗鸡汤叫我起来吃,我起来后端不起碗来,两手抖的厉害,她当时就害怕了,就要打电话告诉我两个儿子,我说:不能打,你告诉他们,他们也帮不上忙,只能把我往医院送,我是修炼人,有师父管,没有事。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和往常一样,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下午五点左右,割完五亩小麦,我和老伴开着手扶车回家,当下小坡时,车头一下子扎地,怎么扶也扶不起来,我俩一用力,车把我俩扑倒在地,车头从我老伴头上压过,又从我身上到两条大腿碾压过去后才停,老伴爬起来又把我拉起来,我发动起来车开回家了,正好五点五十分,到了全球发正念的时间了,发完六点正念后,我才发现老伴的头巾上有几个大洞,可身体什么事也没有;我的裤子被压成了条状,可也没伤着骨头,只是腿上有块瘀青。大法的超常、神迹再次在我们身上显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