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来途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我是一位年轻的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底妈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我只有几岁,懵懵懂懂的跟着走了進来,在修炼的路上磕磕碰碰,见到了太多神迹,现在和大家分享其中一点点。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50”

我小时候曾到过南天门,那并不是真正的南天门,只是我空间场中应该看到的“法”的显现形式而已。南天门的颜色是旅游景点中那种常见的红漆门,没有世俗间大红色那么艳丽,从里到外透着神圣的气息。我看着那扇门,觉得心有惭愧,或许心有漏故而有愧。门的柱子上雕刻着一条金色的龙,栩栩如生。龙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我,不管我站在什么地方,似乎都逃不过那双眼睛。我想,那条龙是想告诉我,人在做,天在看,好与不好,天知道。由于层次所定,我看到的南天门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我往云层的深处走,突然眼前出现了很多人。他们都是透明的、白的,和人世间的常人有点不同,有点像似人的灵魂,但与灵魂不同的是,他们有思维,是“善”的集合体。他们围着一面白色的墙,那面墙上没有任何东西,像一块大大的云耸立在天际里。他们争先恐后的触摸着那块奇异的“墙”,我也好奇地跑上去摸。我看到自己飞在空中,用右手触摸了那面墙,墙上突然多了一个数字,“50”。

我不知道那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只是隐隐觉得和时间有关。时间很紧,要抓紧时间修炼。

人间“炼狱”

我还曾两次到过不同的时空,一次是外星人的空间。在一座高楼大厦里,四周很安静,唯独只有我的脚步声。我看到人类在操纵着机器,面无表情,手上被打着条码。一个婴儿被放在一个像锅一样的器具里,被慢火烹饪着。这还不是最恐怖的,真正恐怖的,是与我们这个物质空间息息相关的,人类的另一层空间。

那个空间的整个格调都是黑的,天空阴暗的让人很压抑。人失去了灵魂,就剩一具躯壳在行走,如同僵尸。大法弟子是清醒的,只是人数很少,连万分之一都不到。我和我妈妈是清醒的,因为我们都是修大法的,但我爸爸不是,党文化还很重,虽然已经三退,但在我看到的空间场中,没有灵魂,是“迷中人”。大法弟子人人都有一本大法书,那些书拍打在那些“迷中人”的身上,能将部份人拍醒,但有的人实在迷的太深,怎么拍也拍不醒,而我爸爸也是那些拍不醒的人中的一员。

在那个空间场中,还有一个很邪恶很邪恶的恶灵,它是魔鬼的化身,是撒旦的代言人,是共产邪灵。它开着出租车,把清醒的人一个个往那个世界里扔。它恶狠狠的看着我,恨不能把我也变成没有灵魂的人。我听不到它说的话,但我能感觉到它想弄死我。我一点都不怕它,因为师父的法身一直在保护着我。那个邪灵真的太邪了,它不把人当人,而是一个可以随意利用的工具。它抓了一位“迷中人”,是一位长头发的女子,来害我,但那个“迷中人”在触碰到我的那一刻,与我接触到的部位开始一点点融化、冒烟,我就这么看着她都觉得疼,觉得可悲,那是真正的形神全灭啊,什么都没有了。

正法弟子和“法正人间的人”(被拍醒的人)是有区别的,邪灵進不了正法弟子的身,碰到正法弟子还会被融化,但是“法正人间的人”不同,被邪灵碰到,稍不注意会再次成为“迷中人”。那个空间中的最后场景,是一辆类似于游乐园里的那种一节一节的小火车,载着大法弟子驶离了那个世界。

这两个空间的所观所历,让我深感得一人身不易,能得大法又是何其之幸。

一步便是十万八千里

我曾有一世是一只白色的凰,我有一位师兄,他是一只红色的凤,他的名字叫做朱雀。我们都是神鸟,但没有自己的威德。那一世的师父突然有一天召唤我们。我比师兄先到,得知师父会在人间传法。那一刻我起了嫉妒心,不希望师兄比我强、有得到大法的机缘。故而我幻化成两只红色的鸟去拦他的路,让他晚下界,积不满自己的威德,从而错过大法师父传法的机缘。

师兄到了那世师父那里,师父问他,“为何晚到?”他说,有两只鸟拦了他的去路。那一刻,我清晰的感觉到,那世师父好象知道是我所为,拦了师兄的路,但他什么也没说。或许他知道,这将成为我在凡间修行路上的一场劫难。

师兄最终如我所愿,比我晚下界。我和他在凡间各自积着自己的威德。那一世,我们同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或许是因为我在上界起了嫉妒心,让我在那一世对他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既不讨厌他,也不喜欢他,但就是不想见他。他要是和我在同一个城市,我就去另一个城市,反正是躲着他走,能躲多远就多远。

“三十三层天,离恨天最高。万般苦海,情海最苦。”情关虽是所有劫难中最难的关卡,但每个人的劫难各不相同。由于我在上界起了嫉妒心,又在下界以逃避来遮掩自己的过错,导致我在那一世在飞往佛国圣地的时候,仅一步之遥止于门槛。我看到自己即使化作凰向上冲,也冲不破那层门槛。我冲多高,门槛就涨多高,它始终离我一步之遥,而这一步让我清楚的感觉到有层看不到的力量阻挡在我的前方。明明是平整的楼梯,却突然变成万丈深渊。因这一步我没有修得圆满,亦从梦中哭醒。

得法后我想起了大法师父的话:“因为他的功柱就那么高,再高他也上不去了”[1],师父还讲:“修得执著无一漏”[2],而我有漏,故而上不去。

这个前世的故事,我用简短的话语将它阐述出来,一是告诫我自己,不要步前尘之路,要正视自己的过错,“修得执著无一漏”;二是劝告世人,珍惜今生缘,莫望来世空。今生为人,不见得来世为人。

在此,我对自己在上界犯下的错误郑重道歉,师兄,对不起!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