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护身符引起的风波 【明慧网】

一张护身符引起的风波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我今年七十二岁,住在一个小县城。一段经历过去至今已有近两个月了,但仍历历在目。今天我就把这事情经过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二零一八年六月份的一天,我到某乡村集市去讲真相劝“三退”,并给一个人发了一张真相护身符。由于遭人恶告,我被集市驻地警察绑架到当地派出所,警察拿走了我的老年证。这时是上午九点。

在此期间,按照平时在大法中修炼的感悟,我自始至终坚持按以下几点要求自己:一、高强度发正念清除解体邪恶。二、对恶人的恶行坚决不配合。三、大法弟子是主角,他们都是被救度的生命。四、对他们讲真相,救度这一方众生。

被带进派出所后,警察让我坐在他们办公室的一把椅子上等候。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一切黑手烂鬼,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与干扰。请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

因为我不知道他们的姓名,所以为了叙述方便,我把几个主要人物分别用代号A(县里主管迫害法轮功机构的人)、B(当地派出所所长)、C(副所长)来代替。

过了一段时间,有人传话让我到另一个房间(审讯室),由A为主,B配合对我进行“审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张护身符已转到A的手中。他拿出了那张护身符,问了我一些问题,我一个字都未做回答。他们的记录是“不语”。A看什么也问不出来,就说:“你既然什么也不说,那再到原来的地方去(坐着),但要拍个照。”我边站起来边回答说:“拍照?免了吧!拍也不会拍上的。我保证不会做有损于人类道德良知的事情。希望二位多保重。”说完这三句话后,我又回到了原来坐的地方,继续发正念。

又过了些时候,就到了中午吃饭时间。警察们都出去吃饭了,有一个小警察留下看着我。B吃完饭回来,带回来一些饭递给我让我吃,并让一个小警察给我倒上水。我接过饭水后说声谢谢,然后放在身边的桌子上。继续发正念。

到了下午一点左右,我想这正念已发了四个小时,师父和众多正神在另外空间把这里的邪恶可能清理的差不多了。我来到这里一定有我要做的。我要主动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让他们得救。

下午上班时间到了,所有人员全部到齐。我说:“你们这里谁是主事的?我有话要对他说,但必须是说了算的,绝不能推诿说做不了主。”A马上说:“有什么话对我说。”这样A带我到另一个房间。以平等的身份坐下后,我首先提出条件说:“咱二人谈话,你既不能录音,也不能录像。”A答应了。

我先问A:“今天发生的事情,就是因为一张护身符?”A答:“是。”我问:“既然这样,护身符上面写的什么,你看过没有?”A答:“没有。”我说:上面是说,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劫难来时命能保。并举了几个佩戴护身符并诚念这九个字而转危为安、遇难呈祥的实例。

我看他听的很认真,就继续讲: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法轮大法是最高佛法。“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不报,乾坤必有私。”这四句话出自于《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自古以来迫害佛法的人,或被满门抄斩;或遭株连九族。从来没有好下场的。近年来追随江泽民,积极迫害大法的人遭恶报的也比比皆是。前河南省登封县公安局长任长霞(全国唯一的一个县级女公安局长),在去省城开会回来的路上,遭遇车祸。坐在最安全位置上的她是车祸中唯一死去的人。这就是她迫害大法的报应。看来这“善恶有报,如影随形”的天理是真实不虚的。

接下来我又讲了前央视主播罗京因给中共当喉舌诋毁法轮功和“天安门自焚”编导陈虻栽赃法轮功而遭恶报患癌症而身亡的实例。

我又讲了江泽民发动这场迫害,是因为对大法师父的妒嫉而引起。当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七人中有六人不同意发动这场迫害。而七个人的家属中,就有人学这个功法。当年亲自听到师父讲法的只有两万多人,而通过人传人,心传心,短短几年内在中国就达到了修者上亿。难道这一亿人都是傻子?再说在中共历史上,历次运动说打倒谁没有超过三天的,而这一次中共倾尽国力的四分之一发动这场迫害,并持续了十九年。法轮功非但没被打倒,反而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的香港、澳门和台湾。这是为什么?当然心知肚明。就是因为法轮大法是最高佛法,世界需要真、善、忍。

讲到这里,我又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十五年前我因患了不治之症而走入修炼。我娘家是一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村庄,与我同样病的人已死了六、七个,年龄最小的三十九岁,多数在四十五至五十岁之间。而我当时五十七岁,自学炼功法后,十五年零几个月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无病一身轻,天天充满快乐。我发自内心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并把这些告诉我身边的人,让更多的人受益。

这时A说:你知道大法好,就在家炼。今天是人家举报了你,才出的这事。言外之意,责任不在他,他也是身不由己。我又对他说:你我二人素不相识,今天以这种形式在这个地方相见,也不是一般的缘份,平时我找你也许很难。我告诉你两句话,请你牢记“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现在人类历史正处在一个非常时期,每个人都面临着被淘汰和归善的选择,希望你能明白我的用心。看到他默认。我又把那两句话重复一遍。

到此,我讲了已有三十多分钟。这时他对我说了一件事。就是他们去过我的住处(他们利用老年证上的信息通过房管局查到的),拿走了我的什么什么东西,什么什么东西没拿。这时我的心里也很平静,对他说:这本《转法轮》可是我的命根子,是每天都要学的,你必须要归还给我。这样他把拿走我的三本《转法轮》书又拿回两本放在我的兜子里,还说: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与A的谈话到此结束,我看他也很平和。他让我再到原地方去坐着。他可能去与B交待怎样了结这件事。

过了一会儿A回来对我说:“一会用车送你回家。”我同意了。A也就离开这个地方回了县城。

又过了不长时间,B对我说:“现在送你回家。”这时派出所的全部人员都在场,我站起来说:“今天来到这里,大家都对我很好。青年人都称呼大姨或大娘,并给我拿水拿饭,我非常感谢大家。”B说:“这都是应该的。”然后我走到B跟前放低声音说:“那些东西(指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可都是很珍贵的,希望你好好保存,千万不能毁坏。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B说:“就在这里,我一定会保管好。”

这样我就与送我回家的C和另两名年轻警察往外走,B在后边站着。当走到要出大厅门口时,我又返回到B身边再说一遍:“兄弟,你一定要保管好这些书,这可是最高佛法。在闲暇之余拿出来看一看,你一定会受益无穷。希望你能够拥有美好的未来。” B满口答应说:“一定。”

我走出大厅门口,那三位送我的人早已坐在车里。我上车后与B挥手告别,说声“再见”。B一直站在大厅门口,直至车开出派出所的大门。这样由三个人把我送回家中。整个事情共经历了六小时三十分钟。

这就是由一张法轮大法护身符引起的风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