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救度敲门的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五日】邪党两会期间,本地派出所四个警察以“关心”我、“照顾”我、看我有什么困难来“帮助”我的名义轮番到我家骚扰,他们一進院就打开手机照相,还东屋窜、西屋窜。

因为我曾经多次给警察及政府官员讲过真相,所以对他们的上门骚扰没有怕心,我严肃的对他们说:“你们私闯民宅、不出示任何证件、各个房间乱窜、照相,这样做是违法的。我倒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修炼法轮功,我曾被冤判,蹲了三年半大狱。回家后,我还坚持修炼,因为这个功法太好了。可是我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他们不修炼,对他们来说,压力很大。如果你们家也总有公安局的人打扰,你是什么想法呀?”

其中一个警察说:“我们这是关心您!”我说:“你们要是真的关心,我们村的土地被政府给强占了,当时一亩地只给几百元钱,有什么用?现在一亩地几百万了。老百姓没有了地、没有生活来源,借钱、贷款在自家宅基地建造几层楼房出租,养家糊口。政府强拆的强拆、查封的查封,你们真的关心,就把这些封条揭了吧!还有今年政府还要求农村煤改气,现在已進入冬季,燃气送不来,又不让烧煤取暖,暖气管、自来水管都冻裂了,楼道里到处漏水,老百姓只能挨冻,你们这是关心吗?如果真的关心,把这些实际问题解决解决吧!”警察说:“我们把您说的向领导反映一下!”然后就走了。

第二天,他们又来了,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说没有时间。我说:“如果你们真的没有时间,以后就别来了,还耽误我的正事。”我找了一张纸,把他们的警号都记了下来,问他们的姓名,也一起记了下来。一个警察问:“记这个干什么呀!”我说:“你们是人民警察,我是合法公民,你们不出示任何证件,就是私闯民宅,我有监督你们的权利呀。”一个警察说:“那以后我们不穿警服,穿便服来可以吗?也省得你家人有压力。”我说:“不行,我会以为你们是坏人私闯民宅,我要报警的,你们要是听我讲真相,我会欢迎你们的。”他们说:“明天下午我们再来。”我说:“一言为定!”

第三天,我等了一下午,他们一个也没来。我起了欢喜心,认为自己正念强,记他们的警号、名字震慑了他们,他们不敢来了。

第四天,几个警察又来敲门,我没有给他们开门,在大门里对他们说:“你们说昨天下午来,为什么没来,害得我等了你们半天的时间,你们言而无信,我不会给你们开门的。”一个警察说:“昨天我们有事,所以没来。”我说:“那今天我也有事,接待不了你们,你们走吧!”

这时街上来了几个看热闹的人,在小声议论着,其中一个老太太大声说:“人家不就炼法轮功吗?又没偷没抢的,这么没完没了的骚扰人家,还有信仰自由吗?”警察知道理亏,怕围观的人太多,开车跑了。

我像得胜的将军一样,沾沾自喜起来。回到屋里,我回顾这几天警察敲门的全过程,认为自己做的还不错,从常人的理来讲,维护了家庭、村民的利益。从修炼来讲,记警号、记姓名、指出他们违法,震慑了邪恶。不给警察开门,也符合“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

但是随着深入的向内找,我发现了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和怨恨心等,根本没有慈悲心,有这么多不好的心,又怎么能生出慈悲心呢?警察屡次来敲门,干啥来了?他们是来了解真相的,是为得救来的,而大法弟子就是来救度众生的,这都是亿万年前就已经安排好的,我怎么能用邪党的争斗、怨恨把求救之人拒之门外呢?警察都能用和善(尽管是伪善)的语言对待我,我怎么就不能用大法修炼出来的真善来善待他们呢?我诚心的对师尊说:“弟子错了,弟子要善待警察,不能把他们当作邪恶看待,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他们是深受邪党毒害的众生,如果我不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很可能就没救了,我要救这帮警察。”

第五天,我准备了《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和破网软件,还有一些糖果、花生、瓜子、香烟,沏上一壶茶,静等他们来得救。下午,来了两个年轻的警察,得知他们都是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这的。我很客气的让他俩坐下,让他们喝水、抽烟,警察各自点上一支烟后说:“法轮功不是不抽烟吗?”我说:“是的,我在修炼之前也是抽烟、喝酒的,修炼后这些不良的嗜好都戒掉了,可是现在年轻人都喜欢抽烟,我是专为你们准备的,你们抽吧!呛不着我的。”没有领导在,他们也很放松,想玩手机,我让他俩把手机放到北屋的餐桌上,专心听我讲真相。

我就从自身的祛病健身、家庭和睦,讲到做生意的拾金不昧,到大法洪传世界、再到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天灭中共的藏字石,讲到大法是度人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在救人,还讲了迫害大法遭恶报的许多实例!他俩静静的听着。当我讲到三退保平安时,他俩高兴的退出了团、队组织。真的为他俩感到高兴。

第六天下午,队长带着一个手下来了,我象昨天一样善待他俩,因为我发出的是一颗慈悲的心,队长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不象以前那种伪善了,很诚恳的愿意听我讲真相。我想给他俩放《风雨天地行》看,比我讲的力度更大、更具体、更全面、能量更强。当看到“天安门自焚”伪案的重重疑点时,这个队长看明白了,说:“这是假的,是在造假。”我说:“可是它却实实在在的欺骗了所有的中国人、全世界人。”由于他们有事要办,只看了十几分钟就走了,没来的及给他们做三退。

在以后的时间里,这个队长就不来了。我很后悔,没能在他说出那一句真话的时刻抓住时机,劝他三退,真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整个两会期间,其他三人基本上天天来我家,只要他们一来, 我就象招待客人一样,给他们放真相光盘,不管你看十分钟也好、五分钟也好,只要他看就没有白来,就有收获,第三人也做了三退。

两会过后不长时间,三人又来我家,我问:“今天来又是什么目地呀?”他们说:“领导有令,让我们隔三差五的就来看看您,您只要在家,我们就放心了。”我说:“那好,我明天找你们领导去。”

第二天,我找到该派出所所长,因为以前我两次来派出所给这个所长讲过真相,并给他做了三退,这一次我开门见山的问:“你们这样没完没了的骚扰,是对我监视居住呢,还是什么名目?如果是对我监视居住,请给我出个证据吧!”所长笑嘻嘻的说:“什么也不是,就是看看您在没在家,这也是上边的指示,如果您在家,我们照个像,也证明我们去了,好向上边交差!”说着所长拿出手机对着我。我说:“那好,你录吧,把我讲的真相给你的领导听一听,如果我专门找他们,他们还不一定见我呢,真得谢谢你了!”他那边录着,我这边讲着,我感到强大的能量加持着我,觉得自己顶天立地,我知道师尊就在我身边,一切都是师尊在做!

十几分钟后,我和所长握手告别,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