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教我去掉利益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我出生在一个贫困农家,从小穷怕了,苦怕了。长大受中共无神论的洗脑,我就更不相信命运和上天的安排,被变异观念以及拜金思想左右,执著的追求利益。真象师父讲的:“他还想在常人社会中奋斗一番,还要达到什么目标呢!”[1]

一、迷中的我是如此的执着

一九九零年结婚后我从农村来到了城里,当时兜里有五百元钱,丈夫手里有五百元钱,我们就开始了新的生活。我没有工作,丈夫每月有一百八十元的工资,我们的日子过的很仔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刚结婚一个月丈夫突然患上了急性乙型肝炎,住院治疗后在家休养了近一年,每个月只有几十元的生活费。孩子出生后生活就更紧张了,因孩子还没满月就患上了肺炎,那时我们就成了医院的常客,感觉自己命真苦!可面对现实又不甘心,对金钱利益更加追求。

于是我去做小生意,在街边卖内衣、拖鞋等小商品。那时所谓的改革开放刚开始,生意特别好做,人也实在,几乎不怎么讲价。生活有了转机,我对利益更执着,拼命的攒钱,一万、两万……

正在我窃喜拥有了几万元时,突然因丈夫的原因几乎失去了所有的钱,我痛苦极了,但当时为了孩子,更为了骨子里不认命的那种犟劲,我更加执着的追求钱财。那时真是一块钱一块钱的攒,因做生意中午不能回家吃饭,我宁可饿肚子,也不吃一元钱就能吃饱的午餐。更难以启齿的是,哎!现在说起都脸红,那时我们经常去北京等地進货,有时同行好姐妹缺货让我帮着带货时我都从中赚差价,甚至几块钱都不放过,现在想想真是汗颜,虽然当时也知道是不光彩的事,可在利益的驱使下真象师父所说的“为利者六亲不识”[2]。在常人中,我真是迷在其中无知的造业,在红尘中苦苦的挣扎。

二、修大法去利益心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修炼法轮大法了。慈悲的师父没有嫌弃肮脏的我,把无比圣洁的高德宇宙大法“真、善、忍”捧给了我,牵着我的手领我走向返本归真之路。

刚得法没几天,有一天早上我去买菜,也就是两、三元钱的菜,我给了摊主十元钱,可他却找给我五十多元,我当时就警觉了:这是师父帮我去利益心哪!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凡事为别人着想,想到人家一大早辛辛苦苦的卖点菜却赔钱,我就赶紧把五十元钱还给了人家。若在修炼前,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当时感觉从未有过的心胸坦荡,听师父的话,修大法真好!

也许是因为利益心太重,师父让我提高,在利益面前我一次次面临考验。

大概是二零零三年,有一次我去北京進货,我选中了一款每件二十八元的半袖衫,先定了一部份打好包放在卖方家,尚未付款。又去转了几圈拿了点货,回到买半袖衫的人家,我又要了二十件同款衣服。交款时不知怎的店员少收了五百六十元钱,我当时站那心算了半天怎么算都觉的不对,就对店员说:“你好像算错了吧?”她还不太高兴,说:“咋不对了?”我说:“你少算了二十件的钱吧?”她一下害怕的脸都涨红了,怕老板听见,小声连说:“是呀!是呀!”我把少算的钱给了她,她很感激我。遗憾的是处在那疯狂的邪恶迫害的年代,我没敢证实大法,只是听师父的话做好人,做了一件好事。

其实当时也闪过不好的念头:这人山人海中我只跨出两步,即使她发现错了也找不到我了,何况自己進一趟货也就只挣个千八百块钱,我跟她说我多拿些货叫她给我点优惠,可她连一分钱都不降,我心想:“这回妳可赔大了吧!”有一种幸灾乐祸又掺杂着妒嫉等种种不好的思想在脑子里翻腾……

当然,最后是师尊的教诲让我没那样做,当时并没有太高的认识,只是知道修炼就要做好人,更好的人。

可能同修们认为我当时做的挺好,能放下利益之心了吧?可就在当天晚上住宿时,交完住宿费当时就发现收款员多找给了我十元钱,我顺手把钱揣兜了,认为这是小钱,没事的,够我吃顿饭了,还挺高兴,心里还想今天这是怎么啦?到了楼上越想越觉的不对劲,脑海里想起师父讲过的相关的法:“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3],越想越生自己的气:怎么就这么不争气,真是给大法抹黑,人心掺杂又不好意思给人家退回去,真有种常人所说的,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小河沟里却翻了船的感觉。其实还是没真正做到“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4]。

其实小的事情更能体现真修实修的境界,人心真的不分大小,只要有就没达到法的标准。对我来说,利益之心好象如影随形,处处都能体现出来,有时修的很表面。比如在做生意中遇到百元假钞,我能做到眼都不眨一下把假钞直接毁掉,决不去坑害别人,可买东西时却总好跟对方讲价,就是不想吃亏,那不就还是想占便宜吗?不还是利益之心吗?有时还会掩盖:比如有好几次在地上捡到百元钞票,心想捡起来吧,给资料点用,其实向内找为什么让我碰到呢?说明当时心还是微微的动了,甚至有点窃喜。其实古人还讲“路不拾遗”,更何况我们是大法修炼人。任何掩盖自己利益之心的想法都不是真正修炼人应有的。

三、在法中升华

看来这利益心还真不小!二零一六年我去银行换零钱,包里有三千元,心想先换二千吧。我把钱递進了窗口,一看她那里零钱挺多,就对女业务员说,那就换三千吧!顺手把一千元千又递给了她。后来回忆,可能因业务员一边数钱一边和旁边的同事说话,没听清我的话,以为我要再换三千哪,结果就多给了我二千元。当时我还纳闷:银行面值十元的钱不都是一沓一千捆好的吗,今天怎么这么多沓呢?

装好钱我就往家走。可总觉的好像不对劲,走到半路索性再数数,怎么数都不对,心想要是真多了我也会还给人家的,干脆回家再说吧。到家一数正好多了二千元,这次还真的没有一点邪念,师父说:“什么事情哪也不是偶然的,都有两方面因素,不是来考验你,那就是为了帮你,反正两方面,你就想吧,没有偶然的。”[6]我心想这不单单是去利益之心,也许是师尊给我安排证实法救众生的机缘吧!我拿上钱赶紧往银行跑,因担心业务员一旦发现会很着急的,自己赔钱不说,说不定还要受到处罚。

我来到刚才的窗口对业务员说,刚才我换了三千元钱,钱数好像不对。她不太高兴的说:“咋不对了?”我说:“好像多给我了。”她一下子警醒了,她的同事说:“赶紧点库!快点库!”几分钟点完后看着我说:“少了二千元。”我说:“那就对了,我给你送回来了。”

理财经理大声说:“好人哪!”我说:“不是我好,是法轮大法好!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是我师父教我这么做的。我今天要不给你送回来你是找不回来的,因我不是拿银行卡办业务,就像过路的,你到哪找我呀?”她感激的连连点头说:“是的,没法找的。”我又说:“可我不能那样做,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师父教我做事要为别人着想,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不要听电视上对法轮功的那些造谣、诬蔑之词,今天你遇见任何一个真修大法的学员都会把钱给你送回来的。所以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谢就谢我师父吧!”

大家都默默的听着,相信每个人的心灵都受到了撞击。大堂保安用敬佩的眼神带着微笑目送我走出银行。回家的路上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心中无比感恩伟大师尊对弟子的看护,对众生的慈悲,时刻用大法提醒着深陷红尘中的我,让众生明真相,见证大法的美好。

万分庆幸自己在人类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今天能迷途知返,法轮大法引导我走上回家的路。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弟子要去掉一切不符合法的人心,同化大法,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圆满功成〉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