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女子监狱恶人遭报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

1、原女子监狱长贾秉新遭恶报被判刑十四年

贾秉(炳)新,男,汉族,59岁,大学文化,内蒙古土默特左旗人,原吉林省女子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贾秉新曾在1994年7月至2000年12月之间在吉林监狱工作,历任科长、副监狱长;2000年12月至2004年3月在长春铁北监狱担任监狱长;2004年3月任吉林省女子监狱邪党书记、监狱长。

在职期间,在监狱内部多次指挥下令制造恐怖参与迫害,是吉林女子监狱行恶的总后台,对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负有主要责任。采用的具体手段和迫害方式是当时成立专门的迫害机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教育监区,监区内设四个小队。自2003年3月份组建以来,一直利用“犹大”和包夹对刚被关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洗脑,然后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采取蹲小号、上绳、上抻床、上大挂等手段和方式继续从精神上和肉体上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或精神失常。

2012年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遭恶报被判刑14年((2012)通中刑初字第九十五号刑事判决)。

2、女子监狱副监区长倪笑红遭报应患腰椎间盘突出

倪笑红,吉林省女子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教育监区的副监区长,某天忽然患了腰椎间盘突出,动弹不得。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倪笑红是女子监狱的急先锋之一,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她软硬兼施。十几年来,利用、支持刑事犯和犹大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丝毫不顾学员的死活。

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和犹大们,为了立功、减刑,都昧着良心、挖空心思的迎合、巴结倪笑红等狱警,无恶不作、人性全无,其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据了解,倪笑红心里十分害怕遭到报应,也所谓念佛。

3、刑事犯赵扬帆死在公安医院

赵扬帆(诈骗犯),女,30多岁。吉林市人女子监狱纸箱监区有9名法轮功学员在饭堂打横幅,纸箱监区对这些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王丽萍被绑死人床大概四十多天。主要迫害者便是赵扬帆,她后来从纸箱调到老残监区,身体患有糖尿病,2006年办理因病假释时,为了检查身体合格,她吃大量含糖的东西,结果假释已经批下来,还剩几天就回家时,她却死在了公安医院。这就是迫害好人遭到了报应。

4、刑事犯包夹刘平被车撞死

刘平,女,40多岁。在监狱期间专门参与给法轮功学员酷刑上绳,因迫害积极,减刑回家。回家后不久,在自家的小区里被别人在倒车时撞死。

5、刑事犯杨波出狱遭报吸毒而死

杨波(杀人犯),女,30多岁。关押在监狱六大队,经常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背后向警察恶告法轮功学员。在服刑期间与男犯乱搞怀孕后,监狱一个姓申的狱医(女,当时50多岁)哄骗杨波打胎,后杨波出狱回家后因吸毒而死。

6、刑事犯孙连红丈夫突然暴病而死

包夹孙连红,女,40多岁。还有二十几天回家,不听劝善,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刘香卓酷刑上绳,同时得知她丈夫在家突然暴病而死。

7、刑事犯付阳因骂学员吐血

付阳,女,40多岁,监狱六大队犯人。一次付阳因骂法轮功学员后,当时就现世现报,吐血半个月并住院。后来付阳出狱后又二次进监。

8、刑事犯徐艳辉辱骂后腮额骨脱落

徐艳辉,女,40多岁。在包夹法轮功学员耿继峰时,辱骂大法师父,耿继峰劝她不要骂,这样对她不好,徐艳辉不但不听,反而叫嚣不怕报应,结果她在吃饭时,刚一张嘴,两腮额骨(俗称挂钩)“咔嚓”一声脱落下来,三天不能说话,最后在医院经治疗才好。后来她对耿继峰说自己是骂大法师父遭报应了。

9、监狱狱警张晨雨母亲坐骨蹲折

张晨雨,女,30多岁。多次积极参与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过程中不听劝阻,一意孤行,想通过迫害学员升官。一次她带母亲去饭店吃饭,母亲坐椅子时,椅子突然倒地,她母亲坐空一下子坐在地上,当时坐骨蹲折。张晨雨后来有所醒悟,便不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了。

一九九九年以后迫害法轮功的办案警察恶报连连,这些被中共利用的参与迫害人员,自己并牵连家人结局悲惨。念佛、祷告都没有用,佛也绝不会去保护迫害善良的恶人的。善恶有报,毫厘不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上天给人的时间是有限的,赶快擦亮眼睛,弃恶从善,不要上江泽民的当,别当他的陪葬品,别跟他助纣为虐。

中国不是中共,爱国不是爱党。天灭中共,谁也阻挡不了。为了真理而存在的生命,理智清醒的选择自己未来的路。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不要让自己与家人陷入悲惨的结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