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迫害法轮功 潍坊中共人员遭恶报(上)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

目录:

前言
一、潍坊各地区恶报形式人数统计表
二、潍坊各部门恶报形式人数统计表
三、潍坊公安系统人员恶报形式统计表
四、恶报案例分布特点
五、潍坊市直属机关高校医院监狱系统恶报案例
六、各地区恶报案例

前言

潍坊,山东省下辖地级市,古称“潍州”、“潍县”,又名“鸢都”,位于山东半岛的中部,辖四区六市二县。总人口九百三十六点三万人。

西来邪灵中共窃政以来,无神论的党文化邪说的强制灌输洗脑,特别是十年文革对传统文化灭绝性的迫害,给善良淳朴的潍坊人带来空前的灾难。被洗脑后的人无知的对天地神佛犯罪,同时自己又无知承受善恶有报的天惩,潍坊人生活在苦难中。

一九九二年,伟大的法轮大法以便于人们接受的气功的形式——法轮功,由李洪志师父在长春传出,短短七年时间,传遍中华大地。法轮功的传出把被中共无神论所斩断的人与上天和宇宙的联系重新衔接上,使人们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归宿。潍坊人发自内心学炼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功效显著,更让修炼者道德提升,人传人,心传心。

法轮功的洪传以及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创始人的感恩让江泽民嫉恨不已。一九九九年六月七日,江泽民按捺不住对法轮大法的仇恨,亲自主持召开中共政治局会议,决定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先在山东省搞迫害法轮功的试点,潍坊市成为全国中等城市迫害法轮功的试点。

被中共无神论成功洗脑后的山东省各级中共人员,在江氏流氓集团的淫威和名利的诱惑下,违反法律,丧失道德与良知,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大法与大法修炼者。山东省成为最早迫害法轮大法的省份,潍坊成为中国大陆最早迫害法轮功的中等城市。

自一九九九念至今,十九年来,潍坊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与江泽民驱使各级人员的残酷迫害下,用血肉之躯与坚韧的精神为潍坊父老乡亲树立起一块永恒的道德与正信的丰碑,很多人被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精神境界感动,从中共编造的谎言漩涡中走出来,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不再助纣为虐。可是还有一些人还被中共欺骗,仍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今年青岛“峰会”前夕,继续作恶,绑架了157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大法再次犯下滔天罪恶,危险已经向那些参与迫害者逼近。

为了警醒那些仍被中共与江氏集团绑架迷惑的潍坊各级中共人员,为这些生命的未来着想,我们根据明慧网的报道,整理了潍坊市十九年来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到天惩恶报的人员案例。目的就是要唤醒那些仍然参与迫害的各级人员。这里面无怨无恨,只有对逝者的惋惜!对生者的珍惜!

由于中共的刻意欺骗隐瞒与封锁,实际的恶报人数可能更惊人。

一、潍坊各地区恶报形式人数统计表

图1:潍坊各地人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人数统计
图1:潍坊各地人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人数统计

图2: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潍坊人员遭不同类型恶报统计
图2: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潍坊人员遭不同类型恶报统计

表1:潍坊市一九九九年~二零一八年六月各地区恶报形式人数统计表

地 区本 人 遭 恶 报祸及家人人数
死亡(癌 症、车祸 猝死等)恶 疾被调查、被双 规、被处分、被逮捕、入狱撤职、辞职、降职 开除、调离、落选 下岗、离婚、破财骨折、摔伤、被砍、疾病等非自报数死亡、伤残、其它(患癌、被捕、破财)合 计
市直机关830111314
潍城区862441125
坊子区21102147
寒亭区882126827
奎文区10001012
青州市631110012
诸城市217341191555
寿光市1872563941
安丘市703273622
高密市821021214
昌邑市920335522
昌乐县530212313
临朐县623181321
总 计107441824493360275

注:表1中“合计”中的人数中不包括“祸及家人人数”

二、潍坊各部门恶报形式人数统计表

图3:潍坊各部门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人数统计
图3:潍坊各部门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人数统计

表2:潍坊市一九九九年~二零一八年六月各部门恶报形式统计表

本 人 遭 恶 报祸及家人数
死亡(癌 症、车祸 猝死等)恶 疾被调查、被双 规、被处分、被逮捕、入狱撤职、辞职、降职 开除、调离、落选 下岗、离婚、破财骨折、摔 伤、被砍 、疾病等非自报死亡、伤残、其它(患癌、被捕、破财)合 计
六一零14112019
政法委30100004
公安系统259382061371
法院00100001
县级以上政府及领导1696114737
基层政府及领导271151113152982
企业20110115
普通世人331102137466
合计107441824493360275

注:表2中“合计”中的人数中不包括“祸及家人人数”

三、潍坊公安系统人员恶报形式统计表

表3:潍坊市一九九九年~二零一八年六月公安部门恶报形式人数统计表

本 人 遭 恶 报祸及家人数
死亡(癌 症、车祸 猝死等)恶 疾被调查、被双 规、被处分、被逮捕、入狱撤职、辞职、降职 开除、调离、落选 下岗、离婚、破财骨折、摔 伤、被砍 、疾病等非自报死亡、伤残、其它(患癌、被捕、破财)合 计
区县级领导822203717
科级与派出所所长730421217
普通警察9212172433
监狱部门12001004
合计259382061371

注:表3中“合计”中的人数中不包括“祸及家人人数”

四、恶报案例分布特点

从以上三个统计表,我们可以看出恶报有以下几个特点:

1、恶报的程度比较惨烈,死亡人数107人,占恶报总人数的39%。再加上患恶性疾病(多数是癌症等不治之症)的恶报人数后为151人,占恶报总人数55%。可以看出恶报的惨烈程度。

2、恶报程度与迫害程度相对应。迫害越严重,恶报越重。诸城市与寿光市是两个迫害比较严重的地区,恶报人数也比较大。分别为55人与41人。恶报死亡人数分别为21人与18人,占总恶报总死亡人数比例为19.6%和16.8%。为潍坊地区恶报死亡人数的前两名。

3、恶报人数较多的部门依次为基层政府部门、公安系统与普通人,依次为82人、71人和66人,占地区总恶报人数的比例依次为29.8%,25.8%,24%。这三个部门也是迫害的主要参与实施部门。尽管有些普通人只是诬告、陷害法轮功学员,没有直接参与迫害。但在上天来看,这些人的行为与直接参与迫害是同罪的,正是这些人的诬告、陷害与配合,才使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投进中共的监牢,有的迫害致死。

4、在公安系统恶报人数中普通警察为33人,占整个地区公安系统恶报总人数的46.4%,接近一半。这说明那些直接参与迫害的基层警察罪恶是比较大的。不管你执行的是哪个上级命令,谁做恶,谁偿还!

五、潍坊市直属机关、高校、医院、监狱系统恶报案例

1、潍坊市市长王伯祥遭恶报患癌症

潍坊市部份法轮功学员本着对市委、市政府的信任,在遭到了公安、单位领导、街办、村委等不公正对待后,自发的到市委、市政府上访,市委、市府派常务副市长王伯祥、副市长胡岗、政法委书记王治华及信访局负责人等与学员代表交谈,对学员提出的几点要求,他们认为合理并予以全部答复,还一再表明对那次上访人员不打击报复,不搞秋后算账,并有书面答复意见盖有中共潍坊市委市政府信访局印章。事实上是一种政府公开欺骗行为,后来被他们向全市各阶层诬蔑煽动。因此次上访,有一名上访学员被非法判刑,大部份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残酷迫害。

“善恶必报是天理”,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到升迁的时任分管政法、信访的市委副书记王立福升为政协主席后,遭恶报,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三日得癌症而痛苦死去;副市长王伯祥后升为市长也遭恶报,得癌症。

2、潍坊市委副书记王立福遭恶报死于肺癌

王立福,男,原潍坊市委副书记,分管全市政法工作、主管迫害法轮功。他骨子里极端仇视法轮功,早在一九九八年它就多次在大小会议上批判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四日潍坊法轮功学员就坊子“科普论坛”诬蔑大法、部份法轮功学员无端遭受当地政府迫害等问题进行了合法上访,王立福当晚看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竟吓休克数次,整个晚上靠输液支撑。

“七二零”后,王立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七月十四日上访时,法轮功学员推选的十位谈判代表,在七月二十日时全部被非法抓捕,并被多次非法审讯。王立福为发泄私愤,主谋在全国第一个非法判处了原潍坊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李天民有期徒刑四年。

善恶有报是天理,多行不义必自毙,王立福在二零零二年春,他刚升任潍坊市政协主席不久,就死于肺癌。

3、潍坊常务副市长陈白峰遭恶报自缢死亡

二零一四年六月五日,大陆多家媒体报道潍坊常务副市长陈白峰自缢死亡。

陈白峰,男,汉族,一九五九年五月生,吉林和龙人,一九八零年四月加入中共, 一九七六年七月参加工作,其人从诸城县枳沟镇下乡知青起家,直干到现任潍坊市委常委,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

在普通百姓看来,陈白峰从一个小人物做起,直到有今天的显赫地位,确实不容易,也确实是一个小小的传奇吧,怎么说自杀就自杀了呢?这与陈白峰把身家性命出卖给中共邪教,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不无关系。

潍坊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重灾区。潍坊有不少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甚至失去生命。据明慧网《潍坊青州市恶行录》记载,二零一二年二月,陈白峰任潍坊市委常委、副市长;曾任昌邑市委书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零零八年)期间,推动迫害法轮功。陈白峰与崔建平、张爱云等均参与组织、实施、推动迫害法轮功,其恶行明慧网多次报导。这些罪恶当中,有陈白峰推波助澜、助纣为虐的原罪在里面。

在明慧网搜索陈白峰的名字,会显示一系列有关陈白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信息,被迫害人数之多,迫害之残酷,令人发指。在此,不再一一列举了。

4、潍坊市驻京办主任祝进德死于癌症

祝进德,原名祝保德,男,时年四十七岁,潍坊市昌邑县太保庄乡付戈庄人。他原是潍坊市市府副秘书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祝进德就被任命为潍坊市驻京办主任,专干残酷迫害进京上访法轮功学员之事。他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手段狠、坏点子多而很得一些不法官员的赏识,又立功,又受奖,还由副县级提升为正县,可就在他即将走马上任之时,于二零零零年九月死于癌症。

5、原潍坊医学员院长兼党委书记刘玉瑞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死亡

刘玉瑞,时年五十多岁,原潍坊医学员院长兼党委书记,生前曾按照上级指示迫害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如采用非法关押,非法停止工作。扣发工资,强行送精神病院等手段阻止法轮功学员正法。当刘玉瑞作出强行将该院法轮功学员送精神病院决定的第二天,就遭天报。在路边被一辆机动三轮车撞倒。经北京、济南专家来潍抢救无效,死亡。

6、潍坊市中小企业管理局局长马相钦打黑报告得恶报股骨头坏死

马相钦,原潍坊市中小企业管理局局长,已退休。

二零零零年七月,家住他楼上的法轮功学员正在家与同修交流,被马相钦举报,造成近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刑拘、关押。其中法轮功学员秦永杰被非法劳教三年。

由于中共媒体造谣、诬蔑法轮功,不明真相的马相钦还以为自己做了好事,公开对外讲是他举报的。此后不久,马相钦便患上了股骨头坏死症,严重时不能行走,下不了床,手术后靠拄拐艰难行走,形同残疾人。

7、潍坊市知识产权局二级调研员孙成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被抄家

据潍坊市官方网站消息,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潍坊市知识产权局二级调研员孙成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审查。孙成华家已被抄家。

孙成华,寿光市前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在任乡镇书记和政法委书记期间,一直追随元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

特别是二零一五年,在全市教育系统污蔑诋毁法轮功,各中、小学校教室内张贴诬蔑、诋毁法轮功海报,严重毒害中小学师生、家长。在电视台公开造假,构陷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毒害寿光百姓。

二零一五年五月,北京当局提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很快就有超过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向中共两高递交诉状,控告元凶江泽民。中共两高违背《宪法》,把法轮功学员依照《宪法》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诉状返回本地,引发了全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苍天有眼。从古到今,诬陷佛法迫害佛门弟子的人必遭报应。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孙成华被调离寿光,降职到潍坊市知识产权局任副调研员,表面原因“贪腐”遭人举报,被审查(见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文章《寿光市政法委书记孙成华遭报应》)。人算不如天算,两年后的今天,孙成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审查调查。这不能不说是天意使然。

8、潍坊粮油储运公司保卫科长于岳军参与迫害大法 急病而死

于岳军,男,潍坊粮油储运公司保卫科长,家住潍坊粮食车队宿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江氏集团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于岳军紧跟江氏集团,表现邪恶,经常写黑板报诬蔑大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还不让给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送饭,也不许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声称法轮功已经取缔了,不许再提这些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非常恶劣。

于岳军一九九九年底就遭了恶报,时年才五十多岁的他突然得了急性病,到医院不到一个星期就死了,临死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

9、潍坊第二印染厂原保卫处处长宋加成遭报被单位撤职

潍坊第二印染厂原保卫处处长宋加成(后调到潍坊纸箱厂)在江氏流氓集团的层层部署指示下,以到单位开会为名欺骗法轮功学员,把弟子关押在单位私设的监室里不让回家,长达三十天。

法轮功学员上访后被拘留,三名被开除,宋加成一马当先,多次领着公安、街办等、半夜三更到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等等,用尽流氓手段。

到二零零三年,终究掩盖不住他那流氓的本性,他已是有妇之夫与本厂职工,有夫之妇大搞男女关系,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臭名远扬,遭恶报,被单位撤职,自己调到潍坊纸箱厂。

10、潍坊市学院两办(党办、校办)主任艾希敏一睡而终

潍坊市学院两办(党办、校办)主任艾希敏(男),仇视法轮大法,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方面,出谋划策,坏点子出尽。尤其对法轮功学员牟乃武及其家属,协调有关部门,对其百般刁难。此人阳奉阴违,就是他的同事也很难识破他的为人。

就在法轮功学员牟乃武被迫害致死去世不久,艾希敏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因公出差,在招待所落宿后,第二天就没有醒来,撇下了需要照顾的老母和孩子。

11、潍坊新盛纺织有限公司保卫处长韩明飞暴毙

潍坊新盛纺织有限公司保卫处长韩明飞,时年四十岁,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出谋划策。

作恶终有报,韩明飞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九日晚值夜班时,独自在厂区暴毙,等人发现后,已是尸体发硬,撇下了需要照顾的老母和妻女。

12、潍坊柴油机厂的《潍柴周报》编辑陈冠峰污蔑大法遭恶报车祸惨死殃及其妻与其小姨子当场死亡

潍坊柴油机厂的《潍柴周报》的编辑陈冠峰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就积极追随中共流氓集团诬陷迫害法轮功,他编写污蔑大法的文章,还搞什么所谓的采访专辑、蛊惑法轮功学员脱离修炼……

善恶终有报,只争迟与早。二零零四年八月的一天,陈冠峰骑三轮摩托车带着妻子与其小姨子赴宴回家的路上,在转弯处与一辆汽车相撞,其妻与其小姨子当场死亡,陈冠峰的头骨被撞碎,事后成了植物人,躺在医院八个月后死亡。死时才四十岁左右,家人将其住房卖掉还不够为其付出的医药费,撇下一个女儿只得靠她姥姥抚养。

13、潍坊市看守所(医生)朱波遭恶报中风不能说话

潍坊市看守所(医生)朱波,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疯狂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积极参与迫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无数次野蛮粗暴的给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多次向他讲真相,他依然不悔改。善恶有报,朱波已中风,嘴歪不能讲话。

14、潍坊市军队离休高干作恶殃及妻子癌症死亡

潍坊市有位军队离休高干,在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他就盲目的一味相信中共的诬陷谎言,十分敌视法轮功。他的一位女婿是炼法轮功的,曾多次给他讲真相、讲道理,这位高干在理屈词穷的情况下仍然顽固不化,不但不听善劝,还说什么共产党给他几千元钱花不了。

二零零二年初,他的这位女婿在流离失所中被非法抓捕,两天后刚释放出来,在到他家看长期没有见面的孩子时,这高干偷偷打电话举报到公安,去了一车警察把他的女婿当着全家人的面又抓走了。数月后,这位高干的夫人患上了癌症,于当年年底就死了。这高干为妻子的死而多次痛哭流涕,人在迷中、浑然不知,殊不知种祸根、招灾殃者正是他本人。

15、潍坊市开发区东金马村党委书记王军作恶殃及父亲癌症死亡

王军,原开发区东金马村党委书记,此人与蔡景杉狼狈作恶,二零零二年王军曾花四十多万元买轿车送给蔡行贿,此事当地百姓尽知。王军因极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其父去年十月遭恶报,患癌症死亡。今年王军拿出二十多万元(贪污的钱)竞选村长,结果落选,王军的母亲领人把开发区到村里检票的公证人拦在大队里不让走,后由武警强行将王军的母亲拘留,并宣布王军不再有被选举权。

16、潍坊滨海开发区海化人民医院遭报多名医院主要领导,均因经济问题被处理

海化人民医院自二零零零年以来,积极配合海化公安分局,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遭非法查体后劳教。多次参与对海化开发区法轮功学员进行插管的迫害,还积极配合海化公安分局王春桥及以徐庆云为首的海化开发区“六一零”强行、多次插胃管折磨法轮功学员。多名医院主要领导,均因经济问题被处理,医院近几年来,医疗事故不断,真是应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古话,迫害善良,必遭天谴。

17、潍坊市一个由虞河桥小学转到潍坊日向友好小学的学生的父亲因举报大法遭恶报死亡

一个由虞河桥小学转到潍坊日向友好小学的学生的父亲,因举报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四年中国传统新年已经遭恶报死亡。

18、潍坊市范玉花、鲍占果夫妇遭恶报

范玉花是潍坊市峡山区太保庄街道办事处鲍家营村的妇女主任。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与丈夫鲍占果跟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年来,带领“六一零”邪党人员去法轮功学员家抄家、抓人,监视本村法轮功学员,积极响应邪党的迫害政策,带领太保庄派出所到一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非法抄家。当时那名学员家没有人,在范玉花的纵容下,翻墙进入,抢走了四亩地的粮食(玉米),卖钱后,中饱私囊。

法轮功学员多次跟她讲真相,她却不听。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鲍占果在自家平屋上晒花生时,突然坠落,致使胯骨脱臼,住院治疗几天后,花去四万元钱。

六、各地区恶报案例

1、潍城区

1)潍城区国保队长王建江遭恶报丧命

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国保大队队长王建江,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因为作恶多端而遭天理惩罚,在肝癌折磨后,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八日死亡,时年四十七岁。临死前几天每天都抽近一小盆水,死前一晚(九月十七日)一整夜坐立不安,痛苦至极。

这个活着时仗着共产邪党撑腰,坏事干尽,迫害得众多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落得个中秋团圆节前四天暴毙,撇下妻(姓于,四十多岁)儿(十八岁,在昌乐上高3),老母(七十多岁)的可悲下场。王建江在住院期间,其妻对大夫和护士哭诉丈夫是被共产党累死的。王建江本人在弥留之际也对其妻子说:“我这是自作自受。”

2)潍城区原教育局长陈宝玉逼死法轮功学员因贪污被“双规”

潍坊市潍城区原教育局长陈宝玉,积极追随江恶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一九九九年七月逼死法轮功学员周春梅和孙小柏母女的直接指挥者。陈宝玉于二零零三年因经济问题被“双规”。

3)潍城区水利局局长褚永生遭恶报被拘留

褚永生,一九六四年生,住潍坊市潍城区怡园路锦华苑小区(潍城城管执法局宿舍),二号楼二单元三零一室,为潍坊市潍城区水利局局长。在于河镇任镇长期间,将潍坊市潍城区北关街办河湾村法轮功学员玄成喜打死。

二零零四年,褚永生被调到潍城城管执法局后,与原来妻子离婚,将儿子送到国外,与城管执法局未婚女青年结婚,在城管任局长期间贪污,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因经济问题被举报后,被潍坊市检察院拘留。

4)潍城公安分局处长韩梦杰遭恶报溺水身亡

潍坊市潍城区北工派出所副所长韩孟杰,因追随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有“功”,二零零一年被调到潍城公安分局某处任副处长。刚上任不久,他带着妻子和孩子到水库划船,家人上船后他往前推,一头扎在水里,再也没有上来。这是他迫害法轮功学员应得的报应。

5)浮山镇原医院院长付春泥、季素云遭报涉嫌贪污被开除公职

6)浮山镇原派出所大老李(外号)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半身不遂

7)季关胜充当帮凶遭恶报 暴病身亡

潍坊市潍城区符山镇政府不法官员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就追随江××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它们将法轮功学员(曾经把潍坊的法轮功学员拉到这里毒打)绑架到镇敬老院进行迫害,其中,有个做饭的叫季关胜,听信谎言,充当帮凶,用开水泼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已遭恶报,二零零二年突发暴病身亡。

8)一片之长张仕勤遭报被其外甥女捅一刀,伤至肝脏

张仕勤,郭家成章人,任职于符山镇政府部门一片之长。在其任职中,配合邪恶,迫害大法,指使镇属各村大队毁大法条幅标语,并将其烧毁。张仕勤不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不知悔改。二零零六年六月,张仕勤遭恶报,被其外甥女捅一刀,伤至肝脏,住院十多天,花费好几千元。

9)符山镇项家村村主任李德兴遭报

李德兴,符山镇项家村人,其人平时无所事事,坏毛病学了一身。二零零六年任村主任,配合邪恶迫害大法,毁涂大法条幅、标语。多次对其讲真相,依然不知悔改。于二零零六年三月遭恶报,在卫生室打点滴时,突然全身发青、发紫,口吐白沫,不省人事,送至潍坊人民医院花费二万多元。

10)村主任周大兴遭报胳膊肘突然无知觉手术

周大兴,符山镇官陆村人。二零零六年任村主任,配合邪恶迫害大法,毁大法条幅、标语。对其讲过多次真相,依然配合邪恶做坏事。在二零零六年二月份被自家的狗拉倒铁笼伤了前额,多天才痊愈。胳膊肘突然无知觉,被迫住院动手术,住院若干天。

11)符山镇宋家村村主任李仁发遭报官司缠身

李仁发,符山镇宋家村人。二零零六年任村主任,配合邪恶迫害大法,指使其妻与别的妇女毁大法条幅,涂大法标语,对其讲真相,不信,不接受。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份的一天晚上,割破了他人的车轮胎,被当场抓住,送至当地派出所。被告上法庭,官司缠身,花费不少。

12)符山镇宋家村党支部书记季连友遭报患腰椎间盘突出

季连友,符山镇宋家村党支部书记,二零零六年任职。此人极其顽固、邪恶,指使他人毁大法标语、条幅,将法轮功学员送去的真相材料作卫生纸,并辱骂大法及学员。此人多年前就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在二零零六年五月份突患疝气,住院七天,花费近四千元。

13)符山镇向阳村徐文礼遭报丢掉工作

徐文礼,男,符山镇向阳村人。此人积极配合邪恶毒打法轮功学员,极其邪恶。二零零六年六月份镇上大调整,镇上人员互相自愿结合,最后只剩下徐文礼无人要。

14)符山镇杨家成章村刘占勇(党员)、刘长钦(村委)现世现报

潍坊市符山镇杨家成章村村委是邪恶势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曾经把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拉到那儿毒打。村里的干部由于受江氏谎言的毒害,毁坏大法条幅,涂盖电线杆上的大法真相标语,由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错误打压,惹得天怒人怨,祸及杨村人。

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二刘占勇(党员)、刘长钦(村委)去摘大法条幅,正月初五夜里一点多刘占勇家着了火,烧了两间屋,刘长钦的弟弟去帮忙救火,摔断了腿。

15)符山镇陈某遭恶报患食道癌;王某患肺癌;秦某车毁人亡

潍坊符山镇陈某是一企业的六一零小头目,追随邪恶之首卖力地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策划并参与抄家、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罚款等,二零零三年得了食道癌,动了大手术。

王某是一个单位的六一零成员,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诬蔑大法,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二零零二年得了肺癌。

秦某是××公安局的司机,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几次开车去北京绑架本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帮着往车上拖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开车撞在电线杆上,车毁人亡。

16)潍城区符山镇山下于村邪党书记季传仁遭恶报胃癌死亡

原潍坊市潍城区符山镇山下于村邪党书记季传仁,在任期间,紧随邪党,敌视大法,以骚扰、打骂、关押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指使其他人毁坏真相资料。有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

季传仁对大法行恶,最终使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在季传仁离任后的二零零九年春,患胃癌,医治无效死亡。

17)军埠口镇小洼村王道义连续遭报

王道义,男,军埠口镇小洼村人,现住潍坊。此人曾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后来遭恶报,骑摩托车碰断了胳膊。但仍不知悔改,被调往符山镇上班,继续助纣为虐。二零零四年房子后墙被人家放了炸药炸了,二零零五年防盗门锁屡次被堵塞。第一次花了一百元,雇人捅开了,第二次雇吊车把它送到窗户,爬进去。后来王道义知道作恶太多,不敢在家住了,只好搬到潍坊去住了

18)潍城区于河镇三安子村刘丙书为利所驱撕揭真相标语遭恶报

刘丙书,男,七十一岁,家住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三安子村。

自二零零一年以来,他充当村里仇视大法的马前卒,村委每月给他一百元钱的看街费,利用这些昧着良心的黑心钱,他经常揭撕法轮功真相标语、传单,并且造谣、诽谤法轮功,阻碍人们了解真相。

一次,他正在村委门口蹓跶,突然一下子摔倒在地,磕得爬不起来,他的手正好被马扎子挤了一道血口子,流血不止,缝了好几道针才包扎好,这也正是警告他不要再继续作恶了;再有一次他正骑着脚踏三轮车拾树枝,突然车子翻倒了,把他砸在了底下,树枝正好扎在了他的小腹部位,疼得他住进了医院,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转到家中,病情越来越恶化,又查出了冠心病、气管炎等,后来更厉害,连家门都迈不出来。

19)徐寿华举报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车祸惨死

潍坊市潍城区西关街办营子村的徐寿华,时年五十五岁左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紧跟恶党、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后向恶党汇报,以求功利,从而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五月下旬,法轮功学员向其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反而耻笑。事后不过四、五天(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星期3)的下午,徐寿华驾车接上学的女儿时,出了严重车祸,被一辆大车当场撞死,其状惨烈。

20)村民李升酒遭恶报摔断一只胳膊

潍坊市潍城区于河街办三安子村村民李升酒,男,因听信中共对法轮功的诬陷宣传,积极配合恶党,在这几年里,听从三安子村中共人员支配,白天晚上在村子里转悠,暗地里监视法轮功学员。

恶报终于上了头,刚过年,李升酒在踩着梯子剪树枝时,从树上掉下来,把一只胳膊跌断。

21)军埠口镇恶党书记郝建强遭恶报车祸身亡

二零零八年 七月二十六日晚上十一点左右,在潍坊市潍城区水库路军埠口粮管所路段,潍城区军埠口镇申家管区书记郝建强刚打完扑克,从粮管所住宅楼出来,走到水库路上的潍城区军埠口镇申家管区时,正好军埠口村一青年由于醉酒后骑摩托车,车失灵,把郝建强从后面当场撞死。听说郝建强脸被地面磨掉一半(磨没了),其状非常恐怖。

郝建强,男,三十九岁,据说老家是潍城区杏埠郝家庄,现在家住潍城区军埠口镇长清街自东到西第十户沿街二层楼。在当地,郝建强是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打人、骂人等手段,极其恶劣。

郝建强刚升为中共邪党潍坊市潍城区军埠口镇申家管区书记还不到一个月,自己刚买了家用轿车才几天,还没有挂上牌,就遭到恶报。

2、坊子区

1)坊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董建华遭恶报车祸夫妻双双被烧焦死亡

董建华,潍坊市坊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九月董恶与其妻去青岛玩,在高速公路上,坐着的小车突然蹿入拉燃油的大卡车下,当即车毁人亡,夫妻二人均被烧焦。

2)坊子区三十二中原校长张茂伟遭恶报获刑六年

张茂伟,男,原是潍坊市坊子区穆村镇三十二中学校长。在任期间,积极配合恶党六一零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至二零零九年,先后将法轮功学员李汉军和马立春恶意举报,导致两人均受到邪党的严重迫害,其中法轮功学员马立春遭非法劳教迫害一年。

就在马立春被六一零绑架两个月后,张茂伟因犯贪污罪被判刑六年,遭到了应有的惩罚。

3)坊子区某镇人事主任王克勤连环遭恶报

王克勤,男,四十多岁,坊子区某镇人事主任,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在毒打法轮功学员时边打边说:“我把你们打死了,我被车碰死我也愿意”。不久,王在一次车祸中被碰成了残废,随后其妻子得了胃癌,胃被切除一半;接着,其岳父得了肝癌,不能进食;过了些日,其父又遭了车祸。真是一人作恶,殃及家人啊。

4)九龙街办(原木村镇)政法委书记郭黎光遭恶报车祸惨死

郭黎光,男,四十八岁左右,中共邪党党员。其人在潍坊市坊子区九龙街办(原木村镇)任政法委书记期间,对全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

特别是在一千九百九十九—二零零一年期间,该镇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要求还师父清白的期间,被镇政府邪恶之徒绑架回来。之后,这些去北京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起,郭黎光亲自指使并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轮流单个关在黑屋子里,五、六个恶徒拳打脚踢,用胶皮棍进行殴打,其中有的人被打断肋骨,有的被打得小便失禁。

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打得浑身青紫,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勒索二千—五千元不等的钱财。特别是孟家村法轮功学员孟庆玺,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晚上,被郭黎光等恶徒迫害致死。

郭黎光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遭到恶报,在坊子区被车撞死,死状甚惨

5)坊子煤矿保卫科王涛遭报被电击跌断了一根肋骨

王涛,男,三十多岁。是潍坊市坊子煤矿保卫科的工作人员,家住坊子“五·一”宿舍楼。此人性情凶狠蛮横自大,什么不好的事都敢干。一九九九年他被调到煤矿派出所专司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打骂法轮功学员手段残暴无人性:把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在柱子上暴晒;把法轮功学员的师父像放在椅子上强制学员坐,还丧心病狂地将法轮功学员的师父像撕成碎片,满嘴骂着污秽的话;每逢抓到法轮功学员都是他带领去抄家,逼得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至今未归。

王涛妄想以此捞官做。前些日子,他在楼上修电线遭电击,被电击得滚下了楼梯,跌断了一根肋骨,两三个月不能动。

6)村党支部书记李乐环迫害大法酿下的恶果 儿子被活活捅死

坊子区李家庄子村党支部书记李乐环,五十岁左右,因追随江氏集团,敌视大法,经常指示村委成员毁坏大法真相资料,有法轮功学员曾向他讲过真相和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的亲自驾车到各村路段继续摘大法真相条幅,涂抹大法真相标语。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就在今年的三月份中旬,他唯一的独生子(二十一岁)在潍坊市,因酒后行凶闹事,被人用刀活活捅死,引起了附近知情者的多种议论,有人说他儿子的被杀,是他老子干坏事做的,也有的说,是他迫害大法酿下的恶果。

7)坊子区居民徐厚明摘取大法真相条幅被碾断手指

徐厚明,男,四十多岁。潍坊市坊子区坊子城镇西五马路居民,受江氏集团谎言的欺骗,在街道居委会的教唆下,多次摘取街道两边的大法真相条幅,干下了助纣为虐的事情,二零零三年年底得恶报,在干活过程中,被机器碾断两根手指。

3、寒亭区

1)寒亭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朱刚、科长杨连忠双双癌症死亡

朱刚,男,时年四十岁,潍坊寒亭区公安局副局长;杨连忠,男,时年三十八岁,科长。他们都是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分子,曾在区工会举行的迫害法轮功“先进者授奖大会”上获奖励,两人都戴了“大红花”。前不久,此二人先后死于癌症。

2)寒亭区公路局原纪检书记齐兴建遭恶报死亡

齐兴建,原潍坊市寒亭区公路局副局长兼纪检书记,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积极跟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参与了对本单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威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他还带警察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在办公室打电话让法轮功学员把家门打开,配合警察到家里抓人;还把法轮功学员给他放到门上的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撕的粉碎,扔在自己的家门前。

他做的这些事是违反天理的,所以遭了恶报,约在二零零九年底,得了脑瘤,至少做了两次伽马刀手术,于二零一零年皇历正月底死亡。

3)寒亭区粮食局局长赵洪锡遭恶报成植物人

原寒亭区粮食局局长赵洪锡,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威逼在粮食局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大法,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后来,赵洪锡遭恶报成植物人。

4)寒亭区区商业局局长李宝忠遭恶报血癌死亡

原寒亭区商业局局长李宝忠,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六年,遭恶报,得血癌死亡。

5)寒亭区原植物油厂负责人张选芹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被判刑

6)寒亭区教育局党委副书记王维军遭报患脑血栓不能自理

王维军,男,当时任寒亭区教育局党委副书记,积极配合寒亭区政法委、六一零不法人员,责令教育系统各乡镇教委、区直各中、小学校,参与迫害修炼法轮功的教师和学生,配合政法委的命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关押、掠夺工资、强行骗至洗脑班“转化”、非法劳教等。

同时,王维军对在教育系统工作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进行克扣工资、停职、下岗等威胁恫吓。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在教育局私设的监狱里,王维军亲自坐镇指挥,私设公堂,非法审讯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王维军作恶多端,已遭恶报,牙齿早已掉光,患脑血栓卧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靠家人照顾,活于苟延残喘之中。

7)原寒亭区实验中学校长李宝恩遭恶报患癌症并殃及妻子癌症死亡

李宝恩,男,原寒亭区实验中学校长,曾提议教育系统自己设小监狱统一关押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主动组织本校法轮功学员的黑材料,要求劳教本校一年轻优秀女教师。李自己也有两个女儿,却对别人家的女儿做出了这样恶毒的龌龊勾当。李已遭恶报,得了癌症,痛不欲生。其恶行还殃及自己的妻子癌症死亡。

8)潍坊市开发区蔡景杉遭恶报殃及家人

蔡景杉,潍坊开发区败类,此人是开发区一大恶,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坏事做绝,其家人也受牵连,已遭恶报。

9)寒亭区实验中学副校长孙建修遭恶报猝死

原寒亭区实验中学副校长孙建修,曾主管学校的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多次配合政法委、六一零、派出所,干扰迫害法轮功学员,威逼法轮功学员写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后孙建修遭恶报,在一次醉酒中猝死,死时仅四十岁出头。

10)寒亭区党校校长张景明迫害大法 殃及家人

寒亭区党校校长张景明在南孙任党委书计时,迫害南孙的法轮功学员孙宗绪,扣发孙宗绪的工资,开除孙宗绪的公职,并多次骚扰孙宗绪的家人,致使孙宗绪流离失所多年后被非法判刑。同时遭受严重迫害的还有南孙的王素萍被非法抓捕了十几次,家人也遭受了多次骚扰和侵害,最后王素萍被逼流离失所后,被非法判重刑。因张景明的作恶遭恶报殃及家人,他的妻子患甲状腺亢进,需长期服药,非常痛苦,两个眼珠都鼓了出来。

11)寒亭区技工学校校长李希成遭报患严重糖尿病和多种疾病

李希成,男,原寒亭区第六中学校长 ,后任寒亭区技工学校校长。在任期间劣迹斑斑,把一个省级文明学校搞成一个烂摊子,经常在教职工大会上诽谤法轮功,辱骂年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连骂几个小时;私自多次到小监狱毒打上访的十六岁的女学生。李自己也有这样大的女儿,含在嘴里怕化了,对别人的孩子却下了如此狠手!掠夺上访教师的工资,破坏法轮功学员的家庭。李希成遭恶报得了严重的糖尿病和多种疾病。

12)原寒亭区第六中学副校长王松云作恶殃及妻子得了脑瘤

王松云,男,原寒亭区第六中学副校长,曾用伪善的谎言把一老年法轮功学员骗到洗脑班,协助区政法委、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致使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血压升到260mmHg,昏倒在地,被120拉到医院急救。恶行殃及其妻得了脑瘤。

13)原寒亭区二中校长张宝廷作恶殃及妻子车祸失去一条腿

张宝廷,男,原寒亭区二中校长,为保官职,颠倒是非,出卖良知,助纣为虐,参与诽谤大法、绑架、劳教本学校修炼法轮大法的优秀女教师。恶行殃及其妻,在车祸中失去一条腿。

14)原寒亭区第六中学副校长冯廷海遭报赔款几十万

冯廷海,男,原寒亭区第六中学副校长,积极参与监视、绑架法轮功学员。他曾伙同王延曾勾结国保大队绑架本校法轮功学员,私分因参与绑架而勒索来的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为讨好上级,把本校多名教师上报给国保大队。冯廷海因此而升官发财。

恶徒冯廷海、王延增在工作期间经常殴打学生,和学生家长打架。王延增有一次给人家打掉两颗门牙,冯廷海曾使一名学生自杀身亡。两次就赔给人家几十万。

15)原寒亭一中校长张仁德 作恶殃及妻子患乳腺癌

张仁德,男,原寒亭一中校长,一九九九年恶党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时,他曾将本校十三名法轮功学员上报,使这些法轮功学员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和恐吓。学校也受到政法委、六一零的频繁骚扰,使学校不能正常教学工作,只好派人对政法委、六一零说:我们学校已经没有炼功的了。张遭恶报,其妻得了乳腺癌。

16)寒亭区区经委主任李刚遭恶报暴死

原寒亭区经委主任李刚曾强迫经委系统的法轮功学员不准炼法轮功,强迫法轮功学员把大法书交出来,把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关在一起,不放弃修炼,不准回家。二零零一年,年仅四十六岁的李刚暴病死亡,当时无一人陪伴。

17)寒亭区原区社主任王景明遭恶报患抑郁症不能自理

原寒亭区社主任王景明,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区社的一间办公室里面,对他们恐吓威逼,非法审问,强迫法轮功学员交书、放弃修炼。王景明已遭恶报,患抑郁症,不能自理。

18)寒亭区泊子派出所所长绍伟遭恶报患绝症

寒亭区泊子派出所所长绍伟,老家蔡家栏子,在二零零七年任所长期间,古历的四月初五非法抓走了炼法轮功的于汉德,非法抄了他的录音机三台,大法书等物品,最后将于汉德非法判刑一年。在这期间,绍伟又抓走了王冈修,铐了一夜,勒索八千元,还抄了她的家。还有李姓法轮功学员在班上被抓走,并被勒索五千元,都没出示任何证据。

事过不久,绍伟得了肝癌,到北京治疗去了。

19)寒亭国税局官员张金华遭恶报 妻子因经济问题被判刑

张金华,寒亭国税局官员,主管迫害法轮功,经常恐吓威逼法轮功学员刘文祥,逼迫刘文祥的儿子与其断绝父子关系,刘文祥老人在恐惧中离世,刘文祥的儿子也被逼死。张金华妻子在种子公司上班,因经济问题被判刑,张金华落个“独守空房”。

20)寒亭崔洪波遭报应患严重的糖尿病

公路局法轮功学员杨明珍遭受寒亭国保骚扰多次,被单位扣发工资,被劳教迫害,崔洪波都起了主导和配合的作用,最后遭报应患糖尿病。

21)寒亭法院刑事庭长徐乃成遭报锒铛入狱

徐乃成,寒亭区法院刑事庭庭长,不顾事实真相,违背法律原则,与寒亭国保、寒亭六一零密谋,非法宣判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几年后,自己锒铛入狱,遭到恶报。

22)寒亭区原城西派出所所长张峰遭恶报癌症死亡

张峰在任寒亭区双杨派出所所长期间,多次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后任寒亭城西派出所所长不长时间,即遭恶报,癌症死亡。

23)寒亭区公安分局寒亭镇派出所副所长峦建新壮年暴死

潍坊市寒亭区公安分局寒亭镇派出所副所长峦建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紧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在寒亭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当巡警时,曾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局门口阻截、抓捕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并强行搜法轮功学员的钱财。被提升到寒亭镇派出所当了副所长,不久就得了一种怪病,先从手开始癌变于二零零二年死亡,年仅二十七岁。峦建新不分正邪,迫害善良民众,为邪恶卖命,最终落得了个毁自己、害家人的可悲下场。

24)寒亭区双扬镇徐家小学教师于元湘诽谤法轮功患病住院

寒亭区双扬镇徐家小学教师于元湘六一前编排诬蔑法轮大法及大法师父的节目,有人告诉他不能演出,他不听劝,继续让学生演出。事后七月初因病住院,用去医疗费一万多元。

25)寒亭区双杨镇孙家村孙兆普、王法义诬蔑法轮功遭报

潍坊市寒亭区双杨镇孙家村孙兆普攻击、诬蔑大法和法轮功创始人,结果夏收时小麦被敛掉,并殃及邻里。同村居民王法义也因攻击大法和大法的师父,其长子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出车祸,损失二万余元。

4、奎文区

1)奎文区苇湾小区居委会书记高维顺遭报摔断腿殃及老婆患乳腺癌

潍坊市奎文区苇湾小区居委会书记高维顺,因破坏大法,监视法轮功学员,安排闲余人员揭大法真相标语,在宣传栏里搞诽谤法轮大法的材料,已遭恶报。

高维顺下楼梯时,从三楼梯上一步摔下来,左腿断了。其老婆患乳腺癌,不久动了手术。

2)奎文区廿里堡街办北王尔庄村书记韩永德诬蔑大法暴死其姘妇家中

韩永德,男,时年五十六岁,潍坊奎文区廿里堡街办北王尔庄村书记,此人道德败坏,品质恶劣,当书计时期大搞不正之风,走后门、拉关系,贪得无厌,特别是七二零以来,极端仇视大法,紧随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亲自编导三句半小品并强迫村民去观看,他们的丑恶表演毒害广大群众,更有甚者召开全村民大会,搞千人签名活动,诬蔑大法和师父。

诬蔑大法天理不容,此凶犯已于二零零二年皇历三月初六下午五时暴死于其一个姘妇家中。

5、青州市

1)青州市公安局局长王树国遭报被查处后被免职

王树国,男,二零零七年十月任潍坊市看守所所长,二零零八年六月任潍坊市公安局峡山区分局局长,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任潍坊青州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积极推动、策划、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仅二零一二年,青州市就有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名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二年五月至六月,王树国对法轮功学员陆丰田私设黑监狱,酷刑折磨近两个月,秘密非法庭审并诬判十年,过程中严密封锁消息,阻挠律师辩护、会见,以权代法,肆意侵犯人权。二零一二年,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在济南遭受冤狱迫害。

王树国的恶行给当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造成极大伤害。二零一二年上半年,王树国因提拔干部不公和包庇罪犯被内部人员举报,被查处后被免职。

2)青州市六一零头目左恒法遭恶报病入膏肓

青州市六一零头子左恒法,为人狡诈,心黑手辣,通过关系和迫害法轮功被提升,由于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病入膏肓,在济南医院做了大型手术。这是上天对他的警告,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3)青州市六一零刘荣友,不死也是植物人

刘荣友,原是青州市基金会恶党支部书记,曾用其在官场上的那一套学习法轮功,当时表现挺积极,带着强烈的求名求利和显示之心,想入非非,受到法轮功学员们的劝告,他却不思悔改,还自以为是。二零零零年在劳教所被洗脑后,刘荣友见风使舵,加入六一零邪恶组织,丧心病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刘荣友为显示自己的“本事”,用熬夜、冷水冻、捆绑、殴打等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腊月二十六日突发脑溢血,在医院动大手术后昏迷不醒,据医生讲:不死也是植物人。

4)青州市公安派出所李超美遭报被查处

李超美,男,时年六十岁左右,一脸凶相,在青州市公安派出所任职期间,无数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过毫无人性的残酷折磨。在看守所期间,以强迫法轮功学员签字、按手印为借口,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李超美吃喝嫖赌,无恶不作。在青州看守所任看守期间,多次诱奸女嫌疑犯(丑闻在常人网站搜索其名字即可看到)。善恶必报是天理,只是来早与来迟。二零一二年上半年被告发,被查处。

5)青州市普通镇派出所刘永刚被车压死

刘永刚,男,潍坊青州市普通镇派出所。该曾多次参与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一年皇历八月十七日该被汽车压死。

6)青州市普通镇派出所所长闵忠遭报被暴打

青州市普通镇派出所所长闵忠是该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打手,曾多次吊打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写保证书,并亲自指挥抓捕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四名,残酷迫害、暴打法轮功学员。因在百姓中作恶,被反抗的百姓打得不省人事。

7)青州市谭坊镇刘法武遭恶报

潍坊市青州市谭坊镇刘法武,在谭坊镇计生办工作。二零零零~二零零三年任片长时,迫害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谩骂和残暴殴打。

二零一四年八月,在饭店酒桌上,刘法武突然暴死。多行不义,时候一到,恶报即到。

8)青州市谭坊镇贾家庄大队支部书记杨洪军遭恶报车祸惨死

青州市谭坊镇贾家庄大队支部书记杨洪军,积极配合邪党对本村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收、缴、毁大法书籍,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二零零一年,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又打又骂,法轮功学员多次向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说:“我就不信整不了你们。”把女法轮功学员摁在地上,骑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拿着法轮功学员的手烧大法书籍,还对家人进行恐吓,并向法轮功学员家勒索钱财、抄家。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他都积极参与,并且对非法劳教回家的法轮功学员冷嘲热讽,还扬言说,让她们再进去。

二零零一年七月初一,杨洪军遭恶报,在一次车祸中死亡,尸体惨不忍睹。

9)青州市谭坊镇贾家庄村民杨春桥遭恶报死亡

青州市谭坊镇贾家庄一位名叫杨春桥的村民,看到刚从看守所回家的法轮功学员,就说不好听的,法轮功学员多次向他讲真相,他不听,还说些很难听的话。一次他说:“法轮功学员还不如碰死。”事过了两天,杨春桥在去进鸡苗的途中,真的“碰死”了。

10)青州市谭坊镇贾家庄村民宋良仁遭恶报死亡

青州市谭坊镇贾家庄一位名叫宋良仁的村民,一九九九年秋一天,他见因进京上访刚被截回来的法轮功学员,他就说不好听的,向他讲法轮功真相,他也不听。事过不久,他在去农田干活的路上和一辆四轮车相撞,把腿撞断了。上医院手术后,说是里面落下东西了,又做了一次手术,不久,宋良仁就得癌症死了。

11)青州市云河乡党委书记高明鑫自己开车撞死

高明鑫,男,潍坊青州市云河乡党委书记。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来,自己开车撞死。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