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的小荷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二零一七年夏天,小荷小学毕业了。经人介绍,小荷的妈妈把她送到我的辅导班,预习初中课程。

小荷长着胖乎乎圆嘟嘟的脸儿,白白净净的,说话的声音仍然童稚未脱,给人的感觉整个像个活脱脱的瓷娃娃。

别看小荷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儿,可说话办事像个小大人似的。自己的衣服自己洗,自己的鞋子自己刷,生活、学习几乎都不用大人操心。小荷的妈妈是个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流离失所的时候,怀上了这个女儿。用小荷自己的话说,她在妈妈的肚子里就得法了。

在妈妈的影响下,小荷从出生开始就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中。她经常跟着妈妈到学法组学法,“真、善、忍”的种子在她幼小的心灵中扎根。她按照大法师父的教诲要求自己,学校里,她是好学生;家里她是好孩子。老师、同学、亲戚、朋友没有不喜欢她的。

小学毕业的时候,小荷的同学到她家里玩,小荷和妈妈热情地招待小客人。小客人奇怪地问小荷:你和你妈妈怎么这么热情、这么善良啊?小荷就告诉她的小同学,因为她和妈妈都炼法轮功,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电视上说法轮功自焚杀人都是假的,千万别相信。小荷的同学明白了: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看到你和你妈妈我相信法轮功一定是好的。小荷的同学还接受了小荷的建议,从心里退出了那个无神论的少先队组织。

开学后,每逢休息日,小荷仍然来我的补习班上课。她家离补习班大约七、八里路,开始的时候,她父母还接送她来补习班。再后来,大冬天,她就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裹着大围巾自己骑自行车来上课了。她说,师父告诉“吃苦当成乐”[1],我也不能怕冷,不能怕骑自行车这点苦。

有一天,小荷下课回家后给我打电话说,她妈妈因为和同修一起给世人讲大法被迫害真相,再一次被警察绑架了。我担心小荷的情绪,以后再来补习班,我特别关照小荷。而小荷的表现,并没有像我担心的一样糟糕。她好像更长大更懂事了。她经常平静的给我讲述妈妈被非法关押后她经历的事情。让我由衷的感慨:学大法的孩子真了不起。

她说,妈妈这是第三次被非法关押了,她最难过的不是自己少了妈妈的慈爱关怀,因为她早已能自己照顾自己。最让她难过的是爸爸和其他几位亲人对大法对妈妈还不理解。妈妈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错在警察抓好人啊!可她又犟不过爸爸、也不敢太跟爸爸犟,说多了,爸爸就会说:你个小孩子懂什么?不许看法轮功的书了,不然再把你抓起来咋整?小荷知道爸爸心情不好,就咬牙忍着不和爸爸犟了,但她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法,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孩子,让爸爸欣慰,让妈妈放心。

晚上写完作业,等爸爸熟睡之后,她就找出《转法轮》,静静的学上一个小时的法再休息。大法净化纯正着小荷的心灵。学校里,小荷努力学习,各科成绩都有了飞跃,期末考试成为班级里的腾飞生。在家里,小荷看到爸爸又要忙生意又要照顾家很辛苦,小荷就积极承担了很多家务,洗衣拖地换床单,爸爸忙时还要给爸爸准备自己会弄的饭菜。爸爸高兴的跟他朋友说:别看你大姑姐不在家,我这宝贝女儿可是越来越懂事了。

小荷说,这个冬天她的好多同学都感冒了,又输液又打针的,而这些事都轮不到她头上,因为她是真修小弟子有师父管着呢,也不生病。爸爸也用不着为她的健康再多操一份心。

在不间断的学法中,小荷的心性也不断提高。小荷是个胖女孩儿,班里有一个同样胖的女同学,老师总把她们两个弄混。那个胖女孩儿做的错事常会被老师冤枉到小荷头上。有一次早自习,老师调监控,把十多个早自习说话的孩子叫到办公室打板子(就是用竹板打手心)。小荷也被叫去了,老师问她和某同学说话没有,其实小荷离那位同学座位很远,不可能说上话,小荷也没想自己是否被冤枉,就随口说:说话了。她心里想的是赶紧打吧,打完了我好回教室上课别耽误了。结果老师打了她一下就让她走了,其他同学都打了好几下。过后同学们问她:老师又把你当成那个胖女孩儿冤枉你了,你怎么不跟老师解释啊?小荷说:时间紧,打就打了吧,解释太麻烦了。

还有一次天下大雪,下课时一个男同学用羽毛球拍铲了一大球拍雪扣在她头上,弄得全身衣服都湿了,她也是抖抖身上的雪乐呵呵的没当回事;而另一个女同学也被这个男同学扣了一球拍雪,结果那女同学都气哭了,不依不饶的追着那个男同学打,又去找班主任告状。听着小荷乐呵呵的讲述,我想,学大法的小孩儿才有这样宽容大度的胸怀啊!

因为学了大法,小荷也有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沉稳。有一次,老师上课时,因为一个问题,同学们都激动起来了,大声吵嚷,只有小荷静静的坐在那里听课。老师就说:你们看看人家小荷那心理素质,我得向班主任推荐,有什么比赛项目,必须让小荷参加。

小荷没有把妈妈被非法关押当作心理负担,仍然是那个乐观、热情、积极的孩子。我夸小荷有出息,小荷说:我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远,妈妈在家时能给我做好吃的,现在我有时候就有点馋,这个贪吃的心我得修下去。多好的孩子啊,魔难中还在找自己的不足呢!小荷还说,有一次大姨从网上抢了红包,让小荷用抢红包的钱去买零食,小荷觉的这钱不是自己的不应该拿来用,但又不好拒绝大姨,就去买了,结果吃了零食就烂嘴了。她说:师父点化我做错了。小弟子遇事都能从法上悟,从法上归正,给我的感觉真像纯净无瑕的小天使一般。

截止本稿成文,小荷的妈妈仍然被非法关押着,看守所不允许家属会见,不允许家属送衣物送东西,只允许给存钱。小荷说:如果有一天,我可以给妈妈写封信就好了。我一定告诉妈妈,任何时候都要坚定“真、善、忍”信仰,保持好状态,要坚持背法。我还要告诉妈妈,我会好好学法,按法的标准做好学生、好孩子,让妈妈回来时为我骄傲和高兴。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小荷的眼圈第一次红了,但眼泪还是忍住了没掉下来,我的眼泪却已模糊了我的视野……

看到小荷,再看看那些被大人宠着惯着自私、娇气、任性、霸道的其他孩子,小荷如荷蕾初绽,纯净耀眼,显得那样的与众不同。不明法轮大法真相的世人,透过这个可爱的孩子,法轮大法是怎样的法也应该令您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