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学法 坚定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名九零后大法弟子,自小与法结缘,但修炼路上磕磕绊绊,状态时好时坏,这些年一直坚持下来就是学法,从中获益匪浅。

小时候跟着妈妈一起学法修炼,因为学业轻,妈妈还会要求我每天背一小段法。后来進入初中妈妈不再管我,我就只是偶尔看一下桌上的大法书或《明慧周刊》,心里由衷觉的师父真好、大法真好。初三学习压力很大,每天早上看一会师父讲法再出门,就感觉心胸开阔、神清气爽,似乎什么烦恼都被大法溶化消散了。高中离开家,准备了一个MP4,里面下载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和电子书,每天晚上睡觉前看。后来上大学,有了手机电脑,学法就更方便了,午休时学法,晚上做完事后也会看法或者上明慧网看交流文章。

要说我是从哪一天开始正式学法的,我也记不清楚了。只知道在我成长的路上,一直是师父在引领着我,大法归正着我。人世间有很多诱惑,我在其中磕磕绊绊,但心底始终记的师父,记的要坚持学法。有时思想中产生很多杂念,学法难以入心,很着急,知道这样的状态不行,想背法也背不下去。想起师父一直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只好开始抄写《转法轮》,一边读一边写,虽然進度慢但心能静下来了,而且注意力也能集中了。抄完一遍中文的后又开始抄写英文版的。因为我英文水平不是很好,所以要先看一遍中文再抄,这样抄写的时候就感觉师父一句句话都在脑海浮现,增加了我学法背法的信心。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停留在对法的感性认识上。大一的暑假刚开始,我就迫不及待的去找在长春念书的同学玩,因为知道长春是师父的故乡,而我一直十分向往七·二零之前大法洪传的盛况,感觉去了长春就能身临其境,就能离师父更近些、对法感悟更深些。在火车上看同修们的回忆文章,突然发现原来我现在所在的大学就曾经举办过师父的讲法班,难怪我每次经过礼堂前,都感觉门口的石狮有种与众不同威严,看着却又亲切。惊奇惊喜之后,又很羞愧。我知道,我又在向外求了,自己修炼状态不好从来都不是外在的原因,跟不上正法形势也不是通过外在途径就能赶上的。总是在给自己的执著心找借口,明知道三件事都没做好,却还总是推迟:等我读大学有更多的自由时间了要好好学法背法,等我工作了有经济来源了要开朵小花,等我学会技术有资料点了要好好讲真相,等我有时间看完《解体党文化》和《九评共产党》了要给老师同学们讲三退,等我修炼状态更好了要跟妈妈一起学法炼功……这些其实都是在掩盖自己的安逸心、懒惰心、怕心,不愿改变现状,没有实修自己的心性。

比如我之前讲真相一直不知怎么开口,不知道从什么话题引入好,讲起来总是扭捏绕着弯来,别人听的也是云里雾里。有一次我看到我们村的同修老奶奶,跟另一个常人老奶奶很热情的打招呼,然后很大声的告诉她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怕她没听清还教她多念了几遍,我听了一震——这才是大法弟子的模样啊!坦坦荡荡、堂堂正正的讲真相。而我自己讲真相效果不好还总是归因于自己知识不够、性格太内向,其实就是念不正,怕心、保护自己的心、做事心等都夹杂在一起,怎能发挥出法的威力呢?而当我敞开心扉后,带着希望人得救的愿望去讲,听的人比之前容易接受了,有的会开心的说谢谢,有的会表示支持说加油。想到师父说的:“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1]感觉很愧疚,师父为我们做了这么多,路都铺好了,自己却迟迟迈不开步子,因为这种不精進的状态和对执著心的放纵,错过了多少讲真相和提高心性的机会啊!

在物欲横流的当代社会,越来越多的人对人生感觉到迷茫,仿佛患上“空心症”,做什么事都不能去除内心的空虚,继而懈怠不振,或者不断的寻求刺激感。作为一个青年大法弟子,今生得遇大法,知晓人生的真意,唯有好好珍惜,并把大法的光明与温暖传递给身边人,一旦稍加懈怠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

我从小就喜欢看电视,一旦追上某个电视剧就饭也不想吃、觉也不睡。明知道这样很浪费时间,有时候就是管不住自己,即使强制不看心里也还惦记着。有时看的时候沉浸其中,看完后十分懊恼,发现对电视的瘾也不亚于酒瘾,而那些邪恶烂鬼看到我沉迷其中也在嘲笑我;然后为了节省时间,我就只看剧情简介;后来发现常人电视剧带有很多不好的因素,就都不看了,转而看新唐人电视台,看久了感觉也不对劲;有时要点开视频时,想起了自己是大法弟子,现在时间分分秒秒都是师父的巨大承受换来的,这样就能抵制住诱惑。但又过一段时间后,有人给我推荐某部电视剧时,有的我出于礼貌性的跟她看几眼也没问题,心想,常人不就是那些事吗,爱恨情仇,因缘果报;但有的时候又会被剧中某个人物某个场景吸引住,我又会沉迷進去。反反复复好几次,自己也很苦恼。一边发正念,一边向内找,发现自己心里还是有对常人中美好生活的向往,被剧中人物吸引住是因为其符合了自己的观念,而这些观念又在看电视的过程中不断加强,让我难以分清主意识和观念。再深一层,又发现自己没有严肃对待自己的修炼,在不忙的时候就陷入一种空虚懈怠的状态,从而让旧势力有机可乘,加强我的执著心。电视剧始终是电视剧,即使给我里面最好的故事安排,我也不会快乐,因为人中的一切都不是我要的。想到这些,我果断的把视频软件都删了。

初中的时候,和同学的交往中,我就发现自己的“情”比较重,陷在其中感觉身心俱疲。后来每当这种念头出现的时候,就不断的否定它、排斥它,不断的默念“我不要情,要慈悲”。我知道,情是为私的,只有修出慈悲,才是更好的对待身边人。慢慢的,我对“情”的执著也就淡了。但是后来在大学又在这方面栽了一个大跟头。由于之前看过大法弟子写的一部小说,是一个女孩因为男孩(修炼人)而走入修炼并共同精進的故事,心里不知不觉对此产生了向往之心。而且我身边一直没有同修,也希望能有一个可以互相交流互相督促的人。当时没意识到这也是一种有求之心,所以在我跟身边的一个异性朋友讲真相后,他表示理解,并愿意深入了解时,我的执著心得到满足便开始和他交往,但相处的过程中越来越感觉不对劲。我发现他没有真正相信大法,而且总跟我谈论政治马克思,最后甚至还说出了对师父和法不敬的话。我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赶紧悬崖勒马,希望保持正常关系,无论对方怎么劝说或者中伤我都不动心,保持清醒和理智向他解释清楚他对大法的误解,最后他也平静下来,没有说什么了。从此我更加谨慎与异性之间的交往,清除自己给自己安排道路的想法,不再追求遇见志同道合的同修。我相信,师父安排的就是最好的、最适合我的修炼路,我要做的只是好好实修,不断向内找提高心性,做好三件事。

去掉这种追求常人中的幸福、希望有人理解交流的执著后,我发现自己似乎又陷入了另外一种“无情”的状态。日常与常人朋友间的交往让我隐隐的感觉到负担,那期间尤其有一个朋友每天频繁的找我,我开始是礼貌性的回复、后来婉拒,有时不予理睬,有种会耽误了自己学法修炼时间的想法,殊不知这正是我修炼的环境、是提高心性的机会。想到师父说我们是不同于以往的修炼功法只注重个人圆满的讲法,我知道自己这种想法不对,是私心的表现,但有时负面情绪上来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冷漠。后来看了明慧交流文章《体会大法的洪大、圆容和严谨》,明白自己又走极端了。想起《忆师恩》里同修们对与师父在一起的日子的描述,无论世人如何对待,师父呈现给我们的一直是温暖与光明,师父为我们为世人承担了这么多但从来没觉的我们是负担,这种洪大的慈悲让人感动的落泪。师父珍惜每一个世人,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呢?想起师父慈祥的笑容,再想想身边的人,他们都很苦的呀,我怎么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即使有人在人中表现不好,我们也不能因此对他有成见、放弃他、看不起他。有时遇到常人中评价不好的人心里也会不自觉的带着看法,担心这样的人会不会不好讲真相。也许本来是他明白真相的机缘,这一念反而增加了阻碍。而且这种自负心理也会伴随着自卑心理出现,尤其越长大,社会的这种阶层观念影响越明显。比如我在大学里身边几乎都是家境好、学习好、人缘好的同学,有时也会产生一种自卑的心理。有一次和室友一起报了一个比赛,本来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态,没想到一路初试、复试都过了,看到决赛名单上只有我一个人是普通班,而彩排时其他人强势和出色的表现也让我更加自卑,都不敢上台说话了,在休息的时间里一直背《洪吟》才平静下来,想着应该很快就可以淘汰下台了。结果没想到我一直站到了最后。我感觉自己的表现并不比其他人好,怎么会这样呢?我先是想到了《转法轮》里师父讲的办公室里一个能力差的人反而当了能力强的人的领导的例子,是他们命里没有吗?

我继续往下想,想到了师父的这段讲法:“大法弟子在迷的社会中与常人生活在一起,最容易在思想上、最起码在某一方面随波逐流。如果你做事情不能用大法来衡量自己,你如果做事情不能够用正念思考问题,碰到问题不站在法上,你就是个常人,没有任何区别。”[2]“你要不能用正念去指导你,你不能像个大法弟子一样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自己、衡量世界、衡量别人,那你就是跟常人一样。”[3]

对啊,我不就是用常人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和他人了嘛!所以会因为这些外在的表象而自卑或自负,忘了生命的本质才最重要,忘了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法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能够修大法是莫大的荣幸,是多少辈才修来的福气,我竟然还为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感到自卑。应该感到羞愧的是自己没有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来做好这件事才是。后来由于自己时间不太合适,便把比赛的奖品——名企的实习机会让给其他人了。同学为我感到可惜,我却感觉很坦然,乐呵呵的。我自知自己的表现是不足以拿这个奖的,师父是借这个来点醒我吧。破除掉人的阶层这个观念,就象冲破了一层壳一样清爽。

师父说:“阶层是人类社会形成的一种社会形式,它不是生命的阶层。所以生命都不简单,别看人的外表怎么样。有的时候你看那个拣垃圾的,往前推,你会发现他以前是宇宙中巨大的一个神,可是在迷中、在轮回转生中,他完全迷失了,迷的什么都不知道了,甚至于很多生命在轮回中对自己的处境愤愤不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来这干什么。”[3]

前段时间在梦中梦见自己在考场上做题,好多不会,十分着急,最后要交卷了,感觉不能及格,不敢交卷。最后大家都交了,看了别人的发现自己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差,但我没敢交卷,所以没有分数,老师和同学们也只能惋惜……这几天又想起这个梦,正视了自己不敢交卷的心,虽然自己修的不好,似乎没有什么可写的,但我也始终没有放弃,而师父也一直呵护着、引导着我,又看到同修们的鼓励,想起自己修炼路上的磕磕绊绊,也希望能给同修们提供一些前车之鉴,从而少走一些弯路。

如果有和我一样在修炼路上跌跌撞撞的同修,请不要放弃自己,不要沉溺在自责中,那样正符合了旧势力的心意,要知道师父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呀!师父还在等着我们的好消息,抓紧时间跟上师父的步伐,珍惜正法的最后时期,坚持学法,提高心性,坚定正念,精進实修,不负师恩,完成来世使命。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