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与修炼方面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我在大学读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来又去读硕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研究生还没有读完,中共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当时,我写信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被学校以肄业形式处理,硕士研究生的学位没有拿到。

二零零零年从学校出来之后,先是回家,后来在一个加工厂管理电脑和网络,当时只工作了二周,准备去上访,提出要辞职,老板挽留我,我跟她说明了情况。她说,不介意我修炼法轮功,只要干好工作就行。到北京上访后被厂保卫科带回后,我又外出找工作。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应聘找到一个台资企业做技术支持。二零零一年过年期间被绑架,遭遇了第一次劳教。之后又多次受迫害,我列了一下,自己经历多次绑架迫害。时间比较长的有两次劳教,一次监狱迫害,期间还有流离失所等等。

在多年受迫害的过程中,中间只是断断续续的工作过。多年之后,我反思了这段历史。究其原因,是自己对修炼与正法的认识不够。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人也比较浮躁,不知道如何是好。同时又执著于正法结束时间,急着做事情。但修炼不扎实,学法远远不够,遇到问题后又不能用正念对待,没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遭受了很多迫害。同时,我发现自己的生活圈子越来越窄。我觉的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修炼状态,才更有利于救度众生。我觉的首先还是需要在常人社会中有个稳定的工作才行。只有接触社会,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到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在之前的短期工作中,我已经见证到这一点了。

师父说:“在常人社会中干好工作,本身不只是为了修炼或表现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善良,也是在维护大法给常人社会开创的法理。”[1]“稳定的工作也使修炼者不至于为了温饱问题、生存问题而耽误修炼与安心洪法,及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在社会的各个行业中都可以修炼,也都有有缘人等待得法。”[1]

二零一二年我从监狱出来,又面临找工作。由于多年不工作,以前的专业知识都忘记不少。我先是到电脑城学习修电脑主板,然后到一个电脑公司工作。中途我母亲出现严重病业,就回老家了。母亲去世后,我又出来找工作,先是跟着一个同修干。后来,又通过熟人介绍应聘到现在这家环保公司。

我刚到现在这个公司不久,因为人手紧缺,我就被派到外省出了一个长差,当时这个公司还处于草创阶段,资金压力很大,工资也很低。当时公司给我借款三千元用于出差。我用这三千元,出差大约一个月,包括住宿、来回的差旅费,还拿出八百元垫付了劳务费。公司高管听说这个事情,很是感触,觉的大法弟子真能吃苦。

在工作中,我经常提醒自己不贪不占。公司允许几个老员工公车私用,我也是其中之一。我就考虑油费自己出,虽然工资很低,但公司已经给了方便,自己就为公司考虑。二零一五年,公司有了初步的发展,几个公司联合成立了集团公司,集团公司评优秀员工,我也评选上了。老总开玩笑说 “某某某年年都可以评选优秀员工”。

工作中需要开车,我很快就学会了开车。随着公司效益的增长,工资也不断的得到增长。邻居街坊看到我开着公司的车回家来,很是感慨,小伙子不错啊!我就借机跟他们讲真相,他们就说你小心着点儿,在外边不要多说话,要保护自己。去年底,我成为公司的一个部门经理。

背法

大约从一九九八年起,我就开始背《转法轮》,当时主要背了第一讲的大部份,《精進要旨》大部份能背下来。后来迫害开始之后,学法受到很大干扰,有一段时间几乎没有学法,能背的也忘记了。后来几番周折之后,从劳教所出来,母亲同修经常敲打我,“你这么年轻,怎么还不背法呢,如果我有这么年轻的话,早就把《转法轮》背下来了”。

在后面的那次监狱迫害中,自己在监狱的环境下做的很不好,人心很重,我感到自己是掉下来了。

我想大概只有通过背法来解决问题,母亲也时常敲打我。我还是决心把《转法轮》背下来。我的记忆力是很好的,但时间不够用,工作比较忙。因为公司处于一个创业阶段,杂七杂八的事情比较多,自己又是个扎实干事情的人。所以要挤时间背书,一般就利用早上,还有晚上的时间背书。另外呢,自己掉下来之后,执著心很重,经常想去浏览一些常人新闻消息,不光动态网,甚至常人网站,很浪费时间。

我一般第一段背完,就不管了,又背下一段,这样背完一遍《转法轮》之后,又背第二遍。就这样反反复复背了很多遍。有一次,一段一段的对照着默写了一遍。还有在集体学法的时候,别人读的时候,我默默的背,有时候也会发现自己有背错的地方。

现在我学《转法轮》就是采取背法的方式。尤其在静下心来背的时候,体会很深,文字背后的内涵自然而然的就显现出来。有时候静静背法的时候,对法中的某个词自然有深入的体悟,有时候是对一段话一个小节有个更深的理解。在这次写体会的时候,我觉的自己时间不够跟自己抓的不紧有关系。自己要痛下决心,戒掉浏览常人消息(包括网页、QQ、微信的坏习惯)。只有珍惜时间,利用好时间,才能做好三件事情。

背法过程干扰也很大,有时候常人的执著心起来了,连续一段时间没有背法。还有我发现自己有时候是副意识在起作用。这个在学校读书期间就有体现,有时候背诵朗读的时候,明明在开小差,可口里还在读课文。我就要求自己背法的时候,要理解其中的内涵,要联系前后段落理解整个意思。

另外,中共应试教育的体制下,背书是为了考试,背下来,考完试,就不管了,而不是真正的理解和应用。这个也对自己修炼造成了障碍,有时候背的很快,但却没有用其中的法来对照自己实修。

后来,我发现明慧上的很多交流文章都写的非常好,但自己时间不够,没有时间天天看,有时候思想业的作用,又不太想看。我就强迫自己再忙也要看《明慧周刊》。我把每一期《明慧周刊》下载到电脑加密盘里面,看过一期,我就做个记录。学法也是,每天学了多少法,都记在上面。包括看周刊多少期,也记录在上面。通过看周刊,我就看其他同修是如何修炼的,渐渐的自己也学会了向内找了。尤其是最近的一年,我发现自己不少的执著心。

向内找

师父说:“我经常跟大家说这样的情况,就是俩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各自找找原因:我这儿有什么问题?自己都找找自己有什么问题。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俩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这才行。”[2]

我妈去世之后,我爸爸搬到我哥那里去住。时间长了,我爸和我嫂子也产生了矛盾。我偶尔到我哥哥那里去看望老爸,我爸就经常在我耳边说我嫂子怎样对他不好。我有时候听烦了,就跟爸说:要忍哪。我说你也曾经看过大法的书的,也知道大法好,为什么不按照这个做呢?说过这话之后,我觉的自己的耐心不够,应该好好的跟老爸说这个事情,就找时间慢慢跟老爸劝解。

但老爸还是经常在我耳边诉说,有一次我回去看老爸,老爸说这次我哥把嫂子制服了。我就感觉到人与人那种相互不信任、相互制约,想要把人压制住的心。忽然我想到,我是修炼人哪,为什么让我听到这些呢?我一下联系到近期自己部门发生的事情了。在公司里,我是一个部门的管理者,也要管人。有时候也会遇到很多的矛盾,有时候自己就在想,员工不服从管理安排,该怎么样去约束这些人。

这个事情是在提醒我:不要去想办法制约人,要以德服人啊!这些制约的办法都是人的办法。只有多为对方考虑,后退一步才是对的。作为管理者要多为员工考虑,多与员工沟通。听到老爸的抱怨不是偶然,我想为什么让我听到这些呢?一个是劝大家要相互忍让、包容。另外,我联系到公司现在发生的事情。老板和员工之间的矛盾,大家的办法是想着用什么办法去制约对方。我也牵扯到其中,自己也有一些人心在里面。我悟到,不能用治人的办法去管人。我悟到这个事情之后,老爸就很少跟我再抱怨了。

还有一件事情,我们部门有几个同修。因为公司提供了集体宿舍,大家平时都住在宿舍里。其中R同修老是不能起早,不仅不早起,甚至比一般常人还起得晚,还有看电视的习惯。我是能起早的,有时候心里很恼火,一个修炼人怎么能是这样的呢?平时说话开会,有意无意的就在说这个问题。但R同修变化不大。后来我就在想,是不是自己也有问题,自己虽然能起早,但晚上的十二点发正念还是经常错过,自己虽然不看电视,但有时也在浏览常人新闻,自己的场就不正啊!自己反复讲,对方没有改变,自己的场就不纯正啊。其实R同修有很多优点,常年无偿的为其他同修提供维修服务等,有时候很累。我应该看到R同修的长处,只能善意的去提醒,然后应该发正念加持同修克服执著心。我这一念一发出,第二天,R同修起了早床,还说要天天早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R同修还是没有坚持下来,但他努力起的比以前早,变化还是比较大。我也深深体会到了向内找的玄妙。

除了比较明显的显示心、争斗心、欢喜心、色欲心之外,去年,我还发现自己的一个隐藏的很深的执著心,应该是属于妒嫉心。师父说:“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3]我发现自己一个什么问题呢:我看到别人碰壁,内心暗中高兴。我觉的自己真是太可怕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其中一个J同事本来在人际关系方面处理的很好,但M同事经常和他顶着干,搞的J同事有时候灰溜溜的。我呢有时候也劝劝,但我心里暗自有些高兴,为什么呢?M同事比较听我的。我后来想,我这样不对呀,大家都在一起工作,有矛盾要解决啊,不管是为了工作,还是其它,都应该把一些矛盾放下啊,这样整个公司才能和谐啊,我应该去劝劝M。我的心一变,第二天,我看他们关系就好的多了,相互打招呼都客气自然多了,我觉的真是神奇!

还有一个同修,在管理方面有独到之处,我听到他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我也没有去搭理。但后来,我听到这个同修的负面新闻,而且老总对他印象很不好,我心里也暗自高兴。看吧!你还在背后说我,不光说我,还经常说其他的人,这下被别人说了吧。后来我想,我这样做不对呀。我这些心,多不好啊!这些心都要去掉。看到同修的不足,要理性的沟通指出,而不是憋在心里,看到同修出问题,又暗自高兴。我们是一个整体啊,整体提高这才是师父所要的。

上班之前,有大段的时间在老家。我会做一些技术支持的工作,比如给同修装系统,教同修上网,下载资料,使用站内信箱,维修打印机等等。上班之后,离开了当地的环境,讲真相的的事情都比较零星。一方面还是做一些技术支持的工作。以前因为打电话出过很多安全问题,我就特别注意安全了。

有时候自己偶尔会做一些资料,到周围的小区或农村去发,有时候是从其他同修拿一些资料去发。

因为工作需要出差,出差过程中有时候会看到邪恶标语或者宣传画,就想法去清除。还有自动拨打电话,口讲真相电话 ……等各种项目,同修介绍之后,自己都去参与做。

最近我也在思考,象我这种上班时间比较长的学员,还是应该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進行突破,因为会接触各个方面的人。感觉自己修的还差得很远,只有真正的修,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众生的期待。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