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修大法 救人中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七日开始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当时老伴患有严重的慢性肝炎已二十多年了,久治不愈。有一次我看到有许多人在外边炼功,听说炼的是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我就想让老伴去学,回家后我对老伴说:“你也去炼法轮功吧,有很多人都在那儿炼呢,听说法轮功有非常好的健身功效”。他说:“我不去,你先去看看吧”。

第二天晚上,我就去了法轮功的炼功点,一走進炼功场我就感觉心里非常的舒服,我就跟着一起学炼起来了,看着别人怎么炼我就怎么炼,我还请回了《转法轮》和其它的几本大法书籍。

回家后老伴问我怎么样,我说这个功法真好!这时,忽然看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正聚精会神的看着,老伴就拽我:“你说呀,你快说呀!”我回过头来说:“别拽别拽,师父来了!”说完我回过头来就看不见了。我埋怨老伴:“都是你的事,师父来了,我还没和师父说话呢,你一拽,师父就走了。”

晚上睡觉我又见到了师父,师父问我,“晚上你去炼功时,有什么感受啊?”我说:“太好了”,师父又问:“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我说:“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就是以前腰疼过(我是个泼辣人,也不在乎这个),听大夫说我的腰部第三、五节都突出来了”,师父说:“没突出,你的腰没事,是你腰下面的褥子角硌着你了”,我不自觉的坐了起来,一摸褥子角确实卷起来了。这时老伴也醒了,问我怎么坐起来了,我说:“师父说我的腰没事,是褥子角卷起了”。老伴说:“是啊,你的褥子角怎么咕嘟卷起来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其实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从此我的腰疼就彻底好了。

早晨,我又看到红彤彤的大法轮在我家转起来了,我就跟老伴说了。老伴说你昨天看到师父,今天又看见法轮,你就那么巧?我也去学。晚上他就跟着去了炼功点,他也开始学大法了。他学法不长时间,患有多种疾病的身体,肝炎、关节炎、类风湿等病症都消失了。

修炼大法后,我和丈夫坚持每天早、晚两次炼功,利用各种空余时间学法,孩子也跟着到炼功点去炼功。我们有空余时间就出去洪法,给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奇效,在家庭中和社会上一切也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心性的考验面前,都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守住心性,提高心性,在修炼中得到了很大提高,身心都得到了净化,生活其乐融融。

讲真相救众生

中共迫害大法后,我曾与同修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回家后,我就在家里组织起了学法小组,我们七、八个人每天坚持上午三人一组,两人一伙,出去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下午就一起集体学法,坚持至今,一直没有间断过,也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为了做真相资料,自己花钱购买了七千多元的机器,我和老伴一起白天在家做资料。晚上老伴在家带孩子,我就出去贴资料,每晚上要贴一百多张。有时贴到夜里一点多。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也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每做一些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师父就会鼓励我。刚从北京回来,我就看到师父把一个红汽车落在了我家,很漂亮、很漂亮的,前面还挂着一个大苹果呢。

老伴由于严重的病业过世之后。资料点所有的事情全落在了我的身上,以前做资料我都是依靠老伴,现在所有的一切只能从零学起,慢慢的摸索,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同修的帮助下,逐渐的学会各种资料的制作方法。老伴过世后,我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没有受到大的影响。

有一次,我去菜市场讲真相,一个卖菜的,我给他讲真相,他说要举报我,我没有一丝的怕心,继续给他讲真相,最后他明白了真相后,不打电话了,就让我走了。

我和我们学法小组的三个老年女同修出去讲真相,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警车后边紧追不舍,我们四个人扛着自行车从七、八米深的大沟里趟水就过去了。当时我们感觉没有什么,过后,我们感到心里有些后怕,那么深的沟,里边还有很深的水和淤泥,搬着那么重的大金鹿自行车,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扛过来的。感谢师父慈悲呵护,我们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我老家的嫂子去世了,我弟弟找车拉着我,我们一起回老家奔丧。我带了一些真相资料,在嫂子出殡的时候,我就出去发资料,从村西头一直发到东头,边发资料边讲真相。我把资料全部发完回去后,葬礼也快开始了。每次回老家都带回去很多资料,一回去就大声喊:乡亲们都出来吧,我给你们送宝来了。我们只要正念足,就不会有什么难的。

有一次同修开车带着我去海港讲真相,有人咔咔给我照相,前后左右都照了。同修在那叫我快走,我没有管他,刚劝退了十来个人,我正在给他们起名字,给他们都办理好了三退后,对那个给我照相的人说,你不听不要紧,给你本书看看你就明白了。我对同修说,我们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师父讲:“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2]给我照相又能怎么样?后来我去讲真相的时候,又碰到了那个给我照相的人,他变了,见到我他有些不好意思,他还让我给他退了党、团、队。

我们每天出去讲真相,都能三退二十多个人。我们劝三退的时候,都是先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不好的因素,而且我们都有坚定的信心,我就是来救你的,我一定能救了你,然后我们再讲三退,这样三退的就比较容易。只要站在法上去做,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有一次,我又碰上曾经讲过真相的一个建筑队的老板,他握着我的手说:嫂子我真得感谢你啊!前段时间,你不知道我犯病了,一下晕倒在地上不能动了,我忽然想起你告诉我的念“法轮大法好”,就能遇难呈祥,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哎,可真神,喊了一会儿,我真的好了!你赶快给我们这些职工讲讲,我真受法轮大法的益了!我说你感谢我们师父吧,是李大师救了你呀。

我讲过真相的另一个老板,给我讲他被撞车的经过:“别人的车都被撞了一个大坑,我的车一点儿没事。”他说:“嫂子我真相信‘法轮大法好’了。但是我不敢跟别人说,我在这个村不当官了,我给你看着门,你進去讲吧。”

在盐场讲真相的时候,我还碰到一个小伙子,他掏出钱来给我。我问他为什么,他说:阿姨,给你钱吧,你把俺给救了。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碰到好多象这样明真相的人,还有给水喝的,给饭吃的也很多。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