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加强学法 冲破种种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我是二零零零年出生的,那时妈妈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两年了。妈妈说我两、三岁时,她总是抱着我出去发真相资料,从怀里掏出一份份真相资料放在店铺里;去楼道里,就把我放到四楼,然后她上六楼发资料,再抱我下来。来回路上和家里家外,她总是在背师父的《洪吟》,不知不觉我也都会背了。

我四、五岁时,虽然从来没有正经学过炼功动作,只是看妈妈炼,我竟然全都会了,而且做的很准确。妈妈与同修学法、交流时,我就在一边静静的玩儿。再大点时,我就常常帮妈妈打印、装订真相资料,跟她一起出去发资料、张贴不干胶。

上小学时,我就比较贪玩了,很少能自觉学法炼功,还偷偷打电脑游戏。妈妈催促我学法炼功时,我心里还很抵触,经常敷衍她。

一、师尊救我 两次死里逃生

我对小时候的事记忆不是很多,大多都是妈妈告诉我的。但有一点我却非常清楚,就是知道师尊一直看护着我,保护着我。有两次经历让我记忆犹新:

大约在七、八岁时,一次和哥哥坐公共汽车出去玩。哥哥给了我一块口香糖,也就指甲盖大小,我吃進嘴里,还没等嚼呢,就顺着舌头滑進喉咙里,下不去,也出不来,我不能呼吸了,更说不出话来,全身动不了。那时我突然想起母亲告诉过我:遇到危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到师父的保护,于是我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时我还小,对死亡没有任何概念,没有胡思乱想,没有任何杂念,就是单纯的念那句话,在我感觉要晕过去的时候,那小块口香糖一下子咽下去了,就这样,我闯过了可能是关系到生死的第一个大难。

还有一件两年前的事。那天放学后我从学校门口往校车那边走,中间要过一条马路。那条马路很窄,因为是校门口,通常到那里车开得都不快,没什么危险。走习惯了也就不怎么看红绿灯了。那天放学天黑的挺早,我低头向马路对面走过去,也没有看左右两边是否有车,只是快步向前走,忽然我感觉谁拍了我一下,猛一回头,瞬间,一个巨型大卡车的车厢擦着我的身子疾驰而过,我还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呢,再看看四周,没有人,是谁拍我?在校车上坐下我才明白过来了,是师尊救了我一命,是师尊在保护我!我心里万分感谢师尊!

二、四年懈怠,师尊却一直在管着我

上小学六年级时,有一天,突然一群恶警闯入我家,在我家乱翻、乱拿。强盗?土匪?我无法形容我的感觉,那是我经历过的最恐怖的一天,妈妈被绑架了,我也被带到公安局等待爸爸来接我。爸爸不修炼,和妈妈离婚后已有了新家。从此我的修炼环境没有了。

我当时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自由”是“自由”了,因为没人再督促我学法、炼功了,干什么都行了。我掉進社会的“大染缸”中了:周围的同学什么脏话都会说、都敢说敢骂,还用脏话问好,嘴里说的都是打游戏、搞对象、逃课、上网吧、打架斗殴、抽烟等等这些无聊的事。升初中后,不但家庭环境变了,学校环境变的更坏了,我心里落差很大。爸爸不修炼,大法的事也不能提,我也接触不到别的修炼的阿姨、叔叔、伯伯们。

不知为何,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从来没有放弃修炼的想法,不想离开大法,没有什么目地,也没有什么目标,就是觉的我应该学法修炼。那时我打游戏、看小说,但是我没有忘记学法,或多或少、断断续续的学着法。

渐渐的我发生了转变,我从修口开始,一点点去除魔性。忽然有一天,竟然有位叔叔去学校找到我,给了我师父的新经文和翻墙软件。我可以自己上明慧下载新经文了,可以看到全球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和大法如何在全球洪传的信息了,我心中的兴奋无法形容!那一刻,我就更明确的知道师尊在管着我呢,这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心不再飘零。从那以后,我基本没有断过学法,天天学,只是有时认真,有时不入心,但都坚持下来了,我从一个不怎么学法的不精進的学员,渐渐的成为一名大法弟子。

就那淡淡的“想学法”的一念,却是我来世的唯一真愿,师尊看护我,我没有随波逐流。在“大染缸”中,我魔炼自己,在用脏话问好的常人间修口,在常人刺激和激发我的魔性的时候修心,在被人占有利益的时候用法理修正自己,同时,我要找机会把真相讲给他们。

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呵护下,我独自一人走过了没有同修交流和帮助的四年多的时光,对修炼从懈怠到精進。

三、转变观念 加强学法

我上高中时,在学校住宿。从周一到周六,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上早自习,接着上课,晚上九点半下晚自习。时间被学校安排的很满,自由时间很少。就这样,我每天只学《转法轮》里面的一个小标题就满足了,我想,反正我也学法了,很是懈怠。

在每天学法这么少的情况下,脑子里面却经常有一个想法:少学点吧,早点休息。由于它经常出现,我开始警觉,这不是邪念吗?那坏东西怕我提高后消灭了它,不行,我不能听它的!你不是要我少学法吗?我不但不听你的,我还要多学。我从过去学一个小标题的法增加为两个、三个……,时间少,那就挤时间学。

我利用午休时间学法,利用晚上上床后的时间学法。很快,挤时间学法面临许多考验,许多人的观念开始干扰我,如心想,这是“人一生中最累”的高中啊,午休时间不长,吃饭、睡觉都不能耽误的。不吃饭吧,会饿;睡觉少了,下午上课困怎么办……

这些念头一出自己就觉的不对劲儿了,作为大法弟子学法是最最重要的,怎么能把其它事情排在学法前面呢?这不都是人的观念吗?时间紧,那就不去食堂吃饭了,下午在教室吃口面包完事;时间紧,那就不要午睡了,法必须要学。这个念头一坚定下来,马上自己的状态就改变了:以前上课还有点困,现在睡的少了,反而不困了。看着那些每天比我多睡一个多小时的同学,上课困的摇头晃脑,我就明白了师尊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1]常人的所谓睡眠充足与否,怎么能对大法弟子有效呢?

就这样,因为转变了观念,我突破了这个难关。现在,中午我能学一讲《转法轮》、几篇《精進要旨》、一段各地讲法与新经文,晚上上床后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或明慧广播电台法会交流文章的录音,到十点半或到十一点再睡觉。周六晚上回家学两讲法。这样一周下来《转法轮》就能学一遍了。

我用来学法的就是那部老式小屏幕手机,它表面的漆磨掉了许多,我依旧珍惜它,它小巧,携带方便(学校里是不让带手机的)。

过去我学法懈怠,学习成绩很差,还曾经沉迷打游戏,初中时,学习成绩排六百名以后。随着我学法的增多,越学越愿意学,越来越看清了电子游戏的危害,读高中时我就开始戒电子游戏。渐渐的,我的成绩提高上来,一直稳定在年级前五名,特别是,我不觉的学习怎么累,而许多同学都学的很辛苦。当我对排名起了执着心时,我的成绩就会下滑好几名,当我把名利看淡了,摆正了心态,就又恢复了好的成绩。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告诉我,我是一个修炼人。

过去有一段时间我曾经觉的学习没什么用,但后来学法时看到师尊在讲法中说:“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2] 我悟到,是师尊让我把学习搞好,学习体现着我的修炼状态。我拿到各学科的考试分数后发现,当我心性提高了的时候,化学分数就高,因为化学讲究变化,预示我改变了;当我努力去执著心的时候物理分就高,因为物理经常动手做实验,预示我按照法做了;当我色心淡化时生物分就高,因为生物书上尽是些道德败坏的人,画的一些不好的东西,预示着色心;当我讲真相做的好时语文分高,我悟到这学科虽然是常人的,但也反映了我的心性,给我在这个阶段的表现有个评分。

四、假气功书变身 网络游戏毁人

师尊讲:“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人通过眼睛、耳朵看到听到的都是文艺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斗角和现实社会中的利益争斗,拜金观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现等等,装進的都是这些东西,这样的人就是真正的坏人,不管他表现的怎样,人的行为是思想所支配的,一脑子这种东西的人能干出什么事来呢?”[3]

玩游戏,对我的伤害很大。目前,我的执着、魔性基本全来自曾经看过的网络小说、游戏。它干扰着我的正念,阻碍我同化大法。

网络游戏、网络小说都充满了负面的东西,它放大、放纵着人的魔性,吞噬着人的佛性,影响简直就象往白布上泼墨一样,污染着人,与修炼人的要求正好相反。玄幻小说都是根据假气功书乱编写的,内容充满了勾心斗角、暴力血腥。这就是现代的气功书,师尊也多次谈到气功书和“不二法门”[4]的问题,在看那些小说的时候,那里面的附体、信息就会干扰人。在游戏里你可以不计后果的任意杀人,游戏越仿真,画面越真实,魔性越大,积累的杀性越大,在游戏里杀多少人,这个人在现实中就有杀多少人的潜质。人处于放弃主意识完全被魔操控的状态,还觉的自己勇猛无敌,很受用,被魔拖向地狱,还振臂高呼“我最厉害!”非常可悲。这像极了那种吸食毒品后的恍惚状态。

回想着我玩游戏的那阶段,我的头脑中渐渐的形成了这样的想法:听到邪党历史上杀过多少人,就想:那算什么,我在历史上杀过的人,比它听说的还多;听到大法弟子被抓,就想:看哪个警察敢动一动我,我把他们的头在街上摆一排……

在这些恶念的驱使下,记得恶警撬门而入非法抄家的那天,我跑到厨房抄起一把斩骨刀,当时若不是母亲劝阻,我可能会杀人的。这些邪恶的念头完全偏离了大法,完全是魔维护旧宇宙的那种行事风格,与大法要求的“真、善、忍”反其道而行之,是在邪悟。这种思想支配人的行为后果,只能是给大法抹黑。

一次我在常人网站上看到了一个议题,说的是:和尚在游戏里杀人全不算杀人。这一句话使我一惊,师尊在《转法轮》讲到“杀生问题”时说:“杀生不只是会产生重大业力,还涉及到一个慈悲心的问题。我们修炼的人不得有个慈悲心吗?”[4]我在游戏里杀了那么多人,这是不符合法的行为,没有一点善,还怎么做修炼人呢?我这不是掉沟里了吗?师尊给我净化身体,净化思想,我却一再往脑袋里装像黑色炸药一样的东西,简直是自取灭亡。可不能再玩游戏了。这种毒瘾也是活的,我要去除它时,它不想死,会千方百计勾我的心,找掩护,我知道它在害我,我毫不犹豫解体它。

现在回头看看,游戏的存在也不是偶然的,它毁灭人是一方面,因为大法弟子是人类的主角,它何尝不是旧势力安排来毁灭修炼人的啊!这个执着就像吹气球,开始只有一点,若一开始就清理它,就像一个破气球,怎么也吹不起来,如果滋养它,越吹越大,最后炸的越响,损失越重。

五、共同精進 走好最后正法路

母亲回来了,历经魔难,对法依然坚定不移。她看到我长得高高大大的,成了大小伙子了,已经认不出我了,我不再是那个总跟在她后面跑的小孩子了。迫害是邪恶的,但师尊说过,这对于我们都是好事,毕竟我成熟了,懂事了。让她更惊讶的是我竟然还在修炼!欣喜之余,我们不忘根本,我提醒母亲多学法,去掉人的情,赶快跟上。

我们经常一起交流。我们毕竟是人在修,心中肯定有不清晰、认识不确定的东西,我都毫不保留的说出来,与母亲交流,母亲用法理解开了我心中郁结了多年的心结,使我豁然开朗,压抑的物质荡然无存,喜悦的泪水不住的流,有同修交流,真好!

心中有了大法,我每天非常充实,我知道了人为什么来在世上,世人的未来又是什么。最可怜的就是迷中的世人,他们对这些都一无所知,还在红尘欲海中挣扎,还在奋力追求那些即将被淘汰的一切!

这使我想起当年我身边的那些和我一样的,有着相似的修炼环境的小同修,他们受世俗的吸引,大多都离开了法,不修炼了。不知需要多少的机缘,费尽师尊多少的苦心,才促成了今天我们与大法相见。不要与大法擦肩而过,希望通过我的修炼经历,唤回我昔日的同修:回到大法中来吧!让我们共同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