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邪恶 走出公安局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得法近三年的大法弟子,遗憾自己没有看到九九年前大法洪传的盛况。自从得法以来,感觉大法太好了,师父太伟大了!大法弟子们太伟大了!总觉的自己得法太晚了。可千万别再错过师父安排的正法之事啊!得法六个月时,我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了,我觉的我得跑步才能赶上走在前面的大法弟子。师父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而我们能做的是那么的少。

年前我所在的市区多处出现诽谤大法的邪恶展板,因那个地方大多是旅游地区,对世人的毒害是相当大的。我就与同修商量配合清除了几处展板。但年后邪恶又从新换上了邪恶内容,邪恶展板还加了把锁和一个玻璃罩。经过和同修们交流悟到我们还是真相没讲到位,才使邪恶钻了空子一再控制不明真相的世人对大法犯罪。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当地同修决定加大力度发正念和大面积大量发放真相资料等。就这样年后我基本上是每天都出去面对面发放真相资料,晚上出去贴不干胶。每天发放几十份乃至上百份真相资料,在我面对面发放真相资料的时候有几次都出现了世人争抢资料的场面。不到一个月时,一处诽谤大法毒害世人的邪恶展板全部换下,换成了其它内容。这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发正念、发放真相资料所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

有一次,因前一天下了一天的雨,没有出去发放资料。当天是周五,我特别想出去发资料,就觉的现在时间很宝贵,救人急啊!当时天还是有点阴,就准备了两大包资料,到了一个游园里,因前几天我在此处发过资料,一百多份资料,不到一小时就发完了,就想我还到那里去吧!就这样我开始在这个游园里发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我一边发一边讲,很顺利,就在我快发完时,背后突然有人抓住了我,我一看是两个协警,问我发的是什么?抓住我不放,一个协警翻开我的一个包,看到包里还有二十多份真相资料,就打电话报了警。我当时就给这个协警讲:我是法轮功弟子,我是免费发的资料,好让老百姓了解真相得救。我发真相资料是合法的,人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他们就说:你跟110说吧。

当时我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想这不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吗?我就大声的对围观的人讲法轮功真相、讲藏字石、三退保平安,讲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中共不让炼。揭露天安门自焚骗局,还有活摘大法学员器官等等真相。

人越围越多,我就越大声讲。在讲真相过程中我要协警出示证件,他给我看了一下,我马上抓住说:我知道你叫某某,我记住了,你最好不要这样,这样对你不好,放手!他们收敛了好多,也不怎么说话了,我对着人群讲他们也不管了。

在整个讲真相的过程中,有正义直言的,也有一些被邪恶灌输谎言而对我指责的。我就针对几个不明真相的世人给他们讲。有一个大爷说:姑娘,你快走吧!别再跟他们讲了。这时我才想到,是啊!我不能在这等着110来呀,不能让他们犯罪。

我快步向马路这边走,又被另一个协警抓住了我的包,大声说110马上到,不能走。我当时也没有怕,就是想着讲真相,因为我往这边走,刚才听真相的人有跟来不少人,听真相的、看热闹的又围了一片,我就又大声讲大法的真相。

我讲了一会儿,110的警车来了。下来两个警察,拿着本子问是谁报的警,那两个协警说他抓了个法轮功发资料的,还说我发了好多好多,当时在场的有些人还拿着我发给他们的真相资料。两个警察对那些人说:你们还看这个。当时有个人说这是发给我的,我就看!他也不给警察。警察对我说:上车吧。这时我又继续讲真相,在场的有些人就说:人家不就发点资料吗?!至于吗?但也有说些不好听的话。那两个警察说到公安局说吧,到了公安局没事就放了你。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在救人啊!没什么可怕的;去就去,去了也好跟他们讲讲真相。这时从那边急急忙忙跑过来一位大爷,对那两个警察说:她有什么错?我也是法轮功!你们也把我抓起来吧!她有什么错,你们要抓她。

我一看这个大爷是个有正义的人,马上对那位大爷说:大爷,我没事,您放心吧!我去去就回来,我又没犯罪。我也不知道那位大爷是不是大法弟子,也怕警察把他也抓起来,我就对那两个警察说:我不认识这位大爷(他是明真相的好人啊)!就这样我主动上了警车。

在警车上,我不停的给两个110警察和跟着来的协警讲真相,他们不让我讲,说到公安局有我讲的。我不管那么多,就一直讲,一直讲到分局,到了分局把我带到三楼。我一看有七八个警察在那儿,还有一个女的,还有一个小警察没穿警服。其中一个警察就让我坐在一个他们坐的软椅子上,来的协警和110警察去写什么交接材料去了。一个警察就说:你不知道法轮功早就被取缔了吗?怎么还弄这个,你犯法了你知道不?我说:我没犯法。他们说:法轮功是×教,我说:你拿出文件来让我看看。

我接着就对他们说我们就是发真相资料救人,让人明白真相得救等,讲了一会儿,来了一个年龄偏大的警察,估计应该是他们的头吧,看了看我,对另一个警察说:她身上的背包看了没有?一个警察就从我身上拿走了包,倒在地上,我的包里有各种真相资料和一些真相币。一个警察说:你东西真是不少啊!够全的。

我对他们说,这些真相都是救人的,是好东西!你们也好好看看吧!我说:你们也挺不容易的,被江泽民利用了还不知道。同时又讲了大法的真相。他们也在听,可感觉就是不入心似的,还说我是在犯法等等,我让他们拿出手续来,给他们讲,现在办案讲终身责任制,谁审理谁负责,并要他们出示证件和他们的名字。他们当然不给我,还用嘲笑的方式对我说:你那么年轻干什么不好,搞迷信,搞这个等等!我对他们讲大法的洪传,他们说外国好你怎么不到外国去啊,我反复的对他们讲真相,他们就反复的用邪党灌输的谎言去说。

那天本来天就是阴天,当时天又下起了小雨,我说我不给你们讲了,我回家了,我还得接孩子哪!就这一句话,他们好像抓住了我的弱点就对我说你说下你的名字没事就可以走了,我想不能说名字,我当时就不说话了,他们就轮番的问我叫什么,哪里人,从下午五点一直到晚上八点也没问出啥来!他们很生气。最后换了口气说:你还修真善忍呢?连名字都不敢报,你是不是流窜过来的逃犯,你不说我们就给你耗下去,我们也有办法知道你的情况,那样就不是这样的小事了!你报一下名字查一下你没有犯过案,就可以回家了。

我当时想,我堂堂正正,还怕你查,我就把我的名字告诉了他们。可是,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用伪善的方式骗出我的名字,他们把我的名字在网上一查,把我的家庭情况及所有信息搞的一清二楚,连我家人的电话号码都给查出来了。知道了我是外地户口,非让我说在哪里住。

我一看这不是公然在耍流氓吗?就对他们说:我报了名,没有案底,就让我回家,怎么说话不算话。后来他们再问我什么,我一直说:你们是知法犯法!你们利用修炼人的善良陷害我;又打扰我的亲人,你们这样做是会对你们不好的。他们象没听到一样。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在网上他们查到在我居住的市区有个姐姐的住址,就挟持我到我姐家,但不让我上楼,留两个人在警车上看着我。我姐姐被这些警察一吓,也怕受到牵连,就说出我不在我姐那住,说我全家人都不支持我修炼法轮功,还说和我断绝了关系。他们回到警车把这些话告诉我,用这些话来刺激我。但这样更让我明白,是到了我该放下亲情执著的时候了!

这样这些警察知道我另有住处,回到分局就继续问我租住在哪里?资料从哪来的等。我说:我不会告诉你们的,给你们说了就等于让你们犯罪。我不会害你们的,我是来救人的,你们赶紧放了我。我在这里多呆一分钟,你们就多一份罪业!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警察不时的说他腿疼,我对这个警察说:你也不想想,你们是在干什么呀!我可是修佛的,是个最好的人,你们这样对我对吗?要知道善恶是有报的呀!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大声的呵斥我,让我闭嘴。我没理他,就又对我右边的另一个警察说:你们原来接触过法轮功的人吗?他说:抓住几个,都送到法制学习班(其实就是洗脑班)或直接就送到监狱了。我听后,对他们说:你们可犯了大罪了呀!他们和我一样都是最好的人,都是修佛的人 你们犯罪了呀!我流泪了,我是为了这几个生命的无知而落泪!说完这些,有好久没人再说一句话,也没再问我什么问题,我想他们也感觉出我的泪是为他们而流的吧。

在没人问我时,我就发正念,解体邪恶;有人问我就讲真相,有时讲着讲着嗓门就很大。有个警察说,整个楼就听到你在讲法轮功,你的口才够好的怎么知道那么多。有个没穿警服的小警察拍着桌子说:你再讲信不信我揍你。我笑着说:你还是个警察呢!警服都不穿,我是好人,你揍我你不就是坏人了吗?后来那个小警察再也不那么凶了。

还有个女的,一直不管走到哪她总是要用力拉着我,就在从我姐家回分局下警车时,那天下着小雨,我穿的也薄,一下车,我就想早点上楼,这个女的赶上用劲拉着我的胳膊说别跑。我笑着说:我跑啥?我又没犯罪。你不用拉我,我还得上楼拿我的东西呢!这个女的硬拉着我,我笑着对她说:那咱俩就搀着走吧!暖和!我看她也笑了!我问她:你是党员吗?她说:我们六个都是,我对她说:都退了吧!现在都有三亿多人退了党、团、队呢!也保个平安,对你对家人都好,别跟着共产党倒楣。女的比我还年轻,大概有二三十岁吧,她撅着嘴说不退。我说我拿的那些小册子,你们有时间好好看看吧!我没给你们讲明白,没把你们给救了,是我修的不好啊!

当时有好几个警察都出去了,也没人问我什么了,就剩那个女的在玩手机,也不看我,我想是我为他们着想,想救他们的心,他们感受到了吧!我就坐在椅子上结印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控制警察的一切邪恶因素,让他们明白的一面摆放好自己的位置,同时请师父加持。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不承认任何强加的迫害,我有漏可以在法中归正,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在发正念中我感受到能量场很强,就感觉身体有法轮在转,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

大约过了有二十多分钟,警察又来了,一个年龄大的说:这些东西还有书都是谁给的,谁做的。又问了几遍,我都不理他。其中一个警察说:她顽固的很,滴水不漏,铁板一块,她不会说的。那个女的也说:看她也不会做这些书的,这书做的那么好,那么精致,应该是从国外给她寄来的吧!她做不出来的!看问不出来啥,就又都走了,好像商量去了吧!还是剩下我和这个女的。我就继续向内找,背法,什么也不想。

大约过了几分钟吧,一个警察对我说:签个字吧!你可以走了!我说:是什么就让我签字,你得给我念。他没念,就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我拿起一看,确实没什么可念的,A4纸上什么都没有,只写了我的那些资料的名字,有几本,我又问他:写这有啥用?他说:这些东西是不是你的东西,我说:是,但可不是什么证据,他说:没说是证据,签个名走吧!我说:那好我签!他把我的包还给了我,因资料摆了一地,我要收到包里,一个警察说:就放在这儿。我说:那真相册子和《九评》你们就留着看看吧!我给你们也讲了不少,没讲到的那书上都有,那钱可以花,也留给你们,花真相币有福。

我背上书包出门时,刚才那几个警察都出来看我,我就对他们说:以后不要再抓法轮功了,我们都是好人。当下到一楼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手表没有给我,我又跑到三楼,对着刚才那个女的说:怎么手表没还给我?那几个警察还在那里。一个警察说:那不还在桌子上呢。我笑着说:谢谢!拿了手表走出门,当走到楼道时,我双手合十,对他们说:请你们记住,法轮功是好的,是修佛的,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再见!

我微笑着和他们摆摆手,到了一楼大厅,有个老警察是专门看大门的,我笑着对他说,叔叔,请打开门。我出了门,笑着说:谢谢!再见!

在这次经历中,我体悟到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能正念正行平安回家,都是师父的加持和大法给我的正念。同修见我没回家就一直为我发正念,帮我带孩子,坚信我一定没事,一定会回来的。

这次也让我意识到大法弟子的配合和发正念的重要性,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无所不能!同时让我欣慰的是,我们的小同修在这次经历中,也很理性,没哭没闹,遇到晚上妈妈没回家,第一时间知道给同修打电话,而不是找常人,可见大法中成长的孩子比一般孩子更理性,懂事,小小年纪就从法中分析判断。

在整个过程当中我通过向内找,我找到了这一段时间在做大法项目时,有了些成绩就有了显示心和证实自己的心 和欢喜心、干事心。偶尔做的不太好时还有了掩盖心,在晨炼方面也是懒惰心和困魔控制,一直没有突破。还有对孩子的情没有放干净,不然这次也不会被警察钻空子利用我对孩子的情,从而套出我的姓名,从而知道了我亲人们的信息,无形中给自己在家中设了一难。为了多发点资料,我就经常是加班加点做点资料,每天的学法时间就很少了,有时候连学一讲法也不能保证了。有时看到别的同修怕心很重,就有点不可理解,还有点看不上呢。今天既然找到了这些不好的人心执着,在今后的修炼中一定要修去人心执着。

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任何难也不会阻挡我跟师父回家的路!在此我深深的感谢大法改变了我的一生。感谢师父的一路看护!谢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个人体会,有不在法上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