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九天学法班 小弟子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在课后看护班上班,同事也是大法弟子。在春令营和冬令营期间,我们针对小同修都办了“九天班”,每次十人左右。因为小同修来自不同城市,路途远,大部份孩子住在我家,这样我们有了二十四小时在一起共同学法、提高的机会。

清理身体

每次“九天班”的前两天,师父都在给小弟子清理身体。师父讲过:“我们就要把他的身体给以净化,使他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话,带着这样一个浑浊的身体,黑乎乎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呢?”[1]

孩子们的表现就是坐不住、乱动、浑身难受、注意力不集中,第一个“九天班”中这种现象最严重。开始时,我们坐在地上盘腿听,小朋友有的下腰,有的趴着,有的躺着,有的到处乱爬,有的说话……什么样的都有。我一会儿说说这个,一会儿抱抱那个,一会儿哄哄这个,真是“按下葫芦起了瓢”,我都没信心了,一想这九天怎么熬呀?到第三天时,突然就安静下来了。我这时才意识到,那两天是师父在给他们清理身体,那些坏东西也不干,就使劲干扰孩子们听法。

其中一个小同修平时很容易冲动,经常与别的孩子有冲突,面相也凶。头两天,他反应更强烈,不时地从鼻子和嗓子里发出怪动静,耳朵也动,到第三天就好了。“九天班”结束时,他的面相很自然,很和善,家长都说孩子变的好看了。他与小朋友间的冲突也少了,最后几乎没有了。这个小同修自此变的很好教育,而且听法、炼功很入静,我们学校的其它春令营的课程任务,他也完成的很出色。

最小的孩子才四岁,来时有一些不好的习惯,和别的小朋友学了一些脏话,不好好吃饭,抱他时,他会连踢带踹,手还打人、拽头发。头两天,我和校长都被他“殴打”了。他玩时,我就给他放大法音乐《普度》。听法时,他虽然坐不住,但他只是自己动来动去,他也不去影响别的小朋友,也不出声,只是有时问还有多久。大概听了三、四讲师父的讲法,孩子真是大有变化,有礼貌了,跟老师友好亲近,吃饭很好,抱他时,他变的很温顺,说的话也很讨人喜欢。

参加“九天班”的小弟子都明显有不同成度的变化。我看不到另外空间的变化,但我从孩子们的快速转变,我能感受到师父为我们清理了很多,包括思想里和身体上。孩子们对师父也越来越亲,听师父讲“故事”(法)时,他们笑得很开心,听到鼓掌时,他们也鼓掌,师父笑时,他们也会心的笑。

消业

这两期班小朋友都有不同成度的消业,第一次人数更多更重。多数都是发烧咳嗽,少数有胃肠反应。我们睡觉前一起发正念,关灯后,给他们放大法音乐《普度》或《济世》。孩子们很安静,入睡也很快。几次半夜,有孩子发烧醒来。我和他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背师父的《论语》,每次都很奏效,孩子很快退烧、入睡。第二天就又没事了,晚上又消业,快的一两天就好。

我女儿以前好几天才大便一次,长的有时一周一次。这次听法,每次都是刚听几分钟,就忍不住上厕所,之后每天排便就正常了,也爱吃饭了。

“九天班”期间,也有几个常人孩子好奇,進来一起听。奇怪的是他们很安静,没有躁动的过程,他们炼功时盘腿时间很长,很入静,比很多小弟子听法和炼功都好,真是与法有缘,根基很好。他们也消业,很快在一两天就好了。其中一个女孩刚来学校时,体质很弱,常感冒发烧、肚子痛、眼睛痛、过敏等。她出现这种消业症状时,我们就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她体质好多了。再一次见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佛法威力。

开智开慧

在我们学校的小同修和常人孩子(因为都多少接触了大法)都特别聪明,教什么都很快掌握。动手动脑和肢体运动,都很灵气,掌握得很快。尤其书法,很多孩子都是第一次拿毛笔,第一次写中文字,笔顺笔画都不懂,第一次写,就都很像样,握笔已很稳。

我在大陆和同行教师曾一起练过一年多的书法。虽然我们有那么多年的写字基础,我们却花了好久才找到写毛笔字的感觉,这些孩子们一上来就感觉很好,让我惊叹。

我先生在国内教常人小孩儿弹钢琴,一周孩子上完一课,还很吃力。这些孩子一周可以留几课作业,而且轻松完成,不需要花大量时间练琴。孩子们在一块儿,把钢琴当成玩具,玩着弹,就不知不觉会了。教一个孩子一首好听的曲子,几天以后,发现好几个都会了。大法的开智开慧在这里得到见证。

自闭症孩子在好转

我们学校有一个六岁女孩儿,智力有时不如三、四岁的孩子,而且有语言障碍,每周都有语言矫正课,不能与人正常沟通,经常固执己见,不依着她,就发怒哭闹。

来到这儿后,她看到别的孩子磕碰了,或是身体不舒服了,老师给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也帮着念。小同修听法时,她自己跑去盘腿坐那儿听,每次师父的一讲法,她都坚持听完。

奇怪的是,我们平时学校正常的课她都坚持不了,还打扰别人,老师们都很头疼,只有听法时,她很安静,还盘腿,真是神奇!她的语言功能恢复的很快。

现在,她与老师和小朋友交流基本没问题了。她还经常主动给老师送食物、送茶水,很可爱。别的小朋友也逐渐和她交朋友了,我们能明显感到她在自闭症期间各种迟缓发展的功能在恢复。

师父就在身边

我们的计划是每天早点听法,然后進行每天的学校课程。这是我们发的愿。可是有两次我们由于没安排好,没抓紧时间,听法就晚了。结果每次都是设备出问题,听不了法。第一次是由于忘记关键盘开关了,键盘电池没电了,输不進去密码,电脑打不开。小弟子已经坐好了,等着了。

当时学校只有我一个教师,打了一圈电话,都没找到能帮我们买电池的人。没办法了,我只能跟孩子们商量一起求师父,给一点儿电,我们输一个六位的密码就行。

这时没注意,一个小弟子上去乱按键盘玩,突然屏幕上密码区出现了几个星号。我夺过键盘来,迅速输入密码,电脑打开了,键盘又没电了。我激动的大喊:“快谢谢师父,是师父帮了我们。”

第二次依然如此,听法又晚了,投影仪怎么也不显示,开机关机几次没有反应,老师和小弟子都开始发正念并求师父,我也向内找,我发的愿又没做到;我发的愿是每天听一讲,到点就听,今天又迟到这么久。

这时有个小朋友到前面把投影仪的镜头盖拉开,突然看到了,原来刚才是镜头盖只拉开一半,挡住了。投影仪本身没问题,只是镜头被遮挡了。

我悟到了,大法是慈悲和威严同在,发了愿,做不到就不行。归正了,师父就帮了。这事又一次给了我教训。

人念和神念

每期“九天班”,我都是二十四小时看护小弟子,常常觉不够睡,饭吃不上,超常的体力负荷,但精神状态却很好,没有疲劳感,或是有时累了,睡一觉,体力就恢复了。

每天事情很多,但炼功学法却坚持的很好,时时溶在法中。因为当时正念很足,知道自己带小弟子责任之重,处处以身作则。遇到任何事情都向内找,发正念。

可是每次“九天班”一结束,我就会好几天调整不过来,安逸心使炼功和学法达不到量。用人心想,累了,该休息休息,就真的很累。两者的对比可见,遇到同样的问题,我们发出的是人念还是神念,结果是不一样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